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吧,什麼要求?看起來我放你出來並不是明智之舉啊?」聞言,梁冬感嘆著道。

「滾,你若是不放我出來,靠你那諸神產物,恐怕並不能抗衡幸軒,況且,我這個要求,很簡單的。」聞言,九幽冥雀冷冷的道。

「哦?能讓你九幽冥雀提出的要求又豈是簡單之物?」梁冬一聽,倒是來了一點興趣,九幽冥雀貴為九幽冥神的坐騎,不可能對一般的東西感興趣,但到了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聽聽它的要求,但莫非,是想要小金人?如果到了那時候,梁冬就是拚死也不能讓它得到小金人。

「快,攔住這些人,不能讓他們接近女王陛下。」炎蠍一身的火焰,剛才被幸軒已經重傷,但現在已經是全族的存亡之秋,即使是滅亡也不能讓這些人類稱心如意,看著一個個人類強者沒死的都站起身來,目光驚駭的看了一眼這個剛剛停下來的仙氣肆虐之地,但而後又在仔細的感應了前方好像沒有了那麼多強大的力量暴動之後,就在幸軒的帶領下進入,所以炎蠍絕不容許這些人再次進入。

「哈哈……,毒蠍妹妹的晉陞失敗了么?看起來,我來的正是時候啊!」但接下來,令得天地再次失色的聲音出現,旋即,一道雄渾的意念在這天地之間響徹起來,這道意念,宏達、深遠,就好像初始世界的時候就存在了,散發著蒼涼古樸的味道,但卻讓人靈魂都戰慄起來。

「什麼?」

「這是什麼存在?」

「怎麼感覺全身都顫抖了起來?」頓時,在戰鬥的無論是嚴罡,還是幸軒,亦或是九幽冥雀都是臉色大變,連語氣都稍微的顫抖起來。

「十級仙獸。」

到了現在這種時刻,還有什麼能夠令得天地如此變化,肯定是十級仙獸,傳說中,那是足以跟上古大聖「史詩之階」以上的強者抗衡,北荒之丘內有十級仙獸,但卻也只有一頭,想不到,現在將這個傢伙也驚醒了過來,除了十級仙獸,沒有存在在察覺到了那麼多強者的環境還敢如此大膽的出來。

「什麼?」

「十級仙獸?北冥鯤鵬大人?」頓時,強如炎蠍跟墨蠍還有另外六大毒蠍首領,到了現在,顯然也認識了降臨下意念的存在,大驚的道。

北冥鯤鵬,是十級仙獸,是北荒之丘的第一凶獸,這樣的凶獸,在邊隕界內,除了一個真虹仙院的院長還有天刑長老,還沒有一個存在能夠與其抗衡,但飛天毒蠍女王這次的晉陞,已經讓他擁有了危機感,若是飛天毒蠍女王晉陞成功的話,那必然就是十級仙獸存在,那它北冥鯤鵬的第一之位,肯定會受到威脅,此刻,飛天毒蠍女王的籠罩紫光爆碎了之後,並沒有察覺到十級仙獸的氣息,當然就是失敗了。

「不跟你說了,這傢伙我也不是對手,快走啊。」頓時,九幽冥雀察覺到了這道聲音內蘊含的恐怖力量之後,一下子不等梁冬說什麼,就是再次附身住了梁冬,開始展開大逃亡,這股恐怖的意念,好像僅僅只是一道聲音,就可以輕而易舉的破了在場所有人的精神防線。

「等等,再給他們加點佐料。」但梁冬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主意,仙氣一出,就是讓仙氣模擬成自己拿著飛天毒蠍女王狂奔的身影開始跑,顯示的是自己長生秘境「靈魂變」的實力罷了,而這不過是自己的一道真氣罷了,雖然真氣是低等位面才有的東西,但在這滿是仙氣的地方,不同之處往往會讓人露出驚愕的神色。 「好小子,真不錯,看來,我的要求我不能讓你辦到了。」頓時,連九幽冥雀都不得不感嘆梁冬的奇思妙想,若是沒有小金人的話,九幽冥雀二話不說,肯定直接奪下飛天毒蠍女王,但梁冬卻有小金人的存在,雖然它也深深知道,小金人不能被梁冬自由的操控,但二次都被小金人鎮壓,它就知道,小金人具有護主的能力,自己若是讓得小金人知道有對梁冬動歪腦筋的心思,自己馬上就要大禍臨頭。

