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隨著一聲巨響自身後傳來,沈素冰驀然回首,看到了她膽戰心驚的一幕!

在她視線中,鴻蒙屠神劍陣的陣幕轟然潰散了,譚雲失去血肉的雙手,緊握著六天帝血劍的劍尖兩側,凌空倒飛朝自己而來!

沈素冰看到六天帝血劍的劍柄後方的那道飄渺的身影時,她嬌軀一抖,「六天仙帝的一縷仙魂!」

「譚雲,我來助你!」

神色焦慮中,沈素冰凌空朝譚雲飛去。

「素冰不用擔心,上官雅和她的上世仙魂已黔驢技窮了!」

譚雲獰笑中,感受到了六天帝血劍的威力已消失過半,他話音甫落,突然暴喝道:「給老子滾!」

譚雲失去血肉的雙臂,突然緊握劍尖兩側,朝前方狂暴的一推!

頓時,長達三千丈的六天帝血劍,朝後方驟然撞去。

「啊!」

隨著一道慘叫聲,此刻已換成雙手推著劍柄的六天仙帝仙魂,雙手、雙臂無法承受劍柄倒退的衝擊力而爆碎開來!

「砰!」

沉悶的鑿擊聲響起時,劍柄撞擊在了仙魂胸膛上,頓時,那仙魂身影極速遭到了重創,變得幻淡了幾分。

「你們攻擊夠了!現在該我了!」譚雲巨瞳透露著冷冽的凶光,他雙手鬆開六天帝血劍,騰空而起,一腳踏在了血紅的劍身上!

「啊……」慘烈之音中,上官雅七竅流血的從六天帝血劍內跌落而出,朝下方天池雪海中墜落的瞬間,她乾坤戒清光閃爍間,一張刻繪著一雙翅膀的符飛了出來! 「祭!」

頓時,這張仙符在她後背上,幻化成一對長達千丈、幾乎透明的翅膀!

「真正的中品仙符!」正朝譚雲飛去的沈素冰,無須譚雲提醒,她已施展時空幻步,凌空朝上官雅追去!

「譚雲,還有沈素冰,你們給本宮主等著!」上官雅扇動著雙翼速度極快,在雪空中倉皇逃命,厲聲道:「本宮主雖然不是你們的對手,但是你們也別想殺了本宮主!」

「待本宮主逃走後,找個地方羽化飛升,只要你們一到達仙界,本宮主便派人滅了你們!」

此刻,剛殺到了六天仙帝仙魂身旁的譚雲,冷聲道:「你別高興的太早,哪怕追到天涯海角,老子也滅了你!」

「砰!」

話罷,譚雲一腳踹爆了六天仙帝的仙魂!

接著,譚雲呼喊道:「素冰上來!」

「好!」沈素冰凌空掠上譚雲的右肩上,接著譚雲體表金色靈力噴涌,不停地施展鴻蒙神步,朝已逃到百萬裡外的上官雅追去……

譚雲此刻,並未讓金龍神獅出來,因為他清楚,大塊頭如今的飛行速度,還略遜自己!

譚雲追趕中,通過靈識發現,上官雅已重傷垂危,自己遲早能追上她!

同時,他通過靈識發現,茫茫雪空中,自己一方的人,只有七八人負傷,而六天玄宮四百九十名長老,如今已死亡過半!

諜海王牌 譚雲相信自己一方的人,斷然不會放跑任何一人。

這時,正與薛紫嫣激戰的聶柔腦海中,忽然想起上官雅的虛弱著急之音,「女兒,我們輸了!」

「你快和娘分散開,朝天罰山脈皇甫秘境逃。皇甫秘境的秘境之門娘布置的防禦陣,可以抵擋敵人一段時間,等我們逃進皇甫秘境,娘便有辦法帶著你逃走!」

聞言,在薛紫嫣攻擊下已漸露下風的聶柔,突然放棄了與薛紫嫣激斗,朝天池雪海外一邊逃去,一邊哭泣傳音道:「娘親,你聲音很虛弱,你沒事吧,女兒好擔心你!」

「女兒,別擔心,娘有中品仙符,譚雲是追不上娘的。好了,娘不說了,娘累了。」

此刻,被譚雲追逐的上官雅話罷,又急忙給活著的二百多名六天玄宮長老,毋庸置疑的傳音命令道:「所有人拚死保護少宮主朝天罰山脈皇甫秘境逃!」

於是乎,二百多名羽化境長老,放棄和敵人糾纏,緊隨著聶柔逃去時,上官雅乾坤戒閃爍間,唯一一艘真正的中品仙器仙舟,洞穿了虛空,朝聶柔極速飛去。

聶柔知道母親是想讓自己駕馭靈舟,載著眾長老逃命。

「所有人,快跟我上仙舟!」聶柔青雲而上,便要率先朝仙舟上飛去時,忽然身後傳來一道冷漠的女音,「有老娘在,你休想逃走!」

卻是薛紫嫣妙曼的嬌軀,被金木水火土五種天道之力旋繞間,她手持五魂神劍,從聶柔上空掠過的剎那,翻手間便是一劍阻擋了聶柔!

