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黛芙妮和芙蕾婭,以前是很好的朋友吧?」伊凡只好放慢語速,問一個比較平和的問題。

「……女王陛下會如何處置雪靈大人?」珊妮突然綳直了後背。

「嗯?」伊凡愣了一下,想起芙蕾婭那副吵吵嚷嚷不諳世事的模樣,他忍不住搖了搖頭。

「芙蕾婭的話,根本就沒法自己做決定吧?她之前還說要去見前任女王……」說到這裡,他停頓了片刻。

「你沒見過前任女王嗎?她不在城堡里嗎?」

「不,不是!不是您想的那樣!雪靈大人不可能傷害茱蒂絲陛下!她很尊敬茱蒂絲陛下的!這些都是真的!」不知道怎麼回事,珊妮焦急地瞪大了眼睛。

「是黛芙妮本人告訴你的?」伊凡依然十分平靜。

「是的,我——」

「那她還是很信任你的啊,這些話,她沒有告訴別的傭人吧?」

珊妮沉默了,接著,她宛如燃盡的蠟燭一般一下子跨了,沒有察覺顫抖的手指已經攥得指節發白。

命運對於她來說,完全是未知的。

其實,雪靈大人信任自己這件事,珊妮真的沒有想過,她僅僅是服從雪靈大人的命令而已,可以說,她只不過是黛芙妮.雪靈所利用的工具。

她沒有那麼自信,以為自己真能扮演好尊貴的女王陛下,等到一切敗露的那一天,她會落得怎樣的下場,也是可想而知。然而,當真正的女王出現的時候,她卻似乎並沒有受到責難。

那個時候的她在想什麼?

現在的她,還抱有什麼希望么?

「……雪靈大人沒有刻意告訴我這些,她在教我通用語和女王的禮儀時,經常提到……茱蒂絲陛下。茱蒂絲陛下……是一位……很偉大的女王,雪靈大人,也是這麼說的……」

珊妮幾乎是咬著牙,泫然欲泣地說完這句話的,彷彿放棄了最後的抵抗。

「她也提到過芙蕾婭陛下,雖然,她想阻止芙蕾婭陛下回到卡多利薩,但是她……」

欲言又止。

腦海里浮現出的,難以形容的東西,是一種……很詭異的感覺。

珊妮無法確定,身為傭人,她早已學會「話不能亂說」的道理。她不知道身為芙蕾婭陛下的「朋友」,這個人類魔法師對芙蕾婭陛下、雪靈大人和茱蒂絲陛下的事情了解多少,她只知道這個人很不好糊弄。

「……我知道的就這些了。」

說完,她長出了一口氣,擺出了一副釋然的表情。(未完待續……) 伊凡也沒有接著再問什麼。休息了一會兒之後,兩人起身繼續朝小路延伸方向走去。

繁茂如雲的林間逐漸露出淡藍色的屋頂,淡淡地,泛著清澄的亮光。再走近一些就可以望見精緻典雅的塔樓與白牆掩映在綠色樹梢之中。那是一座……讓人聯想起阿爾卡蒂亞城雪蓮上街區的庭園,當初,伊凡、艾夏、秀琳、卡洛還有娜兒住在阿爾卡蒂亞城的時候,黛芙妮為他們安排的住處,就是這樣一座別緻而不奢華的庭園。

「這裡的人你都認識么?」

距離庭園的拱門只有幾十米遠的時候,伊凡停下來,叫珊妮躲在路邊的樹叢中。

珊妮以前就是在這裡當傭人的,以前黛芙妮.雪靈並不常來,傭人們照看著庭園後方的花園、果園與田地。珊妮彷彿很害怕似的,獃獃地望著拱門下站崗的守衛,不由自主地往後縮了縮,遲疑片刻,她訥訥地點了點頭。