「你幫了我,這份恩情我銘感心內。」聞言,梁冬卻是洒然一笑。

「少來了。」但九幽冥雀雖然說是沒好氣的道,但從梁冬能將自己放出,明明煉化自己之後就可以擁有自己的全部能力,但梁冬卻沒有那麼做,反而是將自己的身軀任由自己附身,還沒有一絲抵觸的心裡,完全的接納了它九幽冥雀,沒有一點防備,這才讓九幽冥雀最為震驚的,而且,就算是在眾聖塔之內面對自己的時候,雖然他的朋友一個個都是氣功修為低微,但還是願意幫助梁冬,願意以自己的生命來阻擋自己,這是為什麼呢?

九幽冥雀有點想不通,在它以前的記憶力,遙遠的神話時代,讓他清楚的認識到,唯有力量才是凌駕於所有人之上的關鍵,以絕對的力量鎮壓所有人,但梁冬卻好像有點不一樣。

「幸閣主,看來我們得走了。」到了現在,每一個幸軒身邊的強者都是能感覺的到,有一個非常厲害的存在即將要降臨了,這個存在,絕不是他們所能抗衡的,目光忌憚的大叫道。

哦不,應該是恐懼無比的道,現在這十級仙獸出來了,肯定就盯上了飛天毒蠍女王,而且,等到現在飛天毒蠍女王晉陞失敗之後才出現,顯然早有預謀。

「不……,我不走,我的女兒解藥還沒拿來,不能走啊!」但幸軒卻咬著牙齒,一想到自己的女兒還在生與死的煎熬當中,就是極其不甘心的吼道。

到了現在,走的話那可就前功盡棄了。

「走啊,到時候小命都保不住。」聞言,嚴罡,花弄影,追風者追風都是感覺到了巨大的危機,北冥鯤鵬之名,實在是太響了,邊隕界內的五湖四海之內,沒有人能夠不忌憚,希望能夠將幸軒叫回來。

「飛天毒蠍女王,給我滾出來。」但幸軒卻什麼都不管,瞬間進入原本的蠍城之後,幸軒就是全身氣功仙氣爆涌而開,將這裡的一切都成為自己的聖域,到了現在,還有什麼面子可言,就是直接吼叫,將飛天毒蠍女王引出來再說,下一刻,就看到一道影子,這道影子的脊背上,扛著磨盤大小的深紫色甲殼狀之物,兩隻鉗子垂落下來,剛好被幸軒的目光捕捉到。

「該死,敢拿我們當槍使?」梁冬的分身被梁冬自己模擬之後,可不懂得隱藏,就是按照本能的一些意識開始在這片煙塵布滿天際的行動起來,沒過多久,就可以看到,梁冬的身軀背著一個飛天毒蠍的樣子立馬呈現在了所有人的目光之內,而且,這個人還是長生秘境「靈魂變」的小子而已,幸軒不得不大怒道。

不止是幸軒一個個,還有所帶來的人類強者,或者是毒蠍首領們,都是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區區一個長生秘境「靈魂變」的強者可以將飛天毒蠍女王收服。

自己所帶領的那麼多強者,在外面辛辛苦苦的戰鬥,現在,只是全便宜了這個小子,但那北冥鯤鵬同樣讓幸軒感覺恐懼,那是在北荒之丘的霸主,連飛天毒蠍女王都完全不是對手,但幸軒現在也只是想著,拿了飛天毒蠍女王就趕緊跑,不跟北冥鯤鵬正面衝突。

很多人一瞬間就知道,這梁冬以這點微薄的氣功修為來到了這裡,拿著所有人都惦記的飛天毒蠍女王,這一刻,沒有人會想為什麼那麼弱小的一個人能夠降服飛天毒蠍女王,瞬間失去了鎮定的判斷。

