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進入天極山的,還有邪道勢力,這上面都有一些表面的記錄,僅供參考,對手真正的實力,還得在交手的時候才知道,這些資料,只能給你們一點簡單的了解和輔助。」

長老公孫藍掃視了擂台上的四十個武者,開口淡淡的說道。

說話之時,便將四十塊玉簡拋了出去,擂台上面的武者,每人得到一塊玉簡。

「前一段時間,天極山三千里的地方發生了異兆。」

「出現了一個秘境通道入口,你們負責進入,摸清裡面的大致環境,所過之處,用玉簡記錄下來,以便學宮以後參考。」

「記住沒有?」

等到所有人都得到玉簡之後,公孫藍再次開口,語氣嚴肅無比。

讓在場的武者都是感到一絲凝重,不敢對這個長老有絲毫的違抗,免得得罪了這個長老就麻煩。

「弟子記住了。」

雲辰等人齊聲回答。

「出發。」

長老公孫藍大聲的說道,聲音落下,一頭十三階的飛鷹從學宮深處飛了過來,一路帶起恐怖的颶風,強大的氣勢壓得玄武境武者抬不起頭。

不過好在飛鷹降落之後,強大的氣勢就收了回去。

飛鷹的動靜,讓不少的武者又愛又恨,一頭妖獸也這麼顯擺,還真是無語了,不過,都奈它不何,十三階妖獸,相當於天武境武道大宗師。

唰唰

唰唰

一時間,擂台上面四十個玄武境武者朝飛鷹奔行而去。

最後躍上飛鷹背上,選擇一個比較好的位置坐好。

與此同時,兩個天武境武道大宗師的長老也來到飛鷹背上,一聲令下,飛鷹閃動寬大足足有百米的翅膀,頓時衝天而起,朝雲層總飛射而去。

「雲辰師弟,你好。」

「我叫尉遲藍心。」

雲辰剛剛坐好,就感覺到有一個人來到他身邊。

不過他也沒有在意,這個飛鷹是大,但是坐了四十二個人,顯得也不怎麼寬敞,來一個人在自己身邊也算正常。

就在這個時候,來人就跟他打招呼了。

聲音甜美,語氣柔柔的,給人一種要去憐惜的衝動。

一絲淡淡的體香傳到雲辰鼻子中,讓人心底升起一絲悸動。

「尉遲師姐。」

雲辰站起來,看了一眼來人。

是一個漂亮的女子,大概有十七八歲的樣子,身著白色的學宮衣衫,手中握著一柄精緻的法杖,亭亭玉立,就像是九天神女一般。

清雅,高貴,大方得體,溫柔。

這是雲辰的第一印象,看著這個師姐,雲辰點點頭,開口喊了一聲,算是回禮。

玄武境七重,從她使用的兵器可以看出來對方是一個神念師,雲辰掃視了一眼之後,就看出這個師姐的神念力達到了29階。

29階的神念力,確實很了不起了,關鍵她只有十七八歲。

這次前往天極山的玄武境,除了外門前十的人,其他都是神念力強大之輩。

當然,雲辰是一個妖孽。

他不光將九轉霸體第一轉修鍊到了完美化境,還擁有32階的神念力,在玄武境裡面,神念力第一非他莫屬。

就連天之驕子的南風雨比他的神念力也相差了兩階。

「聽說天一都不是師弟的對手,師弟還真厲害。」

「這次前往天極山,我們組隊怎麼樣?」

尉遲藍心美目看著雲辰,開口輕聲的說著,臉上帶著興奮和期待之色。

這次進入天極山,裡面充滿了無數的未知危險,可以說,裡面的一切都是未知,要不然也不會挑選神念力強大的玄武境武者進入。

她是神念力,在武道上面並不厲害,雖然有玄武境七重,但實力卻很普通。

在天極山這樣充滿未知危險的地方,神念師都會組隊進入,見到雲辰在這裡,尉遲藍心第一個上前找雲辰組隊。

她雖然沒有親眼見過雲辰大戰天一的情景,但是內門卻傳得很厲害。

現在第一眼看到雲辰,文弱清秀,樣子瀟洒,第一個感覺就是順眼,這個雲辰,頓時成為了她組隊最好的人選之一。

這也是她第一次主動跟男子搭訕,要是平時,不知道多少天之驕子前來跟她搭訕,討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現在自己需要一個幫手,親自開口已經顛覆了自己一貫的作風。