聶柔朝後方倉促躲閃時,她後方率先飛來的八名長老,視死如歸的大吼道:「保護少宮主,讓少宮主先逃!」

「殺!」八名長老體內天道之力噴涌,帶著一道道劍芒朝薛紫嫣殺去。

「給老娘死開!」薛紫嫣由於速度太快,故而,幾乎八個她同時出現在八名長老身旁,帶著八束五行劍芒,吞噬了八人。

八人還未來得及發出慘叫聲,便化為了八團瀰漫在雪空中的血霧,全部斃命!

而這時,聶柔趁機朝仙舟上飛去。

薛紫嫣追擊時,又有二十多名羽化境六至九重的長老,為了保護聶柔而殺來。

「都給老娘死!」

「嗖嗖嗖——」

薛紫嫣極速穿梭在眾長老身旁,每從一名長老身旁略過,便有一顆頭顱被斬飛!

當薛紫嫣殺完二十多名長老時,聶柔已經飛上了仙舟。

剎那間,聶柔駕馭仙舟顧不上等眾長老要逃命之際,薛紫嫣持劍也飛上了仙舟,「你是逃不掉的!」

「那我們試試看!」聶柔一邊駕馭仙舟,朝天池雪海外疾馳而去,一邊與薛紫嫣在仙舟上展開了激戰!

「紫嫣,你要小心啊!」唐夢囈凌空飛來,卻來不及飛上仙舟,她只得對著消失在雪空中的仙舟,吶喊著。

「紫嫣,一定要注意安全!」緊隨唐夢囈而來的南宮玉沁、司鴻詩瑤、澹臺仙兒,憂心忡忡的呼喊道。

旋即,薛紫嫣那堅定之音便傳來,「唐姐姐,你們不用擔心我,我一定會殺了她的!」

「還有你們速度追不上仙舟,就別追了,快去把其他六天玄宮的長老擊殺吧!」

聞言,眾女帶著對薛紫嫣的擔憂,和唐永生、公孫若曦等人,開始對驚恐中逃命的六天玄宮長老,展開了追蹤屠殺……

三個時辰后。

拓跋瑩瑩和眾人已將六天玄宮所有的長老屠殺殆盡。

此刻,拓跋瑩瑩和眾人凌空而立於雪空中,他們的靈識所及之處,已不見了薛紫嫣、聶柔、譚雲、沈素冰、上官雅的身影。

澹臺羽白眉緊蹙,「天罰大陸浩瀚無垠,你們說上官雅、聶柔會往哪裡逃呢?」

澹臺隆愁眉不展附和道:「是啊!」

這時,拓跋瑩瑩美眸中精芒閃爍,「應該會往天罰山脈逃。」

「為何?」天罰組織統領天老,有些不解。

拓跋瑩瑩朱唇輕啟,分析道:「天罰山脈,被六天玄宮佔領了五年之久。」

「若我未猜錯的話,上官雅定在永恆、皇甫、神魂、慕容四大秘境中,重新布置了秘境之門。」

「其中,她斷然不會往慕容秘境逃,因為慕容秘境內沒有其他浩瀚的地域,而另外三大秘境內卻有三大諸神戰場!」

「此外,永恆、皇甫、神魂三大秘境,其中皇甫秘境距離此地最近。」

「故而,我認為身負重傷的上官雅,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逃進皇甫秘境,然後再逃入皇甫秘境內的隕神峽谷!」

「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測。」

眾人聞言,紛紛認為拓跋瑩瑩言之有理。

「那現在我們如何做?」澹臺羽看向拓跋瑩瑩。

拓跋瑩瑩眸子里寒芒畢現,「很簡單,我和宗主的夫人們,立即飛出天池雪海,然後通過唐尊聖朝邊境城池的傳送陣,到達唐尊皇城,然後再到傾城聖朝邊境。」

「最終通過傾城聖朝中城池與城池之間的傳送陣,到達望月鎮,哦也就是如今的望月聖城。」

「望月聖城距離天罰山脈入口較近,我們在那裡攔截上官雅!」 聞言,唐夢囈、司鴻詩瑤、南宮玉沁點頭贊同。

「我也去吧!」唐永生說道。

「我也去。」馮傾城和公孫若曦異口同聲道。

「好。」拓跋瑩瑩說道:「其他人就留在終南仙山!」

隨後,拓跋瑩瑩等人,一起在天池雪海上空穿梭著……

四月後,拓跋瑩瑩等人到達瞭望月聖城,釋放出靈識,等著上官雅和譚雲、沈素冰而來……

同一時間。

整整逃亡四月的上官雅,在逃命中緩緩的恢復傷勢,如今傷勢已恢復了三成。

她扇動著雙翼,臉色蒼白的飛入了唐尊聖朝一座城池上空。

此時,高達三百丈的譚雲載著沈素冰,已飛落在她身後一百三十萬里的虛空中。

譚雲右肩上的沈素冰,給譚雲傳音道:「她的仙符雙翼,越來越飄渺了,說明仙符的威力逐漸變弱,照此下去她是逃不掉的!」

「嗯……」譚雲傳音之聲突然中斷,接著令他無比憤怒的一幕發生了。

他通過靈識發現,上官雅突然凌空一頓,停止飛行后,招手間,下方城池中的數百名百姓,驚叫中騰空而起,懸浮在了上官雅身前!

