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啊!那是我三叔!吳叔,認識我三叔?」

「嗯,那你應該是那個當兵退伍的吧?我叫吳勉,早年跟你三叔一起跑過船。對了,能說說找船長有什麼事嗎?距離開船沒多少時間,他這會未必有空!」

得知對方跟自家三叔認識,徐海寶也沒隱瞞的道:「情況是這樣的!我們村子今年打算搞旅遊開發,元宵節後會陸續有遊客過來玩,想問問船能不能直達我們村子。」

「你們村搞旅遊?怎麼沒聽人說起過?」

「年前我在網上做了些宣傳,很多網上的遊客都很感興趣。所以,他們都計劃元宵節後過來,後期我也會加大相關宣傳,另外跟一些外地旅行社談合作。

找船長,就是想問問,如果遊客人數多的話,能不能多排些班。畢竟,現在直達東嶺的輪渡,每天只有四班。若是遊客一多,估計有些遊客票都買不到。

要是能開通直達我們村的輪渡,那樣遊客也會省去中轉的時間。另外就是想問問,如果有需要的時候,你們這船能不能包?價格又怎麼算?」

聽著徐海寶說出的話,吳勉也很吃驚的道:「要包船,有這麼多人嗎? 拉馬克游戲 我們這船,如果不裝貨的話,能載四五百人呢!包船的價格,還是很貴的!」

「現在估計是沒什麼人,可旅遊真搞的起來,估計每天上島的遊客數量肯定不少。如果每天有幾百人往返,你們不加開一班船的話,估計也會比較麻煩。

另外我也想問問,除了這種大輪渡,你們船運公司有沒有噸位小點的輪渡。要是有那種能乘座兩三百人的輪渡,那往後接送遊客,應該會更方便一點。」

「載兩三百人的輪渡,公司還是有的!不過,都走短途,不走長途!左林島那邊,就有這種坐兩三百人的輪船。 老婆太嬌蠻:冷情總裁請接招 如果去你們村,還是大輪渡更安全一些。」

讓吳勉這樣一說,徐海寶覺得也有道理。畢竟,左林島那邊是近海,就算有什麼風跟海浪,影響也不會太大。可到福臨島,那已經到了外海。

真要海上起風的話,噸位太小的輪渡,估計根本不敢航行。雖然輪渡啟航前,都會關注海上的風浪情況。可誰敢保證,航行途中天氣不會發生變化呢?

若是噸位大的輪渡,能抗擊的風浪也更大一些,那樣在海上航行也更安全。真要在海上航行途中出事,那後果無疑是災難性的。

想到這裡的徐海寶,覺得接下來有時間,還真要跟輪渡公司的人好好談一下。至少徐海寶不希望看到,將來載客的輪渡,在往返的途中出事。

畢竟,外出旅遊安全最重要,為了遊客的安全著想,徐海寶在安全上也要考慮周全一些。讓遊客高高興興而來,平平安安的返回,這海島旅遊項目才能長久嘛! 抵達東嶺鎮輪渡碼頭,下船的徐海寶也跟輪渡的船老大宋軍,以及輪機長吳勉互留了聯絡方式。關於輪渡直通福臨島的事,船長宋軍直言暫時不太可能。

