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小梅你冷靜一點,我們被人算計了。你和她同框出現,只能讓事態演變的更糟!」

東方豪宇言簡意核地說了幾句,然後趕緊將阮小梅推給了他身後的一個保鏢,示意他帶著阮小梅先行離開。

而東方豪宇身後的其它保鏢則是訓練有素地跑下樓梯將圍觀的眾人攔截了下來。

事發突然,不知道為何,有那麼一瞬間阮小梅的潛意識裡是信任東方豪宇的。

東方豪宇巴不得跟她渭涇分明,又豈會利用她來炒作呢?

阮小梅扭頭看到,東方豪宇脫掉了自己的西裝外套蓋在了躺在地上的唐可馨身上,然後一個公主抱將她緊緊地抱在了懷裡。

唐可馨幾乎在第一時間就伸手摟住了東方豪宇的脖頸,哪裡還有半點摔傷的孱弱?

東方豪宇忍住心裡的厭惡,面無波瀾地邁步離開。

因為東方豪宇帶著眾多保鏢,所以百貨商店的工作人員只簡單地詢問了情況,就讓他們離開了。

至於身後那些娛樂記者,東方豪宇倒是沒有放在心上。

話說東方玉卿原計劃帶秦菲去旋轉餐廳吃燭光晚餐的,卻在半道意外地接到了韓林的電話。

當他聽說東方豪宇被人算計了,而且有可能會波及到公司股份的時候,就攥緊了手中的電話。

簡單的叮囑后,東方玉卿掛了電話,看向窗外的眸子里閃過一抹稍縱即逝的狠戾。

陪東方玉卿坐在汽車後座的秦菲,輕輕地握住了東方玉卿攥緊的拳頭,心神不定地問道:「是小叔發生什麼事情了嗎?誰受傷了?」

事發突然,秦菲倒也實在,毫不隱瞞她不小心聽到了通話內容。

東方玉卿鬆開拳頭,將秦菲的小手握在手中,斟酌了一會兒說道:「是阿豪被人算計了,估計是沖著我來的。」

韓林說就在短短的一個小時之內,百貨商場里發生的一幕就上了網路熱搜榜單,且點擊量還在迅猛地飆升。

更讓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竟然還能將秦菲牽扯進去,當然東方玉卿不會如實告訴他女人。

短暫的錯愕后,秦菲滿臉擔心地凝望著東方玉卿,說出的話都有些不利索:「那……阿豪沒事吧?你……你最近有得罪過什麼人嗎?」

東方玉卿一把將秦菲摟在懷裡,尷尬一笑:「別擔心,阿豪沒事,只是送那個女人去醫院而已。」

能夠讓東方玉卿用那個女人稱呼的肯定不是什麼好鳥,顯然一下子就引起了秦菲的反感。

下一秒就看到秦菲情緒失控地從東方玉卿懷裡出來,咬牙切齒地說:「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你堂弟有時候做事就是不靠譜!」

東方玉卿汗顏,又不是他在外面沾花惹草,他女人至於這麼激動嗎?

看著秦菲那鼓著腮幫子,氣呼呼的小模樣,東方玉卿差點失態地笑了。

就連駕駛座上的余顯陽也憋住笑意,收回了偷瞄在後視鏡上的視線,尋思著待會從哪裡掉頭去醫院比較合適。

東方玉卿有些彆扭地揉了一下跳動的眉心,避重就輕地敷衍道:「老婆,淡定,那個女人你也見過,就是之前阿豪的那個相親對象。」

秦菲好整以暇地看著東方玉卿,然後刻意與他保持了一些距離后才冷哼一聲:「你怎麼不直接說是被你堂弟悔婚的代言人?」

聞聲后,東方玉卿笑著靠近秦菲,似笑非笑道:「老婆,原來你什麼都知道,是因為時刻關注我的原因嗎?」

看來秦菲失蹤的那兩個月,也經常關注著東方集團的動態,否則也不會知道得這麼清楚。

秦菲雙手抵著東方玉卿靠近的胸膛,試探性地問道:「少貧嘴,改天再去旋轉餐廳,先去醫院一趟。不管怎麼說,先安撫好唐可馨的情緒。」

即便東方玉卿不說,但是秦菲多少也猜出了一些端倪。

大概是過往的那些記憶都太深刻,深刻到即便分開了這麼多年,那些記憶都還存在於東方玉卿的腦海里,十分的刻骨銘心。

其實也不能怪他東方玉卿太敏感,只是一牽涉到東方豪宇和郁林俊的事情,秦菲似乎都變得異常上心。

秦菲是他東方玉卿的妻子,為什麼要在自己面前表現出對其它男人那般在乎的神情?