「走。」到了現在,梁冬哪裡還有停留,本尊跟分身化為了兩個方向一前一後的開始狂奔,希望自己的計策可以多瞞一會兒,至少讓自己跑遠點先。

「小子,交出飛天毒蠍女王。」人類強者開始降臨,但毒蠍首領們也在他們的背後緊追不捨,要保護他們的女王陛下。

「你們這點修為也敢在這裡大言不慚?」但接下去,一雙足足綿延了數百萬里的灰白羽翼從這裡伸展而出,一個黑影也就降臨下來,一道灰白色的吐息閃電掉落而下,數十萬里的地方就陷入了巨大的爆炸之中,被這爆炸擊中的人類強者死的死傷的傷。

而這傳說中的十級仙獸似乎可以控制住所有的北荒龍捲風暴,那滔天的神威,瞬間呈現在每個人的頭上,仰天一望,所有人都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

書里記載,這北冥鯤鵬,北冥有魚,其名曰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意思是說,這北冥鯤鵬的前身其實是魚,但鯤鯤化為鳥之後,就不知道這北冥鯤鵬到達身軀可以長達幾千里,飛行起來,也不知道能一下飛多遠,但可以日行千萬里,想不到,這樣的存在就出現在這裡,而且看起來別傳說的更可怕,只見它全身綿延好幾百里,降臨下來之後,無數的風沙暴虐而來,讓每一個人都是被吹得東倒西歪,那巨大宛如小山的一般的眼眸內充滿了戲謔之意。

「北冥大人,我們沒有別的意思,我們星隕閣閣主幸軒的女兒中了飛天毒蠍的蠍毒,我們求了解藥之後,馬上就走。」花弄影嬌喝道。

「走?來到我北荒之丘,幾進幾齣還想走?未免也太當我們北荒之丘不一回事了吧?而且,現在還將我的飛天毒蠍妹妹傷成這樣,人類,你們給我準備葬身在我這北荒之丘吧?」但聞言后,接著北冥鯤鵬可也不管什麼星隕閣的的閣主女兒受了什麼嚴重的蠍傷,一絲戲謔的笑道,降臨而下,隨意的一揮翅膀,無窮無盡的各大屬性仙氣都是飆射而來,而北冥鯤鵬那巨大的灰白羽翼長達數百萬里,在這遮天蔽日的籠罩之下,沒有人能夠逃離,若是地獄內的群魔的話,非要上古大聖級別的領主才能抗衡不可,梁冬的分身再怎麼跑,都跑不出這北冥鯤鵬的翅膀籠罩,只能夠被抓到手裡。 咚咚咚!!!!

不說是直接被北冥鯤鵬的仙氣擊打到,就說是沾染到一星半點,都是必死無疑,幸軒所帶來的強者也有數十人,在邊隕界內,的確是威名顯赫之輩,但在頂級的仙獸面前,任何人都得滅亡,任何顯赫之人都是一樣。

而且,這次北冥鯤鵬的攻擊覆蓋範圍,比之前中品仙器爆炸的覆蓋面還要寬大,所有人都是潰敗,而毒蠍一族的首領們臉色更是難看到了極點,自己的女王陛下這次晉陞失敗了,北冥鯤鵬一直雄踞北荒之丘第一仙獸,也是第一凶獸的威名,所謂一山不能容二虎,自然要趁著現在飛天毒蠍女王失敗了之後就落井下石,能擊殺就是最好的,現在說的什麼擊殺飛天毒蠍妹妹,這不過是冠冕堂皇之詞。

噗嗤!

噗嗤!

遭遇到了北冥鯤鵬的大範圍攻擊,而且,這些仙氣,還是自身軀從四面八方出去的,不管是人類強者,還是毒蠍一族,沒有存在能夠抵擋而下。

「幸閣主。」嚴罡也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神色大急的大喝一聲。

「走。」幸軒看著北冥鯤鵬大發神威,還有現在眼看著飛天毒蠍女王就要落入北冥鯤鵬的手裡,以及現在自己所帶來的人都被北冥鯤鵬所擊傷,但也沒辦法,此次星隕閣閣力大損,不僅幸軒自己沒有得到解藥,而且還連帶著那麼多人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創,星隕閣還要承擔那麼多責任,事不可為之下,就只能走,不甘心的咬了咬牙,首先退走。