百姓們驚恐萬分的望著上官雅,戰戰兢兢道:「上仙……」

「給本宮主閉嘴!」上官雅厲聲間,百姓們臉色煞白嚇得不敢再言。

「上官雅,你想幹什麼!」三百丈的譚雲,厲聲道。

「我想幹什麼?你這麼聰明,難道還猜不到?」上官雅怒視譚雲,「給我站住,否則,我殺了他們!」

聞言,譚雲凌空停止飛行,靈識籠罩著前方一百多萬裡外的上官雅,怒不可遏道:「他們只是手無縛雞之力的老百姓,你我之間的恩怨,怎能胡亂波及他們!」

「哈哈哈哈!」上官雅像是瘋了一般的五官極度扭曲,「他們的死活與我何干!」

「譚雲,你給我退後,不要再追我,我就放了他們!」

聞言,譚雲雙拳緊握,咬牙切齒顯得頗為猶豫。而他右肩上的沈素冰亦是如此!

「給本宮主後退!」上官雅呵斥間,不見她有何動作,頓時,她身前虛空中三十名手無寸鐵的百姓,整個身體便爆碎開來!

「你這個濫殺無辜的畜生!」譚雲雙目充血的咆哮道。

沈素冰呵斥道:「上官雅,這是我們之間的仇恨,這些人與譚雲非親非故,你濫殺無辜,還算是人嗎!」

呵斥過後,沈素冰給猶豫中的譚雲傳音道:「譚雲,上官雅心狠手辣,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我們都不能放走她!」

「否則,她在浩瀚無垠的天罰大陸中躲起來,我們找不到她事小,可若她躲起來后,以她的實力若報復皇甫聖宗,後果不堪設想!」

聞言,譚雲深吸口氣,他雖然不忍心,百姓們被上官雅屠殺,可他更加清楚,這一次決不能放走上官雅,否則,後患無窮!

會有更多的人,被她殺死!

這時,上官雅冷笑道:「沈素冰,你還真當本宮主是傻子嗎?」

「你說這些人和譚雲非親非故?你別以為本宮主不知道,如今不管是唐尊聖朝還是傾城聖朝,都是你皇甫聖宗的附屬!」

「而譚雲你身為皇甫聖宗的宗主,那麼這些子民,不僅是唐尊聖朝的子民,更是你譚雲的子民!」

「譚雲,我知道你是個極其重情義的人,我奉勸你一句,給本宮主退下,否則,本宮主不僅殺了這些人,還會經過一城池便會屠殺一城!」

「你敢!」譚雲咆哮道。

「譚雲你這個雜碎聽著,沒有本宮主不敢的!」上官雅毋庸置疑話罷,心聲惡狠狠地咆哮道:「譚雲,本宮主轉世到天罰大陸上殺你,看來是做不到了。」

「不過本宮主發誓,只要本宮主逃過此劫,雖然殺不了你,但是也要讓天罰大陸,數百萬億人全部去死!」

上官雅不可謂不狠,她此刻居然想要把天罰大陸,除了譚雲一干強者外的人類統統殺死!

如此想法,比滅絕人性還要殘忍千倍萬倍!

然而,接下來她失望了!

她本以為,以譚雲重情義的個性,會放棄追殺自己,可是譚雲卻用實際行動,告訴她並沒有!

譚雲雙目赤紅,瘋狂的怒吼一聲,接著朝上官雅殺去!

正如沈素冰之前所言,無論付出再大代價,都要滅了上官雅!

譚雲清楚,若不殺死對方,那今後死的人恐怕會更多,多的數不清!

此刻,上官雅身前的數百名百姓,從上官雅方才的話音中,得知自己唐尊聖朝的主人,在追殺上官雅后,百姓們儘管看不到一百三十萬裡外的譚雲,可依舊哭喊著:

「宗主,求求您救救我們吧……」

「宗主,求求您了,我們還不想死啊!」

「宗主……」

「……」

上官雅靈識盯著已出現在自己一百二十萬裡外的譚雲,她難以置信的尖叫道:「譚雲,你……你真的不顧他們的死活嗎!」

「滾你娘的,老子自然在乎,可是老子更清楚,必須殺了你,否則,今後會有更多的無辜之人被你殘殺!」譚雲聲嘶力竭的嘶吼道:

「你若還有點人性,就別拿他們命威脅老子,老子告訴你,這沒用!」

「老子這一次,必定殺了你!」

聽后,上官雅眼神中透露著瘋狂之色,「好,很好!既然無法威脅你,那我上官雅,接下來便大開殺戒!」

話音甫落,上官雅右臂一揮,頓時身前的數百名百姓,化成了滿天血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