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你知道?」

「大概知道一些。」王澤點了點頭,說道:「雖然我不能跟你明說,不過,如果你信我的話,就趕緊把你的房子退掉吧!」

「不退,我憑我自己本事買的房子,為什麼要退!」

「你這叫炒房……」

「炒房又不犯法!」

「那你自己看著辦吧!」

王澤跟這位又不熟,最多也就是把她蹭濕了的交情。

見說不聽,他也就懶得管了。

反正到時侯,虧個一兩套房子的錢,對那位王大律師也算不上傷筋動骨。

畢竟,都是以房子做抵押,到時侯,銀行把所有房子收回去,她也就虧掉自己買的那套房子和銀行利息。

對這位來講,應該也算不上什麼大事兒!

王可欣不知道天瀾宗為何突然態度大變,他還不知道么?

無非就是魔劫到來,那個天瀾宗,估計快扛不住了……

要知道,聯邦的社會,雖然算不上什麼共產社會,但平民的生活水平,也絕不是那些宗派和王朝把持之下的平民能比的。

連聯邦的社會,都會因為各種社會矛盾而產生各種各樣的負面能量。

更何況那些宗派勢力?

很明顯,那些宗派和王朝面臨的局勢,比聯邦更嚴峻。

在這個時侯,他們選擇併入聯邦,真的就不算奇怪了。

可如果真的是因為魔劫原因,才讓這些宗派急著併入聯邦的話,王澤並不覺得,這個時侯買房子是個好的選擇。

雖然,只要修鍊者組成的防線沒有崩潰,魔劫對平民的衝擊,就不會太大。

攻關秘籍:毒舌影后的自我修成 但這個影響不大,只是說不會死很多人罷了。

要說對社會一點影響都沒有,那就是扯淡了。

不過,這種問題,王澤不可能說出來。

見到王可欣離開后,王澤跟陳珂說了兩句后,就拖著行李箱,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了。

他這兩天,其實已經將《龍蛇演義》這本小說看完了。

他可以在系統中,消耗100學霸積分,生成這個龍蛇演義副本。

要知道,在一開始,他也許只是隨手選擇了用這本小說刷學霸積分。

但在開啟了聖騎士模板后,他繼續刷這本小說,還是經過了一些深思熟慮的。

很明顯,他在點出聖光出鞘天賦之前,他的加點路線,是很吃虧的。

實際上,就算把聖光出鞘天賦點出來后,這麼高的力量屬性,不利用起來,一樣是一個極大的浪費。

聖騎士雖然也有不少近戰技能。

但那些技能,大多都是大開大合的,比較適合戰陣廝殺和砍怪……

在與敏捷型高手對決中,就很吃虧了。

比如之前與林珞音的交手,他就很難佔到便宜。

而想想提升這方面的格鬥能力,最靠譜的,當然就是這個國術體系了啊。

讓他像那些國術修鍊者那樣,夏練三伏,冬練三九,他自然沒興趣。

可如果是在副本里爆幾本技能書呢?

到時侯,直接用積分懟上去也行啊!

想到這裡,他不由決定開啟這個副本看看。

想到就做。

反正都周六了,即使打不過,副本也快要重置了。

不存在浪費挑戰次數的情況。

而且,他也想試一下,在副本中,能否將黃小櫻的肉身一起召喚出來。 「隊長,你對我幹什麼了……」

「怎麼啦?」

黃小櫻看著王澤,有些不淡定的說道:

「倫家,倫家都濕了……」

王澤:「……」

王澤很鬱悶的看著黃小櫻。

你濕了我有沒有辦法,你自己心裡沒點逼數么。

他也沒想到,黃小櫻擁有肉身後,居然也會像那些被鬼附過身女生那樣……

被他蹭一下就濕了……

可這個,他真的沒辦法啊……

那些女生,實在要找他來點什麼不可描述的運動,他倒也不會太介意。

可這位是殭屍啊!

雖然,不知道她的那個文青老爹是怎麼做到的,讓她變成殭屍后,居然還獲得了自帶美顏的效果……

但是,她確實是殭屍無疑。

普通人如果不怕變成之前那位殭屍哥們兒那樣,倒是可以蹭進去試一下……

可是他不行。

他掌握的是聖光力量。

這種力量,遇到死靈力量就燃。

真要蹭進去的話,估計跟一根燒紅的鐵棍插進豆腐里也沒啥區別了。

這他娘的就蛋疼了。

他還指望著,這位在副本里發揮大用呢!