「呼呼!」

一路上,梁冬都是發了瘋的逃竄,逃竄的同時,那來自胸口上的急促之意就讓梁冬忍不住喘起了猛烈的呼吸,而北冥鯤鵬的抓攝到了梁冬之後,神色表情醞釀了一下之後就化為無窮的戲謔道:「飛天毒蠍妹妹啊,你晉陞十級仙獸怎麼也不告訴為兄我,好讓為兄來為你祝賀一下啊!」隨後,北冥鯤鵬抓攝到梁冬虛影之後,就懸浮了起來飛天毒蠍女王,但話音剛落之後,隨著北冥鯤鵬的仙氣入侵之後,就好像雞蛋殼一樣瞬間崩碎,連帶著飛天毒蠍女王跟梁冬的分身,就一下子爆裂,北冥鯤鵬什麼修為,梁冬在其眼裡,就是跟狗屎都不如的存在一般,現在馬上露陷了。

「什麼?」

「什麼?該死,原來是低等位面之人的把戲,該死的人類強者,我要殺光你們。」頓時,北冥鯤鵬一下子感覺到不對之後,就發出震蕩九州的巨吼聲,原來是自己被這種小孩子的把戲騙了,一下子聯想到了這是幸軒等人的奸計,先讓人類強者在這裡牽制,在這裡迷惑,而他們有的人,則是帶著飛天毒蠍女王趕緊走,當下,北冥鯤鵬整個暴怒的起來,看到幸軒等人開始退了之後,都是發狂的追擊上去,一道道強大的仙氣攻擊自口中爆射而出,將一個個強者開始斬殺,但憑藉著那麼多年跟飛天毒蠍女王的氣息熟知而言,當然知道是往梁冬這邊逃竄。

「北冥鯤鵬大人,你當真要跟我們整個邊隕界的仙道人士作對不成?你知道我們這裡的所有人的身後背景么?」在逃竄的同時,而且這些強者都是不惜耗費氣功修為,以氣功修為降低為代價逃走,都是一下子探知到位置,鮮血狂噴的大吼道。

「笑話,你們這些所謂的仙道人士只不過是想要吞併我北荒之丘的地盤而已,實話告訴你們,要麼叫真虹老頭跟天刑老頭自己來,不然,憑藉你們這些,還不足以有資格成為我的對手。」聞言,北冥鯤鵬那長達數百公里的身軀一下子全部降臨,尖銳的笑了起來道。

「該死,還是瞞不了多久么?」相隔很遠的地方,梁冬仍然能夠感受到,北冥鯤鵬的暴怒吼聲,一個大驚,更是瘋狂的開始逃離北荒之丘,而且,向後一望,這北冥鯤鵬的身軀長達居然比九幽冥雀還要大,這,這簡直是太驚人了。

「該死,若是讓我知道是誰欺騙了我的話,我一定不放過他。」旋即,北冥鯤鵬大笑了之聲,那一道道聲音,可真的讓梁冬感覺到了無比的驚險,接著就感覺到北冥鯤鵬的一道意念就盯上了自己。

「恩?那個不是飛天毒蠍女王么?」但同一時刻,幸軒跟嚴罡眾多強者同樣也是看到了梁冬跟背著飛天毒蠍女王的身影同樣爆裂,聽著北冥鯤鵬的怒聲,剛開始都被它的神威震撼到了,他們剛才也只是被北冥鯤鵬的滔天雄威吸引了主要心神,完全沒有太過在意飛天毒蠍女王,只是看到飛天毒蠍女王消失在了北冥鯤鵬面前,完全不知道飛天毒蠍女王去了哪裡,還以為是被北冥鯤鵬抓起來了。

嗖!

