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是石頭!那是蛋,而且已經熟了……」夜曦欲哭無淚,緩緩抬頭,目光轉向遠處被烤焦的魔獸蛋,再度瞪大了眼睛。

焦黑的魔獸蛋上,一絲絲金色電流不斷跳動,這些電流似乎是從蛋的內部產生的。

「這個是什麼……」夜曦難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咔吧」清脆的聲音從前面傳來,蛋殼的表面突然出現了一條裂紋,而且還在不斷蔓延,越來越密集,「啵」清脆的響聲再度回蕩,蛋殼的上下裂開。

「破……破掉了……哥哥,石頭破掉了!」

「噓,輕點。」夜曦一手將妹妹拉致自己身側,捂住她的嘴按在身邊,示意她安靜,但自己的目光卻緊盯著不遠處裂開的魔獸蛋。

「噗」蛋殼的上半部分被一個小腦袋頂了起來,小小綠綠的腦袋使勁搖了搖,將頭頂的蛋殼甩到了一旁,烏溜溜的大眼睛,通體綠色的麟甲,頭頂中央還有一顆小小的觸角,身前兩隻小爪子趴在蛋殼上,朝這邊的夜曦、夜瀅張了張小嘴。

這竟然是只龍蛋!夜曦趴在地上已經完全驚呆了,這特么確定不是在做夢!身為夜龍帝國的人,對龍的認知是相當的高,面對遠處剛剛孵化出來的魔獸,夜曦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一旁的夜瀅顯然沒有夜曦這麼多吃驚,等夜曦從震驚中緩過來的時候小丫頭已經站在了蛋殼旁,伸出手指小心翼翼地在小龍的小腦袋上點了點。

「唷」被夜瀅觸碰了的小龍似乎非常開心,奶聲奶氣地朝夜瀅叫喚了一聲。

「呀!好可愛呀!」夜瀅尖叫著,直接用雙手將小龍抱入懷中,用臉袋愛昵地和小龍的小腦袋左右磨蹭,一邊還發出陶醉的笑聲。

「沒錯!絕對是龍!」看著妹妹抱在懷裡的魔獸,夜曦緩緩從地上爬起來,蛇身、四爪、綠色麟甲,唯獨不一樣的就是面前這隻幼龍的頭頂只有一個觸角,而夜曦所知的龍都是兩個角的,不過就算觸角少了一個,小瀅此刻抱著的還是一條龍!而且是剛從蛋里孵化出來的幼龍!

夜曦思索著,這樣一來自己剛剛的猜想也有了證實,章魚吞了這顆幼龍蛋,想依靠自己的魔核來吸收蛋的生命力,只是還沒吸收完就被夜曦擊殺了。

不過這樣一下,前不久在湖底的魔獸難道是龍?為了保護這顆蛋而深居在湖底?但為什麼不帶自己的蛋一起離開呢?

想著想著,夜曦也已經走到了夜瀅的身旁,看著妹妹懷裡可愛的小龍,忍不住伸手摸了上去。但小龍似乎並不喜歡夜曦,手指還沒有碰到它,就上嘴來招呼夜曦了,張嘴直接咬在了夜曦手上,不過幸運的是小龍才剛剛孵化出來,牙齒並沒有那麼鋒利,夜曦才能幸運得沒有見血。

「小傢伙至於這麼兇殘嗎?我可是把你從那隻章魚肚子里就出來的恩人!你應該感謝我。」夜曦沒好氣地笑罵道,用手指輕輕地在小龍的腦門上彈了一下,小傢伙頓時「喲喲喲!」地嚎叫起來,憤怒地表示抗議。

」哥哥,你怎麼能欺負小龍呢!太壞了。」聽到妹妹的話,夜曦呆了呆,沒想到妹妹的胳膊肘這麼快就拐向了外面,心中頓時又那麼一絲不爽。

」好歹也是我拼了半條命把它從章魚肚子里就出來的,輕輕碰一下它就不願意了,真是個忘恩負義的貨!」撇了撇嘴,準備轉身離開。

「嗷!」就在夜曦話音落下的剎那,小龍的口中突然爆發出高亢的吼聲,聲音一點也不像是剛出生幾分鐘的幼崽所發出來的,使夜曦和夜瀅完全愣在了原地。

緊接著,小龍從夜瀅的懷裡沖向了夜曦,細小的尾巴一個迴旋抽在夜曦的身上,「啪」看似柔弱無力的攻擊,卻讓夜曦感受到了巨大的衝擊,身體猛得倒飛了出去,在湖面上拖出一條恐怖的水痕。

