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說來,你們並沒有偷盜仙法成功,那這一門完整的仙法還在骨殿中?」

江寂塵又問道。

巫師大人搖搖頭道:「仙法在我族先祖與仙使大戰中,已經毀滅。」

聽到巫師大人的話,江寂塵愣了一下道:「仙法都沒有了,那我們還進骨殿做什麼?」

巫師大人冷冷一笑道:「仙法已滅,但是,仙使的神識卻未滅。」

「當年大戰,我天族一葬先祖雖然被屠盡,仙使的肉身也被打爆,但其仙識不滅,殘活於骨殿中。」

「若能得到仙使的仙識,便至少可以得到八成的仙法。」

說到這裡,萬古葬地的仙緣之秘,江寂塵已然全部了解。

難怪骨殿大門上,黑沙之中,都蘊藏有仙法碎片。

原來,那是因為仙使的仙識在消散,這些仙法碎片便以另一種形式,融入了黑沙、骨殿大門中。

按巫師這個老傢伙所言,仙使的仙識還只餘八成,那散掉的兩成,必然就是融入了四周的天地環境之中。

如黑沙、骨殿大門!

江寂塵,之前所得的,就是消散的那一部分仙法碎片。

不知不覺,已經走過了慘綠的骨道。

一路上,果然是有驚無險。

過了慘綠骨道,巫師的聲音在他識海中響起道:「前面有五座入口大殿,裡面有凶靈守衛。」

「右邊一座入口大殿的凶靈最弱,你可以從那裡進去。」

「不過,這些凶靈,最弱也是聖帝三重境!」

江寂塵還是第一次聽到骨殿中竟然還有凶靈,而且,最弱的還這麼強大。

江寂塵無語地道:「我只有帝者九重境,進去豈不是送死?」

然而,巫師大人的聲音卻淡定地響起道:「這些原來都是骨殿中的守衛,是我天葬一族之人。」

「但被仙使動用骨殿之力,下了詛咒之後,他們也隨之被煉成了凶靈。」

「你按照我的方法,修習一門神通,可以專門克制這些凶靈。」

「不過,若是你悟性不夠,修鍊不到家,那你就要反過來被克制了。」

聽到巫師大人的話,江寂塵差點罵娘!

對方竟然還要他現學現賣,就算他悟性逆天,也不可能一下子之間把剛接觸到的秘法神通,修鍊到家。

「巫師大人,小子生性愚鈍,資質低下,還請巫師大人給幾天的時間修習,再進入口大殿。」

江寂塵腆著一臉道。

然而,巫師大人冷冷一笑道:「我族秘術,需在戰鬥中領悟,快進去吧!」

江寂塵無語地道:「可是,巫師大人並沒有告訴我神通秘法?遇到凶靈怎麼辦?」

巫師大人道:「遇到了凶靈,我就會告訴你怎麼辦!」

江寂塵無奈,只能硬著頭皮走進最右邊的一座入口大殿。

咻!

然而,江寂塵才剛剛踏進入口大殿門口處,一道身影已經撲殺而至,可怕的攻擊,帶著聖道威能。

「右手捏葬月劍訣,斬丹田!」

與此同時,江寂塵的腦海之中響起巫師大人的聲音。

還有,一幅畫面也隨之出現在江寂塵的識海中。

只見,月色之下,一道白衣身影,捏指成劍,對月一點。

剎那,無盡劍光,衝天而起,斬破天穹,葬下明月。

這就是天葬族的至高神通,葬劍之法!

而葬月劍訣,只是葬劍之法第一式而已。

江寂塵根本沒有時間多想,他只是整個身心融入其中,與劍意、劍道融為一體。

然後,捏出劍訣,對著撲殺而來的身影點出。

噗!

那一道身影,丹田被洞穿,轟然爆碎,化成虛無。

巫師大人本來是等著看江寂塵出醜的,但此時,卻已經目瞪口呆。

什麼生性愚鈍,資質低下?

這小子統統都是遍人的。

這樣的天資,簡真就是妖孽中的妖孽。

「家族神通,不可外傳!」

「得到仙法,一定要第一時間殺死這小子。」

巫師大人心中暗道。

(本章完) 葬劍之法,顯然是這些凶靈的剋星了。

至少,江寂塵一式葬月劍訣,使得得心應手,如魚得水。

但凡所遇凶靈,皆被他一劍碎丹田。

走了一段,斬了三十名凶靈之後,江寂塵這一式葬劍之法,已經運用得出神入化。

巫師大人已經完全被震撼到。

難不成這小子,還是一個名劍道的無上天才?

