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好吧!」

……

之後,甄尋帶著周天三人在泰陽內城可勁的逛著,吃了不少好東西,看到了不少宏偉奇葩的建築物,遊玩了不少新奇的東西。

天黑之後,他四人才意猶未盡的分開了,甄尋家就在內城,貌似是個權勢極大的家族,冉斌武也是在他家族長輩的陪同下來到泰陽城的。

周天隨著徐靜到了她和她奶奶住的客棧,是在內城,不算太差但也不算豪華。

翌日,周天一大早就出門了,漫無目的在街道上閑逛,期望著能碰到家鄉的人。

與此同時,在泰陽城的某個角落,一個年齡和周天差不多大,同樣姓周的少女,懷揣著和周天一樣的目的,走上了人流堪稱恐怖的街道。

這少女希望能在進入天鳳門之前,見一見那個讓她難以忘懷的男孩。

她希望告訴男孩,在他的幫助下,她成功的進入了超然宗門,她希望對他親口說一聲謝謝,她還有好多好多的話想告訴他,她總覺得,如果現在見不到他的話,將來要很久才能再次見面…

周天和少女都不知道,有那麼好幾次,他二人都是擦肩而過,驀然回首,那人卻不見蹤影。

這…也許就是上天的安排吧,也許就是奇妙的緣分吧。

在內城逛了一上午,也沒有發現任何一個家鄉的人,周天決定下午去外城看看。

至此,少年和少女就漸行漸遠。

(千萬不要說,你們不知道本章中的那個”她”是何許人也,他就是周…

自己猜!最後,容我弱弱的呼喊一聲,看在我長了凍瘡的手的份上,看書的大大們,能訂閱一兩章嗎?從上架到現在,可謂成績慘淡啊!只要你們能讓俺進男生vip新書訂閱榜前15,我就爆發5章。) 「丫頭啊!到了天羽門,你可不能再隨意的使小性子了,但也要吃好睡好啊!」

泰陽廣場,中央圍欄東南的木門處,徐家老祖拉著徐靜,眼眶含淚的叮囑道。

「奶奶,您就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倒是您,千萬要保重好自己的身體,不要為了家族的事太過勞累自己!」徐靜聲音哽咽的道。

看著這一幕,一旁的周天不知怎滴,心頭竟是一酸,有種想哭的衝動,年少的他,從未體會過母愛的溫暖,父愛的偉大。

此刻,他是多麼的希望能有人來關心一下他,渴望著被人關愛,他希望奇迹能出現,讓他在臨走前再見爺爺一面。

「丫頭,時間馬上就要到午時三刻了,你趕緊進去吧,別遲到了。」

老嫗依依不捨的將徐靜推向門口,隨即眼眸哀求的望著周天道:「小兄弟,到了天羽門,還望你能多多照拂一下我家丫頭啊!」

「一定!」周天鄭重的點頭應道。

「奶奶,我走了,我會變強的,會讓您因我而驕傲的!」

徐靜哭的梨花帶雨,三步一回頭,顫抖的聲音之中透著無比的堅定。

在老嫗眷念不舍的目光注視下,徐靜和周天的身影漸漸的消失了。

類似的一幕,在木門口處,不斷的上演著。

只不過,周天不知道的是,在人流之中,有著兩道身影一直默默的注視著他,知道他走進圍欄之中。

如果周天在的話,他一定會驚呼出聲,應為這兩人是他的爺爺和石蘭。



「小賊,昨天一天都不見你的身影,你死到哪去了?」

走進圍欄內,徐靜一把抹去眼角臉龐之上的眼淚,努著嘴嬌聲問道。

周天知道他此刻心情不好,現在說這些不過是為了轉移注意力,他也就不計較稱呼問題,回答道:「昨天我一整天都在街上閑逛。」

「逛了一整天的街?」徐靜狐疑的道。

「我想碰碰運氣,看能不能遇見我的族人和朋友。」

說著的同事,他們已經是來到了一片空地,此時,空地之上,已經是站立著密密麻麻的少年少女,周天目測,可能有兩三百人。

「那你遇見沒有?」徐靜此刻已經是把臉龐擦拭乾凈,除了眼眶還泛著紅色外,其他的都是一切如常。

「遇見了的話,我就不會只看著你跟你奶奶道別了。」

周天撇嘴道,同時領著徐靜,在人群中穿梭著,他眼眸不停的在人流中晃動著。

「午時三刻已到,現在開始清點人數,我念到人都給我答”到”,然後一行一列的整齊站好。」

忽然,一道聲音在真元的包裹下,宛如驚雷般的在這片區域響起。

所有人都是循聲望去,只見得,龐睿不知何時站在了這片空地的入口處,在他的身旁,簇擁著二十幾人。

「王松。」

「到!」一個少年鏗鏘有力的應道,隨即自覺的站在某一處。

「段飛。」「到!」

「夏俊。」「到!」

……

「張寒。」龐睿突然交出一個名字,讓得周天神色一怔。

「到!」周天順著來音望去,果然見到了惜別數月不見的張寒,然而周天卻不敢上前去打招呼,應為龐睿還看著呢,而且既然張寒在天羽門的隊伍里,他相信會有更好的機會和他談話的。

