「要的。你幫我叫下小五,老四就讓他睡,等他睡醒了再說。」

顧雲念把慕司宸扶起來,就去叫蕭源。

知道慕司宸定然是有事跟蕭源說,她也就沒上去,卡著半個小時后再去敲門,看著慕司宸臉上重新染上了倦意,提醒道:「時間到,該休息了。」

「好!」慕司宸含笑應道。

蕭源立刻站起來,「老大,那我就先去安排了。小師妹,幫我跟雲姨說一聲,中午我就不在家裡吃了。」

說完,就匆匆離去。

慕司宸這才向顧雲念招招手,等她過來,笑著拉著她的手在唇上親了一下,才任她扶著躺下,很快又睡著了。

顧雲念就在角落的沙發上坐著研究玉符,直到中午才下樓。

就看到小貓崽又餓了,在喝牛奶,雲水謠在一旁有些憂心地看著。

看她下來,問道:「念念,貓崽是不是有問題呀?怎麼都沒叫過!」

二更

(本章完) 看到三人把王歡圍在了中間,宋玉兒心裡就已經有了結果。

王歡再強,也不敵三位五重天仙王聯手。

冰無缺已經準備出手了,他不能看著王歡就這樣死去,不過就算他出手,也是二打三的局面,依舊是落了下風。

經過了解,王歡的戰鬥力能與五重天抗衡,但是想要取勝,那局面極小。

更何況,對方人數上比他們多。

就在他為接下來的局面憂心忡忡的時候,王歡卻沒這個覺悟,反而一臉認真的看著三人。

咧嘴說道:「你們三個,想殺我,就沒有考慮過什麼後果?」

金刀仙王大笑:「你又想扯什麼大旗,有些計謀,用過一次就行了,你以為我們還會像上次那樣上當?」

「我本來不想動用身份的,偏偏你們要以多欺少,哎,想低調真的好難……」

王歡感慨一聲,那個頗為無奈的樣子讓人看的直咬牙。

「少在我們面前裝神弄鬼,今天誰來了,也救不了你。」

「算了,既然你們想要逼我,那我……就高調一次。」

王歡很不情願的說著。

說完,一道雷光從他手裡飛上天空,雷光在天空中散開,就像一朵幽蘭的蓮花盛開。

一股獨特的氣息從雷光里瀰漫出來。

「丹王符劍?」

看到天空中的信息,在場的人齊齊變色,身為仙王當然明白丹王符劍的號召力。

這小子什麼時候變成丹王的?

宋玉兒向旁邊的冰無缺問了什麼是丹王符劍,聽到解釋后,她的臉色又多了幾分震驚。

怪不得王歡能許諾她天松城的城主之位,丹王,那是各方勢力都要拉弄的對象。

不過她還是搖了搖頭:「如果他在最初就亮出丹王身份,仙王殿或許還會賣他面子,可現在已經到了劍拔弩張的地步,恐怕已經晚了……」

冰無缺也頗有同感。

丹方符劍傳遞消息的速度極快,天松城附近的仙王都感應到了,紛紛動身前往。

一時間,大概有七八道仙王氣息向著天松城飛速遁來。

陰九病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震住了。

為了一個趙高義就得罪一位丹王,這非常不值得,可是現在已經得罪了,開弓沒有回頭箭。

他們心裡也充滿了疑惑了,這小子到底是什麼妖孽,這才幾年沒有見啊,不僅在實力上與他們旗鼓相當,還成了人人討好的丹王。

這要是放任他成長下去,那還了得?

以他現在的身份,只要給與他足夠時間,身邊將會聚集一批願意追隨他的仙王,到時候恐怕更加頭疼。

絕不能讓他活著離開!