【第四更送上,大家真心支持萬古聖王的,就投推薦票和書評留言吧,請大家關注落花的微信公眾號,搜索君落花,加以關注。】 「藍心師姐,不好意思。」

「我不習慣跟人組隊,更不習慣跟陌生人組隊。」

雲辰淡淡的說道,臉上神色雲淡風輕。

就算是面對美女,他也不會動搖自己的心情。

他的話,讓尉遲藍心感到震驚,在他認為,自己一個漂亮的美女,這樣主動去邀請一個男子組隊,雲辰肯定會答應,但是萬萬沒有想到雲辰拒絕得這麼乾脆。

要是其他的男子,她就算不開口,也有無數的男弟子追隨他。

這一次,讓她感到意外。

「這樣啊。」

尉遲藍心臉上神色有些尷尬,一個美女竟然就這麼被拒絕了,讓她不知所措,在開始找上雲辰的時候,就認為雲辰一定答應,而且還很高興的答應。

結局出現意外,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應對。

「憑著師姐的修為實力,一個人足夠了。」

「我只有玄武境二重,根本幫不上什麼忙。」

雲辰開口認真的說道,他也知道尉遲藍心不好下台,故意將自己貶低,這樣讓尉遲藍心好受一點,要不然就真的尉遲藍心進退兩難了。

他說的也在理,玄武境二重,沒有多大的實力。

更重要的是,他雖然有32階神念力,但是沒有修鍊道術,無法使用神念力,這個情況,只有他一個人知道,其他人根本就不清楚,以為雲辰32階神念力修鍊了不錯的法術。

再說了,他這次來天極山,摸索未知的秘境,他有自己的優勢,不會跟其他人一起組隊,一是因為礙手礙腳,二是得到的財富還要分給別人一份,三是會暴露自己的秘密。

「沒有關係的。」

尉遲藍心不但不是傻子,二是冰雪聰明,自然能夠從雲辰對話中聽出其中的意思。

能夠拒絕了她,還能貶低自己來給她找台階下,確實給人不少的好感,自然看起來更加的順眼,不會讓人感到生氣。

說話的時候,優雅的在雲辰身邊不遠的地方坐了下來,臉上一直帶著溫柔的笑容。

雲辰有意無意的掃視了一眼尉遲藍心,也坐了下來。

盤膝而坐,開始運轉長生訣修鍊起來。

飛鷹上面有兩個武道大宗師,安全自然不用他擔心,這段距離,正好用修鍊來打發時間,他,將每一點時間都用在修鍊上面,不會浪費分分秒秒。

見到雲辰修鍊,尉遲藍心臉上露出一絲好奇神色,還有一絲佩服。

能夠將天一那樣的妖孽擊敗,雲辰靠了一絲運氣,但也要真實的實力,跟他努力的修鍊息息相關,能夠像他這樣努力的很少見到。

難怪有強大的實力,努力的修鍊就是成為強者的基礎。

飛鷹上面,一共四十個人,除了兩個天武境武道大宗師之外,其他的全是玄武境武者,幾個玄武境六七重的武者看向雲辰的時候,眼神中閃過絲絲冷芒。

三千里的距離,在十三階妖獸飛鷹不停的飛行之下,半天時間就到了。

中途,雲辰等人感受到強大的妖獸氣勢。

雖然比不上飛鷹這樣強大,但是玄武境和地武境單獨進入之後,就永遠沒有機會返回了,在這個地方,五六階,甚至七**階的妖獸數不勝數。

更恐怖的是,這些妖獸多數都是群居,再強大的強者招惹到了這些群居妖獸,也只有一個下場——死。

武者最不想遇到最不想招惹的就是群居妖獸,遇到群居妖獸,第一時間就是想辦法逃走,而不是出手大戰。

「轟隆隆。」

「轟隆隆。」

半天之後,飛鷹的速度減慢了。

出現在所有武者視線中的是一道驚天的光柱,光柱有直徑二十米大小,將天與地連接在一起,這道光柱,全是恐怖的靈氣。

旋轉之時,將方圓數十里之內的靈氣全部席捲吞噬過去,使得光柱越來越強大。

以光柱為中心的數十里之內,沒有一株花草樹木,這個地方就是無數超級強者大戰之後留下的戰場,四處一片狼藉。