還清晰地記得東方玉卿被暴雨淋濕的那個晚上的情景……秦菲給凍僵的東方豪宇搓臉、搓胳膊、搓腿……。

倘若不是念在東方豪宇是跟他有著血脈關聯的兄弟,她秦菲敢當著他的面對男人那樣,他肯定會一怒之下將兩個人碎屍萬段。

可是轉念一想,也許在秦菲的眼裡,東方豪宇是他的堂弟,所以她才會那麼拚命的想救活他。

試想在那樣特殊的情況下,給凍僵的人揉搓一下,促進血液循環確實是比較有效的救治辦法。

遲遲等不到東方玉卿說話,卻察覺到他臉色變了,秦菲自然意識到是她剛剛表現的過於激動了。 這裡成為燕雲幫的分幫,仍然由洪汝成父子執掌?

這裡只是改個名字,然後什麼都沒有改變?

"幫主。"

就連燕雲幫中也有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完全想不到百里商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今天燕雲幫能讓蠍尾幫改名,誰敢保證洪汝成會真的從此忠心於燕雲幫,而不會讓蠍尾幫恢複名字甚至來個風水輪流轉,也讓燕雲幫改名?

只要人活著,就有可能。

這分明是放虎歸山啊!

世人都常說,打狗不死必遭狗傷。

燕雲幫的人大多都認為不殺洪汝成父子,必成禍害。

而且大家心裡都很清楚,今天燕雲幫之所以能打敗蠍尾幫並不是燕雲幫的實力,而是靠顧東虎,靠那個應該是田少爺安排的神秘高手,嚴格來說是靠那個田少爺。

但田少爺不可能一輩子在燕雲幫,不可能一輩子留在郡王城,他是會離開的。

田少爺一離開,顧東虎自然也會離開,那個強大的神秘高手也會離開。

他們一走,燕雲幫的實力本身就不如蠍屠幫,到時洪汝成父子會繼續老實?

身後,一片反對聲與建議聲。

百里商肯定也知道他做出這樣的決定會是這樣的結果,於是他看向顧東虎。

顧東虎卻是對百里商豎起了大拇指,顯然是支持百里商的決定。

得到顧東虎的支持,百里商心裡大放,他認為顧東虎的意思就是田少爺的意思。

於是百里商右手舉了一下,聲音透著不容置疑道:"我已經做出了決定,你們不需要多言。"

"幫主。"

全幫人大急,甚至有一部份幫中元老乾脆帶著一大幫人下跪來勸阻百里商的決定,希望他收回成命。

百里商卻不回頭看,不管身後的人。

他既然做出了決定就絕不更改。他再看向洪汝成,道:"怎麼,洪幫主覺得當我燕雲幫的副幫主感到委屈?"

洪汝成父子聞言對視了一眼,然後洪盡屠雙膝突然一軟便是跪下。

洪汝成則是感慨而道:"幫主,我真不如你……說完,與洪盡屠一起,父子兩人同時伏下了頭。

父子兩人的身後,蠍屠幫一眾人等你看我,我看你,最後一個個皆是輕輕嘆息而跪了下來。

既然幫主選擇了臣服,他們還能說什麼?

極品淘妻限量版 百里商虛託了下手:"都起來。"

洪汝成沒有起身,只是抬頭。

他沒有起身,洪盡屠自然也不會起身,身後的幫眾也不會起身。

洪汝成沒有起身,但卻是豎起了右手,聲音暗含玄力傳遞開來:"我洪汝成今天以天道的名義發下誓言,他日若背叛百里幫主,背叛燕雲幫……"

聲音真的很響亮,這一片區域的人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百里商並沒有提出要洪汝成發誓更沒有強迫,洪汝成竟然主動發出這等天道誓言,四周的人再度愕然。

蠍尾幫的人也是感到震驚的看著洪汝成。

蠍尾幫大多數的人內心自是不肯甘心臣服的,只是被迫而為。

一個個內心中也都認為洪汝成也跟他們一樣,只是迫於那神秘高手的壓力而不得不委屈求全。但現在洪汝成發出這等天道誓言,這就意味著蠍尾幫永無複名的可能了。

百里商也是意想不到,但洪汝成能如此,他更加開心,臉上浮現起燦爛的笑容。

洪汝成的表現安了燕雲幫其他人的心,反對聲終於一下子弱下了一大半。

只是誰又能知道洪汝成滿心苦澀而更是震驚莫名?

