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失敗了?」

聽到母親和弟弟安慰的話,葉鋒心裡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開口說了一句。

「呃……」

兩人聞聽葉鋒的話后,不由得愣了一下,露出疑惑的神色,這還不算失敗嗎?只剩下黑乎乎的湯,尤其是葉浩,他可是見過丹藥,丹藥十分光滑,有一種瑩瑩的光澤,而葉鋒這個?他看不出一點丹藥的樣子來。

葉鋒沒有說話,拿著裝著藥水的二十個瓷瓶來到了房間內。

「我先試試藥效!」

來到房間,葉鋒開口說了一句,說完,拿出一個瓷瓶,把一瓶藥水倒進了嘴裡。

藥水入肚,葉鋒運轉基礎法決,頓時感覺一道充沛的靈力直衝入丹田,有這股靈力的作用,外界的靈力更快的被他吸收進丹田,直到藥效消失,這股靈力才停了下來。

「嗯!不錯!」

葉鋒沒有服用過凝氣丹,但是他看過凝氣丹的描述,所以感受到這股靈力后,暗自點頭嘀咕了一句。

雖然只是藥水,但葉鋒試了一下,裡邊蘊含的靈力十分豐富,甚至比凝氣丹描述的還要精純,葉鋒知道這是那些極品藥草的功勞。

如果煉丹的話,最多一爐也不過出十二三顆。而他這一次出了整整二十瓶啊!絕對屬於高產。

「大哥,怎麼樣?」

葉浩看到葉鋒睜開眼睛,趕緊開口詢問。

「效果還不錯!小浩,你拿走十五瓶,不用節省,這藥水很好吸收,一天一瓶,爭取早日達到武者境界!」

「大哥,我不能要,你留著吧!你現在最需要丹藥凝聚靈氣種子!」

葉浩雖然心裡很想要,但是他知道不能,大哥比他更需要這個,他好歹凝聚了靈氣種子,葉鋒卻沒有,有了這凝氣丹,大哥說不定能一舉成功。

「呵呵,小浩,讓你留著你就留著,這凝氣藥水對我來說已經沒有什麼作用,再說,沒了我可以繼續煉製!」葉鋒聞言,心裡升起了一股暖流,但他依舊把藥水遞給了葉浩。

凝氣丹,對準武者境界和一二階武者都有不小的作用,但是對三階武者的作用已經不大,再者,葉鋒現在已經到了三階巔峰,他最需要的是壓縮靈力后,突破四階武者,所以這凝氣藥水他要不要問題都不大。

「大哥,怎麼會沒用呢?就算是經脈脆弱,也可以凝聚了靈氣種子后,慢慢適應,慢慢增加經脈的強度吧!」

葉浩自然不信葉鋒的話,凝氣丹的珍貴他是知道的,當初他只吃了一顆就已經凝聚了靈力種子,可見這東西的功用。

「轟……」

看到葉浩的疑慮后,葉鋒一下子釋放出了三階武者的氣勢。

「什麼?大…….大哥…..你能修鍊了?這麼強大的氣勢,得是二階武者吧!馬教頭一階武者巔峰都沒有這樣的氣勢!」

感受到葉鋒身份釋放出來的磅礴氣勢,葉浩的臉色猛然一變,臉上露出了驚駭的神色。

由於他達到了准武者境界,所以馬奎已經開始用他一階武者的水平訓練葉浩,因此,他對一階武者的氣勢比較熟悉。

而葉鋒?剛剛釋放出來的氣勢,比馬奎強大很多,兩相比較的話,那就是馬奎的氣勢像是一個小孩子,葉鋒的則像是一個成人。

只是,別說三階武者了,就連二階武者葉浩也沒有見過,自然不知道葉鋒的級別,何況,在他心目中葉鋒一直不能修行,現在居然能修行了,別說三階,就算是二階武者就已經不是他能想象的了。

葉鋒沒有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他只是告訴弟弟他能修行,至於二階或者三階對他們來說區別不大。

凌婉蓉也吃驚的看著兒子,她知道兒子變了,但沒有想到兒子居然變的這麼強?二階武者,這讓她簡直不敢想象。

「好,大哥,我留下!」

看到葉鋒點頭確認,葉浩再也沒有推辭,堅定的點了點頭,拿起桌子上的藥水轉身離開。

從他記事起,心裡就有一個目標,修鍊有成,扛起家庭的重擔,不讓哥哥再去搏命,要照顧好哥哥和母親,當他十歲突破到准武者境界后,他看到了這個希望。

只是突然之間,他感覺再次距離大哥好遠,遠到一個他不可想象的地步。

葉鋒看著葉浩往外走,沉吟了一下開口,道:「小浩,你記住,你只要好好修鍊就可以,資源問題大哥會幫你解決!丹藥咱們有,不但凝氣丹,靈力丹以後也會有,以你的天賦,相信過不了多久就能超過我!」