「這傢伙!」夜曦站在湖面上穩住身形,胸口不斷起伏,滿眼的驚愕,「這傢伙的力量好恐怖,絕對是將階之上的力量!」

(今日第二章求月票、求推薦、求收藏,謝謝!明日繼續!) 「喔噢!」似是看到夜曦吃驚的表情,小龍在湖岸上騰空而起,原地翻轉了一圈,自豪地叫喚起來,兩股熱氣從它的鼻孔中噴出,蛇形的身體開始圍著夜瀅遊動起來。

「哥哥!你沒事吧。」夜瀅一把抓住遊盪在她身周的小龍,再度將其抱在了懷中,朝湖泊中心站立的夜曦詢問道。

只是讓夜曦有些無語的是,妹妹的臉上並沒有半點擔憂的神色,依舊洋溢著天真、爛漫的笑容,似乎並沒有應哥哥被一擊轟飛而感到擔心。

夜曦無奈搖頭,看來妹妹的心已經完全被這條幼龍吸引住了,朝著湖岸擺了擺手,回應對方自己無事,同時也準備上岸去了。

可就在前進的瞬間,夜曦發現自己的雙腳就像是被釘在水面上了一樣,怎麼用力都無法移動。「又怎麼了!」不斷用力移動、拉扯著自己的雙腳,心中竟然產生了一絲恐懼的情緒,抱怨著事情來得未免也有點太快了,一件又一件,根本沒有給他喘息的時間。

而就在這時,整個湖面都亮起了藍光,越來越耀眼!藍光下,不遠處漂浮在湖面的章魚屍體開始變得通透,竟然化成了無數藍點,一頭虛無的、宛如靈魂體一般的章魚憑空出現在了湖面上,左搖右擺,目光鎖定住了這邊被死死定在湖面上的夜曦。

「……這是什麼情況!?」夜曦怕了,看到那個恐怖猶如冤魂一般的章魚向自己衝來,更是狠命挪動著自己的雙腳,但依舊紋絲不動!

「要死了要死了!」虛幻巨大的身軀離他越來越近,夜曦已經急紅了眼,「咣」,藍光瞬間在他眼前炸開,耀眼的光芒令其暫時失去了視覺,與此同時,他感覺體內劇烈的顫抖了一下,識海中「嗡」得震顫了一聲,就像有什麼東西衝擊了他的大腦。

章魚的靈魂體已經消失,準確的說是融入了夜曦的體內,暴戾的氣息瞬間傾徹了夜曦的全身,令他的身體不斷顫抖。

「啊!」腦海中傳來一陣陣劇烈的疼痛,灼熱的痛處就像有東西正在撕咬他的精神,痛苦的吼叫著,夜曦身體慢慢失去了支撐,筆直地向後倒去。

「嘭」后倒的身體在觸碰到湖面之後並沒有繼續下沉,反而原地飄浮了起來,越來越高,騰飛到了湖泊之上十米的高度。

「吼!」湖泊中回蕩起一身低沉的獸吼,夜曦聽不出這聲吼叫來自哪裡,但在這聲吼聲出現之後,他腦海中的痛處立刻減輕了很多。

空氣在下一秒「嗡」聲顫動起來,湖面上所綻放出來的藍光更加耀眼,一條條詭異的紋路在湖面之上開始匯聚編製,最後以湖泊為中心,竟然勾勒出了一個巨大的魔法陣。一瞬間,整片森林中的水元素都瘋狂湧向了湖泊的上空,匯聚、相融,在湖泊之上形成了一個深藍的光罩。

體內世界中,夜曦長長地舒了口氣,章魚的靈魂終於被成功壓制住了,但隨後,他則發現自己體內的元素魔珠竟然把那章魚的靈魂當作元素吸收了,原本很暗的空間閃過一絲亮光,在吸收那章魚之後,他感覺自己的實力又提高了一截!

就在夜曦為此有些興奮的時候,大量的水元素突然瘋狂湧入了他的身體,「這又是什麼情況?」夜曦驚訝萬分,一件接著一件的事情發生,讓他又興奮、又有點害怕,但是看著體內世界不斷流竄的水元素,哪有不吸收的道理!

想到這裡,夜曦毫不客氣地運轉起了《寒夜訣》,四顆元素魔力珠開始了不斷得閃爍,頻率快得驚人!

這些水元素絕對夠讓自己踏足靈階了!夜曦內心狂喜,只要踏足了靈階,就是說超越了自己原有的實力,他的心裡怎麼可能平靜得下來!

