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謙卑?謙卑做什麼?同境界一戰,我能輸?」李瀟傲然道,想著反正都是同境界一戰了,那就隨便挑一個咯。

想罷,李瀟指了指一個身材極為高大,比常人高出兩個頭的少年,道:「那就是你了。」

「厲害了我的哥,一下子就選中了這八個中最強的。」孤舟無語,更是搖頭嘆息,道:「境界相同又怎樣,人家領悟的道法,可不是你能比的啊。」

「我這是被他輕視了?」

此刻,這魁梧少年黑著臉,走到了李瀟的不遠處,並詢問道:「你確定?」

「別廢話了,打!」

李瀟很果斷,體內接連傳出六道爆響,宛若驚雷一般。

甚至,在這六道爆響之下,眾人看到李瀟的肉身上,居然出現了一道道裂痕,並且有鮮血迸射而出。

「這是什麼?還沒開打,就把自己給弄傷了?」有人無語,暗道李瀟這手段,還真是出人預料呢。

「切。」這魁梧少年冷哼一聲,隨即將自己的境界壓制到了大聖境。

隨後,只見他一步踏出,宛若一尊巨人一般,手掌探出之下,掌中法則顛覆,宛若藏有乾坤一般。

隨著他的手掌落下,其四周的虛空崩碎,更有一股天地大勢瀰漫!

天位境,不管是小天位,還是大天位,都將就著天人合一。

而天人合一最大的作用,便是能借用天地大勢,以此來鎮壓敵手。

現在,這魁梧少年,雖然境界壓制到了大聖,但其自身的道法依舊在大天位之境,自然可以動用天地大勢。

「殺!」

然而,李瀟卻是無懼,長嘯一聲之下,只見其體內,氣血宛若血色長龍,凌空沖霄而起,似要撕破這蒼天!

轟!

……

下一刻,只見李瀟一拳筆直的擊出,毫無花哨可言!

豪門奪愛:冷梟總裁替代妻 但,這一拳,卻宛若血龍騰空,修羅之力澎湃之下,氣血宛若汪洋一般。

隨即,便是拳掌相撞,一道驚天的爆響傳出。

「什麼!?」

「不可能吧!?」

……

這一刻,四周的人神色紛紛大變,只因看到了驚人的一幕。

李瀟和那魁梧少年的拳掌相撞后,只見李瀟宛若一顆蒼勁的古樹一般,屹立在原地,不曾動彈分毫。

反倒是那個魁梧少年,腳步連連後退,居然被震退了十米!

並且,魁梧少年的虎口裂開,鮮血滴落,十分醒目,已然是受傷了!

「虎牙,你放水了?」

此刻,那八人之中,一個面容略微蒼白的少年問道,似乎不相信虎牙會落於下風。

重生之雲綺 「我放水?」魁梧少年,也就是虎牙聞言這話后,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他自然是沒放水,並且因為之前被李瀟輕視了,他剛才那一掌,還動用了全力!

但就是如此,他竟然不敵李瀟!

「看來是我多慮了,早知道如此,我這兩天也不用這麼拚命的修鍊。」李瀟撇嘴,昂著下巴,看向虎牙,道:「還來嗎?」

「你,太過張狂!」虎牙大怒,被人幾次輕視,如今更像是被李瀟給嘲諷了。

話音落下時,只見他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尊白虎虛影,一股殺伐之氣爆發。

「生之道,白虎?」李瀟皺眉,暗道對方對生之道的領悟,可謂是非凡啊。

要知道,一般人領悟生之道后,顯化出來的虛影,都是普通的猛獸,如虎,獅,鵬,雕之類的。

但這虎牙顯化出來的虛影,卻是四大神獸之一,主掌殺伐的白虎!

「撕了你!」

這一刻,虎牙怒吼,魁梧的身軀,在此刻卻顯得十分流暢,速度更是達到了一種極致。

在眾人眼中,只見他宛若化作了一道白光,夾帶著滔天的殺伐之氣,朝著李瀟撲去。

「白虎主掌殺伐,我這修羅可是主掌殺戮,不知孰強孰弱。」李瀟輕語,背後一尊血色修羅虛影顯化。

隨後,只見他逆沖而出,宛若一道血色洪流,眨眼間便與虎牙相撞在了一起。

砰!

這一次,眾人還沒反應過來,便看到虎牙的身影倒飛了出去,沿途鮮血灑落,其身後的白虎虛影,更是被震散了。

與此同時,眾人也看到,李瀟背後的血色虛影,宛若一尊修羅戰神一般,氣勢沖霄,殺戮之氣,猶如無盡利刃,撕裂著四周的虛空。

「怎麼會這麼強?」

「他似乎動用了某種秘術!」

……

這一刻,眾人猜測,盯著李瀟,發現其肉身上的裂痕越來越多,整個身體像是要解體,爆碎。

第四章,繼續去寫第五章,各位稍等

(本章完) 許多人都知道,哪怕虎牙的境界壓制到了大聖境,但也不是李瀟能抗衡的。

畢竟,他所掌握的道法,太強大了。

但現在,這一常識,卻被李瀟給打破了。

此刻,只見李瀟渾身是血,肉身上的裂痕越來越多,甚至有些地方,已經有碎骨迸射而出。

這模樣,和肉身即將爆碎的樣子差不多。

「以我的實力,一下子開啟六門,居然還是有些撐不住……」李瀟暗道,眉頭微微一皺。

兩天時間,李瀟以蠻橫之力,強行衝擊八門遁甲,如今已經是打開了第六道大門。

現在,他同時開啟六門,戰力爆表,這才壓制住了虎牙。

但為此,李瀟也付出了一些代價。

成聖的肉身,居然無法擋住同時開啟六門后帶來的反震之力。

「必須要儘快結束!」李瀟暗道,眼眸一凝,腳步更是橫移而出。

轟!