之前黃小櫻只是一道靈魂,雖然可以把那些怪物強行變成嚶嚶怪,但她本身的戰鬥力,卻是無限趨近於零的。

而現在,她這具殭屍肉身,明顯就是高級貨啊……

要知道,他對這個新開的副本,可是很期待的。

這個副本,跟之前的聖光教堂副本明顯不一樣啊。

那個聖光教堂副本,只是一個新手副本,與其說是副本,還不如說是新人練手的地方。

基本上只能出點基礎技能書。

而現在開啟的國術流副本,不但能出技能書,還能出裝備啊!

當然,副本難度,明顯也不是那個新手副本能比的。

雖然,他可以先用積分升兩級后再來,但時間真的來不及了。

現在連那些宗派勢力,都開併入聯邦了。

他估摸著,魔劫估計也快了。

而在這個時侯,全部用學霸積分來提升個人等級,就實在太奢侈了。

畢竟,這些副本怪物提升的經驗值,只能用來提升個人等級。

學霸積分,是用來提升功法和技能等級的。

所以,他優先消耗了100積分,開啟了國術流副本。

並在進入副本的第一時間,召喚了黃小櫻。

在他看來同,黃小櫻現在有肉身,在這個副本,絕對能發揮大用啊。

可他沒想到,剛一進副本,黃小櫻居然就這麼沒用。

被他蹭一下,居然就直接濕了……

也不知道在濕了后,還能保持幾成的戰鬥力啊……

不過,這個時侯,不是想這些的時侯,王澤現在思考的,是自己的處境。

他發現,這一次的副本,跟上次的副本不一樣。

上次的副本,是出現在室外。

如果不知道那是副本的話,甚至會給人一種來到鄉下的感覺。

而這一次,他卻出現在了一間屋子裡……

不對,應該是在牢房中……

周圍都是銅牆鐵壁,只有一面,是手腕粗的鋼筋做成的柵欄。

通過柵欄的縫隙,可以看到外面是一條長長的過道,以及其他的牢房。

以及,裡邊穿著囚服和腳上戴著鐵鏈的囚犯。

話說,這應該是在監獄吧!

直到這個時侯,他才發現,他身上的裝備,也被自動偽裝。

至少,從表面上看,他發現他和嚶嚶怪身上穿的,都是一套囚服套裝……

再加上腳上的鐵鏈,如果是喜歡制服的老司機,說不定都直接石更了。

他當然不至於對一隻殭屍石更。

他嘗試著走了兩步,發現這些鎖鏈,也是偽裝。

只是看著有鎖鏈,實際上並不存在。

他身上的裝備,依然是進副本時穿的那些裝備。

只不過外觀上,幻化成了囚徒套裝。

他鬆了一口氣,要是進副本后,就被鎖了起來,那就是地獄難度了。

農家貴妻有空間 「難道,這次副本是要逃離監獄副本?」

王澤有些好奇了起來。

以前在天下的遊戲中,副本中的主流玩法,雖然都是打BOSS。

但還是有一些不一樣的副本的。

比如,其中比較經典的逃脫玩法。

在副本中,需要在固定的時間,逃離副本,否則,BOSS就會開大招,或者出現全屏攻擊的機關之類的玩意兒……

不過,他看了一下,又發現不像。

錦鯉男神來配音 這種副本,肯定會給出相應提示的。

要是不提示的話,玩家連遊戲規則都不知道,肯定沒法玩啊。

玩家肯定要投訴的。

哪個程序猿敢這樣設計,搞不好就會被殺了祭天!

「我們現在怎麼辦?」

等了一會兒,黃小櫻終於緩過勁來了,有些好奇的問道:「難道,我們就在這裡等著,怪物會刷新在這間牢房裡?」

這個世界,也是有網路遊戲的。

黃小櫻對遊戲本身,其實也並不陌生。

「再等等吧。」

王澤搖了搖頭,說道:「估計一會兒會有人來放大家出去放風。」

既然是副本,肯定不會把大家關在裡邊關個十年八年的。

「隊長,你說,我們這次的目標,會不會是裡邊的監獄里的守衛?」

「也有可能是監獄里的囚犯!」

說到這裡,王澤似是想起了什麼,突然好奇的問道:「之前那隻殭屍,怎麼突然就想跟你睏覺了,不會是你現在的能力會吸引所有雄性生物吧……」

黃小櫻:「嚶?」

黃小櫻當場就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