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

鐵門上傳來的抖動愈發劇烈,顯然是門外的人越來越多,皆是被這邊的動靜給吸引了過來,而在這樣的情況下,凌寒與凌豹的力量則是瘋狂的湧入那鐵門之中,但是照這樣的速度下去,他和凌豹可是支持不了太久,當下狠狠咬了咬牙,便是從空間符文中,拿出了數枚炎晶丹,一口便是將其完全吞下,而那凌豹更是一口氣吞下十來枚炎晶丹

現在的他們,乃是大款,也不在乎這一點耗費。

而這炎晶丹是異常的精純,根本無需煉化什麼的,直接入口即化,直接化為了精純的力量,而在這樣瘋狂的耗損下,凌寒與凌豹二人倒是勉強的堅持了下來,不過那兩人額頭直冒的汗珠便是知道,情況可並不好。

「你丫的,好了沒?」再度堅持了半柱香的時間,凌寒不由得死死咬牙道,每次鐵門傳來的劇烈震動,都是將他和凌豹的雙臂給震動酸疼麻木。

「好了,真是兩個不中用的男人!」

妖狐揮了揮爪子,將那眼前的猙獰巨嘴給散了去,然後轉身看向凌寒的目光極為不屑,道:「這才抵擋了多久呀,就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

「好了,走這邊!」

聽到這話,凌寒與凌豹頓時如釋重負的模樣,不過那眼神依舊是因為妖狐的話語而狠狠的白了妖狐一眼,然後兩人掉頭便奔掠而開,而在他們離開時,凌寒看見,這密室中,居然還剩下四道光團

「嘿嘿,這幾個沉睡的傢伙,便留給外面的那些傢伙吧!」妖狐有些狡黠的一笑,四道白芒揮舞而出,重重的射在了那四道光團上,而起另一隻爪子,輕輕一握,只見得那鐵門上的封印猛然的消失

隨著白芒射進了那四道光團,只見得那光團之中沉睡的妖獸居然緩緩的睜開了眼睛,而那光團上的封印,也是咔咔的破碎開來。

而就在這妖獸元神醒來之時,那因為封印消失的鐵門,被陡然的轟開,大批人影,猶如潮水一般的涌了進來。

見到這樣一幕,凌寒頓時嘴角一抽,然後望向妖狐的眼神很是無語,沒有想到這個聽著聲音柔和清脆,看似身形嬌小可愛的妖狐,居然如此之狠,在凌寒與凌豹飛掠的逃離這密室時,頓時那身後傳來一陣慘叫聲。

「你這傢伙,太狠了些吧!」

聽到身後的慘叫,凌寒不由得對著又是藏進自己的胸口處的妖狐笑罵道,這傢伙的鬼點子賊多,不僅將藏妖獸元神的密室給完全半空,還直接喚醒幾道元神,去收拾那些闖進來的傢伙

ps:今天第五章,散人是真心儘力了,儘力安排劇情,讓書友們過癮的同時,又得保證劇情不無聊,這相當有難度,不過散人問心無愧,真的儘力了。

兄弟姐妹們,頂起啊,有你們才會更加的精彩。 端木芬臉色很不好看,她實話實說,她們不接受也就算了,還這樣罵她?

那就等著瞧吧!

早晚一天,她們會知道,今天她們說的話,是自欺欺人。

端木芬想到南宮湚今天看蕭兮的眼神不對,似乎糅雜著情感,她心中十分愉悅,花玉蓉喜歡的男人,心有所屬,還是她的鳳凌然好,對誰都不理不睬,唯獨抱著一隻小狐狸。

所謂愛屋及烏,端木芬也對那隻可愛的小狐狸產生了好感,她想,若有機會,她就先接近那隻小狐狸,等她和小狐狸玩熟了,她就有機會接近鳳凌然。

鳳凌然那樣高冷的男子,他若愛上一個女子,可能就是那種全心全意的愛,容不下別的女子,她若是能被鳳凌然愛上,那真是太幸福了。

端木芬心裡做著美夢。

下午。

蕭兮來到煉丹室,煉丹長老也沒有責怪她,反而關心了她一番,師兄師姐亦是如此。

蕭兮心中一片溫暖,他們對她的好,她會記在心上。

****************

與此同時,另一個大陸。

單于龍霆過來已經有幾日,南陵國和東晉國都去了,可沒打聽到一個叫蕭兮的少年,倒是打聽到,東晉的皇后名叫蕭兮。

難道是巧合?

