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了不是更好,你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你等待的不就是這一刻嗎?」藍茜露出了一個媚眼」風情萬種的用眼神夾了一下陳青雲。

陳青雲無奈,看來自己十分有必要尋找個機會改變一下自己的形象。就那麼看起來像是一個流氓嗎?

儘管再三勸阻。陳青雲還是沒能阻擋得住兩個女人的拼酒。最終,也沒有分出勝負,兩人一左一右醉倒在陳青雲兩邊。

看著兩個女人睡得香甜,陳青雲沒有忍心叫醒她們。輕輕的抱起了藍茜送進我是,然後再把秦雪嫣也送了進去,而他自己躺到了沙發上。

望著卧室的方向,陳青雲笑著搖搖頭,心道:也就這兩個妞能幹出依靠划拳。來決定男人使用權的問題。

話說,自己怎麼說也是龍衛的隊長。怎麼就淪落到了別人划拳來決定他命運的地步了?

一夜無話,也沒才什麼話可說了。科普藍就是再傻。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再來招惹藍茜。

第二天一早,陳青雲接到了一個不錯的消息。!~! 前面經過幾組的廝殺后,終於的輪到了秦浩天這一組了。.比賽採用的是六場三勝制度。也就是說,只要一邊連續的勝了三場。那就算是贏了。當然每一邊只有六個名額。如果六個名額都用盡了,也是勝場多的那邊取得勝利。當然,每個人只有出場一次的機會。

一名身高約兩米的青年站在了試煉台上。面無表情,但是那睥睨天下的氣息卻是從他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泰克……沒想到狂獅學院這邊第一場派出的就是泰克。泰克的實力可不弱。即使是在狂獅學院也是可以排進前十的。」

在秦浩天這一邊,實力最高的是秦浩天。他自然是要作為壓軸的那個。所以他是不能上的。實力排第二的是夢依然。

「依然你上!」敖離對著夢依然道。

夢依然點了點頭,這第一場,也只有她出場是最為合適的了。

泰克看著上場的夢依然,似乎也沒有想到這一次出場的竟然是一個女孩。而且還是一個看起來很美麗的女孩。泰克雖然不是一個好美色的男子,但在見到夢依然的時候,還是被她的美麗震撼了一下。

「小姑娘,我勸你還是認輸吧!我老泰不想辣手摧花……」泰克嘿嘿的對著夢依然一笑。

泰克這話一出,台下頓時轟然的起鬨了起來。

「沒想到泰克竟然也會憐香惜玉了……真難得。」在狂獅學院看台的那一邊,幾名同樣身材高大的青年搖了搖頭說。

「呵呵,這蒼龍學院也不可能有什麼太強大的高手,放心吧!」另外一名身上氣息很強的青年輕鬆的說。

蒼龍學院那一邊,秦浩天聽到泰克如此說話。微微的一笑。夢依然的實力,秦浩天很清楚。那絕對是玄者期的巔峰,即將突破玄師期了。而且夢依然天賦異稟。和自己一樣,都能發揮出遠遠超過自己等級的實力。這一次,這泰克估計是要吃虧了。

……

「少說廢話,動手吧!」夢依然冷然一笑。

「那我就不客氣了。」泰克腳步一跨,一拳向夢依然的身上轟了過去。

終究泰克看著夢依然是一個美女的份上。沒有對夢依然使出全身的力量。但這一拳被夢依然輕巧的避開了。夢依然沒有對泰克硬碰硬。事實上,狂獅帝國的修鍊者,都是一些狂戰士。**的力量非常的可怕。和他們硬碰硬絕對是很不明智的。以身法來游擊,避其鋒芒,消耗其銳氣,確實是一個比較明智的做法。

夢依然的身法,非常的詭異。泰克雖然力量十足,但是在身法速度上,畢竟不是他的強項。夢依然的游擊不時的給他製造不少的麻煩。

在蒼龍學院那一頭,敖離院長漸漸的舒展了眉頭。看來這一場,夢依然還是很有希望的。如果夢依然能拿下這一場,那蒼龍學院的勝率就大了許多。也許能暴個冷門也說不定。

泰克原本還不將夢依然放在眼裡,覺的一個女孩就算是有實力,又能強到哪裡去。可是越到後面,他的心裡就越為的驚訝了起來。他的力量雖然對夢依然遠遠的有壓制,但是力量再強,打不到人又有什麼用。漸漸的,泰克有些心浮氣躁了起來。