「守衛和傭人都很多麼?」

「不……不多。在,在我去卡多利薩城之前,這裡的守衛只有六位,傭人有十一位,還有四位園丁在後面工作。」

「那,你也不知道黛芙妮後來有沒有增派人手吧?」伊凡注意到她一直在盯著守衛看。

「是的,我不知道。」珊妮低下頭。

珊妮認識庭園裡的所有人,換個角度來想,庭園裡的人應該也都認識珊妮。此時的珊妮好像很不想回去。這也難怪,她根本無法跟那些認識她的守衛與傭人解釋——為什麼會帶著一個外族到黛芙妮的私人宅邸來。

還是先不要驚動黛芙妮比較好……吧。

「我要去調查一下。在我回來之前,你——你就待在森林裡,可以嗎?」

伊凡很想保持嚴肅的神情。然而,語氣還是不禁緩和了許多。這個決定並不明智,他很清楚,珊妮未必會老老實實照他的話做。不過,他顯然是不能把珊妮帶進去的。也許更妥當的做法是把她除掉……這種事情伊凡根本做不出來。

珊妮愣愣地看著他。似乎壓根沒聽明白他在說什麼。

「待在森林裡,盡量……離這邊遠一點。」伊凡深吸一口氣把話說完。如果珊妮就這麼逃跑好像也不礙事。黛芙妮的私人宅邸就在眼前,他會在珊妮通知黛芙妮之前找到她的。

珊妮愣了好一會兒,謹慎地點頭答應了。伊凡注視著珊妮獨自一人跑進樹叢深處,直到再也看不見她的身影。

這個地方,和雪蓮上街區的風格真的很像。

身為阿爾卡蒂亞城的城主。黛芙妮是故意將雪蓮上街區那座庭園修建得很像她在卡多利薩大陸的住處吧,她並不是甘心留在阿爾卡蒂亞城的。她說過她很少回到自己的故鄉,布下如今的陷阱,她大概也有很多難處,然而現在還不是去理解她的時候。

守衛果然很少。

估計黛芙妮也想象不到伊凡會找到這裡來。他很輕易地就從後面花園的圍欄翻進園子里,完全沒有被那些站在樹蔭下休息的守衛發覺。庭園中間那座高聳的房屋根本沒有人看守。黛芙妮沒有增派人手……是的,她不想讓她的私人宅邸引人注目,這裡已經不僅僅是她的私人宅邸了。

看來,前任女王茱蒂絲,有可能就在這裡。

讓人假冒芙蕾婭的計劃有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住在羅珊蒂城堡里的前任女王茱蒂絲。

茱蒂絲不可能認不出自己的養女。而且,伊凡也想不出茱蒂絲會拋棄自己養女的理由。

芙蕾婭不是茱蒂絲的親生女兒,可是芙蕾婭絕對是以王位繼承人的身份在茱蒂絲身邊長大的。去帕蘭大陸之前。芙蕾婭的經歷幾乎是一片空白,除了「看過很多書」,她簡直一點見識都沒有,再加上她的那種任性的脾氣,怎麼想怎麼覺得是被寵壞的小孩。茱蒂絲是否在意芙蕾婭的身世,這一點他並不清楚。不過,茱蒂絲一定是很寵愛她的養女的。

茱蒂絲很清楚吧?雪靈家族的人也有王位繼承權這件事。在茱蒂絲收養芙蕾婭之前,黛芙妮.雪靈究竟是以什麼樣的身份待在茱蒂絲的身邊幫助茱蒂絲?這或許是個問題。芙蕾婭把黛芙妮視作老師和親人。在收養芙蕾婭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黛芙妮仍留在她們身邊吧?再後來,黛芙妮成為阿爾卡蒂亞城的城主,從此很少回來。

芙蕾婭成為女王的時候,地位高貴的黛芙妮毫不知情,難道說這些都是茱蒂絲故意安排的?這位被芙蕾婭所信任著的「母親大人」有點叫人難以揣度了。她似乎早已意識到黛芙妮會對芙蕾婭的王位造成威脅,卻好像仍舊信任黛芙妮。