單于龍霆很失望,他覺得東晉的皇后,一定不是他要找的「蕭兮」。

單于龍霆想著腦中魂牽夢繞的少年,註定是有緣無分嗎?所以那次分開之後,便再也無分相見?

單于龍霆停留了一個月之久,才失望的回到聖都。

一道聖旨降下,皇上給單于龍霆賜了婚。

單于龍霆面無表情的接受了,找不到那個少年,他娶誰,都是一樣的。

單于龍霆成婚當日,沒有邀請宋兮,似乎已經把她忘掉,就連單于元清也覺得不可思議,他以為皇上賜婚,大哥會抗旨。

沒想到……

單于元清呵呵的笑了,大哥成婚,他無比的開心,只要大哥不想著蕭兮那個臭小子,娶誰都行。

鳳少棠吃著酒,忽然想到什麼,問單于元清:「元清,你大哥成婚,怎麼沒請兮兒啊?」

單于元清笑著說道:「我也不知道,大哥沒請宋兮,應該有他自己的考慮吧!」

鳳少棠又吃了一口酒,眸色微熏,泛出極美的光澤:「哎~我都已經好久沒見到小兮兒了,好想她啊!」

此時。

單于龍霆穿著一身火紅的新郎袍,過來敬酒,聽到鳳少棠好想「小兮兒」,他手指一緊,差點把手中敬酒的玉杯捏碎。

兮兒、兮弟。

她和他那麼的相似,若非男女之分,單于龍霆恐會以為他們是同一人。

但不是。

單于龍霆認清了這一點,才迫使自己不要去想宋兮,將她徹底忘掉,現在被鳳少棠這麼一提,宋兮精緻的容顏,漸漸清晰的出現在單于龍霆的腦子裡。

單于元清看到單于龍霆過來,他內心一陣亢奮,端著酒杯激動的站了起來,粗狂的臉洋溢著興奮和祝福:「大哥,恭喜你,娶得王妃……」

單于元清本來想說,祝他百年好合,早生貴子,這還是母妃宮中的老嬤嬤教他說的話,可看到單于龍霆不太高興的冷臉,單于元清的聲音就彷彿被卡在了喉嚨里。

單于元清忽然覺得,若是他對大哥說出這番話,大哥會非常不高興。

「霆兄。」鳳少棠也站了起來,舉著酒杯,笑著說道:「恭喜你。」

一桌子的人都站了起來,恭喜單于龍霆。

單于龍霆依舊冷著臉,沒有半點娶妻該有的喜色,他飲下酒水,離開的時候,對鳳少棠說道:「你以後離宋兮遠一點。」

鳳少棠怔了一下,手指僵硬的指著自己,微醺的眸子不解:「霆兄,你是叫我離小兮兒遠一點?我為什麼要離她遠一點?我那麼喜歡她……」

單于龍霆眸色變了變,愈發的冷了,眼角餘光看到另一桌的少女站起來,他走到鳳少棠的身邊,壓低聲音說道:「鳳少棠,你別忘了,你和蕁兒是有婚約的,你敢傷害蕁兒,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單于龍霆說完,就轉身走了。

鳳少棠嘴角抽了抽,他對單于蕁兒沒有一點男女之情,他是不可能給單于蕁兒未來的,他只把她當成小妹妹看待,他也無法做到像單于龍霆這樣,可以娶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女人為妻。

鳳少棠想到宋兮絕美的容顏,那少女的性子,他是喜歡的,可惜,他大哥鳳凌然看上了,他若是對宋兮有半點非分之想,大哥可能會宰了他。

單于蕁兒看到鳳少棠的背影,美眸閃著高興的光澤,她喜歡少棠哥哥,遠遠的看著他,都覺得很幸福。

單于媚兒看到單于蕁兒此時這樣的開心,她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反而有些心疼,又對鳳少棠有了許多恨意,她的蕁兒妹妹善良又痴心,鳳少棠還有什麼不滿足的?要在外面沾惹野花?

