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正,我們終於出來了!快跑!」猴子驚喜道。

「嗯!」

「快跑!」

許歡和溫柔也是說道。

然而,韓正則是直接掉頭,繼續朝著包圍圈衝過去,道:「逃?!開什麼玩笑!不碾碎他們,讓他們絕望,那簡直是給洛老師丟臉!」

猴子三人頓時一愣,然後,血液沸騰,紅著眼睛,跟著殺了進去。

麻麻批,為何那麼刺激!

那是三人在那一瞬間的心情!

幾息之後,殺出第二個對穿!

十息之後,殺出第三個對穿!

盞茶功夫之後,殺出第五個對穿!

地上,至少躺了一百多個人!

血腥味撲面,讓人幾乎窒息。

韓正正要繼續大開殺戒,其餘人見狀不妙,一個個不要命的作鳥獸散,鬼哭狼嚎一樣的逃跑!

韓正四人只是追上了了二十多個人,其餘人,竟然讓他們逃跑了!

韓正停下。

這時候,猴子見狀,鬼使神差,雙手叉腰,朝著躺在地上的一百多人,朗聲道:「一群弱者!老子還沒用力,你們就倒下了!」

韓正:「……」

溫柔暗中拉扯著猴子的袖子,道:「猴子,這貌似是韓正的台詞!」

「溫柔,你也來兩句!好不容易讓韓正帶我們飛!不說兩句,總覺得不圓滿!」猴子嬉皮笑臉。

溫柔眼睛一亮,也環顧四周,頓時嬌喝道:「老娘認真起來,你們都得跪在地上唱征服!」

哇!

見到躺在地上的眾人一個個眼神驚恐的盯著這邊,溫柔忽然覺得賊他媽的刺激!

「許歡,你也來一句!爽、爆、了!」溫柔興奮道。

「我……我不會……」許歡不知道如何說。

「隨便說!」溫柔道。

「隨便?」許歡問道。

「沒錯,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溫柔道。

「那我說了……咳咳……你們不配跟我們動手!你們只配匍匐在地上,舔老娘的腳趾頭!」許歡紅著臉說了一句。

緊張之際,也見到眾人的恐懼以及複雜的目光,果然……爽!

韓正像是看傻、逼一樣的盯著三人:「……」

「韓正,接下來該怎麼辦?」猴子爽完,忽然覺得沒有頭緒,下意識的問道。

「還能怎麼辦?!收割戰利品啊!」韓正道:「躺在地上的不是人,都是元石啊!」

猴子眼睛一亮,溫柔握緊小拳頭,越來越興奮了,許歡也覺得,打敗這些人,再搶了他們的元石,好刺激哦……

PS:韓正——我跟你們說,看書不投票,不打賞的,對沒錯,就是說你,別左看右看,快點打賞投票,不然我讓溫柔凶死你! 「端午節你們想怎麼過?」夢璃問道,「我們去野餐好不好?找一個漂亮的地方野餐最棒了。」想著吃的慕可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夢璃嫌棄的看了一眼慕可后說到:「別老想著吃行不行馬上就畢業了,能不能有點好主意啊!」慕可一臉委屈的拆台到:「是你們畢業,又不是我們,幹嘛搞得好像我們也要離去一樣,等我畢業了,我就請大家大吃一頓,然後好好樂樂。」

自己都被自己的想法打敗了,當然,提到吃的還有一個人也很積極呢!沒錯,就是王源,「要不我們一起去包粽子吧!」「一天就知道吃!真是一隻豬。」大大忍不住出來咆哮一番了,王源鄙視的看了一眼大大后說到:「是啊!我是豬,但我不是像你一樣是胖豬。」「王源,你有本事你再說一遍,我保證不打死你。」王源做了一個鬼臉就跑開了,可是不追不知道,一追嚇一跳,王源的腿怎麼那麼長。