「該死,這個傢伙察覺到了我們了。」頓時,可以看到,在梁冬的氣海之上,全身保持著一個姿勢散發著黑炎的九幽冥雀原本是想要恢復一些仙氣,但現在,卻是苦笑著道。

只想和你好好的 「這……,這該怎麼辦?」聞言,梁冬也感覺自己的身軀好像緩緩的停止下來,就算是集中了整個眾聖塔內的所有人之力都是不行,就感覺,背後一雙銳利的眼睛已經牢牢的盯住了自己,光是一個目光,自己的靈魂都在戰慄。

「褻瀆諸神……,不膜拜的諸神……。」但下一刻,令得九幽冥雀再次一個目光震顫,因為,現在,小金人又睜開了眼眸,將這道目光給一下破除。

「還好,梁冬這傢伙還是不能亂動。」從這一刻起,九幽冥雀就一點都沒有後悔自己恢復自由的那一刻報仇,要是報仇的話,恐怕會死的很慘。

九幽冥雀雖然身為九幽冥神的坐騎,但像九幽冥雀這樣的神獸,同樣跟神一般珍貴,氣魂大陸這樣的低等位面居然出現了這樣的東西,但經歷了數千萬年時間之後,遙遠的神話時代的九幽冥雀一族早就隕落了大部分,剩餘的,像氣魂大陸內這樣的偶然一隻,也是記憶殘缺或者血脈不是當年的那些九幽冥雀,當然不知道梁冬的小金人是哪位諸神的產物。

「 但九幽冥雀仍然不後悔,北冥鯤鵬雖然厲害無比,是邊隕界內的至尊仙獸,但九幽冥雀肯定北冥鯤鵬,要是對上小金人的話,也討不了什麼好處。

「你們這些人類,該死真該死,你們的這些人類那麼弱小的生靈怎麼能破除我的念頭?這怎麼可能?」但北冥鯤鵬眼看著飛天毒蠍女王消失了,氣急敗壞之下,就看到這些逃竄的強者,但這些還不止,自己的念頭居然被那個人影破除了,不可置信的怒吼道。

「好險。」

頓時,梁冬一感覺到了小金人睜開了眼眸,就知道,任何人都不得反抗諸神,當下就是滿頭大汗,汗流浹背,若不是有小金人的存在,北冥鯤鵬就一個目光就可以將自己壓死,當下就不再停留,開始拚命的飛掠,咬著牙齒一刻不耽擱的往前而去,飛天毒蠍女王在自己的背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醒過來,到時候,肯定要殺自己,不過她給人一種感覺,就是雖然被自己破壞了晉陞的儀式,但好像並沒有傷到本尊,就是說本質上沒有傷,只是恢復了原狀,按照猛獁等人所說,只要提取一點蠍毒就可以查看其毒素,到時候,也就是能對症下藥了。

「找到了。」雖然亂竄了許久,但梁冬還是在北荒龍捲風暴的肆虐的北荒之丘找到了出口,不管北荒之丘再怎麼大,也有邊際的地方,頃刻鑽了出去,隨後,圍繞在耳旁的巨大北荒龍捲風暴的聲音一下子降低了很多,入目一看,雖然依舊風沙漫天,但還是逃了出來。

噗嗤!

沒走兩步,就吐出了一口鮮血,剛才被九幽冥雀附身所造成的副作用現在發作了,身軀一個搖晃,差點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快走,梁冬,那北冥鯤鵬還沒放棄。」但不待梁冬緩一口氣,九幽冥雀再次大叫道。

「該死。」一聽,梁冬回頭一看,果然,一道龐大影子飛掠而來,北荒龍捲風暴擊打在北冥鯤鵬之上根本就是跟撓痒痒一樣,連那灰白色的毛髮都未曾撼動一根,而且一動身軀,幾乎就是非常接近自己了,沒想到,這個北冥鯤鵬那麼鍥而不捨,都不惜要出北荒之丘來抓梁冬,若是仙道強者知道的話,還以為北冥鯤鵬要開始攻打仙道宗門了。

「快跳下去,跳下去之後,身上的氣息就會被完全掩蓋的。」陡然間,九幽冥雀的聲音響起之後,梁冬就看到一條大河,剛才梁冬都感覺自己腦子有點昏沉沉的,離開了北荒之丘后,果然難得看到了一條大河,水不僅能夠將自身的血跡全部去掉,而且還能完全的掩蓋。