距離光柱還有上百里的距離,雲辰等人都能夠感到光柱的恐怖威能。

驚天的聲勢,讓人血脈沸騰。

「好強大的光柱。」

「這是靈氣光柱。」

「應該是下面有陣法一類的存在,陣法被啟動,才出現了這樣的光柱,將無盡的靈氣吞噬進去,不知道這個光柱什麼時候才能夠結束。」

「是啊,要是這樣下去,整個天極山的靈氣都被它吞噬了,我們到時候就無法修鍊。」

「不至於,天極山縱橫數十萬里,靈氣濃郁無比,靈氣循環而生,就算這裡光柱吞噬靈氣恐怖,但是卻無法影響到天極山的靈氣。」

「已經到了,這次進入裡面的,人數還真的不少。」

飛鷹上面,四十個聖武學宮的弟子看著遠處的光柱,頓時不由得興奮起來。

一時間,議論紛紛不休。

唯有雲辰和尉遲藍心坐在飛鷹上面,遠遠的看著那聲勢驚天的靈氣光柱,有這麼恐怖的靈氣光柱,不知道靈氣光柱下面到底是什麼,這才是他擔心的。

飛鷹越飛越慢,無數的武者也漸漸出現在他們視線中。

這些武者,都是天際上十八國或者一些大家族大宗門的弟子,為了進入天極山秘境裡面,早早的就等在這裡了,生怕耽誤時間而錯過了。

雲辰四處打量,這些武者都是各有各的陣營,每個陣營都是二三十人,十個修為比較低的玄武境,以及一些神念力不錯的玄武境,組合跟聖武學宮差不多。

而且,整個來到天極山的勢力,組合都是跟聖武學宮差不多。

粗粗的估計了一下,這裡的武者大概有兩千人左右。

兩千多人形成的小小陣營,距離光柱足足有十里遠,因為距離光柱太近,會受到光柱的影響,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光柱給吸了進去。

還有就是,在光柱不遠處,有無數神奇的陣法,陣法連成一片,將光柱圍在中間,還有十餘個聖武學宮的天武境武道大宗師。

在這樣的情況面前,自然不敢有人前往,也不敢有人在這裡搗亂。

哪怕是邪道勢力的人物,也不敢在這裡搗亂,在這個地方搗亂,完全就是自己找死,因為這裡的武者都是天極山十八國的人。

飛鷹,慢慢的降落下來。

看到聖武學宮的人到了,頓時引來無數武者的議論。

要進入天極山的人都已經到齊,現在就等聖武學宮,聖武學宮的出現,自然是讓所有人高興起來,因為進入天極山為時不遠了。

【推薦票啊推薦票啊,大家投推薦票啊!】 「如霜呢?」趙紓沉著臉問。

半個字廢話也沒有。

「她很好,一點事也沒有。」趙元和笑著說,「小皇叔一路趕過來,累壞了吧。坐下用點飯菜。陶宛,你讓店家再取一副碗筷來。」

陶宛聽話的站起身,吩咐了店家后,對趙元和說:「王爺,妾身回屋裡陪如霜姐姐。」

「去吧。」

陶宛乖巧的行了禮,轉身離開。

趙紓看著她的背影,朝隱匿在不遠處的隨從使了個眼色,讓跟上去。

眼看著隨從跟著過去,他才冷冷道:「元和,你倒是娶了個好王妃,不但不勸阻,還幫著你把冷如霜藏起來。」

「她也勸過的,不過,她既然嫁給我,終究還是要依靠我的。」趙元和笑著舉起酒杯,「小皇叔,侄兒敬您一杯。」

趙紓沒心情陪他喝酒。

「我現在就要把如霜帶回去。」他道。

「小皇叔,您也不是個急性子呀。著什麼急。」趙元和溫和的笑道,「侄兒不過是帶如霜姐出來逛逛,看看京都外的風光。又不是要賣了她。小皇叔倒是挺緊張如霜姐的,既如此,何不納了她?」

「如霜在北齊待過幾年,看過的風光不比你少。」趙紓坐到他對面,看著他無神的眼睛,嘆了口氣,「元和,你就這麼恨你皇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