她的信任,應該是有理由的……珊妮在剛才那種情況下恐怕編造不了假話,黛芙妮很在意茱蒂絲,經常提到茱蒂絲,說她是一位「偉大的女王」可能也有真實的尊敬,那樣的話,黛芙妮確實是不會傷害茱蒂絲的。

前任女王的失蹤,並沒有引起任何恐慌,似乎還沒有人知道前任女王不在城堡里。不清楚黛芙妮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現在更重要的是,如果黛芙妮對茱蒂絲仍有尊敬,不會傷害她,又不能讓她阻止自己,還不能被別人發現……

看似和平常一樣的這處莊園,應該就是她軟禁茱蒂絲的地方了,這也是為什麼這段時間以來她經常回到這裡來的原因吧——以前的她,更願意留在象徵羽族最高權力的羅珊蒂城堡里——因為,茱蒂絲比珊妮要難控制得多。

娜兒會不會也在這裡呢?

忽然升起的希望仿若火焰竄了起來,假如娜兒還活著的話,假如,黛芙妮還沒有做好把娜兒當成人質的準備,說不定她也會把娜兒關在這裡!

對於黛芙妮來說,這裡應該是最安全的地方……伊凡忍不住睜大了眼睛四下張望,弧形的長廊,簡樸又不乏氣質的裝飾物,雕刻著花藤的純白色木門,還有,空無一人的半圓形大廳。

……就算娜兒真的在這裡,也一定是在哪個小房間被嚴加看守著的,不可能這麼容易就找到。更何況……娜兒也許根本就不在這裡。

只是他太想救出娜兒了。

無論如何,不能再失去娜兒。(未完待續) 「娜兒!」

一聲輕輕的呼喚宛如一道電光將他從思緒里驚醒。聲音是陌生的,但是那無所謂!有人在喊娜兒嗎?

伊凡想都沒想,趕忙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跑了過去,幾乎忘記了這裡是敵人的住處。拐進大廳一側走廊的瞬間,他的視線與一雙熟悉得叫人驚喜的暗酒紅色眼睛相對。

娜兒就在那裡,好好地站在走廊中央。她換了一身蒙著黃綠色薄紗的裙子,乾乾淨淨的,微微抬起頭,吃驚地張大嘴巴。她的身後,站著一個看起來很年輕、身著紫色衣裙、打扮得很像傭人的羽族女子。

「娜,娜兒……」伊凡覺得自己都快聽不見自己的聲音了,好像在做夢一樣。

「請問您是哪位?」

羽族女子清晰響亮的喝問彷彿一桶涼水當頭潑下。大多數的羽族看起來都很年輕,黛芙妮.雪靈也有著好似十八歲少女一般的外貌,然而,她的年齡肯定超過一百歲了。看那個羽族女子警覺又沉穩的神色,她的年紀應該也不小。

寵妻成癮:腹黑總裁別碰我! 「伊凡哥哥是娜兒的哥哥。」

這個時候,娜兒好像早就認識那個羽族女子似的仰起臉來對她說。說完,娜兒忽然像小兔子似的毫無徵兆地跳開了,一溜煙跑到伊凡跟前。

那個羽族女子頓時發出一聲短促的驚叫,彷彿出自本能地抬起左手來。她的左手腕上也戴著一個銀色細細的手鐲。不過,她很快就把手放下,皺緊了眉頭。猶豫了幾秒鐘之後,她露出了無可奈何的表情。

「真是不好意思。最近,雪靈莊園不方便招待客人呢,請不要給我們添麻煩,好嗎?」

她的語氣似乎還很友善,嘴角還掛著一絲笑意。「娜兒暫時必須住在這裡,不能離開。很抱歉,這一切都是我家主人的安排。」

「呃……」

伊凡有些懵了,沒搞懂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還以為黛芙妮.雪靈會把娜兒當作人質來交換芙蕾婭呢!可現在看來,娜兒只是像客人一樣住在這裡。伊凡深吸一口氣,看著一臉茫然的娜兒。壓低了聲音。

「娜兒,你沒受傷吧?」

娜兒搖了搖頭,然後又眨了眨眼睛,湊到伊凡耳邊。

「娜兒沒有受傷,雪靈姐姐叫那些羽族不要傷害娜兒。」她小聲說。

「什——」

黛芙妮讓她的守衛……不要傷害娜兒?

