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哪裡是什麼冷少?分明就是冷無敵!」

「南京風流氣魄共一石,冷少獨得八斗,天下無雙!」

……

一時間,整個紫金滬亭盡皆沸然!

冷!

這個少年,在今天這場驚世賭局中,打出了囂狂到令所有南京權貴都只能仰望的氣勢!

也是在這一刻,在今天圍觀的南京城權貴富豪心中,冷少這個名字,在眾人心中徹底登頂!

使得所有看到這一幕人都清楚的了解到,為什麼以前會有那麼多的人,對「冷」這個名字是那般敬畏?

為什麼南京富豪榜上對其評價的程度,也超越了納蘭雲少、陳雲之等老牌頂尖富豪?

為什麼就連納蘭雲少,都會尊敬的對其喊聲冷兄?

恐怕只是因為一個很簡單的道理!

冷!

他從未敗過! 此時慕白對面的榮清文,聽著這全場的歡呼聲,聽著全場雷鳴般的掌聲。

他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胸口,臉色也有些煞白。

這位榮氏家族的嫡長子,第一次感覺心如此的疼!

輸了!

從來沒有輸過,從來不曾感到挫敗過的他,第一次在攜榮氏無上威名的一戰中輸了。

輸的是如此的無力,如此的狼狽不堪!

一戰敗北!

他榮清文不僅僅將榮氏的威名輸在了這場賭局中,還將他將近一半的身價,也輸在了這裡。

輸得一乾二淨。

榮清文本想怒極而笑的再說上句「你會後悔」的話,可到頭來,那怒極而笑卻變成了苦笑。

因為周圍這霎那響起的雷鳴般的掌聲和歡呼聲,讓他在這一刻知道,無論自己再說什麼,再做什麼,也一點都改變不了這場結局了。

他榮清文!他榮氏!敗了!徹底的敗了!

江山爲賭,美人爲謀 在這種沉重打擊中,在這漫天都為冷少歡呼鼓掌聲中,榮清文幾乎是拼了命的緊咬著牙關,拼了命的挺直他那差點就折斷的脊樑,才能勉強撐住,不在眾人面前露出狼狽不堪的一面!

他倔著骨默默轉身,然後一言不發的從紫金亭榭處離開了。

而本該屬於這場權貴風雲主角的他,就算離場,也沒有引來多少人的關注。

眾人都是將視線放在了亭榭之上那個最年輕,最耀眼的少年身上。

成王敗寇,絕對不是說說而已!

就連余幽熊、李少風等人,也都不曾跟隨榮清文離開。

他們也是坐在座位上沉默著,反思著,也迷茫著未來究竟要如何在南京城走下去。

現在整個紫金滬亭全場,隨著榮清文離開的,不過就是一個從北方京城跟著他來到這裡的小丫頭。

這是一個很漂亮很乖巧很懂事的小丫頭,她很安靜的跟著榮清文離開了紫金滬亭,走路甚至都不敢發出響聲,生怕打擾到前方的榮少。

她跟在榮少身邊很多年了,可卻是第一次見到自家少爺在這種風雲賭局中輸的如此慘烈!

她知道少爺在強撐著,但又不知道如何去安慰。

就在兩人默默走出紫金滬亭,來到停車場那輛昂貴豪華的帕加尼風之子超跑處時。

強撐了一路的榮清文,終於撐不住了。

他猛地栽倒在了車門處!

他只感覺那顆從小便極為驕傲的心,現在如同火燒般疼。

疼的他臉色煞白,疼的他甚至連打開這輛豪華超跑車門的力氣都沒有了。

這疼痛使得他,彷彿如同一條喪家之犬般的依靠在這輛豪車車門處。

痛了幾秒后,他略微抬頭,卻看到了遠方亭榭之上,那個修長身形的少年。

這讓他又在這劇烈疼痛中笑了,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笑了大約三四秒,榮清文緩了緩氣后,才伸手指著亭榭之上的少年對身旁的小女孩兒道:「小月,你知道那個人是誰嗎?」

「少爺,我知道,他是冷,這輩子我都會替少爺記住這個名字的,我相信您一定會打敗他的,您才是那個最該受到眾人崇拜敬仰的人。」

大概是自己少爺狼狽不堪的慘狀,使得小女孩兒忍不住哭了,她一邊傷心的哭著一邊說著。

可榮清文聽完這話,卻有些無力也有些認命的揮了揮手說:「不需要了,我這輩子恐怕也不會有希望了,而且這個少年,在今日之後,將會有一個新的名字,你知道是什麼嗎?」

聽到自家少爺說到這裡,小女孩兒便擦了擦眼淚好奇道:「少爺,是什麼名字呢?小月會幫你記住的。」

面對女孩兒的這話,榮清文略微苦笑,繼而咬著牙,強忍著疼痛從車門處站了起來,他抬頭仰望著遠方的那個少年道:「冷無敵!這是一個踩著容氏家族無上威名,而徹底在南京城登頂的名字!」

說完,榮清文就拉著身旁的小女孩兒進了超跑,然後頭也不回,好像逃亡一般的離開了南京這座有著數千年文化歷史的古老城市!