悠地,泰克目光一凝。

「天沖拳」泰可一拳向著夢依然的身上轟了下去。雄渾的拳風已將夢依然的全身都鎖定住了。可怕的氣勁從四面八方向夢依然的身上席捲了過去。

這一次,夢依然沒有躲閃,只是站在原地。神色漸漸的肅穆了起來。

她的拳頭泛出了金色的氣芒。一股可怕的氣息從夢依然向四面八方擴散了出去。

看著四面八方向自己席捲而來的勁風,夢依然一拳轟了出去。

「轟!」兩股力量撞擊在了一起。一陣巨大的震蕩在空氣中響了起來。

看台上的人幾乎都沒有想到夢依然會在這個時候選擇硬碰硬的。唯一不感到意外的只有秦浩天。秦浩天在很早的時候就和夢依然交過手。他知道夢依然的玄技也是以霸道見長的,當初實力還不及夢依然的時候,秦浩天就差點吃了虧了。

而在狂獅學院的看台上,那些狂獅學院的參賽選手看見夢依然放棄了游斗,竟然和泰克硬碰硬的。他們笑了。狂獅學院內,培養的大都是狂戰士。狂戰士以什麼見長的?那可都是以力量見長的。現在夢依然竟然敢和泰克硬碰硬的。他們都笑了。但是很快,他們就笑不出來來了。

泰克悠然感受到一股劇烈的能量震蕩在自己的面前爆發了出來。他的能量被夢依然瞬間的破開了。一股可怕的力量倒卷了回來。在這麼短的時候,泰克根本就無法再做出適當的反應,只是來得及運轉起身上的護身玄氣。

「轟!」的一聲,夢依然的一拳撕碎了泰克的護身玄氣,直接的轟在了泰克的身上。

「額……」泰克那幾百公斤的強大身軀,竟然被整個擊飛了出去。直接的飛出了十幾米,落到了台下。

而夢依然卻也禁不住,整個人「蹬!」「蹬!」「蹬!」的連續的退了幾步。神色微微的有些蒼白。

場面一下子寂靜了下來,顯然誰都沒有料到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泰克很快從地上爬了起來。他雖然被夢依然擊飛出去,但是本身並未受太嚴重的傷。他很是不甘心。就待再度的衝上台去。卻是被主裁員給攔阻住了。

大仙救命啊 「你已輸了……」

「什麼我輸了?我還有狂化術沒用,怎麼就輸了?」泰克著實的憤怒。

那主裁員看了泰克一眼,似笑非笑的道:「你已被擊下擂台了,怎麼還沒輸?」

泰克看著自己已身在試煉台下,目光中有些的不可置信,顯然他剛才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已出了試煉台。

那主裁員向著夢依然的方位揮了揮旗幟。喝道:「第一局,蒼龍學院勝。」

現場頓時沸騰了起來。蒼龍學院,即使是在東大陸都是一個實力比較弱的學院,雖然當初擁有玉面神龍秦浩天這個玄武大陸青年榜的傳奇高手。但是這也改變不了蒼龍學院實力弱的事實。但是這一次,蒼龍學院確實是爆了冷門。

看著夢依然下台,敖離院長等人都迎了上去。

這第一局開門紅,讓蒼龍學院的人都有了莫大的信心。

敖離以讚賞的目光看著夢依然,點了點頭道:「依然辛苦了。」

夢依然的神色仍然很淡定,目光悠然落在了敖離身後的秦浩天的身上。秦浩天也正含笑看著她,夢依然的眼神很是冷漠,點了點頭,轉過頭去。

敖離的神色漸漸的肅穆了起來。

知道自己雖然贏得了第一場的,但是接下來估計狂獅學院就不會給自己等人這個機會了。秦浩天是壓軸的,只要有他出場,幾乎可以保持不敗,但是秦浩天也只能出場一局。這還是無法解燃眉之急。那第二場自己要拍誰出場呢!敖離凝起了眉頭。