……

「周天。」「到!」

「徐靜。」「到!」

周天和徐靜的名字緊挨著,他倆站在了一塊,而且貌似前面都是拿著白色牌子,也就是考核總分超過八十的那一批人。

「很好,此次我天羽門在泰陽城一共招收了三百六十五名外門弟子,現在都已到齊,那麼,我們就啟程,前往天羽門的宗門所在地吧。」

隨著龐睿話音落下,他手臂一揮,一道黑影自其衣袖爆射而出,這道黑影迎風暴漲,幾個眨眼間,竟是變成了一個龐然大物,懸浮在半空之中。

所有人都是長大嘴巴,仰著腦袋,眼眸驚駭的盯著懸浮在半空的龐然大物。

只見得,懸浮在空中的,竟是一艘巨船,周天目測,這艘船有百丈長,寬約三十丈,高約二十丈…

「這類能飛行的船名為靈舟,是一種法寶,這艘船為中品靈器,主要是用於運輸。」

看著目瞪口呆的少年人,龐睿摸著鬍鬚,笑吟吟的道。

「我們先上去了,你們慢慢爬上吧!」

龐睿交代了一句,便是一個跳躍,竟是跳上了二十米的高空,直接是來到了靈舟之上。

隨即,他身後的二十幾人,也是如同吃飯喝水般,輕而易舉的躍到了靈舟之上。

片刻后,從靈舟之上,放下五道繩梯。

「都別推擠,按照隊列順序依次上來,上來后你們每人可以到船艙任意挑選一個房間。」龐睿的聲音自靈舟上清晰的傳入了少年人的耳里。

隨著龐睿話音落下,還站在空地之上的所有人都是動了起來,一道道身影,井然有序的向著靈舟之上爬去。

「周天,真的是你啊!」

周天剛爬上靈舟,一道聽上去頗為喜悅的聲音便是陡然自一旁傳來。

「張寒!」

望著相貌普通的少年,周天流露出喜悅之色,顯然,周天聽到了張寒的名字,張寒也聽到了周天的名字。

「看來,我倆還真是有緣分啊!」

張寒撇了下頭,示意到夾板之上聊。

「周天,他是誰啊?」

徐靜也是跟在周天身後,好奇的望著張寒問道。

「他叫張寒,是我家鄉的一個朋友。」周天介紹道。

「怎麼,周天你就不給我介紹介紹這位姑娘?」望著沒有了下文的周天,張寒眼眸古怪的望著周天,揶揄道。

「這位姑娘叫做徐靜,耀金公國,喀荊城人,是我在來泰陽城路上認識的朋友。」周天再次介紹道。

「你好。」

「你好。」

待得張寒與徐靜二人打過招呼后,周天便是迫不及待的問道:「張寒,我們周家的人有沒有人來參加此次的考核?」

(怎麼說呢,我覺得這章寫的有些不盡人意,但還望各位海涵…) 「你們周家的人不僅來了,而且還來了不少人!」張寒頗為感慨的道。

「真的啊!來的人都是誰?」心中大喜,周天急忙問道。

他認為,只有外面更為寬廣的世界才能促人奮進,他希望他的族人能到外面的世界修鍊歷練,只有這樣才能夠取得不俗的成就。

「周穎,周靈兒,周楚風,周涵雅…」

「涵雅!涵雅也來了!她突破到凝脈境了嗎?」不待張寒把話說完,周天便是激動的問道。

「她兩月前就突破到凝脈境了,前不久又是突破到凝脈境第二門了。」張寒眼神怪異的望著周天,如實答道。

「那她考核成績是多少?」周天又是關切的問道。

「天賦為玄階,屬性為高級屬性,悟性三十八分,總分只有七十八分。」張寒道。

「那…那她被分配到那個宗門了?」周天有些緊張的問道。

「她被分配到了…天易門。」

張寒對著周天擠眉弄眼,頗為神秘的道:「怎麼,看你這般關心你的涵雅,你倆該不會是…」

一旁的徐靜從兩人開始談話時,便是一臉好奇的豎起耳朵聆聽著,此時,更是頗為緊張的望著周天,等待著他的答案…

「亂說什麼了,我在周家的第二個朋友就是涵雅,自然是比較關注他了,而且這宗門的事,可是人生的大事。」

周天撇撇嘴道,隨即轉移話題,道:「那說說我們周家其他人的情況。」

「剛剛就是被你心急火燎的打斷了說話,你還好意思催我!」

張寒搖了搖頭,感慨極深的道:「你們周家這次可是了不得了!包括你在內,你們周家一共是有著八個人進入超然宗門,而且剛好是一個宗門一個人,可謂是子弟遍布超然宗門啊!」

「八個!那八個人?」周天又驚又疑的道。

「你,周穎,周靈兒,周楚風,周涵雅,周炎,周欣怡和周雨嫻。」張寒扳著手指頭,數道。

「周炎,周欣怡和雨嫻姐也都突破到凝脈境了?」周天瞪著眼瞳,驚訝的道。

「都是你走後突破的,特別是周炎,更是在四個月內,從淬鍊鏡突破到了凝脈境第三門,這天賦…」張寒也是咂舌道。

一旁的徐靜也是聽的目瞪口呆。

「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