「大哥,我明白!」

聽到葉鋒的話,葉浩的眼圈不由得一紅,從小,大哥就告訴他,讓他不用擔心,而且大哥也是這麼做的,自打他開始修鍊起,別人有的東西他也有,別人沒有的東西他也有,他心裡明白這些都是大哥拿命換來的,尤其是幾次看到大哥回來,渾身是傷,心便如同刀絞一般,所以他也一直非常努力,等他十歲到了准武者境界后,非常高興,因為這代表他能照顧大哥和母親了,只是沒有想到最後還是大哥來照顧他。

說實話,他心裡有著一絲失落,不過,失落很快消失,更多的是好好修行,決不讓大哥失望。 再者,葉浩也明白,大哥有這個成績,是他自己努力得來的,論資源葉鋒不如他,論天賦葉鋒依舊不如他,但論勤奮論拚命程度他卻不如大哥,所以他更多的是對大哥的佩服。

「母親,這兩瓶藥液您拿著,每天用五分之一藥液沖一碗水喝,能改善您的身體!以後您也不用做工了,我完全能夠養活咱們家!」

葉鋒對著葉浩說完后,轉身對著凌婉蓉說了起來。

說完,從床下的箱子里拿出兩萬兩的銀票,交給了母親,道:「母親,這是兩萬兩銀子,我這次出去掙的!」

葉鋒並沒有把銀子全部交給母親,如果給母親十幾萬兩銀子,恐怕能把母親嚇到,睡也睡安穩,再者,剩下的銀子他還有大用。

「好,好,不做工了,這銀子先在我這裡保管,將來你們說不定還能用到!」這次凌婉蓉沒有推辭,葉鋒是二階武者,遠遠出乎了她的預料,可以說她想都不敢想,不過,她也明白,有二階武者的兒子在,他們家以後不會缺錢。

………………….

以後幾天,葉鋒沒事就壓縮丹田的靈力,修鍊《斂息決》和《連珠箭》,《斂息決》還好一點,三天的時間他就已經掌握了要領,如果不是修為高出他太多的人,根本看不透他的修為。

而葉浩更是拼了命的修鍊,這麼好的資源,他沒有理由去浪費。

每次吃飯,都是一家最熱鬧和最歡樂的時候。

可以說,這幾天家裡的笑聲一直沒有斷過,看著一直帶著笑容的母親和充滿動力的弟弟,葉鋒心裡感覺十分安慰。

尤其通過葉浩服用凝氣藥液,讓他知道,凝氣藥液的藥力超過了他的想象,一瓶藥液,葉浩兩天才能完全吸收,而且據他說,藥液的藥力遠比凝氣丹強。

既然確定了藥液的藥力,葉鋒心裡便有了打算。

他現在最缺的就是武器和秘籍,青山鎮的武器已經不能滿足他的要求,就算有他也不願意去買,在青山鎮這樣的地方,拿出幾萬兩銀子來買東西,這簡直就是找死的節奏,雖然他不怕,但是母親和弟弟卻不行。

同時,他心裡還有一個打算,那就是在青霜城買套房子,把母親和弟弟都接過去。

在青霜城住相對來說要安全很多,平時在青霜城有衛隊,而且武者在青霜城也是禁止廝殺的,還有,在青霜城住不用擔心獸潮的襲擊。

據村裡人說,他們的父親當年就是死於獸潮之中,為此,他向母親求證過,但母親只是一個勁的哭,而且每次提到父親,母親就哭個不停,因此,他和弟弟誰也沒有在家裡提過父親。

「母親,我打算去青霜城一趟!可能要過些日子才能回來!」這天早上吃過早飯後,葉鋒對著凌婉蓉說道。

「嗯……,好,去吧,要注意安全啊!」

凌婉蓉聞言后,點了點頭,葉鋒從他加入飛虎隊那天起,就大部分時間在外過,因此,葉鋒要出門一段時間很正常,何況葉鋒已經是一名武者,成為武者一般就很少有人成天呆在家裡。