伊凡還記得當時方舟上的情況有多麼危險。和他交手的時候。黛芙妮完全沒有手下留情,直到現在,他頭上的傷口還在隱隱作痛。要是當時再晚一點的話,他毫無疑問會被那些鋒利的冰牙撕成碎片的!現在的娜兒雖說確實是被嚴加看管著,但是……至少看上去黛芙妮對她還不錯?

「不過雪靈姐姐還說,如果娜兒不聽話,她就要把娜兒殺掉。」娜兒又補充了一句。

「哦,這樣……」

「嗯。娜兒看到伊凡哥哥還有芙蕾婭姐姐還有娜兒的小船都不見了,娜兒就答應雪靈姐姐了。」娜兒的表情十分認真,「伊凡哥哥沒有被雪靈姐姐抓到吧?芙蕾婭姐姐呢?」

「我沒事。芙蕾婭她現在……應該也沒事。」伊凡舒了口氣。娜兒平安無事就好,即使暫時無法離開——他考慮了一會兒,注意到羽族女子的視線變得愈加警覺了,左手也一直僵硬地停在半空中。

她帶著武器吧?黛芙妮不會讓毫無戰鬥力的傭人看管娜兒的。

「請問,黛芙妮.雪靈小姐在這裡嗎?我是來拜訪她的。」伊凡謹慎而禮貌地向那個羽族女子詢問。既然已經跟這裡的人碰面了,不如試著問一問。

「……真是不巧。我家主人今天一早就去卡多利薩城了。」羽族女子愣了一下,也以同樣謹慎而禮貌的語氣回答。

伊凡倒抽一口涼氣。還是來晚了。沒能及時攔住黛芙妮,這樣一來她就很有可能會碰上芙蕾婭了。

「客人是有急事要找我家主人嗎?」羽族女子很敏銳地捕捉到了伊凡神色的變化。

「啊。嗯,是有些事想當面跟她說。」伊凡不由地移開視線。別想那麼多了,這也不算撒謊,最初他的想法確實是找到黛芙妮,問出娜兒的下落。

「哦對了,請問……前段時間是不是有客人住在這裡?」他忽然想起前任女王茱蒂絲。

「以前,雪靈莊園時常有客人在這裡居住。」那個羽族女子絲毫沒有放鬆警惕,「我並不認識所有的客人,或許,等我家主人回來再問比較好呢。」

她很聰明地避開了問題。

「哦,好吧,那——」伊凡瞥了一眼她的手鐲。在這個警惕的羽族面前把娜兒帶走是要冒很大風險的,而且,他也來不及回去找芙蕾婭了。也許應該留在這裡?說不定會有機會找到茱蒂絲。這個看起來很成熟的羽族應該知道得比珊妮多吧?

「客人是想留在莊園里等主人回來嗎?」羽族女子平靜的微笑里透著一股詭異,「那麼,請到這邊來。」

她揮手示意身側的房門。

事到如今也找不出理由拒絕了。毋庸置疑的是,這個女傭打扮的羽族和珊妮很不一樣,搞不好反而會被她監視,伊凡不禁開始懷疑這是不是黛芙妮的圈套。然而,假如黛芙妮並沒有離開,她又為什麼不現身呢?

