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噼啪……」

一些修鍊玄雷神道的真神們,也紛紛施展出自己最強的手段。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羅征將那兩隻勾魂陰魔劈碎后,頓時從中逸散出無形的靈魂之力!

這靈魂之力非常的純凈,在原地盤旋了一下竟朝著羅征飛遁而來。

羅征本欲躲避,但來不及閃躲之下,這靈魂之力就徑自遁入自己腦海,融入了自己的靈魂中。

融入腦海的一剎,羅征頓時感覺自己的靈魂略微強大了一些。

「這不是勾魂陰魔被轟碎的靈魂體……」羅征這才反應過來,「這是獎勵!」

擊殺這兩隻勾魂陰魔並沒有出現神武幣,取而代之的獎勵則是這些靈魂之力,這也讓羅征非常例外。

「我拿這些東西沒辦法,只能借星門先走一步了!」有真神怪叫道。

雖然不少真神修鍊兩種,甚至三種神道,但並不是每一位真神會修鍊關於雷系的神道,對於這些真神來說,碰到這些陰魂之類的凶物簡直束手無策。

「劈啪啪……」

真神們不斷後退之下,同時激射出一道道雷電。

白色的,湛藍色的,紫色的……

所修的雷法不同,威力也不同,效果也是天差地別。

可是這些勾魂陰魔並不是尋常的陰魂,它們極具智慧,面對那一道道激射而來的雷電,原本圍攏過來的勾魂陰魔以極快的速度匍匐行走,迅速分散……

那一陣陣狂雷轟擊之下,往往只能滅殺兩三隻勾魂陰魔。

一旦讓勾魂陰魔找到出手的機會,往往就有七八隻勾魂陰魔同時跳出來,投擲出自己手中的鉤子!

「小心!」羅征提醒道。

相比其他真神運用神識判斷,羅征以雙目看的更加清楚一些。

「又來了!我,我……太初之諾!」

羅征身邊不遠處一名下位真神,憑藉自己的神識也察覺到那些勾魂陰魔向自己發動了一輪攻擊,這局勢一片混亂之下,這名下位真神也是急了,徑自激活了自己胸口的一道太初之諾。

「嗡嗡嗡……」

一道金光碟旋而出,籠罩在這名下位真神的全身。

這下位真神本以為憑藉太初之諾就能高枕無憂,眼睜睜的看著那些鉤子盤旋而至,鉤入他的腦海之中,緊接著這名下位真神身子一陣顫抖,靈魂依舊被那些勾魂陰魔帶走!

羅征咬牙之下,手中的雷光閃現,化為一道西瓜大小的雷球后,徑自朝著那邊拋射而去。

可這些勾魂陰魔的反應十分敏捷,它們注意到這些雷球后,第一時間朝著四面八方散開,還沒有等雷球落地,再度紛紛一躍而起,在它們躍起的同時還不忘記拖拽那名下位真神的靈魂離開!

「爆!」

羅征吐出一個字。

「噼!」

雷球提前炸開,爆射出的雷電將方圓三丈的範圍盡數吞沒其中,可是緊緊吞沒了三隻勾魂陰魔,其他幾隻勾魂陰魔依舊拖著那名下位真神的靈魂逃走了。

同時一大群勾魂陰魔再度聚集在一起,爭先恐後的撕碎那名真神的靈魂。

羅征能清晰的看到這一幕,無奈的搖了搖頭,忍不住將目光挪開。

太初之諾如東方寧所說,的確是相當厲害而且珍貴的保命神通,但太初之諾的那一層金光,應該只是針對於神域中的道蘊,也就是三千神道的力量都會被太初之諾所豁免。

任何神道的道蘊凝結出來的能量打在那一層金光上都是無效的,可這些勾魂陰魔屬於靈魂攻擊,所以激活了太初之諾幾乎毫無效果!