原本黑暗的空間越來越亮,四顆魔力珠不斷閃爍吸收中流動在周圍的水元素,直至這個體內空間一片天藍。

「嗡」以藍色的水魔力珠為中心,一道光波擴散而開,原本明亮的空間再度恢復了黑暗,而四顆珠子在這一瞬間似乎增大了幾分。

「這就進階啦!」夜曦驚訝地感受著體內的變化,沒錯,這就是靈階的實力!但是,體內的魔力珠依舊在不斷閃爍,水元素還沒有被吸收完。

「這麼多!」先是驚訝,之後便是狂喜,越多越好,就讓我全部吸收掉,最好讓我直接突破到師階!心中狂妄地笑了起來,《寒夜訣》運轉,元素吸收的速度變得更加迅速!

……

湖畔上,夜瀅木然地看著湖面上空飄浮著的夜曦,張了張嘴似乎想要叫喚,但欲言又止,沉默良久之後,懶懶地打了一個哈欠,軟軟睡倒在了地上,不一會兒就傳來了均勻、深沉的呼吸聲。

而原本在夜瀅身邊不停遊動的小龍,在看到夜瀅入睡后,無聊地甩著尾巴在周圍遊盪了一圈,一溜煙鑽進了夜瀅的懷中,捲成一圈縮了起來。

……

濃霧瀰漫的森林深處,一道身著暗紅色長袍的身影憑空出現,那人出現之後,環顧了一圈周圍的情況,帽子下的雙眉微微皺了皺,眼睛盯准了一個方向,疾行而去。

越往深處走,霧氣就越濃厚,夜冥眉頭緊鎖,森林中空氣的濕度極其不正常,比幾個月前要濃重太多,令他渾身不自在。

繼續向前行進,遠處的濃霧中,藍色光芒不斷閃爍,見狀,夜冥更是加快了腳步,但只是向前行走了十幾米,等到能看清遠處景象的時候,他的腳步開始放慢,越來越緩,最終停了下來。

「這是什麼?」血色的雙目驚駭地看著眼前的一切,整個人都僵直在了原地。

眼前,濃霧瀰漫的森林中,一個巨大的藍色魔法陣顯得格外耀眼,原本巨大的湖泊就在魔法陣里,湖面之上藍色氣流迴旋,形成了一個恐怖的魔力漩渦,而在漩渦的中心處,一個藍發少年飄浮在天空,恐怖的魔力正洶湧進入著他的體內,其身體表面綻放著耀眼的藍光。

「這傢伙搞了什麼?」站在陣法之外,夜冥小心翼翼地用手觸碰了一下身前藍色的光壁,手指輕而易舉就穿透了進去,並沒有出現什麼異常的情況。

躊躇片刻,夜冥一個沖身突破了光壁,進入了陣法之中,瞬間,濃郁的水元素席捲而來,全身上下頓時變得濕漉漉的,就像落了水一樣,而且周圍空氣潮濕得難以想象,站在這裡連呼吸都變得異常困難。

看了遠處湖泊上空的夜曦一眼,濃郁的水元素依舊在不停湧入他的體內。沉默地看了看周圍,目光落在了湖岸處昏睡的夜瀅身上,疾步上前,查看了一下她的身體,確認沒有異常之後也鬆了一口氣。

「小瀅、小瀅醒醒。」輕輕地推搡了一下夜瀅,小丫頭輕聲夢囈了一下,揉了揉眼睛,朦朦朧朧地雙目看向了身旁的夜冥,「是小冥哥哥?你回來了嗎?不知道為什麼,小瀅還是好睏……」說著,小丫頭揉了揉眼睛,再度倒了下去。

「小瀅,別睡了,我們該回去了。」夜冥一把拉住快要倒地的夜瀅,再度把她喚醒,嚴肅地說道「你哥哥是怎麼回事?什麼時候才能醒?」

「呀?不知道呢,小瀅似乎醒過好幾次,可哥哥一直飄在天上。」小女孩滿然地搖搖頭,半睡半醒的樣子顯得極其可愛,在說完最後一個字后,輕輕地「嗚」了一聲,撲入了夜冥的懷中,又睡著了。

「這得等到什麼時候?」見到夜瀅又一次睡著,夜冥也是無語了,心裡計劃著先把小得帶回去,然後再回來接大的。可就在這時,陣法中所有的水元素突然瘋狂涌動起來,宛如颶風一般聚向夜曦。