……

此刻,晚上八點整!夜幕早已籠罩了整個南京城。

可現在南京城最奢侈最紙迷金醉的紫金滬亭,卻依舊燈火通明,人聲鼎沸!

榮清文敗了,離開了紫金滬亭!

但那個站在亭榭之上,最為耀眼的少年還在。

亭榭之下,掌聲雷鳴,喊聲沸騰!

這都是對那個少年,最顯而易見的敬意和崇拜!

紫金滬亭之中,秩序混亂,全部安保人員都在小心翼翼的規勸,可無論怎樣都沒有一點的作用。

全場所有人都在為,這場權貴風雲的勝利者歡呼鼓掌!

而紫金滬亭掌柜大概是想要讓冷少和納蘭雲少,發表一下晚飯飯局的致辭,所以他拿著話筒在亭榭上很用力的喊著「安靜,安靜!」

可這同樣徒勞。

掌柜喊了一兩分鐘,全場還是糟亂一片,就連納蘭雲少也是有心無力的搖了搖頭的時候。

卻只見慕白動了,他邁步肩並肩的和紫金滬亭掌柜來到了,亭榭欄杆之處。

然後他平靜的對著掌柜伸了伸手,接過了話筒,沒有過多的動作,就只是簡簡單單的給全場示意了一個安靜的手勢!

步步逼婚:總裁的嬌寵萌妻 繼而沒有一兩秒的時間,整個紫金滬亭,便在剎那間從掌聲雷鳴、人聲沸騰中安靜了下來!

這一幕,使得本來平靜坐在座位上的納蘭雲少、陳雲之等人,臉上都是浮現出一抹難以掩飾的震撼!

因為他們太清楚,這一幕代表著何等的意義!

他們其實知道,紫金滬亭這風雲一戰之後,冷少的威望註定會在南京城攀升到一個嶄新的高度。

可卻從未想過,達到了如此空前絕後,甚至於近乎玄幻和神話地步!

冷少,不需任何言語,只是揮手示意,這滬亭全場的權貴富豪便盡皆默然!

這是一種怎樣恐怖的威望?

恐怕就連掌控了諾大李氏集團李少風的父親,就連納蘭家族中真正老一輩的核心掌權者,就連首富陳雲之背後的那個人,都在南京難以達到這般好似君臨天下般的威望!

此時此刻,亭榭之處眾多最頂尖的權貴,都以一種很是複雜的眼神看著不遠處的這個少年。

而其中早就退出牌局,位於紫金亭榭最不起眼角落處,很是美艷的東方婧,心底除卻複雜外,還有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難受。

她依稀記得,自己在剛從慕瀟瀟口中聽到慕白時,還很輕視,不以為意,認為那是一個窮其一生,恐怕也只能在最底層摸爬滾打的青年。

就算是在慈善盛典,第一次以很震撼的方式,見到這個少年後,她也只是對這個少年,有了很濃重的興趣,很好奇這個少年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

而在老越的約安市,在那讓她感覺絕望的境地中,慕白出現了,並且以一種橫掃大河山川的氣魄,將她救了出來。

這是她第一次體會到被人保護的感覺,也是第一次覺得這個少年真的不錯!

但是現在,她卻發現,這個少年好像不僅僅是不錯,而是不錯到了一種近乎離譜的地步,不錯到了讓她都只能遠遠觀看的地步!

看著他坐天下,看著他稱神話! 此刻全場眾人的視線,都聚集在了慕白身上,彙集在了這場權貴風雲勝利者身上。

眾人都在安靜的聽著這位風雲之戰的勝利者說話,直到幾分鐘后,慕白揮了揮手,示意今晚環紫金飯局所有消費都算在他一人身上后,全場才再次爆發出掌聲。

緊接著一旁的紫金滬亭掌柜也趁機,宣布了環紫金飯局的召開。

繼而最名貴最美味的美酒佳肴,也由職業素養非常高的服務員從走廊處,紛紛端送到各個紫金滬亭的各個飯桌上。

因為榮清文的退場,使得紫金滬亭中不久前的壓抑氣氛,逐漸消失了。

現在整個滬亭全場都很是熱鬧。

而紫金亭榭處隨著榮清文一同敗北的余幽熊、李少風、普爾文等人,也都是滿臉尷尬,且小心翼翼的微笑著想要,給慕白、納蘭雲少、陳雲之幾人搭話。

可縱使將姿態放的如此之低,他們也卻發現,整個飯局之中,自己幾人早已經沒有了話語權。

成王敗寇!