同理,太初之諾對於純粹的力量也是無效的。

不過修鍊力之神道,也是運用神道中的道蘊來發揮力量的神通,不知道太初之諾是否能抵擋,這就需要進一步驗證了。

這些真神們經歷了深淵魔使后,因為這三道太初之諾多多少少心裡都有了底氣,以為激活太初之諾等同於無敵的存在,面對這些勾魂陰魔,許多真神都試圖激活太初之諾,正是這個舉動讓他們葬送了性命!

從這些勾魂陰魔開始進攻到現在,不過六七個呼吸時間,女神像下已經多了二十多尊失去了靈魂的驅殼,隕落了二十多位真神,其中甚至包括劉家的一名上位真神。

「呼,呼……」

羅征眼看著八九道鉤子在空中飛旋之下,直奔自己而來,他的身形一扭之下,朝著後面飄忽退去「砰」的一聲撞擊,傳來含流蘇的尖叫聲。

「這些勾魂陰魔目標就是大家的靈魂,大家可以快爬女神像上面躲避!」羅征回頭大聲說道。

他看到含初月和含碧蘿已開始攀爬女神像下方的樹墩,而冷林岳早已第一時間站在了樹墩之上,臉色微微一冷,也不等含流蘇回答,低頭一把抓住含流蘇的衣衫,重重的一拋,徑自將她扔向樹墩之上。

「啊!小心那些鉤子!」含流蘇被拋在空中的同時尖聲提醒羅征。

她或許在生羅征的悶氣,但她絕不是不明事理的女人,這種情況下哪裡還可能和羅征置氣?

羅征的神識也擴散在外,不用轉身他也知道一側有幾道鉤子朝他的腦子飛射而來。

他一個轉身之下,在地上順勢一滾,避過了那些鉤子。

萬萬沒想到,轉眼之間竟然又有七八道鉤子激射過來……

在那些鉤子的逼迫之下,羅征一連避開了三次,結果距離女神像越來越遠!

「給我滅!」

羅征在地面不斷地翻滾之際,手中再度出現了一個西瓜大小的雷球,等到他剛剛站穩了身形的同時,順勢將那顆雷球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噼啪!」

奈何這些勾魂陰魔的反應太過於迅速,這顆雷球剛剛炸開,大部分的鉤魔陰魂已遠遠逃開。

等到羅征站定后,他才發現自己竟被這群勾魂陰魔所包圍了!

「呼呼……」

一陣陣冷風在羅征的周身不斷地繚繞,那些勾魂陰魔小心翼翼的匍匐前行,這些傢伙看起來移動的速度很慢,但一旦行動起來,速度比不少真神都還要快!

「糟了!它們故意的!」

羅征沒想到方才連番躲避之下,竟然就被逼入了它們的包圍圈中!而且看樣子,這些勾魂陰魔明顯經過策劃!

「羅征,快逃!」含流蘇站在女神像底部的樹墩上大喊道。

警花穿越:妃常不好惹 「我也想逃啊……」

羅征臉上流露出鬱悶之色,一顆雷球再度在他手中凝聚,玄雷神道對這些勾魂陰魔的確很有效,可這些勾魂陰魔也非常聰明,它們注意到羅征手中的雷球后,根本不會太過靠近,而是隔著一定的距離朝羅征投擲鉤子。

無形的鉤子伴隨著一陣陣冰涼的寒意朝羅征激射而來。

見狀,羅征直接將雷球朝著前方砸出去,趁著雷電綻放的一瞬間,衝出這個包圍圈!

但羅征剛剛行動,那些勾魂陰魔同樣也隨之而動,更多的勾魂陰魔加入了這個包圍圈……

與此同時,羅征就看到不遠處一道敏捷的身影也在不斷地閃避那些鉤子,那聲音大約注意到羅征這邊的空地,一躍而起,在空中化出一道紅光,穩穩地落在了羅征的一側,來者正是牧凝。

她方才也被那些勾魂陰魔一路追殺,修鍊殺神道的她拿這些勾魂陰魔也沒有太好的辦法,儘管憑藉殺神道中的「魔意殺劍」也能斬殺這些勾魂陰魔,但貼身擊殺它們實在是太危險,剛剛她就險些被一道鉤子命中!