「飛凌,你出場。」敖離對著燕飛凌道。

「洪磊對燕飛凌。」場上的主裁員宣布。

秦浩天雖然知道這狂獅學院估計會為泰克報仇。卻也未想到對方的攻勢竟然如此的兇猛。一開戰。洪磊就對燕飛凌展開了雷霆萬鈞的攻勢。

「崩!」的一聲,燕飛凌被洪磊擊飛了出去。身子在空中噴出了一口鮮血。

「飛凌……」秦浩天目欲巨裂。

向燕飛凌落下的地方撲了過去,在燕飛凌的身子還未落下之時,秦浩天就一把的將她給抱進了懷裡。

「飛凌……你沒事吧?」秦浩天的神色很是焦急。

燕飛凌顯然受了不輕的傷,猛然的噴出了一口鮮血。

秦浩天連忙的拿出了一顆聖元丹放入了燕飛凌口中。這聖元丹可是秦浩天在出了葬魂崖時,所煉製的療傷丹藥。這療傷的效果可是一等一的。

「第二局,狂獅學院勝……」試煉台上的主裁員當眾宣布。

秦浩天有些憤怒的看著台上的洪磊,目光無比的憤怒。沒想到對方冷酷至此,對一個女孩竟然也可以下如此重的手。

秦浩天將受傷的燕飛凌交給了邊上的蝶舞,然後走到了敖離的面前,對著敖離正色的說道:「院長,下一場我上吧!」

敖離對著秦浩天搖了搖頭,道:「你是壓場的,你還不能上,否則我們沒有底牌了。」

「可是……」

秦浩天還想說什麼,卻是被敖離給阻止了。

「我們現在和對方是一比一,又重新的回到了起跑線上。我們還有機會,你是我的奇兵,好鋼用在刀刃上。」敖離對著秦浩天語重心長的說。

秦浩天漸漸的平息了自己心中的憤怒,知道就算是自己現在上去,對手也不會是剛剛的那個人。只有取得最後的勝利,才是對狂獅學院最大的打擊。

「下一場,武城你去吧!」敖離對著葉武城說。

原本閉著眼睛的葉武城悠然的張開眼睛,他的心中有些的奇怪,在六人當中,他的實力其實是最弱的,卻不想,這敖離竟然會讓他上。葉武城的目光中閃出了一絲興奮之色。

狂獅學院派出的第三人比起前面的兩人,身材略微的矮小,看著眼前站著的葉武城,那青年道:「你是自己下去,還是由我動手。」那聲音很是囂張,顯然並未將葉武城看在眼裡。 佩妮主動求和了,不僅藍茜的兩個要求答應下來,而目海願意跟陳青雲成為朋友,雙方互助互利。並且主動提出願意幫忙化解陳青雲與黑手黨之間的恩怨。

,「黃鼠狼給雞拜年,她沒有安什麼好心。看來這個女人要比她兒子難對付多了。。。秦雪嫣得知了佩妮的肯定態度后,懷疑道。

,「這是肯定的。吃了這麼大一個虧,還會這麼好心,實在難以讓人相信。。。藍茜也說道。

陳青雲奇怪的問道:,「也許這是她表達誠意的一種方式。畢竟他們還有把柄在我們手中,這也沒有什麼奇怪的。你們到底是以什麼推斷的?。。

,「女人的直覺,明白嗎?因為女人都是小心眼,如果這種事情發生在我的身上,是絕對不會這麼輕易過去的。。。秦雪嫣說道。好吧!因為我也是女人,這個理由足夠強大。

吃過了早飯過後,藍茜還有很多工作要做。要知道這次她過來可不是旅遊的,只能跟陳青雲依依不捨的離開。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今天科普藍倒是很乖。沒有再騷擾藍茜。只是跟藍茜打了聲招呼過後,就帶著手下匆匆離去了。