因為他在考慮要不要臣服之時就有一道聲音突然鑽進他的耳中,要他發下天道誓言,誓忠燕雲幫。

洪汝成單憑聲音就能判斷出聲音的主人絕對也是剛才那個神秘大高手這個層次的,然後他才震驚的知道暗地裡還有元武門大高手在這裡守護著燕雲幫。

如果他不答應臣服燕雲幫或是不肯發誓,此高手會馬上出手將他擊殺。

洪汝成也就在此時才徹底的知道元武門對燕雲幫的看重。

甚至他突然想到燕雲幫的存在,可能是元武門在郡王城的一個重要布局。

燕雲幫並不是百里商個人意志創建的,他只是元武門擺在明面上的幫主,真正做主的人是元武門。

也就是說燕雲幫是元武門在郡王城的一個分點。

雖然洪汝成有點想偏了,但有這麼強大的高手而且不止一個相助燕雲幫,他知道蠍尾幫真的沒有半點翻身的機會了。

於是洪汝成只能往好處想,想著自已臣服燕雲幫等於臣服元武門,也就等於自已加入元武門。

加入元武門,並不感到委屈。

種種想法,再加上被強大高手的壓迫之下,洪汝成選擇了徹底臣服,發下了天道誓言。

洪武世界的武者對天道誓言還是很看重的,既然洪汝成如此,那他臣服之心已經不容置疑。

至此,蠍尾幫真正除名,變成了燕雲幫的一個分幫。

同時也意味著燕雲幫擁有蠍尾幫后實力發生了大變化,開始進入了郡王城的頂尖勢力之列了。

兩天後,百葉小鎮。

風吹過,捲起小鎮街道上幾片枯葉盤旋而起,隨之落下。

小鎮上如同以往,街上的小販大聲喲喝著生意,賣者與買者討價還價的聲音交集。

街上的人並不知道,此時劉之寶站在了鎮東區的一座並不起眼的民居小院門前。

他的出現,便是註定了此鎮今天再也不可能擁有了以往的安寧。

嗖嗖嗖……!

四周人影閃動,很快就將那民居小院包圍了起來。

如此大動靜,終於驚動了此這一帶的小鎮居民,但不管是好奇跑出來的還是想繼續縮在被子里的人,都很快被人趕走,直趕到離劉之寶所在的那個民居千米之外。

方昊天現在混雜在被驅趕的人群,站在千米之外的一棟三層高的樓房之頂。

樓頂之上此時集滿了人。

可以說這一帶所有的樓頂都已經被人站滿,都是好奇看著中間的位置,但一個個都感到奇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不知道,就會有各種猜測。

於是乎種種猜測的聲音在小鎮中此起彼伏。

"王府大總管果然不簡單,王府的力量也果然不簡單。"

方昊天是人群中為數不多能看到站在那民居小院前的劉之寶,他臉上浮現笑意。此鎮距離郡王城至少三十里,但劉之寶就查出楚先河在這裡。

是的,方昊天臉上浮現的笑意,更多的是因為內心的激動。

二哥,他終於找到了二哥。

他已經"看"到民居大廳中端坐著的楚先河。

不過方昊天激動的心情之下也是很擔心。他能"看"到楚先河渾身散發的那種無形的強大魔氣,顯然楚先河被魔化的很厲害。

但讓方昊天高興的是楚先河的實力在混亂谷鎮一別後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至少是青甲這個級別的修為了。

"先看看吧,不管二哥如此反抗都不可能是劉大總管的對手,今天必能救他。我現在要做的就是靜觀其變。姬容將二哥安置在這裡,定然還有其他連他現在都無法感應得到的布置。"

方昊天身上氣息盡斂。

身邊的人都不知道自已的身邊就站著一名天人境強者,並不知道身邊這個看上去並不起眼的年輕人會是元武門門主,當今元武郡的第一人。

"砰!"

劉之寶確定手下已經將這一帶完全控制后便舉步前行。

不見他有任何動作,就只是正常的前行,但面前的大門卻是一下子轟然炸開,四分五裂。

小院中,有四人靜靜而站。四人皆是黑衣,看上去都只是三十多歲的樣子,每一個人都抱著一把刀。

"四鬼刀?"劉之寶走進院子,走到那四人的面前,"失蹤三十八年,原來你們已經投魔,看來你們真的要變鬼了!"

轟!

四鬼刀沒有說話,直接出刀,彷彿他們已經失去了個人的意志理智,已經變成了四具只知殺人的工具。

鬼刀滅殺!

四把刀一出,便是黑霧籠罩,風雲皆喪,日月無光。

"死!"

劉之寶身上陡然散發如山如海的巨大氣息,單手揚起便是化為四道掌影拍擊而出。

這四道掌影堂堂皇皇,感覺沒有什麼強大的力量,似乎並不強大。只有純正,正真,正義,熱血,宏大,雄偉等等正能量的存在,但這不正是以正對邪的最佳之法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