想想這小子剛才還說自己生性愚鈍,資質低下,自己還信以為真。

巫師大人已經忍不住想抽這小子的臉。

他怎麼看江寂塵的嘴臉,就怎麼覺得討厭。

「巫師大人,你天葬一族的劍法,果然是驚世無雙,小子只修習了一式,就可以把這些凶靈虐菜。」

江寂塵此時非常嘴賤的炫耀道。

卻不知,巫師大人已對他恨之入骨。

若不是為了骨殿盡頭處的仙法,他早已出手滅之。

而骨殿之中,處處充滿了可怕無比的詛咒之力,他一旦現身,這些骨殿的詛咒之力,絕對可以把他滅個乾淨。

除非,他獲得八成以上的仙法,他便可以無懼骨殿的詛咒之力,甚至還可以控制它。

所以,為了仙法,為了解除詛咒,他只有忍住出手的衝動。

「不要忘了,這裡還只是入口大殿第一層!」

「而整個入口大殿,共有三層,一層凶靈強於一層,小子,你還是高興得太早了。」

巫師大人冷冷的開口道。

江寂塵本來確實還在得意中,此時聽到巫師大人的話,神色不由得一變叫道:「三層?」

一層入口大殿的凶靈便已經是聖帝三重境了,若是那二層、三層入口大殿的會有多強大?

江寂塵不敢想象,哪怕手中有葬劍之法第一式,葬月劍訣,他也絕對不敵。

巫師大人看到江寂塵驚變的神色,心中終於舒服了一些。

他冷冷一笑道:「二層四重聖帝,三層五重聖帝。」

「而葬劍之法第一式,葬月劍訣,只能剋制天葬一族聖帝三重境的凶靈。」

這個時候,江寂塵已經走到在二層入口大殿處,但不敢踏步進去。

裡面可是天葬一族聖帝四重境的凶靈,他可不想進去送死。

巫師大人催促道:「快進去,進去之後,我會傳你葬劍之法第二式。」

江寂塵聽了道:「葬劍之法第二式難不難?」

「小子生性愚鈍,資質低下,只怕很不易修習上手,還請巫師大人先教。」

巫師大人又聽到這一句話,差點抓狂。

「小子,你若再敢耍滑頭,我自有手段讓你生不如死。」

巫師大人森然的開口道。

話都說到這份上,江寂塵自然沒有辦法了,只能硬著頭皮走入第二層入口大殿。

吼!

剛踏進去,一道身影怒吼著殺向他。

這道身影的氣息,遠比之前所遇到的凶靈還要強大可怕。

已然是聖帝四重境的存在。

面對這樣的凶靈,江寂塵想都不想,葬劍之法第一式使出。

葬月劍訣!

劍光破天,葬下明月。

江寂塵凝出的劍光,斬向這一名凶靈的丹田處。

噗!

這名四重聖帝的天葬族凶靈丹田被斬碎。

然而,讓江寂塵神色大變的一幕出現。

那名凶靈,並沒有倒下,只是稍稍受阻,然後,若無其事,繼續的向江寂塵殺來。

無效!

葬劍之法第一式,葬月劍訣殺不了這第二層入口大殿的凶靈。

然而,這一刻,江寂塵並沒有慌亂,手中再挽劍訣,葬月劍訣再現。

而這一次,葬月劍訣在江寂塵手中綻放的威能無比的驚人,此時,一縷氣息,便已讓人感到破天葬月之勢,無比的可怕。

身後,更有異像生出,讓江寂塵如同化身一名絕世劍尊。

噗!

凶靈再次被稍稍擋下,而江寂塵已經閃身退走,堪堪避過這生死一擊。

巫師大人,這一刻已經目瞪口呆、震撼無言。

這小子,竟然已經把剛剛修習的葬月劍訣修鍊到了化境?

「靠,巫師大人,你不傳我第二式葬劍之法,我就要掛了。」

「我掛了,你自然也走不到骨殿深處了。」

江寂塵此時已經神色難看地叫道。

剛才太過兇險了,差一點就死在那一頭四重聖帝凶靈下。

幸好,他對葬月劍訣,領悟已到了化境,可以稍稍克制一下四重聖帝境的天葬凶靈。

然後,他趁機退走!

「捏葬劍之法第二式,葬心劍訣,攻擊凶靈的心脈!」

巫師大人的聲音終於在江寂塵的識海中響起。

同時,伴隨著一幅畫面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依舊是那一個白衣人,手捏著神秘複雜無比的劍訣,然後一道劍芒,衝天而起,掠過萬里,但凡生靈,劍脈皆碎而亡。

葬心劍訣,劍氣縱橫萬里,億萬人心皆可葬!

江寂塵自然而然,捏出這一道劍訣。

修習了葬劍之法第一式葬月劍訣之後,江寂塵捏起第二式,便更加的得心應手。

如同信手拈來,劍芒刺出。

噗!

劍出心滅,這一名四重聖帝凶靈,就此碎滅。

「好劍法!」

江寂塵暗贊一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