除非前往福臨島的遊客數量,真正超出目前輪渡的運力,否則想讓輪渡公司加開班次,根本不太可能。畢竟,加開一班船,相應的開支也不小。

考慮到收支平衡,輪渡公司也不可能虧本賺生意。對於船長宋軍的直白,徐海寶也能理解。歸根結底,想讓輪渡公司加開班次,那就看福臨島旅遊能不能搞起來。

若是真能搞起來,就算徐海寶不說,市裡跟鎮上都會主動調濟運力。因此,徐海寶現在最應該擔心的不是輪渡,而是來村子遊客數量的多少。

抵達小鎮時,徐海寶看了看身邊的陳興誠,適時道:「胖子,給你舅打個電話,問問我拜託他準備的東西有沒有搞好。若是準備好,派個人幫忙運過來吧!」

為了迎接遊客的到來,徐海寶從省城採購了一批戶外野營帳篷。一些能在小鎮超市購買的物資,例如糧油米跟一些燒烤食材還有救生衣,徐海寶都在超市採購。

甚至徐海寶也有考慮,跟陳興誠小舅開的超市,建立長期的供貨關係。以相比市價更便宜些的價格,從東興連鎖超市採購村子所需的物資。

這對陳興誠的小舅吳思敏而言,看似要給徐海寶不少優惠。可數量一多的話,超市能賺的錢無疑也更多。除此之外,也能確保超市物資不會出現大批量積壓。

在徐海寶的指派下,陳興誠很快跟小舅打了一個電話。雖然吳思敏目前不在鎮上,卻告知超市那邊已經準備好徐海寶所需的物資,很快便會安排人送過來。

而這次為了裝物資,還有把到訪的柳成林等人帶回村子,徐海寶特意給村長徐明誠去了一個電話。讓徐明誠把他的中型漁船開來,方便載人跟載貨。

儘管這次跟徐海寶來的人,並非期待中的外地遊客。可徐明誠看到徐清雅帶來的這些女大學生,同樣顯得很熱情跟客氣。畢竟,村子很少有外來年青人光顧啊!

至於柳成林一家的話,徐明誠依舊沒有慢怠。做為漁村的村長,又得知柳成林是即將到任的,東海海事局專門管船舶的一個副科長,徐明誠更要熱情接待一下。

畢竟,村子的漁船,每年都要做定期的檢查跟申報。若是檢查跟申報資料沒過,漁船也不能出海捕漁。被海事局的巡邏船查到,也會被嚴厲處罰甚至把船沒收的!

