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按它本來價格賣。」一件鎏金黑袍,雖然她第一眼很喜歡,也不至於五百兩。

最多一百五十兩。

在謝如蘇和攬月威脅目光下,店家都快欲哭無淚,眼見後面還有客人進店,只想快點解決這兩位大佛,省的宣揚開來,自己生意以後還做不做?

「姑娘既然喜歡,人又識貨,就一百兩!」店家表情簡直能用強顏歡笑形容。

謝如蘇挑眉,裝作雲淡風輕,「店主真是性情中人,我以後會多來。」

「好好,姑娘喜歡就好。」

店家含淚將黑袍包起,謝如蘇付了一百兩銀子,店家將黑袍遞給她,攬月本想伸手接,被謝如蘇按住。

「沒事,我拿。」

「是。」攬月收回手,垂下頭,挽住謝如蘇手腕。

本來是出來閑逛,沒想到一不小心低價買了件心儀袍子,眼見月上中天,天色已經不早,謝如蘇和攬月打道回府。

「小姐,您買這件黑袍,是要送給大公子?」攬月記得,謝晉峰穿黑袍穿的多些,小姐此番買黑袍,定然是給大公子買。

謝如蘇搖頭,「不是。」

大哥是武將,平時就算便裝也穿的十分靈活,大袖擺黑袍這種繁瑣衣袍,大哥不喜歡。

「那···小姐您是打算送···」還沒問出口,身子猛地被謝如蘇一扯,朝前奔去。

「攬月,那有你喜歡的糖蓮子!」

糖蓮子是一種狀似兩字的白色糖果,帶有蓮子和糖的清香,故名糖蓮子。

攬秋不挑食,什麼都喜歡吃,而攬月,只喜歡吃糖蓮子。

前世,只要過年,她都會命鳳儀殿小廚房做些糖蓮子,和攬月攬秋一起吃。

後來攬秋出事,攬月再也不肯吃糖蓮子。。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中秋節過後,日子又恢復到了和從前一樣,稻花該上課上課,該練鞭練鞭,每天還是一如既往的繁忙充實。

一轉眼,到了九月。

進入九月後,天氣就不那麼熱了,各家的來往開始增多,李夫人收到了不少貼子,都是請去做客賞花品茶什麼的。

對於這些,稻花並不怎麼感興趣,和一群從小受三從四德熏陶長大的小姑娘,她實在是沒什麼話好說。

像周靜婉這樣的,還是因為在家裡受寵,才沒被規矩禮儀束縛得太嚴重,還能在一起開開玩笑,打鬧打鬧。

若是對上其他小姐,她要是說笑大聲了一些,鬧騰了一些,表現得另類了一些,還真怕把人給嚇出個好歹來。

「昨日王家舉辦賞菊宴,你咋沒去?」

重陽節前一天,周靜婉過來找稻花,見她站在廊檐下逗弄鸚鵡,也笑著湊了過去。

「周姑娘來了!」

看到周靜婉,鸚鵡立馬來了一句。

周靜婉笑了:「喲,這小東西總算是把我給記住了。」

稻花笑道:「你三天兩頭的往這邊跑,它想不記住也不行啊!」

鸚鵡在她這裡養了一段時間,對於常來的人,都已經能認識了。

將手裡的堅果放到食盤裡,稻花這才帶著周靜婉進了屋,邊走邊說:「我和那些姑娘們說不到一塊去。」

周靜婉:「你沒去,昨兒個倒是讓你府上那個庶出的妹妹出了好一陣風頭。」

稻花來了興趣:「哦?她怎麼出風頭了?」

周靜婉:「還不是王家姑娘,她提議作菊花詩,還將眾姑娘的詩拿去給各家夫人點評,最後,你家那庶妹得了頭名。」

稻花笑了笑,並不怎麼在意:「三妹妹在詩詞上面確實挺有天賦的。」

周靜婉仔細瞅了瞅稻花,見她面上沒有任何不喜,搖頭道:「你可真心大,你就不怕你庶妹強了你的風頭?」

稻花:「我有什麼風頭好搶的?在說了,尺有所短,寸有所長,三妹妹有她擅長的,我也有我擅長的,各自在各自擅長的領域裡發光發熱,這也沒什麼不好的。」

周靜婉嘆道:「哎,我可沒你這麼心寬,若是我家裡的庶姐庶妹強過我,我可是會不高興的。」

稻花笑了笑,她就喜歡周靜婉這有什麼說什麼的性格,喜惡完全表露在外,都不用去猜她的心思。

「你呀,是還沒找到自己喜歡做的事,所以才會對這些無關緊要的人和事這麼在意。你若是每天都忙不過來,哪裡還有時間去注意你的那些個庶姐庶妹?」

周靜婉拖著腮看著稻花:「那你知道你自己喜歡做什麼事嗎?」

稻花點頭笑道:「當然知道了,我喜歡攢錢買莊子、開鋪子,想在莊子里種上各種各樣的糧食、蔬菜、瓜果,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剩餘的順便還可以拿到鋪子里去賣,一來可以賺取銀錢,二來,也可以把我覺得好吃的東西分享給別人。」