「好。」頓時,梁冬深吸了一口氣,就想到起在天子學院被領袖追殺的時候,自己傷重的時候也是面對著大河就跳了下去,想不到現在,情景又再次重現,但真是感慨萬千,雖然很遠,但梁冬還是一個勁地撲騰一下子下去。

「在我北冥鯤鵬的追擊下,還沒有人能夠跑得掉。」但沒過多久,整條河就被北冥鯤鵬卷了起來,氣勢雄壯到了極點,原來的河內,則是滴水不剩,就連支流和主流,都一下子乾涸而去,但看上去,就沒看到梁冬的身影。

「該死,你跑不掉的。」大怒之下,北冥鯤鵬那雙銳利的雙眸開始四下在水裡查找起來,但接下去,就吼叫了起來,而且是找不到而發出的憤怒吼聲,這種等級的吼叫聲,沒有存在能夠比擬,但整個北荒之丘臨近的勢力宗門都察覺到了,強大的人類,亦或是一頭頭仙獸榜靠前的仙獸,也都是發出忌憚的低吼聲,最後,找不到梁冬之下,就任由水流灑落,不甘的咬了咬牙飛掠了出去。

轟!

河流一失去仙氣的支撐,掉落而下,那巨大的衝擊將原本的河流支道跟主道,都衝擊的破碎,過了一會兒之後,一團水流,卻莫名其妙的蠕動了起來,就好像是化稀薄變濃稠的那種狀態。

「哈哈……,梁冬,你實在是太厲害了,這樣的辦法都能想得出來,我敢說,這樣的辦法除了你沒有別的人可以想的出。」在氣海之上,九幽冥雀也不得不對梁冬刮目相看,這樣的辦法,完全是置之死地而後生。

「沒辦法,對上這樣的恐怖的對手,我完全不是對手。」頓時,梁冬也是精神緊張到了極點,在剛才自己進入水流的一刻其實北冥鯤鵬也是知道了,但不過梁冬化為了一絲水流,這就不是北冥鯤鵬可以輕易想得到的,這個還是梁冬自己臨時急中生智的想到的,但還好是暫時躲了過去,直到夜半三更,梁冬都沒有出現,擔心北冥鯤鵬其實就在附近,一直到北荒之丘內出現的一道又一道的身影梁冬才稍微的放下心來。

「閣主,這……。」陡然,從北荒之丘內,出來幾道人影,這些人影,全都是身軀上衣衫襤褸,比梁冬剛到北荒之丘遇到的幾個人還要狼狽的多,受了很嚴重的傷。

「只能先回去了,看看還有沒有別的辦法救治仙兒。」頓時,雖然極其不甘心,但剛才的北冥鯤鵬沒有殺這些人強者的原因其實也是因為飛天毒蠍女王。

若是飛天毒蠍女王晉陞成功的話,下次回歸,就是成為十級仙獸之時,到時候,對於北冥鯤鵬來說,就是巨大的威脅。

一直到深更半夜,明月的月光灑落下來之時,梁冬才敢重新化成人,嘩的一聲從水裡站了起來,嘩的一聲,無數河水灑落,濺起了一圈圈的光波漣漪,在月光的映照下還讓湖面上月光出現了搖曳,晃動,格外的美麗,但梁冬原本的傷勢就沒好,但現在無疑是雪上加霜,覺得要找個地方好好療傷再說。

月黑風高之夜,梁冬再次回到了眾聖塔之內,趁著這樣的夜色好好的隱藏起來,閉關療傷,在這樣強者如林的仙之位面,神魔封盡就會起到很強的作用。

嗖嗖嗖!!!!

一股股無力的感覺湧上了心頭,接著就沒力氣飛行了,不得不降臨下來,徒步行走。 這也是一片窮山惡水,夜晚響起了陣陣凄厲的狼嘯聲,每一聲,都深入骨髓,還有陣陣涼風,這樣的環境,也可以嚇壞一個人,不過這也是靠近北荒之丘這個死亡絕地所引發的環境問題,若是離開了北荒之丘很遠之後,就沒那麼恐怖了,那是仙道之人的領地了。

「趕緊找個地方。」到了現在,梁冬最想的就是找一個地方,好好療傷一番。

轟!