「嗚~」夜瀅躺在夜冥的懷裡忍不住輕喚了出來,表情顯得極其痛苦,似乎正在經歷什麼折磨一般。感受到空氣中被盡數剝離的水元素,夜冥急忙抱起夜瀅跑向魔法陣外圍。

「嗡」空間震顫了一聲,巨大的魔法陣迅速縮小,但魔法陣中的魔力元素似乎是因為受到擠壓的原因越來越濃郁。

可怕的一幕發生了,夜曦的身體像一個無底洞一般,將那匯聚起來的元素魔力盡數吞噬,同時,巨大的魔法陣也已經縮小至一人大小,最後完全融入了夜曦的身體中。

剎那,周圍的環境恢復了原來的樣子,霧氣消散,一切顯得這麼得清晰,看著平靜的湖面,剛剛的那些好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原本飄浮在湖面上的夜曦垂直落下,身周的藍光也漸漸暗淡下來,「噗通」身影應聲落入水中,但夜冥的思緒並沒有從落水聲中反應過來,依舊思索著剛剛發生的一幕幕。

寂靜了片刻,夜曦並沒有像以往一樣從湖面上站起來,繼續等待,湖中心突然翻騰了起來,一隻手努力地在湖面撲騰、掙扎,抓撓著水面,打破了湖泊原有的寂靜。

「這又是在搞什麼?」看著湖面中央飛濺而起的水花,心中不禁有些詫異夜曦這是在鬧哪一出,夜曦能在水下呼吸這是被證實過的,現在突然間在水裡裝溺水……這似乎也有點太搞笑了點。

夜冥並沒有進行任何動作,依舊靜靜看著湖面,他想看看夜曦到底是想幹什麼,但是隨著時間推移,水面的動靜越來越小,最後完全停止,泛起的漣漪也逐漸消失,湖面再度恢復了平靜。

夜冥:「……」 看著沒了動靜的湖面,夜冥有些無語,放下了懷裡的夜瀅,一頭扎入湖中,加速朝著湖底游去。

昏暗的湖底,夜曦的身體正在不斷下沉,口中吐出一個接著一個的泡泡,顯然是已經溺水昏厥過去了。見狀,夜冥下潛中再度加速,游到了夜曦身邊,左手一勾掐住了他的脖子,拖起昏厥的身體馬不停蹄地朝著湖面衝去。

在上游的過程中,夜冥的目光不斷瞥向湖底,目光充滿了疑惑,湖底的魔獸消失了……難道是被他殺了?看著溺水的夜曦,夜冥再度加速。

一上岸,他就將拖上來的夜曦狠狠地甩在了一遍,然後從個岸上拾起一個個木柴合成一堆,單手一揮,木柴堆燃燒了起來。

「咳、咳……」躺在地上的夜曦連續咳嗽,嗆在喉間的水被吐了出來。

「夜冥?」看到不遠處坐在火堆邊上的人影,夜曦略微疑惑了一下,然後再度躺倒在了地上。寂靜之中,只能聽到火堆內柴火「噼噼啪啪」燃燒的聲音,夜冥在聽到對方的疑問后也只是用淡漠的眼神給予回應,絲毫沒有多的話語。

「得救了……」夜曦躺在地上輕嘆了口氣,雙手蓋在額前,默默地閉上了眼睛。回憶起剛剛驚心動魄的一幕,夜曦就有些無語。

連續的修鍊也不知道已經過了多久,在那強大魔法陣的刺激下,夜曦吸收水元素竟然會是平時的十倍之多,這種魔力吸收的速度可是他從來不敢想象的,也就是在這種元素吸收的速度下,他竟然在這段時間的修鍊中從將階九段直接提升到了靈階四段,這種速度可是在修鍊之前完全不敢想象的。

靈階四段,如此巨大的提升,本來應該是一件大喜事,但落入湖中的剎那,夜曦終於明白,他不會游泳了……不只是不會游泳,水下呼吸、控制水流……一系列關於水的能力他都已經不能使用,這種發現頓時讓他有種挫敗,原本開心的情緒一掃而空,變成了無盡的失落。

不會游泳,還落在了水裡,如果夜冥沒有及時救自己,自己就真得要在湖裡淹死了,試想一下,要是一個水之契約者在水裡淹死了,那得有多「逗」!反正肯定能讓小藍哭瞎。

「雖然我不知道你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可以用來浪費了。」說著,夜冥朝夜曦甩過來一件藍色的長袍,長袍的左胸前還繪製著白色的「夜龍」二字。

「這難道是校服嗎?」夜曦接住長袍,仔細看了看,疑惑地問向夜冥,火堆旁的夜冥已經重新換上了一件長袍,赤紅的顏色,胸前印著漆黑的「夜龍」二字,應該也是校服的一種。

「沒錯!這就是校服,校服顏色代表自己的主屬性,胸前『夜龍』兩字的顏色越深,說明學員的實力越強。」夜冥隨口回答道,「那件是按照你身體的尺碼定製的,快穿上,要回去了!」

「行!」夜曦點點頭,脫下了身上濕透的衣服,將藍色的長袍換上。「小瀅怎麼回事?」注意到妹妹安靜地躺在一邊,夜曦心中很疑惑,這丫頭難道一直睡到現在?