「對了,你還記得葵花籽嗎,我已經在我店鋪里開始售賣了,一開始知道的人不多,我就讓夥計去茶樓、戲樓推銷,如今生意已經好起來了。」

「我天天又要上課,又要打理莊子鋪子,還要抽空練習針線女紅,早上還要一大早起來練鞭,哪有時間去注意庶妹呀。」

周靜婉一臉驚嘆:「你每天要做這麼多事呀?」

稻花點了點頭。

周靜婉:「好幾次在別家的宴會上,我都聽顏伯母說,你家中有事來不了,我只當是她找理由給你推脫呢,沒成想,你竟真的這麼忙。」

稻花認真道:「人呀,只有忙起來了,才會感到充實。要不然,就得像你這樣,沒事東想西想的。」

「我有時間和我那庶妹去爭鋒吃醋,還不如好好打理打理鋪子,多賺點銀子來得實在。」

周靜婉驚嘆:「你咋那麼喜歡攢銀子呀?」

稻花反問:「你不喜歡?」

周靜婉沉默了一下:「說不上喜歡不喜歡,反正我要花錢找我娘拿就是了。」

稻花敲了一下她的腦袋:「一聽你這話就知道,你沒吃過缺銀子的苦。」

「我這麼跟你說,銀子呢,要自己賺來的花著才有意思。父母的總歸是父母的,他們給你才能要,不給,你就沒有銀子花了。而且,每次你問他們要銀子的時候,是不是還要說明緣由?」

周靜婉點了點頭:「確實,每次我要買個首飾料子什麼的,我娘倒是會給我銀子,可就是要磨上好半天。」

稻花:「是了,花別人的銀子,哪怕是父母的,總歸也是不方便的,不如自己有,想怎麼花就怎麼花,又自在又有底氣。」

周靜婉邊聽邊點頭:「我覺得你說的挺有道理的,回去后,我也要好好想想,看看是不是也和你一樣,開個鋪子什麼的,免得日後沒錢花。」

稻花笑了:「好啊,你要開了鋪子,咱們還可以相互交流交流經營經驗。」

隨後,周靜婉又和稻花說了一些別家宴會上的趣事。

沒過多久,平曉拿著一封信笑著走了進來:「大姑娘,這是四爺給你來的信。」

稻花感到稀奇了:「四哥給我寫信?」書院和家裡的信件來往一直是大哥顏文修在負責的呀。

平曉笑道:「大爺的信夫人正看著呢,這是四爺特意說給你的,你看信封還寫著大姑娘你的名字呢。」

稻花接過信,看著上面寫的『顏怡一親啟』,笑道:「四哥肯定是嘴饞了,要找我拿吃的呢。」說完,快速打開了信讀了起來。

沒一會兒,稻花『噌』的一下站了起來,高興的對著周靜婉說道:「靜婉,我四哥說,明天他們要到五華山的馬場騎馬,問我們去不去?」

「真的?!」周靜婉也一臉激動的站了起來,興奮的伸長著脖子看稻花手中的信。

只是家常信,沒什麼不可見人的,稻花直接就將信遞給了周靜婉:「你哥哥的信現在應該也已經到你家了。」

周靜婉看完信,就將信還給了稻花,然後拉著她興奮道:「你去不去?」

稻花:「廢話,當然要去了,怎麼,你不去?」

「去去去,肯定要去!」周靜婉直點頭,「我跟你說,我每次看到我哥哥騎馬,我就羨慕得不行,太好了,明天我們也可以騎了。」碧雲察覺到池魚的異常,她往她的方向走,抬起手來,想將手搭在她肩膀上,可能想顯得對她親昵一點。

池魚看到了,立馬側過身子躲了過去:吃虧吃一次就夠了,她不想再吃第二次。

碧雲的手放在半空中,挑了挑眉,最後似笑非笑道:「別緊張,是真的想感謝你,雖然結果不盡如人意,但我也知道你努力過了。」

嗯?她到底在說什麼?池魚認時刻注意著碧雲的動向,腦子在快速轉動着,只能想到昨晚她幫忙撮合她和胡笙的事情,她難道真的是因為這……

《我在古代成了殺妖犯》第83章種子發芽(三) 「對,揍她!」

小蘿蔔頭們看支持偌老大的人越來越多,膽子漸漸大了起來。這不,又一個小蘿蔔頭冒出來附和。

「萬一老師回來了呢?」一個拖著長長鼻涕蟲的小男孩怯生生地問道。

「你要是敢告訴老師,我們也要打你!」旁邊的小孩囔囔道。

一陣叫囂后。

數個小蘿蔔頭,鐵著頭橫衝直撞,沖向蘇小染……

然而,一圈赤火在蘇小染眼中綻放,稍縱即逝。

她的腳跟迅速發力,一個前踢又一個后踢,很快就撂倒了這幫小蘿蔔頭,小拳頭正對著他們的臉頰卻沒有下狠手:「挺凶嘛,還敢不敢了?」

小蘿蔔頭們受到驚嚇,竄上竄下十分的惶恐,抱著頭就哇哇大哭起來:「嗚嗚嗚,我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你,可以過來了!」

蘇小染嘴角微微一翹,似笑非笑地看著偌老大,伸出短短的小手指勾了勾。

那神情,冷漠且囂張,彷彿在說:

想揍本姑奶奶,有本事放馬過來。

偌老大見手下還有一大幫小蘿蔔頭們看著自己,老大尊嚴瞬間被刺激了。

「啊!」

她突然一聲大吼,輪起白又胖的拳頭,用力地向蘇小染砸去。

當偌老大的拳頭距離蘇小染的臉還有二十公分的時候,她一個輕盈地迴旋轉身,又一個漂亮的側空翻,一把扣住偌老大,穩穩地將其制服。

「醜八怪,快放開我……」

偌老大拚命掙扎著,疼得聲音發顫,如同一隻爬蟲在地面上扭來扭去。

蘇小染挑著眉,輕哼一聲:「乖乖學當好寶寶。」

這是,憤怒的警告!

……

「醜八怪好膩害啊!」

一個小蘿蔔頭嘴巴張得大大的,滿心敬佩地感嘆道。

「醜八怪好像一位女王。」

「對對對,醜八怪扮成女王陛下真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