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是墨家家主?」林雲頓時心中一震。 「倒是與墨離長得有幾分相似,只是不知道這人到底和墨離有什麼關係?」林雲心中想道。

「呵呵,老夫常年閉關,這次出關也是聽說了元靈大戰開啟,所以想出來散散心,就過來了一趟瞧個熱鬧,結果沒想到魔靈一族竟然請到了自然之盟和鳳凰大陸兩個盟友,無奈之下,受中域那幾個老傢伙的囑託,就留了下來。」墨家主笑道。

「呵呵,有墨家主在,定可一舉蕩平魔靈一族。」有人道。

「是啊,是啊,一舉蕩平魔靈一族。」

其他人紛紛附和道。

「諸位,所謂蛇無頭不行,鳥無頭不飛,這次借天棋書院這塊寶地將大家聚集在這裡,就是為了會合諸位的力量,結成滅靈盟,在盟主的帶領下,群策群力,共同進退,以免大家各自為戰,不僅容易被魔靈一族有機可乘,也容易同族之間發生一些衝突。」墨家主左邊的中年男子道。

「冰長老言之有理。」所有人紛紛點頭。

「我看就墨家主出任盟主之位吧。」墨家主右邊的中年男子道。

「言之有理,非墨家主不能勝任此職。」

「好,好!」

所有人都是點頭同意。

「呵呵,既然諸位如此抬舉,那老夫就卻之不恭了。」墨家主一點推辭的舉動都沒有,直接就是應承了下來。

「哈哈哈,好,好啊!」所有人都是贊聲不斷。

「這…」只是葉乘此刻卻是有些眉頭緊鎖,不由的身形朝後縮了一縮。

齊屏峰可是一直等待著葉乘呢,見到葉乘退縮,頓時眼珠一瞪,沉聲道:「葉乘武聖,你不是有什麼冤情請新任盟主幫你主持公道嗎?」

嗡!

頓時所有人都是將目光投向了葉乘。

「哦?天武域的葉家?不知道有什麼冤情啊,竟然用了冤字,可見事情不小啊?」墨家主淡然道。

葉乘武聖狠狠一咬牙,站了出來,對著墨家主道:「我葉家最近一艘浮空戰船,上有數萬人,結果竟是被同族的一個小子全都滅殺了,還請墨盟主主持公道。」

「那不知道兇手是誰?」墨家主問道。

「是我!」沒等葉乘武聖回答,林雲就是開口道。

「哦?」

墨家主好奇的看了林雲一眼,隨即問道:「那你可知元靈大戰開啟,同為同族之人,理應同仇敵愾,萬不可自相殘殺?」

「為何墨家主不問,我為何要殺他們?」林雲問道。

墨家主微微眉頭一挑,淡笑道:「那老夫問你,為何殺他們?」

「如果有人強闖了墨家,想將墨家據為己有,不知道墨家會如何應對?」林雲反問道。

「強闖?若是真有人如此膽大,自然是形神俱滅,誅滅九族。」墨家主眉頭一挑,臉色一沉,頓時一股無形的威壓散發了出來,赫然如同一個執掌乾坤,定人生死的世間君王。

「所以啊,我殺了葉家區區幾萬人,才只是一個開始而已,我還想著要將整個葉家連根拔起呢。」林雲淡淡道。

「嗯?」墨家主頓時臉色一沉。

其他諸位武聖也均是眉頭一挑,實在是想不到林雲竟然如此口出狂言。那天武域的葉家可是有著數位武聖坐鎮,暗地裡更是不知道會有多少手段,想要將他們連根拔起,豈是易事。

「諸位聽聽,諸位聽聽,這小子竟然想要將我葉家連根拔起,多麼的惡毒,多麼的險惡了,說不定他就是魔靈一族的姦細,故意的虛弱我聖元一族的實力。」葉乘武聖對著眾人道。

「沒有證據就不要亂說。如同一個潑婦一般,成何體統。」林雲冷笑道。

「放肆!」

葉乘頓時一聲暴喝,再也壓制不住心中的怒火,翻手一掌朝著林雲拍了過去。

一個堂堂的武聖之地,竟然當眾被如此的羞辱,何等的恥辱,若是再沒有任何舉動,豈不是被天下人恥笑,豈不是人人都可以欺辱他們。

「想找死?我可以成全你。」

林雲朝前踏出一步,猛然冥獄死海陣激發了出來,徹底將兩人籠罩在了其中。

「啊?」

「真打起來了,看樣子非得分個你死我活不可。」

「這小子太膽大了,這不是要和整個葉家為敵嗎?」

諸位武聖一陣低聲議論,對於這兩人的爭鬥有了一絲期待。

片刻之後,一陣嗡聲晃動,兩人的身形再次顯現在了眾人眼前。

嘩!