不斷地逃遁之際,她看到前方出現了一塊空地,就朝著這邊跑過來,萬萬沒想到這個空地中站著的是羅征,而羅征竟陷入了一個包圍圈中。

看到周圍不斷增加的勾魂陰魔,牧凝的臉色也沉了下去,她緊握著自己的短劍,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襲上心頭。 局勢如此混亂之下,大多數真神都只能自己顧自己。

雖說含蒼煙和戰鳴兩人搭建了星門,但星門距離女神像還是有一段距離。

當真神們發現勾魂陰魔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只有少量距離星門的真神逃的進去,絕大多數真神只能不斷地後退,然後爬到女神像上。

這牧凝逃入了一個新的包圍圈,看了周圍一圈密密麻麻匍匐在地上的勾魂陰魔,也是一臉見鬼的表情。

暗月紀元 「殺過去?」

沒有太多的時間溝通,牧凝簡單的問道。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殺出一條血路,衝到女神像上面。

面對這麼多勾魂陰魔,牧家的那名上位真神都不敢救人,畢竟上位真神也沒把握在空中避開它們的鉤子。

「沒有其他的選擇了,」羅征點頭說道,自他掌心中又有雷霆涌動。

皇上,給條活路! 牧凝雙目之中散發出一絲絲血色殺念,彷彿入魔了一般,她的兩把短劍也化為一片血色,自劍身中散發出濃郁的殺念。

這是殺神道中的「魔意殺劍」,其中凝聚了她的靈魂殺念,可斬殺一切冤魂邪靈!

魔意殺劍用來對付這些勾魂陰魔往往有奇效,奈何眼前的勾魂陰魔實在是太多,哪裡處理得過來?

「走!」

羅征手掌打開,幾道掌心雷暴射而出!

「噼啪……」

出其不意之下,那掌心雷頓時將前方的幾隻勾魂陰魔擊潰。

「咻!」

牧凝化為一道血色的影子朝著前方疾馳而去,速度比羅征還要快幾分,當她沖向那些勾魂陰魂的一剎那,圓溜溜的雙眼如同紅寶石一般閃爍起來,薄薄的嘴唇吐出一個字,「死!」

「刷刷刷!」

她手中的一對短劍左右交錯橫剪,瞬間剪殺了面前的一隻勾魂陰魔,同時兩把短劍再朝著兩側一拉,大開大合之下兩道弧形的血光擴散出去,再度將四隻勾魂陰魔斬成了兩截!

兩人出其不意之下殺出了一條路,朝著包圍圈外衝過去。

但就在這時,無數道鉤子如雨點一般悄無聲息的激射而來,頓時將兩人的去路盡數籠罩其中!

面對那密密麻麻的鉤子,兩人都咬牙在其中不斷地騰挪穿行,竭力躲避!

儘管兩人的身形都極度敏捷,有些鉤子混著羅征的後腦勺和鼻尖飛掠而過,但想要完全避開這些鉤子幾乎不可能,那些鉤子如同雨點一般落下來,根本沒有一個能完全躲避的空間!

「羅征!」

含流蘇緊盯著羅征大聲呼喊道,一度想要從上面衝下去,但被含蒼煙死死地抓住。

大多數真神都已逃到了樹墩上,俯視著下方的羅征和牧凝,心中也隱隱有了一絲慶幸。

「這兩人救不了了……」一位真神搖搖頭。

戰鳴和東方寧的臉色也十分難看,尤其是東方寧,東方純鈞親自跟他開口,他勢必要保「羅天行」的安全……

倘若是其他的凶物,東方寧倒是有一拼之力,即使是面對深淵魔使他都有把握將羅征救下來,可現在碰到這些密密麻麻的勾魂陰魔,他的手段毫無施展的空間,現在他衝下去除了搭上自己的性命幾乎毫無作用。

「糟了!」

牧凝身形一扭之下,勉強避開了一道鉤子,但緊接著另外一側又有三道鉤子激射而來,徑自沒入她的腦海中。

與此同時,羅征向後急退之下就感覺腦海中擴散出一股涼風,一道鉤子也射入了他的腦海,旋即羅征的靈魂就傳來一陣劇烈的痛楚,那一道鉤子在剎那之間咬住了他的靈魂,旋即猛然朝著外面扯去!