哼!

鳳少棠如果負了蕁兒,她單于媚兒絕不會放過鳳少棠,這也是鳳少棠父親承諾母妃的,鳳少棠非單于蕁兒不娶。

******************

九聖宵,大堂中。

「院長,各位長老,這個叫奴兒的人沒有參加九聖宵的招生測試,卻不知用了什麼法子,混到了我們宿舍之中,弟子們怕她會對九聖宵不利,就把她帶來給院長和各位長老處置。」雲曦指著被強行綁來的奴兒,眸底閃過陰險。

花玉蓉、端木芬、胖丫頭都在,她們是趁著蕭兮不再宿舍,偷偷對奴兒這個廢物下了手,與此同時,讓雲曦先跑去把院長和各位長老都請到大堂中,才有了現在的一幕。

她們愈發的看不慣蕭兮和奴兒了,煉藥長老偏袒蕭兮,她們心中又氣又恨,既然無法對蕭兮下手,只能先對奴兒下手。

一旦奴兒出了事,蕭兮也是逃不了干係的。

花玉蓉被自己的聰明才智驚艷到,她太佩服自己了,想到了這麼好的辦法。

院長和長老們都沒見過奴兒,通過測試的名單,也沒有「奴兒」這個名字,他們懷疑的目光落在了「奴兒」身上。

「你是如何進的九聖宵?」院長沉聲問道。

奴兒被強行綁來之前,就被花玉蓉下了啞葯,他無法回答院長的話,傾城國色的容顏,冷到冰點。

「院長問你話,你還不快老實的交代?你這是什麼表情?你連院長都不放在眼裡嗎?」胖丫頭知道奴兒不能說話,她故意這麼說,是想要院長動怒,嚴懲奴兒。

院長臉色漸漸冷了下去,九聖宵這麼多學生,聖都十大家族來的也不少,除了鳳凌然不會說話之外,他還沒見過像奴兒這麼不把他放在眼裡的學生。

何況,這個奴兒還不是九聖宵的學生,誰也不知道,奴兒混在九聖宵是何種目的?無論哪種,足夠讓她死在這裡。

「她是不會說話嗎?」煉藥長老忽然問道。

花玉蓉心中狠狠的驚了一下,她對奴兒下藥的事情,可不能被煉藥長老發現了。

「師傅,玉蓉在宿舍的時候,聽到奴兒說過很多話,她並非啞巴。」

花玉蓉聲音溫婉,那一聲「師傅」也叫的極為動聽,長老們對自己的弟子都是愛護的,煉藥長老也會相信花玉蓉,這就好像家長的心中都是袒護自家的孩子,不會去聽信外人。

總裁寵妻有點甜 現在的奴兒,就是外人,還是個不會說話的外人。

他只能任由花玉蓉這幾個惡毒的女人強加罪名。

煉藥長老沒有再多問什麼,靜等著院長對奴兒的處置。

「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是如何進九聖宵的?是誰把你安排在宿舍中?」院長威嚴的問道。

九聖宵是什麼地方?不是一般的人能混的進來的,而且這個奴兒還有了宿舍,此事恐怕和九聖宵別的學生有牽連。

是誰那麼大的膽子?

院長心中很生氣,他要揪出給奴兒安排宿舍的人。

奴兒依舊沒有出聲,他根本就無法說話,也無法回答院長。

花玉蓉、雲曦、端木芬還有胖丫頭,她們心中都十分高興,院長動怒了,奴兒離死期不遠了。

「那日安排新生宿舍的學生是誰?把他們給我帶過來。」院長很生氣,一定要揪出給奴兒安排宿舍的人,一起嚴懲。

守在一旁的大弟子聞言,立刻跑去找人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帶了四個年輕的面孔過來。

其中兩張面孔,非常熟悉,院長的眼珠子差點瞪了出來。

長老們看到大伍和小伍,表情有些微妙的變化。

四個年輕的面孔低著頭走了過來,不等另外兩人說話,小伍就說道。

「這件事和他們都沒有關係,是我逼著他們讓出接待新生的機會,哥哥也是我強拉著去的,院長,你要懲罰,就懲罰我一個人吧!」

哥哥?