葉鋒收拾了一下,帶上了堪稱巨款的銀票,出了牛角村。

對於青霜城,葉鋒沒有去過,前世的葉鋒也沒有去過,所以對於青霜城的印象他一點兒沒有,不過,也正是這樣,讓他充滿了期待,他也想看看這個世界的城池有什麼不同。

出了牛角村時,葉鋒突然想到了方正要買藥材的事情,十幾畝的藥材,他那裡能用的完,所以賣葯就成了他的選擇,否則被別人弄走,他哭都沒地方哭去。

因此,葉鋒考慮了一下,來到了青山鎮。

這次葉鋒沒有去集市,以前去集市是因為沒錢,現在有錢了自然不可能再去集市,因為他想買武器,集市上的武器和這些店裡的武器差了好幾個檔次。

而且他上次買的二百斤拉力的弓在集市已經屬於最好的貨色,但完全讓他施展不開,所以他才來到那些店鋪,據說這些店鋪中七八百斤拉力的弓也屬於常見。

天寶閣,整個青山鎮最大的一家商行,上下三層,雕樑畫棟,金碧輝煌,在青山鎮這樣的地方顯得豪華無比。單如此豪華的裝飾,就已經讓一些低階武者望而卻步。

不但這裡,就連青霜城也有一個天寶閣,而且也是青霜城最大的商行,聽一些武者聊天說,這天寶閣商行不只是青霜城,而是在全國各地都有分店,是整個天藍國最大的一個商行。

這裡不但賣東西,也收東西,只要你認為值錢的東西這裡都收,只要你想買的東西這裡也都有,雖然說東西貴一點兒,但不少人圖個省心,所以都是直接選擇這裡。

葉鋒選擇的就是天寶閣,他肉體力量強大,必須買高階的弓箭,而想要買把合適的弓唯有來這裡。

天寶閣葉鋒也是第一次來,一樓是一個通透的大廳,大廳的中間擺著幾張桌子和椅子,而周圍則是各式各樣的材料,還有不少種丹藥,甚至秘籍也有不少,不過當他看到秘籍上的標價后,不由得暗暗咂舌,最普通的秘籍萬兩銀子,還有十萬兩、百萬兩的秘籍。

據說這裡還有頂級秘籍,不過,這種秘籍不能用金錢來衡量,只能是拿出相應的寶物來換。

「這位大人,裡邊請,請問您是……」葉鋒剛剛轉了一圈,一個二十多歲的夥計走了過來,絲毫沒有嫌棄葉鋒身上的粗布衣服和年紀小,熱情的招呼起來。

「我想買把武器~!」

這個夥計的話一出口,葉鋒就對這天寶閣的印象很好,窺一斑而見全豹,一個夥計如此素質,想來這店也差不到哪去。

「買武器?那您跟我來!」這個夥計聞言,帶著葉鋒來到了大廳的一個角落。

「大人,這裡全都是武器,各式各樣的都有,不過,我們天寶閣賣的都是精品,所以價格方面可能比別家稍微貴一些!」夥計帶著葉鋒來到這裡后,開口說道。

這是他們這裡的規矩,價格說到前邊,能接受你買,不能接受也沒有關係。

葉鋒點了點頭,開始四處看了起來。

這是一個很大的櫃檯,櫃檯上放著上百柄各式各樣的兵器,這些兵器各個閃爍著寒芒,只看一眼就知道他們不是凡品。

「這邊是我們天寶閣自己製作的兵器,全都是黑鐵鑄成,各個品質上佳。另外一邊,都是我們收上來的各式兵器,有好有壞,不過我們店裡的鑒定師全都鑒定過,明碼標價!」

夥計看到葉鋒在瞧這些兵器,於是趕緊介紹起來。

葉鋒先去天寶閣收上來的兵器櫃檯看了看,這裡的東西確實有好有壞,差一點的幾百兩,好點的幾千兩,不過這些都沒有葉鋒需要的。

他來到了天寶閣打造的兵器那裡,這裡的兵器都在萬兩左右,不過,也不虧是這樣的價格,這些兵器各個閃著一絲幽光,絕對屬於精品。

葉鋒隨手抓起一把長槍的槍柄,手微微一抬,長槍瞬間被葉鋒舉在半空,紋絲不動。

葉鋒手輕輕一抖,長槍一陣猛顫,發出『嗡嗡』之聲。

「好大的力氣!」看到這一幕,這個夥計心裡一驚。

他見過不少來買兵器的,而且多數都是三階以上武者,但是沒有見到哪個人能做到葉鋒這一步。

起初他看葉鋒衣著和年紀,以為他最多不過一個一階武者或者准武者,所以心裡並沒有看重,如果不是店裡的規矩,他早就對葉鋒愛答不理了,但葉鋒這手一露,他頓時吃了一驚,明白這人別看年輕,但絕對是二階的高手。