但下一刻,隔著月色,一條長達數百里的巨大瀑布就映入梁冬的眼帘內,正驚嘆一下,但接下來,一道身影更是讓瞳孔猛縮下來。

「那是?」待看清之後,更是縮成了針線一般。

「是那個黃衣女子。」降落之後,雖然身影現在很狼狽,但那時候,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梁冬還是當場就確定下來了。

「哈哈……,梁冬,看來被飛天毒蠍女王重傷了之後,這個黃衣女子也是中毒了,飛掠到了這裡之後也只能垂落下來,也是,像這個小女娃就這樣對上飛天毒蠍女王,不死才怪。」這時候,九幽冥雀也是化為一道流光從梁冬的體內流轉而出,看著這個黃衣女子,笑著道。

「沒死呢她。」但梁冬稍微摸了下手腕之後,仍然感覺到有一絲生機,涌動了一絲目光驚喜,但更令梁冬更驚人的是,看到女子的這一刻,氣海之內似乎有什麼東西顫動了一下,但旋即也就消失了,梁冬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覺所以也就沒在意了,但看著女子就這樣躺在一塊石壁上,居然涌動了一種好像哥哥保護妹妹的感覺。

「什麼什麼?沒死?」頓時,九幽冥雀驚訝的道。

「恩,我們救救她,說不定可以救起來。」旋即,梁冬認真的點了點頭道。

「什麼?你要救她?你別忘了,在早上,這個女人還不惜爆炸了中品仙器,要不是我,你早就被炸的粉碎了,這個女子醒過來之後,絕對殺了你。」九幽冥雀一聽,雖然它知道梁冬並非那種無情無義之人,但也不是那種會管所有人閑事那種人,也不是那種為了女人就會一下就上的那種感覺,但這些還不算什麼,在白天,幫助了這個女子之後居然說也不說一聲謝謝,就爆炸了中品仙器,現在梁冬還要救她,這不是自己沒事找死不成么?

「可是我感覺她給我一種很特殊的感覺,我不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感覺,但總感覺我想救她。」聞言,梁冬也點了點頭,但他感覺這股感覺很強烈,但雙手還是伸了過去,將之抱起來,四下掃視了起來。

「有了。」

當下樑冬就在瀑布的旁邊也就是山壁上竟然找到了一個洞穴,洞穴之外,一顆大大的古樹的枝葉剛好將其遮擋住,一個非常好的理想狀態,而且這裡也算是離北荒之丘有一段距離,小心一點,倒也可以養傷。

「還有呼吸,找一點水和食物。」將這個女子放好之後,梁冬在確定有呼吸之後,就感覺自己也是差不多了,自身難保了居然還想著救別人,還好這等地方,還有一些水源跟食物,輕易的獵殺一隻野兔之後,就開始將心神沉入了眾聖塔之內,看著女子的右肩上一個恐怖的傷痕,梁冬也不知道有什麼辦法可以救治。

「猛獁大師,這個女子的右肩被飛天毒蠍女王的鉗子傷了,我也看不出到底有沒有中毒,你看什麼辦法可以慢慢恢復?」梁冬一進去之後,就問道。

「回血丹,這是一種六品丹藥,但煉製材料過於稀少,如今氣魂大陸已經化為了現在的樣子,你若是相信我的話,就讓我來到外面找找看,不過具體還是得讓我看看這個女子再說。」聞言,猛獁一下子非常謙恭,立馬將自己所知道的回答而去。

「好。」對於這個梁冬沒有任何懷疑,立馬將其放了出來。

「仙之位面果然不一樣。」出來之後,猛獁也不禁對仙之位面的仙氣而感到驚嘆,這樣的仙氣濃度,足足比氣魂大陸之上的真氣好上了數十倍的檔次,忍不住讚歎了一聲,但讚歎了一下之後,就言歸正傳,將目光投射在了這個黃衣女子的身軀上,右肩上的那道猙獰傷口,是黃衣女子昏迷的主要問題。