「睡著了。」夜冥盯著夜瀅看了一會兒,「小瀅穿的是藍色的,應該不用換校服了吧。」說著目光重新轉向夜曦。

夜曦看得一陣緊張,急急忙忙抱起自己的妹妹,「連小女孩也不放過,注意尺度啊你!」

對於夜曦的指責,夜冥這邊依舊一副要死不死的表情,沖著對方揮了揮手,「背上小瀅,我們走了,路上輕點。」

夜曦點點頭,背上了妹妹,心裡卻是諸多疑惑,看著夜冥前進的背影,總感覺他好像在躲避什麼東西似得,但是這片森林能有什麼東西能讓他怕成這樣呢?魔獸嗎?最近這裡的魔獸的確有些多,但也不強,不至於出現這幅表情吧……

沒敢多問,夜曦背著妹妹緊跟在夜冥身後,兩人悄悄潛伏行進,寂靜的森林中並沒有其他異樣的地方。

「哎,小冥,你到底在躲什麼東西?」行進了十餘分鐘,夜曦終於忍不了了,站到夜冥的身旁小聲詢問到。

夜冥沒有回答,右手朝夜曦按了按,示意他安靜,然後再指指前面的大樹,他的意思是空間隧道就在上面,動靜小點。

夜曦有些不理解,但還是跟隨著夜冥躍上了大樹,夜冥直接進入通道,身影消失,夜曦也緊隨其後進入,一陣天旋地轉,四周景物發生了變化,他赫然已經出現在了學院的禁地中。

「噓!」夜冥拉住了夜曦,對其做了一個安靜的手勢,然後仔細地環顧了一圈樹下的情況,似乎是在探查什麼東西。

夜冥接二連三怪異的舉動著實讓夜曦無法理解,看著樹下,禁地依舊是禁地,並沒有什麼異樣的地方呀,有必要搞得這麼神經兮兮的嗎?

「下去的時候動作小點。」輕聲對夜曦說了一句,夜冥獨自一人飄下了樹,聲音很輕,幾乎沒有產生一絲震動,落地之後,警惕地向前走了兩步,確認安全之後,又朝著樹上揮了揮手,「下來吧!」

夜曦點點頭,回頭看了眼背後的妹妹,小丫頭睡得很香,呼吸很沉,右腳一邁,落下了樹,穩穩站在了地上。

「趕快!我們走!別被發現了!」見夜曦落地,夜冥催促了一聲。

「等等!我身體動不了了!」就在夜冥邁步向前走去的時候,背後傳來了夜曦的求救。

就在剛剛落地的瞬間,夜曦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微微變沉,而在他抬腳想要前進的時候,身體猛然變重,就像有重物突然落在他的背上一樣,壓得他差點趴地上。

看了一眼後背,妹妹依舊趴在自己背上熟睡,並沒有別的異常,但這個重量是什麼情況?!下一秒,奇特的符紋在夜曦腳下浮現,黃色的光暈慢慢籠罩在了他的身周。

見到這一幕,夜冥眉頭微皺,冷哼一聲,連忙回身,手中一團火焰擊打在了夜曦腳下,符紋一擊即碎,化作無數黃色星點。

「坎符·水印·水縛!」聲音從頭頂傳來的同時,夜曦和夜瀅的腳下都出現了一個藍色符紋,圖案和剛剛那個符紋似乎一樣,一瞬間,無數條水舌從藍色符紋上流竄而出,將兩人死死纏在原地。

「破!」在身體被水舌纏繞住的第一瞬間,夜曦意念一動,魔力擴散而出,但水舌卻是沒有絲毫變化!完全忘記自己的能力已經消失了……下一秒,夜曦和夜冥就已經被無數水舌捆綁,緊鎖在了地上。

實在有些諷刺,作為一個水之契約者,竟然被水捆住了……

夜曦心中哀嘆了一下,看向一旁的夜冥,對方同樣用無奈的眼神給予回應,看來是沒有辦法了,不過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