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傢伙……」紀哥倒是較上勁了。

「紀哥,慢點……」

「跟不上了!」

那兩人有些受不了了,即使他們的肉身受到荒神之力的浸潤,遠比尋常人強大的多,可他們的修為比紀哥弱,這般衝刺已經將自己的荒神之力催動到了極致,肉身承受不住,此刻便是上氣不接下氣。

紀哥現在跟羅征較上勁,哪裡聽得進去?

只見他爆發出的荒神之力更是濃郁了三分,速度再度提高了三成,這便是他的極限了!

那兩人實在跟不上來,索性不跟了……

看到迅速遠去的紀哥,羅征微微一笑,身形如輕盈的燕兒,順風而馳,速度依舊提升了三分。

羅征在眨眼之間掠過從那兩人身邊掠過,追著紀哥而去。

「呼呼呼……」

他掠過之際帶起的狂風拍打在那兩人臉上,那兩人只能向前目瞪口呆行注目禮。

「那傢伙……居然跟得上紀哥的全速?」

「修鍊真神,能有如此強大嗎?」

在這些荒神眼中,修鍊真神屬於不務正業的表現,他們從來沒見過強大的真神,所以羅征這番速度,根本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大約三炷香的時間后……紀哥自己也支撐不住了。

等到他回頭一望,羅征還是保持著十幾丈距離吊在後面,不緊不慢,臉色波瀾不興。

西游之問道諸天 紀哥終於絕望了,他意識到甩掉羅征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只能將速度慢慢放下來。

同時他心中對羅征也有些佩服了,畢竟在紀哥眼中,羅征只是一名初出茅廬的荒神,可他的表現卻給紀哥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這一路向北,羅征看到的是大片大片的灰褐色土層。

現在他已經知道,混沌的底部有相當多的區域覆蓋著那些骸骨,所有被骸骨覆蓋的地方統稱為萬古荒原。

萬古荒原是不適合居住的,像小芸所在鑌鐵部落屬於最底層的賤民,才會居住在萬古荒原的邊緣,以撿拾荒骨為生……

但在萬古荒原之外,還有不少城池。

這個「紀哥」屬於沙心城中一個叫做獵鷹商隊的執事。

小芸告訴羅征,那塊血脈荒骨是不能直接委託獵鷹商隊拍賣的。

獵鷹商隊不過是一個小商隊罷了,沒有什麼信譽可言,羅征直接拿出來,唯一的後果就是引來無盡的追殺。

她讓羅征通過這個紀哥,拿到獵鷹商隊的一個拍賣資格就行了,真正拍賣絕對不能找他們。

差不多一天半的時間,羅征的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陷坑,彷彿是流沙形成的巨坑,而在這流沙巨坑的中心坐落著一座城池。

「難怪叫做沙心城……」羅征俯視一番,在心中淡淡想著。

到了巨坑的中央后,在紀哥的帶領之下四個人便降在了城門口。

「羅征,你跟著我就好了,」紀哥淡淡說道。

即使這沙心城屬於偏遠的城池,但管控的還是十分嚴格,在城池外亦有巨大的禁空禁制,進出都需要盤查。

紀哥和他身後二人出示了商隊的銘牌后,門口的守衛隨即就放行了,

不過輪到羅征的時候,其中一名守衛將手中的長槍一伸,擋在了羅征胸口,「站住!」

「他是我們商隊的客人,」紀哥說著將另外一塊淡綠色的銘牌扔給了羅征,每一個入城者都要對應一個身份,那守衛看到這綠色銘牌就放行了。

經歷這一幕,羅征心中瞭然,難怪小芸讓自己跟著這紀哥進城,如果是自己想要進城,恐怕還要另外麻煩一番了。

到了沙心城后,紀哥就領著羅征直奔獵鷹商隊而去。

入了獵鷹商隊的大門后,紀哥就與商隊的人一番溝通,隨後就有一名頭戴布帛的老人出來。

老人打量了羅征一眼后,才問道:「青年人,你有什麼東西需要我們委託我們獵鷹商隊拍賣?」

紀哥等人的目光也落在羅征身上,他們都知道羅征怕是有什麼好東西要拍賣,但不管是小芸還是這羅征,一直都不肯透露絲毫,難不成是什麼重寶?