沒讓徐海寶一行等待太久,東興超市的工作人員,很快將徐海寶早前預定的貨物,全部運抵碼頭。清點完貨物,徐海寶將剩下的錢,也一併支付給前來的工作人員。

看到採購的這些貨物,徐明誠多少有些意外的道:「寶娃,一下買這麼多東西,用的完嗎?剛才我看了一下,這救生衣有一百件,那用的了這麼多?」

「誠大伯,往後遊客只要上船,都必須讓他們穿救生衣,多準備一些沒事的。至於這些食材的話,放到冰箱儲存一段時間也沒事。

至於油、米跟作料,多備些也是有備無患嘛!等遊客上島了,你就知道遊客的消費潛力還是非常巨大的。有些東西備著,也好過到時再跑到鎮上來採購啊!」

對徐海寶而言,此次回村也是希望提前籌備一批物資。那怕是相對簡單的海釣魚桿,徐海寶都準備了二十根。等遊客上島后,也便於遊客租用。

這些物資看似一次採購花了不少錢,可在徐海寶看來,遊客租完還能重複再利用。短期內,村子只怕不會有人,捨得花這麼多錢採購這些東西。

畢竟,對很多村民而言,村子能不能搞起旅遊來,還是個未知數。買這麼多野營帳篷跟釣桿之類的,要是沒遊客上島租不出去,那這些貨可全砸手裡了。

可對此番從香江回來的徐海寶而言,這次回村他已經打算啟動廢墟重建的項目。另外他家不接待遊客入住,卻提供遊客所需的一些物品,專門做租賃生意。

甚至後期的話,徐海寶還會採購一些快艇,專門用來出租。類似沙灘椅跟遮陽傘這樣的物品,後期都會陸續採購過來,豐富遊客上島遊玩的項目。

貨物搬運上船,看著在一旁等候多時的眾人,徐海寶也適時道:「小雅,把那些救生衣讓你的同學穿上。今天風浪雖然不大,可穿上救生衣更安全些!」

「好!來,試試你們的新衣服!」

笑著從採購的一大袋救生衣中,徐清雅不時拿出嶄新的橙色救生衣,遞給了待在碼頭不時拍照的同學。對於這樣的要求,這些女孩子也不會拒絕。

而此刻的徐海寶,則從救生衣的袋子里,找出專門為小孩準備的救生衣,拿出一件道:「萌萌,來,我們要繼續出發,這件衣服給你穿上,好不好看?」

「好看,謝謝叔叔!」

早前來東嶺鎮的船上,杜雨跟女兒都顯得有些暈船。結果令柳成林意外的是,徐海寶沒讓兩人吃什麼暈船藥,只讓母女倆喝了幾杯溫水,兩人很快便緩了過來。

這有些奇怪的情況,讓柳成林也很不解,什麼時候溫水也能起到緩解暈船的效果了?

可柳成林根本不知道,專門給柳玥萌準備的保溫杯,裡面的水很普通。可倒水的時候,徐海寶卻往裡面加了一滴無名珠水。因此,母女倆喝水的作用,比吃藥更為管用!

等眾人都穿好救生衣,在漁船上找到了坐的地方,徐海寶也示意徐明誠可以開船。伴隨這艘漁船離開碼頭,不久之後又出現在茫茫的大海之上。

相比乘座輪渡,乘座這種漁船,無疑顯得更顛波。好在徐明誠有意降低速度,讓乘座漁船的眾人心中也稍安了許多。可對徐海寶而言,他自然不可能暈船。

從杜雨手中抱過柳玥萌,將其帶到船舷邊,徐海寶也笑著道:「萌萌,怕不怕?」

「不怕!萌萌很勇敢的!」

「萌萌真棒!等到了叔叔家,叔叔帶你去沙灘玩,抓小螃蟹跟撿小貝殼,好不好?」

「好!」

伴隨徐海寶借著聊天緩解柳玥萌的緊張情緒,待在老婆身邊的柳成林,同樣顯得長鬆一口氣。對他而言,母女倆因為身體的原因,確實不太適宜坐這麼久的船。

只是答應了徐海寶的邀請,如果不過來看看,多少有些不禮貌。好在這一路上,徐海寶比他更關心母女倆的狀況,不時緩解兩人的壓力,讓母女倆不至於太受罪。

反觀此刻待在徐清雅身邊的一眾女孩,也很欽佩般道:「小雅,真看不出,你哥還是枚大暖男呢!讓他這樣一哄,萌萌那小丫頭果然不緊張了!」

「那是!我哥本來就是大暖男一枚!各位若是有興趣的話,可要趁早下手哦!」

雖然知道徐海寶,不想家人過多參與他的感情事。可對徐清雅而言,此次跟她來村裡玩的閨蜜,性格、長相、品性跟家世都不錯,她對她們也算比較了解。

若其中某人,真能跟徐海寶湊成一對,徐清雅還是很樂見其成的。用徐清雅的話說,這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當漁船行駛將近一小時,看著前方出現的海島,徐清雅也適時道:「姐妹們,前方那座小島,就是我跟你們說的窪山島。以前有人住,現在已經成無人島了。

到了窪山島,距離我家就不遠了。若是你們有興趣的話,等明天讓我哥開船,送你們到窪山島好好看看。雖然島上已經沒人住,可很多房子還是保留下來了。」

「就是那座有石梯的荒村海島嗎?」

「是的,窪山村石梯開鑿的歷史,只怕比我們的年齡都長。雖然這座村子已經沒人住,可島上那些房子,有些都歷經百年風雨滄桑,現在確實比較少見了。」

對身處孤島的福臨村民而言,徐清雅所謂的歷史,他們自然不太理解。在他們看來,很多自家居住的房子,大多都是從父輩那裡繼承過來的。

這樣的房子,村民對其的定義就是『老屋』。至於其中的歷史,他們也很少去關心。就算關心,很多時候也是簡單翻修一下,將老屋變成他們心中的新屋而已! 看著漸漸在視線中變清晰的海島村落,早前只從照片上看過福臨村的幾個女孩,也真正覺得這些依山而建的石屋,看上去布局雖凌亂,卻依舊顯得令人震撼。