頓時眾人不由得一陣驚呼,那林雲竟然是安然無恙,好似沒有什麼傷勢,反而那葉乘武聖呢,此刻已經是衣衫襤褸,口吐鮮血,身子踉蹌,就差一口氣上不來,倒地斃命的份了。

「嘶!」此刻的棋思婉更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隱隱有些後悔。

她沒想到自己的一時衝動,請來的這位林公子竟然有著重傷武聖的實力,若是他執意因為齊屏峰的時候找他們天棋書院的麻煩的話,那她該如何是好。

林雲看著葉乘冷冷一笑,轉而對著墨家主道:「盟主,葉家搶佔我七殺閣山谷一事還請墨家主做主。」

「咳咳咳,墨家主,不要聽這小子一派胡言,我葉家前來臨海域助戰是有目共睹的事情,找個安身之所也在情理之中,而且大古國的古海武聖已經同意我們葉家在他們大古國境內找一處地方居住。」葉乘武聖急忙道。

剛才突然被拉扯進了一座法陣之內,他才是發現,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已經是上升到了和他們平起平坐的地步,斬殺天羅和天皇根本就不需要他人相助,他一人足矣。

「呵呵,葉乘武聖,你可不要害我,我明明說的是在我大古國境內擇一處無主之地,可沒說讓你們去強佔一處有主之地。」古海急忙道。

「葉乘,你還有何話可說?」墨家主沉聲道。

「這些都是那小子的一派胡言,我葉家尚不了解大古國的勢力分佈,只能是逐一搜索,根本就不知道那處山谷已經有人了。不成想這林雲看到我葉家的戰船,一言不合就是大打出手,實在是暴虐至極。」葉乘武聖道。

「呵呵,上次圍攻魔靈一族,我只是負責外圍的圍堵而已,結果竟是天羅和天皇徑直的沖了過來,你說和你們葉家沒有關係?大古國那麼大的地方,你們哪個地方都不去,偏偏來我定居的山谷,你說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嗎?」林雲道。

葉乘武聖頓是臉色一僵,冷聲道:「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圍攻魔靈一族是大家一起商量的,和我葉家何干,至於你說的巧合,或許真的只是巧合呢,你又有什麼證據證明我葉家是故意的?」

「那你又有什麼證據證明你不是故意的?」林雲道。 「你…哼!一切都是狡辯。」葉乘武聖道。

「咳咳咳,我說幾句吧,既然林公子證明不了葉家是故意為之,而葉家也證明不了巧合,那麼這就是你們兩家的事情了,和其他人無關,一切由你們自己處理好了。」墨家主道。

「盟主英明!」所有武聖微微一怔,紛紛附和。

「這…」葉乘武聖頓時眉頭一皺,臉色有些難看。

「怎麼?葉乘武聖,難道還有什麼疑問嗎?」墨家主沉聲問道。

「哈哈哈,估計是怕了吧,葉家都是這幅德行,輕軟怕硬。若是他能夠打得過林公子的話,恐怕早就興高采烈的點頭答應了。」張九泉道。

「墨盟主,我覺得此事可以詳細的調查一下,到底是誰的過錯,只是讓他們自己處理,萬一有理的一方受了冤枉被斬殺了,那可如何是好?」齊屏峰猶豫道。

「那不知道要調查多久啊?誰來調查?」墨家主問道。

「呃…一切聽墨盟主的意思。」齊屏峰道。

「你們誰有這等閑工夫來調查此事?」墨家主沉聲問道。

「這…」頓時所有人都是一陣沉默。

什麼叫閑工夫啊?聽著語氣就感覺話頭不對。

「現在正是元靈大陣的關鍵時刻,豈可因為這等小事分心,讓他們自決吧,我們還是商量一下如何應對魔靈一族的進攻才是正題。」冰長老道。

「是啊,是啊,大局為重!」

「嗯,對付魔靈一族才是大事,其他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

眾人紛紛附和。

「哼!」

葉乘武聖冷冷一哼,朝著墨家主拱手道:「葉某身子不適,就暫時告退了。」

說完,就是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我讓你走了嗎?」

忽然林雲身子一閃,擋在了葉乘武聖跟前,攔住了他的去路。

「小子,你這是什麼意思?真是覺得我葉家好欺負不成?」葉乘武聖臉色鐵青道。

「好欺負不好欺負,我是不知道的,不過有仇報仇,有怨報怨這事,我還是銘記於心的。正巧你來了,不如就從你開始吧。」林雲道。

嗡!