這個年紀的二階,會是窮人?所以他臉上的笑容頓時真誠了幾分。

「有點輕,不過也湊合能用了!」葉鋒沒有理會夥計,放下長槍,搖頭嘆息的自語了一句。

「呃…..,這還輕?」

聽到葉鋒的自語,這個夥計心裡不由得狂吼了一聲。

一般二階武者來到這裡,都嫌棄這槍重,說實話,他們這些槍,就是為那些三階或者四階武者打造的。

只是不管真假,他有點看不透葉鋒了,尤其是葉鋒這麼單薄的身子,居然說這槍還輕?難道葉鋒是一個三階武者嗎?可是就算是三階武者用這槍也合適啊!難道四階?怎麼可能?別說四階了,他從來沒有見過十五六歲的三階武者。 夢想杯,三江票,推薦票,一條龍,燉肉拜求啊

這兩名武者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緩緩的向著後邊退去。

葉鋒站在一個樹杈上,冷著一張臉看著兩人。

他知道在對方有準備的情況下,箭支很難再起到作用,何況這兩個人還是四階武者,兩千公斤拉力的弓,對四階武者的威脅已經很小了,如果不是他肉體力量強大,一般人還真拿他們沒有任何辦法。

其實,現在那兩個武者才算是憋屈,他們兄弟三人,兩個四階武者一個三階武者,在青山鎮絕對屬於高端戰力,居然連敵人的面都沒有見到,就被殺了一個三階武者,他們兩人四階武者還得謹慎的逃跑,尤其當對方還是一個年輕的不像話的毛頭小子。這讓他們心裡更加不是滋味。

「這位公子,我們並無意冒犯,今天我們兄弟認栽!還請高抬貴手!」

兩人邊退,一邊開口說道。

他們也是毫無辦法,對方在暗他們在明,雖然擋下了那一箭,但他們也知道其中的危險,他們兩人中再有一個人出了問題,另外一個絕對難保。

「呵呵,來了就留下吧!」

聽到兩人的話,葉鋒豈會罷休?弓箭沒有作用,但他也不會就這麼算了,既然敢來截殺他,那就得做好被反殺的準備。

何況,葉鋒也想挑戰一下,對方雖然是兩個四階武者,但他肉體有著四五千斤的巨力,加上三階巔峰武者的戰力,一個四階武者肯定不是他的對手,兩個的話他還要試驗一番才知道,反正有寸步在身,逃命的把握還是有的。

葉鋒說完,搭弓一箭射出,利箭帶著寒芒向著兩人襲擊過去。

隨著利箭射出,葉鋒的身形猶如一道鬼魅,帶著道道殘影,手提著長槍向著兩人猛衝了過來。

兩人狼狽的擋開利箭,頓時看到襲來的葉鋒,臉上不由得露出了陰險的喜色。

葉鋒身在暗處又有巨力在身,他們沒有任何的辦法,但是當葉鋒露出身形,他們兩個四階武者要是還對付不了一個最多二階武者的少年,他們乾脆自殺算了。

「殺!!」

兩人對視了一眼,不退反進,舉刀怒吼了一聲,向著葉鋒撲了過去。

本來葉鋒也怕兩人跑掉,現在看到兩人衝過來,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喜色。

「殺殺!!」

葉鋒也狂吼了兩聲,沖向了兩人。

葉鋒無論如何沒有想到,兩個月前還在為進入准武者境界拚命,但兩個月後的今天,他竟然能跟四階武者正面拼殺,想想都十分激動。

兩人看到葉鋒竟然跟他們正面廝殺,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喜色,一個最多二階武者,居然不靠著身法跟他們游斗,居然捨棄優勢正面廝殺,那就讓他知道二階武者和四階武者的差距。

「看你一個小小的二階武者,如何應對!」

兩人心裡暗暗想到。

「殺!!」

「殺!!」

「基礎槍法,掃!」

瞬間,雙方的距離只有幾米,葉鋒和這兩人同時大吼了一聲。

兩人看著葉鋒橫掃過來的長槍,心裡不屑的冷哼了一聲,二階武者,就算是力氣再大,能大過他們靠靈力加持的四階武者?所以兩人沒有絲毫的猶豫,揮刀就去阻擋葉鋒的長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