從山腳到半山腰,隨處可見的單層或雙層石屋,就這樣排列在海島之上。站在即將抵達漁村碼頭的港口,遙望這片石屋漁村,確實有種令人驚奇的感覺。

不少女孩看到這處風景,立刻道:「小雅,住在你家的樓上,能不能看到海景啊?」

「能啊!其實村子不少屋子,一出門就能看見大海。只不過,住高一點的地方會看的更遠。我家老屋不算高,位於半山腰的位置,看到的海景還是不錯的。

要是等夏天你們過來,晚上躺在陽台上納涼,海風輕撫的感覺,一定會令你們沉醉其中的。所以我已經決定,今年暑假就在村裡渡假了!」

「我也要來!必須給我留一個房間,我要那種躺在床上,便能看見大海的房間!」

聽著這些女孩說出滿臉憧憬的話,徐海寶卻知道今年暑假,只怕村子會變得很熱鬧。往年暑假這個時候,東海都進入禁漁期,村民大多都會外出打零工。

而今年這個暑假,相信村民再也不用發愁沒收入。趁著禁漁期,只要待在家裡專門接待上島的遊客。這樣一來,村民的收入有可能比平時打漁更高。

只是考慮到禁漁期大多在五六月份,持續時間也在三個月以上,徐海寶也需要抓緊時間,爭取在暑假旅遊高峰期,吸引到更多的遊客來福臨島遊玩。

隨著漁船緩緩靠岸,一直抱著柳玥萌的徐海寶,也笑著道:「萌萌,我們到家了,準備上岸吧!等下叔叔帶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好!叔叔,這就是你的老家嗎?」

「是啊!萌萌覺得叔叔老家漂亮嗎?」

「這個啊!好象還是很漂亮的,就是石頭太多了!住在這種地方,會不會很危險啊?」

相比成人看待事物的眼光,在柳玥萌的感觀里,福臨島碼頭附近有不少聳立的礁岩。就連村民修建的房子,不走近看的話,也會誤以為是一塊塊巨大的岩石。

對小孩子而言,石頭多的地方便意味著危險。或許知道去別人家做客要有禮貌,那怕柳玥萌覺得這地方看上去很危險,還是違心般說了一句『好象很漂亮』的話!

乘客陸續下船,自然吸引了很多在碼頭村民的觀望。只是前來接船的徐立成,早就說過今天來村子的這些人並非遊客,而是徐海寶兄妹倆的朋友。

首批遊客上島,應該會在元宵節以後。這也意味著,村民想見到第一批遊客,還是安心等過完元宵再說。可不管怎麼說,這麼多外人進村,還真是今年首次呢!