頓時大殿內的所有人都是神色一動,紛紛低聲議論了起來。

一開始以為這叫林雲的年輕人只是說說而已,頂多逞一時口快,畢竟對付一個強大的武聖之地可不是一兩句話的事情,哪個武聖之地沒有幾百上千萬眾啊,若是拉上一些盟友,上億大軍是不成問題的。

而現在,這位從來沒有聽說過的年輕人竟然真的打算對葉家動手,這可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事情。

「放肆!」

齊屏峰猛然一拍桌子站了起來,伸手指著林雲道:「小小年紀,竟然如此張狂,太不把眾人放在眼裡了吧?」

「是啊,現在元靈大戰開啟,還是以和為貴吧?」有著一人附和道。

「嗯?」

林雲微微扭頭看向怒氣沖沖的齊屏峰,又是餘光瞥了一下正中的墨家主,忽而對著齊屏峰冷笑道:「怎麼?想要為葉家出頭?你就不怕我連你齊家也一起滅了?」

「嘶!」

頓時大殿內的眾人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若說這年輕人要滅葉家,是讓大家震驚的話,那現在說要滅齊家,也就是口無遮攔,目空一切,甚至說不知死活了。

齊家可是中域的一方大勢力,足有數十位武聖,與墨家、冰家、關家並成中域四族,乃是整個青元大陸最為強大的四方勢力。

大殿內之所以為首的是三人而不是四人,完全是因為齊家這次出面的乃是齊屏峰這個後輩,而其他三家都是家主、長老出面,這並不等於說齊家就比墨家、冰家、關家差。

「哈哈哈!」齊屏峰聞言頓時怒極而笑,看向林雲的目光充滿了死意,如同看著一具冰冷的屍體一般。

「嗯?」

就是為首的墨家主、冰長老和關長老也是眉頭一皺,看向林雲的目光帶了一絲嘲笑。

年輕人初生牛犢不怕虎是好的,可也不能目空一切,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尤其是口無遮攔的話,更容易引來殺身之禍。

齊家何等的強大,青元大陸的一方大勢力,就是他們三家也是只能平起平坐,想要力壓對方一頭也是不太可能。

「呵呵,年輕人心高氣傲是好的,可也要懂得進退,識時務,不然一旦招惹到了不該招惹的勢力,那就一朝身死道消了。」墨家主淡淡一笑。

「哼!已經招惹到了,我齊屏峰就站在這裡,看你小子如何滅了我齊家?若是你現在不敢動手?」

齊屏峰冷冷一笑,伸手一指林雲,森然冷笑道:「我要讓你知道,得罪了我齊家的代價,你的九族男丁世世為奴,女子代代為娼。」

「那你就看著我滅你齊家好了。」林雲雙目一瞪,伸手化爪朝著齊屏峰抓了過去。

「啊?真敢啊?」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驚,看向林雲充滿了無比的震驚。

「夠了!」

墨家主猛然起身,一股強悍的氣息升騰了起來,化為一道無形的屏障將林雲和齊屏峰隔開。

「你給我等著,我齊家一定要滅了你。」齊屏峰怒吼道。

「那你也給我等著,我一定滅了你們齊家。」林雲毫不示弱道。

「給我死來!」

忽然葉乘武聖一聲怒吼,頭頂紙上一片樹葉凝聚了出來,卻是帶著陣陣狂風,呼嘯著朝著林雲而去。

「早就等著你了。」

林雲腦海中的天重星立刻轉動起來,化為一股無形的重力將陣陣狂風壓了下去,同時冥獄死海陣再次將葉乘武聖籠罩在了其中。

「好似是冥獄死海陣啊?」墨家主眉頭一挑,嘴裡喃語道。

「剛才沒看清楚,這次看清楚了,好像真的是,看來這小子倒是機緣不小。」冰長老道。

「可惜,太過張狂了,容易吃虧,竟然說出滅了齊家這話,恐怕齊家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絕對會置他於死地不可。」關長老道。

就在眾人驚訝后的片刻時間,林雲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了眾人面前,只是那葉乘武聖的身影已經是消失不見,只有著一具冰冷的屍體橫躺在地上。

「林雲…林雲…你必須死!」齊屏峰看到這一幕,盯著林雲的目光更加的兇惡起來。 「咔咔咔!」

一陣聲響之後,一道身影緩緩的站了起來,環顧了一下四周,目光有些茫然,不過片刻之後,就是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怎麼樣?」一道輕柔的聲音問道。

「本以為已經死了,沒想到竟然又活了過來,短短數月之間竟是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可惜都錯過了。」身影淡淡笑道。

若是林雲在此,一定會大吃一驚,這人竟然與他長得一模一樣。

「只是你現在還是夫君的分身嗎?還是一個完全的獨立個體?」輕柔的聲音再次響起。

隨即一道絕美的身影閃爍了過來,竟是與林雲拜了天地,成了夫妻的長公主敖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