上了車,科普藍惡毒的看了一眼酒店的方向,轉過頭對從昨天晚上到現在一直都膽膽怯怯兩個泰國降頭師冷冷道:,「昨天晚上你們已經搞砸了一次。如果今天再次發生意外,可就沒有那麼容易被饒恕了。我不想再次失望,你們明白我的意思。,。

兩人立刻乖乖的點頭。

可以說,昨天晚上事情失敗,他們兩個都抱著必死的決心了。沒有想到他們下的植物降頭居然被人看出來,因而輕易的化解了。如果不是科普藍還有需要利用他們的地方。是絕對活不過今天的。所以,今天就他們贖罪的機會,如果再把握不住,那麼只有死路一條。

車子行駛了很長時間。最後在一處莊園停了下來。

從門口開始,就可以看到一直排到別墅前的重重防守。

如果想要闖進去,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當科普藍亮明身份后,很快就從裡面走出來一隊人。

為首的就是坐在輪椅上的皮耶羅,除了他之外,還有七八個坐在輪椅上的。從兩邊小心陪護的手下來看」這些人在黑手黨內部的職位都不低。

,「科普藍少爺,沒有想到您來得這麼早。所以,沒棄到門口迎接,真是失禮了,請不要見怪。,。皮耶羅說道。

科普藍露出一個很平易近人的微笑,說道:,「皮耶羅先生,我們是朋友。就不用那麼客氣了。我也是坐不住了,著急想看到大家,這才早到了一會。。。

,「那我們進去談吧!科普藍少爺」裡面請!。。

和皮耶羅平行,兩人帶頭往莊園裡面走二進了別墅,手下把大佬們都安排妥當后出了別墅,全身戒備守護著整個莊園。

算上皮耶羅,一共是九個坐輪椅的人。幾人的外形也幾乎相同,身上出現的癥狀也完全相同。一個個搞得都像是非洲難民一樣,哪裡還才平日里作威作福大佬的模樣。

,「科普藍少爺,我不知道你把大家都召集起來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商議呢?」皮耶羅問道。

科普藍今天過來的唯一目的就是拉攏人心,自然要表現得有親和力一些,臉上一直保持著親切的微笑。聽到皮耶羅的問話后。臉色突然一變。狠狠的一張拍在沙發的扶手上。

,「說道這件事情我就生氣!。。

眾人嚇了一跳,這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科普藍少爺為什麼這麼生氣,難道是我們招待的不周?,。皮耶羅問道。

科普藍搖頭道:,「你錯了。其實我之所以生氣。不是因為我,而是因為各位的身體狀況。實話實說吧!這次來義大利」一是陪著我的愛人柴爾德家族的藍茜過來,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在座的各位。難道各位真的以為自己是得了奇怪的疾病嗎?我可以告訴你們,你們根本就沒有得病」而是受了他人的陷害才會變成這樣」。

科普藍一句話讓眾人嘩然!

,「我知道各位的癥狀是什麼樣的。跟得了最嚴重的糖尿病一樣,身體完全吸收不到任何營養。日漸消瘦,最後缺乏營養導致身體機能衰敗,從而走向死亡。然而經過儀器檢查,在座的各位卻身體健康。並沒有任何疾病。在醫學上解決不了的疾病就會被定性為新型疾病。然而,你們可能想不到你們根本就不是得了什麼疑難雜症,而是中了降頭。。。

房間內的人異常安靜。事實的真相正如科普藍所說的那樣,他們做了很多的檢查,一點毛病沒有。可是袁弱的情況卻越來越嚴重,一點辦法都沒有,現在做的事情就是在等死。

,「科普藍既然這麼說了」一定是有解救的辦法。還請搭救我們,日後用到我們的地方儘管吩咐。」。皮耶羅也不是笨人,立刻做出了明確的表達。在生命面前,他們還有更好的選擇嗎?