「我都說了,你追不上我的,就你那小短腿…哈哈哈哈哈!」大大跳上去一把抓住了王源的胳膊,一口咬了下去,隨後才得意洋洋的放開了王源可憐的手。王源欲哭無淚的看著手背上的牙齒印,「你屬狗的,你看都咬成什麼樣子了,你要賠我醫藥費。」「哼,你都說了,我是豬,我是動物啊!那我怎麼會有錢呢!對吧,所以就別談錢了,談錢傷感情嘛!是吧!」王源怎麼會買賬呢!「要我原諒你可以啊!今天我們去大開吃戒,你付款!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沒有商量的餘地。」說完就拉著大大向樓下奔去。

『嗚嗚,我怎麼感覺得我的錢包在滴血呢?王源,你記住我記住你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更何況我是小人呢!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哼!』幾人見怪不怪了,「說好的大餐呢?是不是還給我們補上了。」王俊凱還想著夢璃答應他們的大餐,大大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好吧!這樣的話,我請客,茗茗買單。」夢璃剛說完,就聽見一陣歡呼。

「下次過節再也不要和你們一起過了,和你們一起我註定沒有開心的時候,哼!我記住你們了。」王源笑了笑對茗茗說到:「記住我們就好,這麼好的關係你不記住我們那多說不過去對不對。乖哈。」「要不一會去我家過端午怎麼樣?去不去?」

「吃完再去。」這句話就像在大冬天被潑了一盆冷水,「那我先走了,你們慢慢吃吧,我怕一會被某兩人撒狗糧噎死,你們慢慢享用吧!」說完大大撒腿就跑,生怕跑慢一步就回被抓回去,看著大大狼狽的樣子,幾人竟然樂開了花。

……個人會議………大大的獨白時間……

王源:大大,你打算什麼時候給我找個女朋友啊?天天看大哥他們撒狗糧,我受不了了。

大大:哦!我考慮考慮吧!

王源:這還用考慮嗎?我告訴你,你不給我找女朋友我就罷演,氣死你。

大大:我錯了,以後不會了。

王源:那本少爺等你的好消息哈!

說完就這樣走了,都不考慮考慮本大大,你以為找女朋友很容易嗎?我又不是開婚介所的,哼! 「這是要發啊。」猴子臉色變得潮紅起來,雙手揉搓著,喜滋滋。

一邊說著,他已經衝到一個趴在地上的武者身邊,取下儲物袋,打開。

「十塊元石?這麼窮?我說,你好歹也是鍛體九層,一門戰鬥技能達到了九重,怎麼混得這麼差?」

猴子頓時臉色陰沉,指著地下的人罵道:「你娘的,混得那麼差,也敢出來挑事兒?!」

那人不敢言語。

「再檢查玉簡,看其中有沒有值錢的武技。」猴子準備進一步行動。

「元石和鬼物的心臟就行!其餘的東西,不要。」韓正道:「時間緊迫,我們要趕路了。」

說話之間,韓正已經打開了三四個儲物袋。

……

小半個時辰后,四人聚集在一起,前方清風吹拂,落葉飄零,身後一百多個躺在地上的武者低聲哭泣,聲音幽怨,目光複雜的盯著他們。

「四千二百八十一塊!」猴子清點之後,主動拿了五百塊,道:「我拿五百塊!」

「我也是。」

「一樣。」

頓時,還剩下兩千二百八十一塊元石,韓正道:「那這些元石,我不客氣了。」

猴子三人懂事兒,都明白,沒有韓正那恐怖的十八重神動精神力達到了堪稱作弊一樣的效果,根本殺不穿這些人的包圍。

「哦,秘密,不能說哦。」韓正提及了一句。

「我們以心魔發誓,絕對不說!」猴子直接發心魔誓言。

麻麻批的,鍛體九層,十八重的神動精神力,這種消息傳出去,要嚇死人!