院長視線落在小伍和大伍的身上,除了沒喉結,看上去像兩個小子。

花玉蓉見過大伍和小伍,他們與蕭兮和奴兒關係很好,不過,聽到小伍這麼說,花玉蓉也就安心了。

「不,這件事與小伍無關,其實是我,是我拉著小伍去的,我想早點見到蕭兮,她的天賦太驚人了。所以,這是我的主意,院長,我知道錯了,我願意接受懲罰。」

院長真是快要被小伍給氣死,這兩個丫頭平日里在九聖宵胡鬧也就算了,他已經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由她們從煉器學到修靈,從修靈跳到煉丹,又從煉丹蹦躂到煉藥,她們還想怎麼樣?

現在放肆的連不是九聖宵的學生都敢自作主張的放進來,她們還把他這個父親放在眼裡嗎? 「哈哈,這次本姑奶奶真是大豐收啊!」

妖狐的小腦袋從凌寒胸衣角處鑽出,那嘿嘿的小眼中,儘是興奮之色,這一次她可是收取了不少妖獸元神,而且大多與當日在萬葯谷中吸收的那冷幽妖狼的實力差不多,若是能夠將這些元神盡數煉化吸收,想來她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恢復到通靈三重境。

雖然距離她的巔峰時期或許還有著極遠的距離,但是比起現在怕是要強多了。

見到興奮得不行的妖狐,凌寒翻了翻白眼,這個傢伙,貌似只會打擊別人,也不看看,自己得到這些寶物的時候那興奮的神情,翻白眼之下,凌寒也是朝著後方感應了一下,依舊是沒有人追來,顯然是被那幾道蘇醒的元神弄得夠嗆。

「能夠解決一些競爭對手也好!」

凌寒憋了憋嘴,雖說其餘的人能夠通過其他的通道進入,但是競爭對手當然是越少越好。

「你丫的,現在才知道本姑奶奶的好意呀?走吧,去府邸的大廳!」妖狐揮了一下爪子,沒好氣的道:「那裡才是真正存在寶物的地方,不過那裡的禁制封印什麼的,應該是最為強橫的!」

凌寒點了點頭,聽到寶物兩字,他的心中也是忍不住火熱起來,他按照妖狐所指的這條通道走來,和凌豹不僅將那存放炎晶丹的地方完全的洗劫,更是將封印妖獸元神的密室給搬空。

而且聽妖狐的意思,最好的東西,可並沒有在這通道之中….

「凌豹,加快速度!」

按耐住心中的火熱,凌寒的身形陡然加速,然後便是化作殘影才這通道中瘋狂奔掠,而後的凌豹也是緊隨而至…,有著大量的炎晶丹支撐下,就連凌豹都不用擔心力量會消耗光..

兩人的身影再度奔掠,不過這一次在這通道的途中。並未有著絲毫的停留,這兩旁的迷失大多都已經被收刮一空,兩人直接是按照妖狐的指路,一路奔下。

在這樣的全速奔掠之下,約莫一炷香的時間,這像是沒有盡頭的通道終是緩緩的變得明亮起來,其外看得寬敞的大廳一般,轟隆隆的吵雜聲也是緩緩的傳進了兩人的耳朵…

此刻,兩人的速度這才放緩下來,緩緩走出通道盡頭。一個差不多數百丈龐大的大廳出現在了兩人的眼中。大廳的周圍。也是有著數條通道連接著這大廳。

此時的大廳中,已經有了不少的人影,凌寒掃視了一下,至少有著數十人。而且在其中,凌寒也是見到了凌氏宗族的小輩凌紫月等人,已經霸式宗族的霸陵等人…

「砰砰」

而此時的凌紫月等人,並未注意到凌寒兩人的出現,那大廳下的眾人都是火熱的盯著那大廳中心處的一個巨大力量光罩,而不少人也是不停的對著那力量光罩上轟擊,如此多人的合力轟擊下,讓得那光罩不斷的蕩漾起波紋。

凌寒略微掃視了一下光罩,然後目光便是凝聚在了那光罩內。幾個紫金玉盤中,所擺放著的數個形態各異的武器盔甲…

「靈器!」

望著下方光罩內的武器盔甲,不說凌寒的眼瞳陡然一縮,就連凌豹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手筆,不可謂不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