科普藍笑著說道:,「皮耶羅先生這麼說就是不把科普藍當成你們的朋友了。我這次過來的目的就是來搭救各位的。我這次帶過來兩位在泰國非常厲害的降頭師,讓他們給你們檢查一下,相信你們的情況很快就會解除的。。。

世界上最動聽的聲音不是我愛稱,而是聽到醫生說你的腫瘤是良性的。現在科普藍給了這些人生的希望。立刻讓這些人都振作了起來,打起了十足的精神。

兩個降頭師這次可沒有敢怠慢,打起了百分之二百的精神頭給房間內的人檢查。很快的,他們兩個人得到了一個一致的〖答〗案。皮耶羅等人中的是蟲降。什麼是蟲降」顧名思義,就是用蟲子下的降頭。而且中的蟲降是很特殊的一種,是寄生在精血中的蟲子。

,「這種蟲降比較特殊,必須依靠女人的精血來培養。繁殖能力非常的強。而且機卜。用醫療設備根本檢查不出來。他們會存在身〖體〗內吸食血液中到營養,導致中了降頭的人身體吸收不到任何營養,最後衰竭而死。不過,培養的方式特殊,所以男人是不可能中這種降頭的。」,其中一個降頭師解釋道。

,「那為什麼我們會中了降頭,這不是有矛盾嗎?」。

,「那隻能說明你們是被人傳染上的。第一個中毒的肯定是女人。剛剛我已經說了蟲降的源頭是靠女人精血來繁衍的。而各位一定是跟源頭有過性接觸,才知道中了降頭。各位可以想想。除了在座的人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女人跟你們是一樣的癥狀。如果可以找到源頭,那麼我們就有辦法幫助各位解除掉身上的降頭了。。。

知道了為什麼中降頭之後。房間內的每一個人的臉色都變得十分的古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人先說話。因為他們已經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到了〖答〗案,在他們的q個人之外,似乎只有一個人是的女人得了這種病,那個女人就是朱利。

,「想必各位都已經有了〖答〗案,那麼就儘快找出源頭吧!我也好讓他們兩個給各位解除降頭,恢復健康。看各位的情況已經十分的不妙了,請務必要抓緊時間。。。科普藍提醒道。

正所謂家醜不可外揚,皮耶羅等人並沒有跟科普藍說任何朱利的事情。

該拋下的誘餌已經拋出去了,科普藍也達到了目的。接下來就該等著皮耶羅等人主動找上門了。

坐在回車的車上,科普藍對兩個降頭師說道:,「我讓你們保密的事情如果泄露了出去,不管跟你們有什麼關係。你們都得死」。

兩個降頭師嚇得一哆嗦,趕緊說道:,「少爺放心,我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剛剛您為什麼不讓我們直接治好他們,如果這樣的話,他們肯定會感激少爺的。。。

,「你這是在教我做事嗎?。。科普藍淡淡的問道。

,「不敢,不敢。。。

科普藍冷笑了一下,說道:,「看在你們剛剛表現得那麼好的份上,就說給你們聽聽。主動給予遠沒有讓他們主動上門求救后的感激程度大,明白嗎?。。

,「少爺,高明!」。

其實,科普藍還有一個更大的目的。那就是他要將皮耶羅等人的憤怒達到頂點,這對他是非常有好處的。要知道朱利為什麼會中降頭,其實很容易就得出結論。原本黑手黨就已經對陳青雲充滿了怨念,如果再知道這件事情跟他也有關。那麼結果是什麼就不言而喻了。

有人願意主動去收拾陳青雲,他難道會不高興嗎?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科普藍這邊忙著耍陰招,陳青雲這邊也沒有閑著。他一早就跟秦雪嫣出門了,他們今天要去見安東尼奧。

見面的地點並不是黑手黨的地盤,而是外面的一間咖啡廳。

來到門前,陳青雲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笑道:,「看來這個安東尼奧對你有些意思,否則也不會選擇這麼充滿浪漫氣息的地方來談事情。。。

,「是嗎?我可不這麼認為。你似乎很樂意看到別人追我,難道我就那麼差,你這麼著急把我出手了?」,秦雪嫣翻了陳青雲一個白眼。

,「如果你乖乖的,也許我會考慮改變一下主意。」。陳青雲笑道。……】@!! 「哼,難道閣下是以嘴皮子取勝的?」葉武城淡淡的看著那男子說道。

葉武城的話一說完。看台下頓時喧嘩了。

「你死定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