溫柔和許歡也是一樣發誓。

「這邊還有一千八百點貢獻值。」猴子又清點了一番,整個人都喜上眉梢,道:「加上我們之前的總共有兩千多貢獻值,足夠兩個小隊了。」

「收好,我們去趕場子。」韓正道。

「趕場子?」猴子三人不明所以。

「跑掉的那些人,最終都要去外山山頂。」韓正取出地圖,指著某處,道:「登上外山山頂只有一條路,我們只需要守在那條路上,嘿嘿……」

「韓正,我喜歡你這樣不要臉!」溫柔聞言,只覺得渾身都要飄起來,忍不住喊道。

「放屁!這哪裡是不要臉!這分明是伸張正義!」猴子更正道。

「男人,有仇報仇,有恩報恩!仇人不放過,恩人湧泉相報。」許歡道:「韓正,你是真男人!」

溫柔和猴子也就算了,連許歡那個高冷冰山都學會拍馬屁了,這就難得了。

「基本操作。」韓正確認方向,奔跑起來,道:「夥計們,咱們得快點去守著。」

「誒,等等我們。」猴子三人追上去,其中猴子有疑問,道:「韓正,逃走的那些人,你都記得嗎?」

「不記得了。」韓正道。

「那到時候守在那裡,也不認識誰有仇,誰沒仇,怎麼搞?」猴子道。

「隨緣。我看誰有仇,就有仇。」韓正道。

「韓正,我就是喜歡你這樣厚顏無恥!」溫柔再次如同小迷妹一樣的嚷著。

「溫大波,你走開,韓正是我的!」猴子也跟著嚷起來。

……

目送四人朝著靈央山外山深處狂奔而去,巨石後面的張倉和牛不打,一臉懵逼加獃滯。

「心黑、手辣、不要臉!」牛不打忽然樂了,道:「我靠!我記得以前誰跟我說那個洛小隊的韓正老實、膽小如鼠來著?怕是瞎了眼。」

「我說的!」張倉道。

牛不打:「……呵呵……哈哈……院長,您吃了嗎?今天的天氣不錯啊,晴空萬里,一碧如洗……」

「我怕是要撿一個天才了。」張倉短暫的發愣之後,居然咧嘴一笑,道:「韓正,很強。而且,他的忽然崛起,像一個人。」

「李寂寞!」牛不打道:「百年之前,李寂寞在武考之前也是平平無奇,然後異軍突起,露出無敵之姿!武考之時,更是成為抱元境……那個韓正……」

「我用蒼目觀察過韓正的元氣,已經達到五六次的精鍊程度了,雄厚無比。再凝練一次,進階抱元境必成。」張倉道。

「嘶!」牛不打滋了一口氣。

……

強大的精神力探路,避免和鬼物以及前方的武者碰頭,

在大比結束還有六個時辰的時候,

韓正四人趕到了靈央山外山腳下,那唯一的登山路口。

路口半丈,左右都是峭壁,路口前方是一個小草坪,風從遠處吹來,吹得站在那路口的白衣男子飄飄欲仙。

韓正四人見到白衣男子,面面相覷,韓正吸了一口氣,走上前去。

白衣男子也望著這邊。

「白獨行白兄,在吹風啊。」韓正帶著三人上前打招呼。

「這裡風景不錯。」白獨行淡然一笑,道:「你們也來吹吹?」

「不吹。」韓正道:「我們過來,準備劫道。」

「巧了,我也是。」白獨行道。

「那剛剛……」韓正眯著眼睛,笑道。

「順便劫道。」白獨行道。

「巧了,不如一起。」韓正道。

之前試探過,十五重的精神力對拼,勢均力敵,這白獨行絕對深藏不漏,拉他下水正好。

「不好。」白獨行道。

「人多力量大。」韓正道。

「不行。」白獨行道。

「為什麼?」韓正道。

「我有潔癖。」白獨行道。

「這和潔癖有什麼關係?」韓正道。

「我的武道是純粹的,我的心是無瑕的,一人一劍殺盡世間敵,何須他人相助?那樣,污了我的劍心!」白獨行道。

誒?這樣也行?