這一刻,三人心裡閃過同樣的念頭。

「就算你是丹王,今天也必須得死!」

陰九病冷冷的盯著王歡,殺意更盛。

金刀仙王更是一刀衝天,用真元傳音大吼:「仙王殿辦事,誰敢多管閑事!」

金刀仙王的聲音隨著真元傳播,那些本來想要相助的仙王們頓時猶豫了。

雖然他們迫切的想要結交丹王,但是仙王殿的名頭太響亮了。

別到時候丹王沒有結交成功,反而把仙王殿給得罪死了,那就虧大了。

「哎,多好一次機會啊。」

「本以為能結交一位丹王強者,沒想到這位丹王得罪的竟然是仙王殿,太可惜了。」

「還是不要捲入這趟渾水為好。」

……

原本還興緻勃勃的仙王們紛紛冷靜下來。

「哈哈哈,丹王符劍就是你的底牌嗎?可惜咯,你的丹王符劍好像不怎麼管用。」

金刀仙王看到自己的威懾起了作用,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線。

要是面對的敵人是其他勢力,這些仙王還會蜂擁而至,可是面對的是仙王殿,那就還真的要掂量掂量了。

王歡摸了摸下巴,看著空中還在閃爍的丹王符劍,說道:「話不要說的太早了……」

與此同時,黃洲丹城分部。

當他們感受到丹王符劍后,好奇道:「是哪位丹王釋放出丹王符劍?」

不一會兒,就有人回答道:「丹王符劍是從天松城傳來的消息,據說有好幾位仙王前去相助,不過半途中又折回原處。」

那人皺起眉頭:「怎麼回事,丹王符劍的凝聚力已經這麼差了嗎?」

「倒不是差,那位丹王得罪的得是仙王殿……」

丹城黃洲負責人眉頭皺的更緊,雖然後面的話沒說出來,但是他聽出意思了,權衡利弊,大家不願意得罪仙王殿。

「甄部長,我們要不要?」

甄濤額頭都快皺成一團了,慢慢的說道:「可查清楚是哪位丹王了嗎?是不是我們丹城中人?」

那人摸了摸頭,說道:「從丹王符劍看來很陌生,並不像是丹城的丹王。就算是,也是新晉的丹王。」

甄濤道:「既然不是丹城的丹王,我們也沒必要出面。」

「是。」

那人正準備退下,好像又想起了什麼似的,自言自語的說:「以雷為引,以劍為形,這位丹王的符劍倒是有點奇怪……是誰呢?」

甄濤本來不想理會此事,聽到那位屬下嘀咕的內容后,猛然打了個激靈。

「你剛才說什麼?」

那屬下驚訝的看著甄濤,因為他從沒見過甄濤這麼緊張過。

「甄部長,我說那位丹王的符劍很奇特,以雷為引,以劍為形……」

甄濤聽完之後,臉色大變。

「雷劍丹王!」

甄濤立刻大叫出來,在這黃洲別人或許不知道雷劍丹王的名字,可是身為丹城高層,他怎麼能不知道雷劍丹王。

這可是丹城千年以來天賦最高的丹王,前不久把丹族的天才摁在地上摩擦。

力挽狂瀾,挽回丹城。

最關鍵,王歡還是丹城的榮譽城主!

要是丹城的榮譽城主在自己地盤上被殺了,那他這個黃洲的部長罪過就大了。

看到甄濤滿臉驚愕的樣子,那個屬下連續呼喚了好幾聲:「甄部長,甄部長……」

甄濤猛地反應過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氣衝天:「媽的,仙王殿欺人太甚!」

「部長,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那屬下還不明白,甄部長為什麼突然發這麼大的脾氣。

甄濤怒容滿面,怒道:「立刻聯繫乾州總部,就說仙王殿要殺雷劍丹王,我這就去仙王殿!」

「通知黃洲丹城護衛隊,開啟傳送陣,立刻前去天松城援助雷劍丹王!」

「我倒是要當面問清楚,他們仙王殿到底想幹什麼?」 夏允言全然無事的醒過來,令夏府上下震驚,她撞了龍柱,傷了額頭后就一直昏迷,突然就這麼醒過來,而且還像個無事人似的,看著更讓人心慌。

夏允言坐在床上見記憶都梳理了一遍,她的臉上不真實的笑容蕩漾而出,她揚起臉,妖嬈的笑起來:「真是有趣……也許我還可以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有趣一些~」