「我想委託貴商隊拍賣的是這個,」羅征說著掏出了一大塊荒骨。

那塊荒骨拳頭一般大小,通體烏黑。

紀哥和老人乍一眼看到這塊荒骨,心中都是微微一跳。

純黑色的血脈荒骨在血脈傳承榜上排名都非常靠前,一種為天心裂血脈,排名十九,一種為太陰幽熒血脈,排名十一,兩種血脈荒骨的價值都相當驚人。

即使是這一小塊,也會有不少人趨之若鶩。 羅征將這黑色的荒骨晃了一下,旋即收回了須彌戒指中,隨即微微笑道:「請問能給我一個拍賣資格嗎?」

獵鷹商隊雖然也會舉行小型拍賣會,但影響力卻不如沙心城的拍賣行大。

一些最為罕見的重寶,都是在沙心城的拍賣行進行拍賣,而沙心城直接隸屬於骨塔上的大勢力。

這些佔據了骨塔的大勢力,就是這個世界的秩序締造者,一般情況下不會想著貪墨羅征那一塊血脈荒骨。

所以羅征只需要爭取到獵鷹商隊的一個拍賣資格就可以了。

老者的眼中流露出疑惑之色。

雖然他剛剛只是看了一眼,但也感知到了那塊黑色荒骨中散發出來的荒神之力。

這老者也是獵鷹商隊中的老人了,天心裂的血脈荒骨與太陰幽熒的血脈荒骨老者也不是沒見識過,散發的氣息與羅征這塊荒骨的氣息是完全不同的。

但羅征那塊黑色荒骨中的荒神之力,確實又很特殊……

「能將那塊黑色荒骨給老朽再看看嗎?」老者問道。

「這個……不太好吧?」羅征臉上流露出警惕之色。

一般人持有重寶,都不願意外露,老者大概也明白羅征的心思,只是嘿嘿一笑,就取出了一塊白色的骨牌,這骨牌的上面雕刻著一隻栩栩如生的獵鷹。

「這是我們獵鷹商隊的拍賣資格,持有這塊骨牌就能在沙心城的拍賣行進行拍賣,」老者將骨牌遞給了羅征。

如果沒有各大商隊的骨牌,是不允許在拍賣行拍賣的,這是規矩。

羅征將骨牌接下來后,道了一聲謝謝,就速速離開了獵鷹商隊。

直到羅征離去,老者的臉上都掛著淡淡的笑意。

不過等到羅征剛剛離開,老者臉上的笑容已消失的一乾二淨,「那小子的黑色荒骨,來歷非常特殊!」

「如何個特殊法?」紀哥問道,他也察覺到那塊荒骨的氣息很獨特,但並不知道這黑色荒骨有什麼來歷。

「那既不是天心裂的血脈皇姑,也不是太陰幽熒的血脈荒骨,這種黑色的荒骨從未出現過……也許是一種從未被發現過的血脈荒骨!」老者說道。

不管如何……

老者從荒骨中感受到的氣息殊為不凡,斷定這不是尋常之物。

「這樣……」紀哥微微一驚。

這老者在獵鷹商隊中的地位很高,便是因為他眼力不凡,他說那黑色荒骨是好東西,那一定錯不了。

於是紀哥接著問道:「那竇老您的意思是?」

無敵悍民 「你馬上帶人將那塊黑色荒骨搶過來,如果反抗就殺了,」老者的聲音冷冽。

「在城中殺人?」紀哥一愣。

沙心城中禁止爭鬥,任何人都不得違反,在這裡殺人未免太明目張胆。

「小心一點就好了,不過就算鬧大了也沒事,」老者冷笑道。

獵鷹商隊到底在沙心城中耕耘多年,這點事情還是能扛下來的。

離開了獵鷹商隊,羅征慢悠悠的在街上晃蕩著,但神念展開后,卻悄然注意著身後的動靜。

羅征晃悠了好一會兒,臉上有些鬱悶之色,「怎麼還不出現,這獵鷹商隊的效率太慢了……」

一會兒后,他就察覺到身後出現了兩人,這兩人便是鬼鬼祟祟的跟在了羅征身後。

「終於上鉤了……」羅征微微一笑,旋即就轉入了街角旁邊的小巷子中。

在這小巷子中穿行了一會兒,前面就有一人蒙面,堵住了他的去路。

羅征的臉色一變,就要後退,另外一個蒙面人則堵住了他的退路。

「兩位大哥,這是什麼意思?」羅征凝目問道。

「將那塊黑色荒骨交出來,饒你一命,」前面一人淡淡的說道,聲音之中毫無感情,而他體內的荒神之力則處於隨時都會爆發的狀態。

身後那人同樣也是如此,這兩人應該都是獵鷹商隊中的好手。

「你們是……獵鷹商隊的?」羅征臉上露出驚容。

「是或者不是,你這個問題都沒有意義,」為首那人舉起一隻手指著說道,「乖乖交出來才有一條活路。」

這人好裝逼……

羅征心中感嘆了一句,隨即他臉上浮現出痛苦之色,「可是這塊荒骨,是我辛辛苦苦……」

「不用跟我解釋,」那人阻止了羅征訴苦,說罷一前一後兩個蒙面人越靠越近。