看著打算幫忙把貨搬下船的徐海寶,過來接船的徐立成卻適時道:「東西放這,等下我們來搬就成。你先帶客人去家裡吃飯吧!你嬸子,已經做好一桌飯菜等你們呢!」

被徐立成趕走的徐海寶,也只能帶著柳成林一家,以及跟著徐清雅的幾個女孩,一起前往自家所在的位置。一路上,一行人也沒少受村民的關注。

等一行人在徐海寶的帶領下,首先抵達三叔的家,柳成林也詢問道:「這是你家?」

「不是,對面那幢屋子才是我家的,這是我三叔的家。考慮到大家中午沒吃飯,我特意讓我三嬸準備了一桌飯菜。等吃完飯,我再領你們四處逛逛吧!」

已經準備好飯菜的三嬸,看著進門的客人,同樣顯得很熱情。眾人也很有禮貌問候,便在兄妹倆的招呼下入座。那怕已經過了飯點,可眾人這頓飯無疑吃的更香。

儘管食材準備上不如東華酒樓那樣的大飯店,可三嬸準備的這些海鮮,都是三叔一早出海撈起來的。這樣的海鮮,吃起來無疑非常的新鮮。

吃著這些美味可口的海鮮,跟著徐清雅來玩的幾個女孩,也很羨慕的道:「海鮮果然越新鮮越好吃!這些魚蝦簡單的蒸一下,吃起來真的很鮮啊!」

聽著這話的徐清雅卻笑著道:「這頓飯只是開胃小菜,等晚上讓我哥給你們做一頓,你們才知道什麼叫真正的極品美味。姑娘們,等著淪陷吧!」

「你哥還會做飯?」

在徐清雅的同學看來,徐海寶高中畢業便去了部隊,按理說應該不懂做飯。可現在聽徐清雅的意思,這個看似高大威猛的男人,還有一手好廚藝。

上的了廳堂,下的了廚房,這不是很多女孩所說的現代好男人模板嘛!

面對自家小妹的吹噓,徐海寶卻沒過多理會。陪著眾人簡單吃完午飯,徐海寶經過一番商量,最終決定柳家三人跟陳興誠住自家,其餘的女孩則住三叔家。

看到兩家準備的房間雖然不大也不豪華,可被褥都是全新的,加上有新修好的浴室跟衛生間。想洗澡跟休息,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至於想上網的話,兩家都開通了網路,當然電腦還是要自備的。對於這樣的安排,柳成林一家跟幾個女孩子,自然都沒什麼意見。

放置好個人物品,終於可以輕裝上陣的眾人,也開始在徐海寶的帶領下,領略著福臨島的風光。在這個過程中,一行人避免不了跟村裡人打交道。

聽到有些村民詢問遊客的事,徐海寶也會簡單解釋兩句道:「元宵還沒過,人家外地遊客要過來,肯定要過完元宵再來。等遊客到了,我會提前通知村裡的。」

知道村民雖然不看好村子搞旅遊的前景,可還是希望村子會有遊客光顧。尤其裝修了屋子的人家,更是希望早點看到收入。那樣的話,也不至於白花錢裝修房子嘛!