於是,猛獁散發出了精神力,開始探知黃衣女子,這靈魂感知力,也是仙之位面強者所沒有的,但在仙之位面,除了實力還是實力,沒有實力,一切都是空話。

過了十幾個呼吸聲時間之後,猛獁收回了手,眉頭皺了起來。

「怎麼樣了?」梁冬一下問道。

「沒事是沒事,不過我總感覺到這個女子體內好像有一股氣息並不屬於她,但這道氣息,卻也好像並不會對她造成什麼傷害,我也搞不清楚怎麼回事,但首先確定這個女子並沒有因為蠍毒而昏迷,只是失血過多。」聞言,猛獁搖了搖頭,但對於右肩上的猙獰傷口,首先確定問題不大。

「哦那就好,在這邊隕界內,不知道有沒有你所需要的藥材呢?」梁冬一聽,點了點頭,接著就是再次無奈道。

「我出去找找就知道。」猛獁目光一閃道。

「出去?但你可要注意安全。」梁冬面色一動道。

「放心吧。」

猛獁走後,梁冬也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稍微的將女子躺好一點之後,似乎來自右肩上的疼意讓她的秀眉一下子皺了起來,神色痛苦,低聲的呻吟起來。

「姑娘,你沒事吧?」梁冬忍不住叫了一聲。

「你……,你是……,誰?」旋即,這個黃衣女子居然睜開了那清澈的如同琉璃般的目光,看著梁冬,但現在已經讓她的目光迷離了,只是本能的道。

但旋即又昏迷了過去。

「梁冬,你等下別被飛天毒蠍女王殺了哦,就這樣放在那邊,要不,你將飛天毒蠍女王給我吧,殺了她你取一點蠍毒,讓我吃了。」但九幽冥雀望著飛天毒蠍女王的樣子,就好像是一個老鼠見到了大米,瞬間散發出了很熾熱的神色,根據九幽冥雀自己說,九幽冥雀一族跟毒蠍一族,也就是神蠍一族,天生就是天敵,毒蠍一族的族人,就是九幽冥雀強大的源泉,所以,看到飛天毒蠍女王,九幽冥雀才會那麼激動。 「不行,這女人不能死,這個女人在邊隕界那麼有名,並且,肯定對天刑長老有所了解,我們倒不如跟她周旋一番,說不定可以了解天刑長老,我好報仇。」聞言,梁冬斷然拒絕道。

連梁冬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說這種話,雖然是以天刑長老作為理由,但總是有些說不過去的,一種怪異的感覺升上了心頭,但可以感覺到,這股感覺,是體內氣海內的一絲奇怪力量,這一絲力量,好像對面前的黃衣女子很有親切的感覺,自己只要稍微的接近了這個黃衣女子,這種感覺,就越強烈,就是這股力量,促使梁冬湧現出想救黃衣女子的心思。

「呵呵……,你該不會是看上這個女人了吧?」聞言,九幽冥雀才不相信梁冬僅僅是為了報仇,但飛天毒蠍女王此番被破壞了晉陞的儀式,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醒,醒了之後,肯定會殺了梁冬,若是梁冬要強行跟其發生關係的話,那這飛天毒蠍女王,恐怕會氣得半死吧?

「怎麼可能?我對女人已經天生有一種警惕的感覺,況且,我還有大仇未報,怎麼能談這些兒女私情?」聞言,梁冬搖了搖頭,自己的心愿都還未了,這種警惕感就不會消除。

「是么?」九幽冥雀聞言,也只是笑了笑,但沒過多久,猛獁就從洞口鑽了進來,看上去雖然有些狼狽,但嘴角,卻瀰漫著笑意,讓得梁冬微微有些期待起來。

「猛獁大師,怎麼樣了?」梁冬現在關心的只是黃衣女子的傷勢,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無端端的關心一個女子,但卻是情不自禁的。

「還好,雖然有些難,但還是找到了,不過只有一顆回血丹的份量,多餘的藥材,可以煉製成回血粉,灑在她的傷口之上,可以更大的給這個女子療傷。」聞言,猛獁抖了抖身上的衣袍,笑著道。

「謝謝你了。」梁冬急忙道謝。

「謝什麼,我們都是一條船上的螞蚱,況且,仙之位面的奧秘我們還有機會探知,也算是我們沒想到的心愿。」聞言,猛獁卻是搖了搖頭,笑了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