護國將軍府——

幽靈雨獨自一個人坐在梳妝台前,在她面生青痕毀容后,她就砸碎了梳妝台上的銅鏡,可女人終究愛美,沒過幾天,她又讓婢女買了新的銅鏡放在梳妝台前。

此時,她用粉撲一層一層的把細粉敷在臉上,遮住肌膚上的青痕,青痕鮮明,要用很厚的細粉才能覆蓋,而抹過細粉后的臉,慘白僵硬,不真實的猶如厲鬼一般。

然而幽靈雨又不放棄,她用顏色最鮮艷的口脂抹在自己的嘴唇上,又用螺黛描著眉。

當她放下眉筆,看著鏡子中醜陋的如同妖怪的自己,鮮紅的口脂變得那樣噁心,螺黛把她眉宇間的戾氣凸顯的更加鮮明,她此時就像被怨氣纏身的鬼,要是這樣出去肯定會嚇到一大片人。

「啊——」幽靈雨突然發瘋似的叫起來,她抓起首飾盒砸到了銅鏡上,銅鏡龜裂,首飾盒裡的首飾濺落到了地上,而幽靈雨拿起一根簪子瘋狂的去砸銅鏡。

「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都是幽雪染害的!都是她害的我成了這幅模樣!」幽靈雨失控的尖叫起來,她聲嘶力竭,銅鏡的碎片飛濺到她的手上,割破了肌膚,流了血她都沒反應過來。

一瞬間,幽靈雨又停了下來,她哭了,眼淚將臉上的粉末沖刷掉,再度露出底下的青痕,充滿裂紋的銅鏡倒映著她猙獰可怖的容顏,她無助痛苦的大聲哭叫起來。

她沒有靈力,她的臉毀了,她還拿什麼跟幽雪染去爭呢?

幽靈雨手指抓著銅鏡上的碎片,身體慢慢的滑落下來,她無力的坐在地上,抽噎啜泣。

「呵呵……」陰冷的女聲忽然在房間里響起,幽靈雨愣了一下瞪大了眼睛。

有人?

「我不是讓你們都出去嗎!」幽靈雨以為是婢女進來了,她靠在銅鏡上背對著房門怒吼著。

「這樣就被打敗了呀?還真是脆弱呢。」女聲再度響起,令幽靈雨覺得十分耳熟。

幽靈雨猛地抬起頭往身後望去,「夏允言?」她皺眉疑惑,這個女人怎麼會出現在自己的房間里?

笑容從夏允言的嘴角溢出,詭異的像是蜘蛛吐出來的絲,她的眼底陰冷一片,從黑暗中走出來,仿若來自地獄的魔頭一般。

「嘖嘖嘖……」夏允言看著幽靈雨的那張醜臉發出幾聲嘆息。

「你來我這裡做什麼?」幽靈雨和夏允言並不熟絡,她突然出現,讓幽靈雨下意識的覺得對方並非善類。

幽靈雨話音一落,夏允言化作一道黑霧,下一秒她就移動到了幽靈雨的面前,從上至下的俯視著幽靈雨,伸出冰涼的手掐住對方的下顎,逼迫對方抬起臉直視自己。 第765章冤大頭

顧雲念一怔,遲疑道:「應該不會吧!是不是太小了?等長大就好!」她也沒餵過小貓小狗,眼前這隻,看起來似乎還沒滿月。

「或許吧。先養幾天再看,就算不能出聲也沒關係,我們也不會丟了它。」雲水謠憐惜地摸了摸貓崽的腦袋。

顧雲念看著雪白的小貓,蹙了蹙眉,問道,「媽媽,我餓了,什麼時候能吃午飯?」

「已經好了,我現在就去端出來。你看著點,等貓崽吃完了,把它拎進窩裡,別亂跑。」

雲水謠匆匆去了廚房,顧雲念就偷偷往貓崽的碟子里加了靈泉。

如果小貓真的有身體缺陷,希望趁著它還小,靈泉有所彌補。

她不是獸醫,不然就只有等年後,再帶它去獸醫院了。

把貓崽拎回籃子里,顧雲念就去叫奚博容出來吃飯。

看到奚博容,雲水謠怔了一下,便欣喜道:「小容,什麼時候來的。」

聽到小容兩個字,奚博容眼皮一跳,臉上微不可查地扭曲了一下,才回答:「今早上到的。過來有點事要安排。」

「是什麼事呀?有什麼阿姨能幫忙的,儘管說。」雲水謠熱情地問道,奚博容在京城熱情周到的招待,徹底讓雲水謠當成了自己人。

「謝謝阿姨!」

奚博容笑著說道,這事有雲水謠幫忙打聽就更好,反正雲水謠也知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