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僅是百層無盡器陣,若是真正刻入完整的無盡器陣,那將根本無法想象!」

縱然是江寂塵自己,此時也被驚到了。

沒有想到,百層的無盡陣器,竟然可以讓本命仙器強大到如此的地步,實是太過驚人了。

「封蒼鎧甲的防禦之力已試過,那麼,現在再試試霸天之劍的攻擊之力。」

江寂塵心中一動,然後,突然揮動本命法器,揮斬而出。

「小心,他要進攻了!」

這時候,超然界和天域的首領,臉色突然大變地叫道。

同時,他們也本能揮動仙器相擋。

啪!

然而,無比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超然界和天域首領手中仙器,雙雙斷掉,根本無法抵擋半分。

在霸天之劍面前,他們手中的仙器,如同豆腐做的一樣。

而且,江寂塵切斷了他們手中仙器后,並沒有停止,繼續向前。

噗、噗!

幾乎沒有任何懸念,超然界和天域首領,雙雙被一劍削成兩截。

他們身上的防禦,根本沒有一絲的用處。

「這……」

這一幕,讓天地失聲,眾修都目瞪口呆,震驚到極點。

誰能想到,天域和超然界兩名首領,如此強大的存在,只被江寂塵隨意的一劍,就輕輕的削滅了。

太可怕了!

這等本命法器,也太過逆天恐怖了吧?

空中,紛紛血雨灑落,終於驚醒了眾修。

「江寂塵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本命法器?」

「而且,還是一套,這……」

這種結果,讓一眾修士,根本難以接受。

縱然天虛神女,此時眼中也是一陣慌亂之色。

連她的本命法器,都刺不穿對方的鎧甲,這一戰,已經沒有了一絲的懸念。

此時,天虛神女已經生出了退走之心。

「想走,恐怕你沒有機會了。」

江寂塵一眼便可透對方的心思。

他手握本命法器霸天之劍。

霸天之劍,幽黑之色!

再加一身幽黑的鎧甲,江寂塵整個人,威嚴如天,氣勢非凡,如若一尊仙將。

天虛神女被江寂塵一語道破心中所想,臉色大變。

「我的本命法器,擅長速度,我若全力逃走,只怕你奈何不了我?」

天虛神女開口說道。

江寂塵道:「是么?你的速度,在本尊主面前,也並不算什麼!」

說罷,江寂塵已經要出手。

而天虛神女,毫不猶豫,催動手中的本命法器,極速而退。

咻!

江寂塵隔空一劍斬出。

天道夢境系統 那劍光,瞬息之間,便已追上天虛神女。

這一刻,天虛神女感到了生死的威脅。

生死之間,她已經把速度催動到極限,堪堪閃避開這一道劍光。

但是,這一道劍光,也同時讓天虛神女臉上的面紗碎滅、消失。

劍光掠過,擊在一顆巨大的域外星辰上。

轟!

這一顆巨大的域外星辰,當場碎滅,化作虛無。

這讓四周一眾修士,看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重生復仇之孕事 實是無法想象,這一劍,若是落在身上,那將會是什麼樣的後果。

此時,天虛神女的面紗消失,江寂塵終於可以看到了她的真容。

「竟然,是你!」

看到這一張真容,江寂塵愣了一下。

他沒有想到,天虛神女竟然是何謠!

難怪,之前對方給他一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何謠這時候,也停了下來,靜靜地面對著江寂塵。