他們眼看就要動手,逼於無奈之下,羅征這才不情不願的將那塊黑色荒骨掏了出來。

為首的蒙面人看到這塊黑色荒骨,一把從羅征手中奪過來,端詳了一陣子,盯著羅徵發出一陣怪笑,「不過,沒想到你還這麼識時務!」

說罷,兩人便飛奔離去。

兩位蒙面人轉了幾條巷子,為首那人將臉上的面罩取下,正是引羅征進城的紀哥。

「這就是羅征那小子此前掏出來的那塊荒骨,氣息的確十分獨特,回去讓竇老提煉其中的荒神之力,看看這是什麼血脈……」紀哥摸索著這塊荒骨,滿眼都是興奮之色,若這塊荒骨真的價值連城,他算是為獵鷹商隊立功了。

另外一邊,羅征從小巷子中走出來,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

他早料到獵鷹商隊會這麼做。

那塊黑色的荒骨是羅征偽造的。

荒神之力是一種非常純凈的力量,傳承於這些骸骨生前的主人,再經歷了無數年的沉澱而來。

這力量容易吸收,也十分容易被影響!

在鑌鐵部落的時候,羅征就將一念善惡真意注入一塊荒骨之中,讓這塊荒骨散發出獨特的氣勢,然後再將這荒骨的表面塗黑,一塊獨特的「荒骨」就製造出來了。

當然,這可不是什麼血脈荒骨……

將獵鷹商隊敷衍過去后,羅征就能用獵鷹商隊的骨牌前往拍賣行進行拍賣。

而拍賣行為了保護各大商隊,亦是採用不記名的制度,他們只知道是哪個商隊進行拍賣,根本不管具體是誰來拍賣!

這樣就能確保自身的安全,也能確保那塊靈煞狼神的血脈荒骨能順利拍賣出去。

在這個世界里,羅征無親無故,一切也只能小心翼翼,也幸好小芸幫他出謀劃策,否則這塊血脈荒骨出手都是一個大問題。 花了一天時間,羅征將沙心城了解了一遍。

方圓二十萬里範圍內,沙心城是唯一的一座大城池,而掌控沙心城的大勢力,是凝夜骨塔上的迷神宗。

這迷神宗對於尋常荒神而言,算是龐然大物了。

沙心城中的拍賣行就是由迷神宗內的執事親自主持,各大商隊將收購到的好東西交過來,也會交給拍賣行拍賣。

不過這拍賣行差不多一個月才進行一次拍賣,距離下一次拍賣大約還有三天時間。

羅征只能在沙心城先行住下來等待。

到了沙心城后,羅徵才明白,荒骨的價值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大。

墨唐 此地人人都修鍊荒神,這些人消耗的荒骨數量可不少,而荒骨亦是他們用來交易的貨幣。

也難怪獵鷹商隊的那位「紀哥」在鑌鐵部落中如此不耐煩,像獵鷹商隊中的尋常執事,一個月的俸祿就有數塊荒骨,他奉獵鷹商隊之命收取荒骨,如果一次性收的太少,的確不值得他跑一趟。

鑌鐵部落所在的那一片萬古荒原,被挖掘了無數遍,可以看做一口枯竭的礦井,部落中的那些人亦只能在其中撿拾一些剩飯度日。

羅征固然是收穫不少,但也是將那些「剩飯」匯聚起來罷了,在這個世界中依舊算不了什麼,至於那塊靈煞狼神的血脈荒骨,則是羅征的運氣使然。

「難怪有人能化出上千里高大的身軀,只要荒骨的數量足夠多,荒神是可以無限成長下去的……」

不過想要收集到那麼多荒骨,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這沙心城中尋常人的俸祿,一個月不過一兩塊荒骨,一年下來也才二十來塊荒骨。

只有加入那些大勢力,才有資格獲得更多的荒骨。

想到這裡,羅征心中已有了一番打算。

三天之後……

羅征帶著獵鷹商隊的那塊骨牌來到了拍賣行。

在出發之前,為了避免被獵鷹商隊的人認出來,羅征運用易容術改變了自己的容貌,

這拍賣行中已經聚集了不少人,這些人都獲得了各大商隊的骨牌,持有這些商隊的骨牌才有資格進行拍賣。

在拍賣行內一番等待,終於有人出來。

「你有商隊的拍賣資格嗎?」接待羅征的是一名面色白凈的女子,神態頗為冷淡。

羅征點點頭,掏出了獵鷹商隊的骨牌。

白凈女子淡淡瞥了一眼,「獵鷹商隊的骨牌?他們喜歡將骨牌亂髮,我們拍賣行不是什麼垃圾都能進來的,不要耽誤我的時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