韓正咧嘴笑道:「……啊……被你這麼一說,我忽然也有這樣的潔癖!」

猴子眼珠子轉啊轉,終於抓狂,撕扯著頭髮,尖叫道:「啊……你們兩個,為什麼都那麼會裝、逼,都那麼優秀?!而我,卻學不會!」

溫柔和許歡捂住了耳朵,她們害怕再聽下去,也有那樣的潔癖了。

白獨行眼皮狠狠的跳了一下,這個人,臉皮真厚啊。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四周驟然冷靜,只有風聲。

過了半晌,遠處有人影逐漸變大,腳步聲、吶喊聲不斷傳來,這時候,韓正想了想,道:「你劫什麼?」

「貢獻值。」白獨行道:「一千貢獻值。」

「那你不用搶了。」韓正扔出一個儲物袋給白獨行,道:「裡面是一千貢獻值,你先上去吧。」 考試那幾天夢璃都沒有回公寓,害怕自己複習的太晚會打擾到其他幾人休息,於是夢璃住了幾天酒店。「喂,夢璃?」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婦女的聲音,夢璃知道是夏穎和劉泉回來了。「有事嗎,如果要見面的話,一會兒道我原先的公寓。我們見一面吧!」夏穎夫婦聽到夢璃肯見他們自然高興得很,匆匆收拾一番后夏穎夫婦開車去了夢璃和三隻一起住的地方。

「喂,慕可,她們回來了!打電話給小凱他們,讓他們回到公寓,我打算告訴她們我和小凱現在的關係。」慕可抿了抿嘴說到:「好,那你什麼時候過來?」慕可本想說什麼但又將話吞了下去,慕可知道她們總有分別的那一天,可她沒想到的是這一天這麼快就來了,她還沒有想好逃避的借口就要去面對提前到來的分別。

「我馬上過來,等著我。」 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這句話是否是安慰夢璃也不知道,她只知道她不可能和慕可和慕晨分開,她們在一起這麼多年,感情那麼好,如果要選擇的話。她就選擇就在小凱、慕可和慕晨她們身邊。掛斷電話后夢璃跑到樓下打車,等了一會都沒有看見一輛車,這時一輛黑色的蘭博基尼停在了夢璃的面前。

車裡探出一張白皙的臉,精緻的五官和淡褐色的眼睛搭配起來很好看,「韓希宇?你怎麼會在這兒?」夢璃有些奇怪,韓希宇笑了笑回答道:「我要回公寓去,看見你在這裡等車,所以想載你一起回去。」夢璃有些猶豫,上車也不是,拒絕也不是,自己又真的很著急,最後夢璃無奈的上車了。

韓希宇很認真的在開車,夢璃在想著自己的事,這樣的車裡很安靜,韓希宇先挑起了話題:「你怎麼這幾天都沒在公寓?是不是出什麼事了?」夢璃搖搖頭回答到:「沒有,只是高考要複習,怕打擾到你們休息,你們又要準備高考,還要忙著生日節目的事,所以我就出去住幾天。」「哦!那現在高考結束了,你報考的是哪個學校?」「清華!」「那如果你錄取了,我們就回成為同學哦!」

「你也選的是清華?」夢璃用奇怪的眼神看著韓希宇,韓希宇疑惑的回答說:「有什麼問題么?」夢璃搖搖頭回答道:「沒什麼,只是覺得你們不是會考音樂學院或者表演學院嗎?怎麼會去考清華呢!」韓希宇笑了笑沒有回答夢璃的問題,也許韓希宇也不知道為什麼吧,他放棄了中央音樂學院,而是報考了和劉夢璃同樣的學校。

但夢璃同樣報考了中央音樂學院,因為王俊凱也報考了清華和中央音樂學院。不知不覺夢璃他們到達了公寓,兩人一起從地下車庫進了樓梯,這一幕剛好被一個四葉草看到了,就把它拍了下來。發到了微博上:劉夢璃真不要臉,明明都有了我們家俊凱了,還要gouying韓希宇。綠茶婊,不要臉,快和小凱分手,還小凱自由。你配不上我們家俊凱,也離韓希宇遠一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