這是流傳了多少年,都不曾過時的一個辭彙!

此刻,幾人都知道今日一戰之後,就算納蘭家族不對自己幾人企業有什麼狂風暴雨的打擊。

可他們個人的威望以及企業的威望,都已經在南京城眾多權貴心中一落千丈。

尤其是余幽熊,所經營的本來大多就是高端服務行業,現在其威望在南京城權貴心中消失后,恐怕以後百雲集團的營收、業務等各方面都會遭受到腰斬般的沉重打擊。

到時候,不出多長時間,這位曾經屹立南京最頂端多年的大鱷余幽熊,想來就要跌出富豪榜了。

是的,何為最頂尖的風雲之戰?

這便是!

如果這次,不跌落幾個最頂尖的大佬,想來也沒有誰會承認這是南京城史無前例的一次世紀交鋒。

而現在,曾經屹立在最巔峰的余幽熊、李少風等人都敗了,讓紫金滬亭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這次交鋒的殘酷。

現在失敗的這幾個人,在飯局中小心翼翼的搭了半天話,卻發現沒有一個人理會他們。

這使得幾人各自心中僅存的那一絲傲氣,最後強行支撐著他們沒有再做出什麼太丟身份的事情,直接起身離開了紫金滬亭。

余幽熊、李少風、普爾文幾人身處南京多年,在這裡勢力密布。

所以縱使今日再過落魄,也終究還是有一些靠著他們起來,打上死忠標籤的人,跟隨著他們一起從滬亭離開了。

可絕大多數的富豪,都只是對這幾位曾經在南京城聲名赫赫到極致的大佬們,送上了一些或同情或不屑或平靜的眼神。

眾人都知道,想來明天南京城最具有含金量的富豪榜就會重新更換排名。

而這次的更換排名,想來也會讓外界關注著這一場風雲的新聞媒體,都切身感覺到其中的慘烈和殘酷。

要知道南京城的富豪榜可都近十年不曾有太大的變化,畢竟富豪榜上每一位都是南京城最頂尖最權勢滔天的人。

可如果一旦有人真正跌落富豪榜,任誰都會清楚,這其中定然發生了一場,不顯於普通人眼前,但絕對震撼人心的交鋒。

此時!

就在晚上九點半的時候,慕白在此陪著在場眾人喝了一兩杯酒後,就打了個招呼悄然離開了。

他走的很低調,沒有驚動太多的人。

沒用幾分鐘時間,他便在這月光稀鬆間,從紫金滬亭停車場將豪華奢侈的布加迪威龍緩緩啟動。

在車輛從停車場出來后,坐在駕駛位處的慕白,通光反光鏡看了眼後方依舊燈紅酒綠,熱鬧非凡的飯局。

他對這熱鬧,感覺略微有些疲憊的揉了揉眉心,然後沒有說什麼,簡單的踩了腳油門,就直接離開了。

在離開途中,他手機也收到了一條簡訊通知。

慕白隨便掃了眼,發現正是剛剛紫金滬亭掌柜打卡過來的一千三百餘億。

一千三百餘億!

雖說他現在眼光已經很高了,但入賬通知簡訊中那一連串的零,還是讓慕白,也略微恍然了片刻!

這般可以直接動用的流動資金,想來華夏國內明面上的富豪們,沒有誰能拿得出來。

幾秒后,慕白從恍然中回過神后,便覺得回去之後,就該將第一次黑市抵押的十五億還了。

因為不知不覺間,十五億對他而言,已經無足輕重了。

…… 此時。

在這種想法中,慕白又踩了腳油門,布加迪威龍便帶著獨有的低吼聲,風馳電掣而去。

現在的南京主幹道,或許是快到深夜了,所以道路上車輛很少,這使得布加迪威龍超跑,第一次能酣暢淋漓的將速度發揮到極致。

當那速度發揮到極致的時候,很多原來對布加迪威龍動輒幾千萬起步價格不解的人,就會深刻明白,被譽為三大神車的布加迪威龍,絕對無愧於這昂貴的價格。

甜心寶貝,讓我疼 全速行駛的速度很快,快到了讓普通人都會有些窒息的感覺。

甚至對於這款豪車的速度,網上都曾經流傳過這樣一句話。 喲,好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