……

下一刻,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下,李瀟宛若一頭金翅大鵬,橫擊天空,一拳如血色耀陽墜落,將虎牙鎮壓在了地上。

「我贏了?」

李瀟抬頭,看向空中的帝淵,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虎牙已經失去了戰鬥力,這一戰,他應該是勝了。

但是,帝淵沒說話,更是略帶深意的笑了一下。

「什麼意思?」李瀟一看到帝淵那笑意,心中頓時一緊。

「你有點意思。」

就在此刻,虎牙突然從地上站了起來,只見其背後,一頭鳳凰虛影顯化!

一道道火焰,宛若倒掛的瀑布,墜落在他的身上,其傷勢正在快速的癒合。

「生之道,鳳凰!?」李瀟驚駭,此刻的虎牙,分明是如鳳凰一般,正在浴火重生!

之前,虎牙展現出白虎虛影時,李瀟便有些震驚了。

可沒想到,這傢伙,實力如此之強,竟然還掌握了鳳凰之力!

「我是不死的,也不是不敗的!」虎牙長嘯,浴火重生,短短几息之間,他的傷勢便以痊癒。

隨後,只見他衝出,鳳凰長鳴之下,一股灼熱的烈焰迸發,直逼李瀟而來。

並且,他的雙拳,如銅鈴一般,瀰漫著驚人的氣勢,洞穿了虛空!

「浴火重生又如何,與你同境界一戰,我註定要贏!」李瀟無懼,凝然之下,體內的血之力爆發。

瞬息只之間,眾人只看到李瀟被一層恐怖的血氣淹沒了下去。

隨後,在那血氣之中,一隻拳頭,如蛟龍出海一般探出。

轟!

……

在一道爆響下,拳芒無華,卻給人一種無堅不摧的感覺。

卡擦!

而伴隨著一道脆響,眾人的神色頓時古怪了起來,甚是驚駭。

只見,在李瀟這一拳之下,那漫天的火焰被震散,同時虎牙的手臂,更是斷裂,鮮血飄灑而出。

並且,不等虎牙浴火重生,李瀟踏步而出,指尖一縷枯黃之色瀰漫,點在了虎牙的身上。

「你有浴火重生,卻不知能否擋得住枯萎之力。」李瀟傲然,一指點出后,便站在了一旁,不再動彈。

而此刻,虎牙的眼底深處,終於是出現了一絲驚駭之意。

只因,他再次浴火重生后,發現其體內的力量,乃至那風凰虛影散發出來的火焰,竟然失去了效果。

那一縷枯黃之色,正在其體內蔓延,侵蝕他的一切力量。

「你贏了。」

過來良久,虎牙遲遲無法將枯萎之力鎮壓,更是感覺到體內的力量在快速的流逝,無奈之下,只能認輸。

「什麼!?」

「這……真的就贏了?」

……

四周,驚呼聲頓時響起,誰都沒想到,這一戰的結果,竟然會是這樣。

八個內院弟子當中最強的虎牙,居然敗給了李瀟!

不過,也有幾人神色古怪,甚至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之意。

只因,李瀟擊敗了虎牙,對方自然是心存不甘,更是會感覺丟臉。

而等到李瀟進入內院后,虎牙又豈能放過李瀟。

到時候的虎牙,必定會動用大天位的實力,好好的去教訓李瀟。

「就算擊敗了虎牙,他也難以在內院混下去。」司空武冷笑道:「他的行為,註定了他的路走不長。」

「在境界還不足以和內院的弟子比肩之前,卻已得罪了內院的人,這小子,進入內院后,輕則被打壓,重則很有可能被鎮殺。」一個魔族少年輕蔑道。

而對於這些聲音,李瀟渾然無懼。

只見他看向帝淵,問道:「我再勝兩場,進入內院后,就能被灌頂功力?」

「是。」帝淵點頭道。

這話一出,李瀟眼眸頓時一凝,也很清楚,若是憑著大聖的境界進入內院,今後的日子必定是不好過了。

那麼,唯有被灌頂功力,境界在短時間內提升,他才有希望能和內院的弟子抗衡。

「那……接下來我要挑戰的,就是你了。」

這一刻,李瀟凝眸,看向那八人中,境界最低的一個。

同時,其體內,血之力狂暴,宛若血霧飛舞,強行鎮壓著八門遁甲帶來的反震之力。

「上去,他的狀態很古怪,堅持不了多久的。」

「虎牙已經消耗了他很多的力量,你上去后,足以擊敗他。」

……

那幾個內院弟子說道,對於李瀟擊敗虎牙這事,心裡也是很不爽。

畢竟,他們八人,是一起出來的,不管是誰輸了,顏面上終究是掛不住。

更何況,輸的人,還是他們八人中最強的虎牙。

這就意味著,同境界一戰,他們八個,無一人會是李瀟的對手!

「那我就去會會他!」

此刻,被李瀟點名的人出戰了,只見他一步踏出之下,便將自身的境界壓制到了大聖。

但,不少人的眉頭卻是一皺,只因此人將境界雖然壓制到了大聖境,但卻在八重,比李瀟足足高了三小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