「請問,您……怎麼稱呼?」伊凡對羽族女子的語氣變得恭敬起來。

「蓓莉婭姐姐是這個大房子的管家。」搶先回答他的,是娜兒。

「咦,管家?」

「是的。」管家蓓莉婭的臉上浮現出優雅得無懈可擊的微笑,「您叫我蓓莉婭就可以。我為娜兒準備了一些茶點,不介意的話,請到這邊一起用茶吧。」

蓓莉婭身旁的房間就是一間茶室。正午的陽光透過樹梢,全然沒有刺目的感覺,反而柔和得如同晨光一樣。

茶室里只有一張小圓茶桌,牆邊擺著很長的沙發椅,對面是擺滿了各種茶具的白色立櫃。

伊凡扭頭看了一眼那些茶具,有些茶具的樣式頗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伊斯特城?」(未完待續) 「這個是……法德蘭王國的紅茶嗎?」

伊凡吃了一驚。柜子里醒目的位置擺著一排繪有細膩花紋的茶葉罐,上面清楚地標註了他最熟悉的通用語。

「是的,產自伊斯特城郊區的上好紅茶。」

蓓莉婭平靜的笑容里仿如幻覺般多了一絲溫暖:「我曾經在帕蘭大陸住過很長一段時間呢,雖然大多數時間都住在阿爾卡蒂亞城,但是,也曾經拜訪過法德蘭王國。」

伊凡茫然地「哦」了一聲,忽地,他眼前一亮。

&nbsp$wan$書$ロ巴,↓ansh√uba.;「嗯……我也很喜歡法德蘭王國的紅茶,而且,我和……娜兒以前也去過阿爾卡蒂亞城。」

他聳聳肩膀,假裝成已經放鬆下來的樣子,很隨意地跟蓓莉婭聊了起來。

「阿爾卡蒂亞城和你們人類的城市相比怎麼樣?」蓓莉婭管家若有所思地端詳著伊凡,示意他坐下。娜兒已經對這間茶室很熟悉了,早就跑到靠近窗戶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我覺得阿爾卡蒂亞城挺特別的,第一次去的時候,看到那些上街區,挺驚訝的。」伊凡邊說邊揣度著蓓莉婭的反應。

「先生是去阿爾卡蒂亞城旅行嗎?」蓓莉婭看起來頗有些驚奇,「去雷貝洛沙漠的旅行者並不多,很多人類,是不想居住在人類的城市,才到阿爾卡蒂亞城去,逃避過去的生活,可是您和娜兒不像呢。」

原來蓓莉婭還不知道他的身份,恐怕她也不知道娜兒是誰,她僅僅是服從黛芙妮的命令罷了。

坐在對面的娜兒,一臉困惑地睜大眼睛,顯然不知道這時該不該插話。

伊凡悄悄鬆了口氣,仔細地斟酌了一會兒。既然蓓莉婭並不知道他是誰。或許可以試著爭取蓓莉婭的信任。他迅速給娜兒遞了個眼色。

「嗯……也可以說是旅行吧,不過不是一般的旅行,實際上,正是黛芙妮.雪靈小姐邀請我們去的。我和黛芙妮小姐是在塔卡漠那邊認識的,她帶去了一本名叫『尼亞那魯』的書。」

以上基本都是實話。伊凡發現蓓莉婭的眼睛亮起了很感興趣的光。

「……正好我,我也很喜歡研究魔法。」這句話差不多也是實話。在去塔卡漠環形山之前。為了找到艾夏魔力異常的答案,他和艾夏兩人待在伊德格拉修城裡研究了好幾天的魔法書。

蓓莉婭露出會意的微笑,輕輕點了點頭。

「如果方便的話——」伊凡故意作出欲言又止的表情。現在向蓓莉婭提出想離開這個房間合適不合適呢?

「魔法師先生是想借這裡的藏書嗎?」蓓莉婭似乎是被套進去了,「對羽族魔法感興趣的人類魔法師,我也認識一些呢。我很敬佩魔法師探求無限知識的精神,無論是羽族還是人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