「是我,江寂塵,你沒有想到吧?」

何謠一臉怨恨地盯著江寂塵道。

她的容貌與曾經,未有太大的變化,但是,現在身上的氣質、修為,自然不是曾經可比。

江寂塵也暫時停下了攻擊,開口道:「確實想不到!」

「當年,我數次放過你,我本以為,我們一切恩怨已消,卻不想你今日為何要殺我?」

江寂塵看著何謠,眼中有驚疑之色。

在江寂塵看來,眼前的何謠太過反常了。

短短的時間,對方竟然可以達至三品仙師圓滿境。

真不知她倒底獲得了怎樣逆天的機緣。

何謠靜靜地看著江寂塵,突然冷冷一笑道:「恩怨已消?你想得太天真了吧?」

「當我何家被滅那天,我弟弟被殺那刻,我何謠便已發過誓,此生必殺你。」

何謠的聲音之中,充滿了無盡的怨恨之意。

江寂塵皺皺眉道:「你何家被滅,弟弟之死,跟我有何關係?又不是我殺的?」

何謠冷冷一笑道:「確實不是你親手殺死的,但是,卻是被那些追殺你的人,殺了。」

「一切只因,我們曾經有過婚約。」

「所以,一切都是因為你才造成這樣的惡果。」

「江寂塵,我一定要殺了你,為我族人和弟弟報仇。」

聽到何謠的話,江寂塵才大概明白了什麼情況!

顯然,自己仇人太多,有人找上門來。

找不到自己,便殺與自己相關的人。

江寂塵搖搖頭道:「如果你認為,與我有關,那便有關吧!」

「你要殺我,也來殺吧!」

「但是,你也別指望本尊主會留情。」

說話之間,江寂塵驀然冷酷的出手。

咻!

劍光掠過,快到極點。

噗!

何謠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便被斬滅。

但是,並沒有血水飛濺的畫面,只有點點靈光閃爍。

顯然,這只是何謠的一具分身而已。

「江寂塵,你果然夠狠,沒想到,真的一點不念舊情啊。」

消散之際,何謠冷冷地道。

「舊情?與你何來舊情!」

「若是你不來殺我,我可當陌路之人,不與你計較!」

「但是,現在你竟然要殺我,那麼,便是我的敵人。」

「對於我的敵人,只有兩種選擇,第一臣服,第二殺掉!」

「你自然不會臣服,那麼,本尊就只有選擇殺掉了。」

江寂塵顯然早已知道這是只是一道分身,所以,此時也並沒有覺得意外。

「好,江寂塵,我也記住了你的話!」

「下次見面,我必會給你一場驚喜!」

最後,何謠的分身完全消失,只有這一段話在江寂塵耳邊響起。

(本章完) 對於何謠分身之言,江寂塵並不在意。

而何謠既然想殺他,那他自然也不會留情了,若見到她真身,必定殺之。

三個首領,江寂塵都已擊敗,那接下來的結果不言而喻。

三位首領的那些手下,也就只有等死一途了。

何謠手下的十大高手,本來也算很強大的存在。

但是,沒有了三大首領之後,現在卻被地獄鬼后、地獄惡魔、鬼仆他們輕鬆虐殺。

於是,異域自然輕鬆就被收復了回來。

「接下來,我們不停息,繼續殺向天域!」

江寂塵下達命令道。

趁著現在勝利,江寂塵要一舉攻下天域和超然界。

當下,他的修為實力,江寂塵不覺得還有幾個會比他強大?

所以,現在可以進攻天域了。

江寂塵帶領著征戰軍,降臨天域。

「天域修士且聽好,投降、臣服者不殺,反抗者,死!」

江寂塵讓手下隨從喊話道。

此言一出,整個天域,震動不止。

這對天域修士來說,絕對是驚天的大事。

而且,他們只怕做夢都沒有想過會有這麼的一天。

要知道,這片天宇,他們天域和超然界是最強大的存在。

然而,現在卻被入侵!

想想,他們都覺得有些可笑。

對於江寂塵,他們還是了解的。

甚至,還是眼看著江寂塵一路成長倔起。

當初,江寂塵還是被他們追殺的對象。

但現在,江寂塵已經成長為了要進攻他們的存在。

「怎麼辦,我們要不要反抗?」

「反抗個屁啊,你們沒有得到消息么?百萬萬界聯盟軍,盡被屠盡。」

「而且,在不久之前,我們超然界和天域,還有天虛神女聯手,我們的首領,還不是讓江寂塵一個人幹掉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