當一行人來到村后那片荒廢的宅基地,陳興誠也很意外的道:「寶哥,這就是你花二十萬買的東西?這完全就是一片廢墟嗎?想重建的話,資金花費可不小啊!」

對於陳興誠的意外跟不解,徐海寶卻笑著道:「確實,現在這片宅基地,在很多人眼中都是一片不值錢的廢墟。但你們可能不知道,這是我們村子早年的老宅基地。

按現代風水玄學的說法,這裡也是村裡的起始之地。雖然撂荒了很多年,一眼看過去多少讓人覺得滲的慌。可你們換個角度看看,這裡背風朝陽視線也絕佳。

除此之外,這些老屋的地基,歷經多年依舊堅固如初,這說明老宅的根基很穩固。若是能將這些屋子重現昔日輝煌,我相信這是一個絕佳的渡假場所。

最重要的,這裡雖然荒廢多年,卻沒受到什麼破壞。此刻看上去廢墟被枯藤環抱纏繞,多少令人有些望而怯步。可要是房子修好,這些煥發新生的枯藤也會變成一種景緻。

想象一下,房子的基座古色古香全部由條石築成,屋頂用幾塊防彈玻璃開幾個大天窗。到了春天綠意盎然的爬山虎貼滿牆壁,LED燈點綴其中,這樣的景緻那裡能看到?」

聽徐海寶這樣一形容,待在身邊的劉曉涵也很欣喜的道:「海寶哥,這是你打算裝修的景緻嗎?如果真是這樣,那這裡將來一定會變得很美!」

「設計圖,我已經請人幫忙設計了。等送走第一批登島的遊客,我便會啟動這個維護項目。雖然需要投入不少資金,可我相信這裡在未來,會變成島上最美的地方。」

從回到村子那天起,徐海寶便看中了這塊地盤。在別人看來,這是一片毫無利用價值的廢墟。可在徐海寶看來,只要投入資金,這裡會變成世外桃源一般的所在。

雖然這些都是假設,可陳興誠還是詢問道:「這裡我能不能參一股?」

不知為何,聽到徐海寶對未來的設想,陳興誠突然覺得這或許是個不錯的投資項目。正如他父親所言,跟緊徐海寶的腳步,將來總會有他享用不盡的好處。

冷梟的甜甜妻 想到父親說的話,陳興誠覺得拿出一些資金,投資到這個正待開發的項目,或許短期很難收回投資。但從長遠的角度考慮,這也是一種不可再生的旅遊資源。

只要這個島還在,未來修復完工的這處地方,便會源源不斷給他帶來收入。最不濟,就當投資了一幢海景房。那怕距離內陸有點遠,但勝在無人打擾嘛! 帶著柳成林一家跟小妹的幾個同學,徐海寶兄妹倆充當臨時導遊,領著眾人在村子周邊轉了一圈。因為時間接近傍晚,遠一點的地方都沒去看。

或許在很多村民眼中,福臨島並不大。可真正步行的話,至少需要花費一天時間,才有可能欣賞完福臨島上的風景。返回村子時,眾人都顯得有些意猶未盡。

好在不論柳成林一家還是那幾個女孩,上島之前便決定玩個至少兩三天。只要元宵節趕回寶海,多待一天兩天也沒關係。既然是出來旅遊,那總要玩高興嘛!

回到村子的時候,徐海寶讓小妹領著眾人,去村后的山頂登高望遠。黃昏時候的大海,站在山頂上觀望,也別有一番景緻,而徐海寶則準備晚餐。

考慮到那些女生跟徐清雅關係不錯,徐海寶在準備晚餐的時候,自然少不了準備一些無名珠內放養的海鮮。其中依舊少不了,養在自家後院魚箱中的野生石斑魚。

挑了一條扔進無名珠內,徐海寶從無名珠內又抓了一條。這樣的話,在徐清雅等人看來,魚箱內的魚減少了,也不會懷疑徐海寶臨時調包了。

呆萌配腹黑:歡喜小冤家 七八斤重的野生大石斑,無疑是今晚的主菜。至於其它的副菜,徐海寶也準備了一些。剛剛從村民那裡採購的皮皮蝦以及貝類,也做一個海鮮大雜燴。

依舊活生生的魷魚,配上從鎮上買的配菜跟調料炒上一盤。加上從三叔家拿來的殼菜也叫淡菜,今晚的招待宴依舊以海鮮為主,其它的疏菜為輔。

等到太陽終於從海平線上消失,村子的路燈也被點亮,徐清雅才帶著眾人回到自家院子。剛一進門,眾人便聞到從廚房飄散出來的香味。

儘管午飯吃的有點晚,可聞到廚房的香味,陳興誠也很好奇的道:「小雅,你哥廚藝怎麼樣?聞這香味,似乎很不錯啊!我還真不知道,他竟然會做飯。」

「你不知道的多著呢!我哥可是十項全能的居家好男人,你是不會懂的!」

笑著吹捧了自家老哥一番后,徐清雅很快鑽進廚房,看著已經炒好放在灶台旁保溫的菜。跟其進廚房的眾女孩,也覺得徐海寶確實會炒菜。

反觀徐海寶看到進來的徐清雅跟眾女,笑著道:「回來的剛剛好,菜炒的差不多,可以準備開飯了。小雅,把碗筷準備一下,等下讓大家先喝雞湯!」

一聽這話,跟進廚房的一眾女孩,也很意外的道:「海寶哥,你還燉了雞湯啊?」

「是啊!村子自家養的土雞,加了一點超市買的香菇,等下大家都喝點。都是一些家常菜,也沒什麼特別好的招待,大家都將就著吃吧!」

「這已經很豐盛了!我都擔心,繼續這樣吃下去,回到學校肯定又要減肥了!」

聽著劉曉涵說出的話,徐海寶瞄了對方苗條的身材一眼道:「就你這身材,多兩斤肉也沒什麼。沒必要為了瘦而委屈自己,想吃就吃,多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