藏匿在羅征腦海中的極惡老人也是傻了眼,碰到這種情況他也無計可施。

羅征的靈魂硬生生被那一道鉤子扯到了腦海之外,同時另外幾道鉤子也緊隨而來,那些鉤子死死的咬他的靈魂上,朝著那些勾魂陰魔拽了過去。

可以想象自己被拽過去后唯一的下場,恐怕就是被這些勾魂陰魔所分食。

羅征的靈魂被拽過去的同時,也看到牧凝的靈魂同樣也是如此,她滿臉都是驚恐的表情,但靈魂則身不由己的朝著一個方向拖拽著……

樹墩上的眾多真神看到這一幕,也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他們看到羅征和牧凝兩人的身軀直挺挺的站在原地,便說明這兩幅身軀已失去了自身的靈魂……

冷林岳早已爬到了更高處,臉上掛著一抹笑意,羅天行能夠隕落在這裡,自然讓他倍感愜意。

含初月和含碧蘿睜大了眼睛,不斷地搖頭,「不可能的,那傢伙哪有這麼容易死?」

含流蘇雙目死死盯著下方,同時釋放出自己的神識,追索著羅征的靈魂,「他的靈魂還沒有被撕裂……」不到羅征被撕碎的最後一刻,她都抱有一絲希望,儘管這一絲希望是如此的渺茫。

時間海禁地外的那些聖人們,絕大多數時候都將注意力集中在那些大圓滿真神的身上,不過峽谷中的這一幕,再度將聖人們注意力吸引過來。

「那個小傢伙,竟然會隕落在勾魂陰魔手中,」一位聖人低聲說道。

東方純鈞臉色依舊平靜,就算他有心收此人為徒,但凡事也講究一個緣分,盲族的女族長不允許聖人進入時間海禁地,他也無法出手相救,他只是淡淡的說道:「的確是有些可惜了……」

含九姨的目光則十分嚴肅,死死地盯著羅征,雙目中流露出若有若無的悲戚之色,她不相信羅征會就此隕落!

羅征的靈魂迅速墜了下去,隨後他就看到那些匍匐在地上的勾魂陰魔迅速朝自己圍了過來,這些勾魂陰魔本是靈魂之體,那貪婪的氣息沒有絲毫遮掩,撲上來后就張開大嘴,迫不及待的要將羅征撕成碎片!

「沒其他選擇了么……」羅征內心中輕嘆一聲。

隨即他的靈魂表面驟然綻放出一道道金光,那些金光化為一道道金色的劍影圍繞著他的靈魂不斷地旋轉起來。

羅征在寰宇中修鍊了《大衍神訣》后,靈魂就大幅度增強,以證神武者的修為,他的靈魂強度就堪比真神。

現在晉陞下位真神后,他的靈魂更是有了大幅度提升。

可是斬情神道與靈魂息息相關,他的靈魂壯大的同時,也悟出了斬情神道中最關鍵的「劍出無我」,可以說羅征的靈魂也經歷了斬情神道的鍛煉。

若是貿然運用的話,恐怕會被其他真神所發覺,所以羅征進入神域后也很少動用靈魂的能力,在含天府中羅征也只是純粹的化為靈魂之力,而沒有激發靈魂表面的金色劍影。

在時間海禁地中激發斬情神道可不是什麼好主意,此道即為禁道,註定是不被允許修鍊的神道,不知道那些聖人們看到這一幕,會不會放過自己。

然而落到這般田地,羅征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先活下去!

當那些金色的劍影出現后,便綻放出一道道金光朝著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