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賭服輸,我們的賭約還算數嗎?」

葉飄飄淡淡地看了鄒以璇一眼。

說實話,鄒以璇還真沒想過周翔會輸,所以她之前才爽快的答應了。

可沒想到周翔卻是輸的那麼徹底,簡直就是被葉飄碾壓了。

尤其是葉飄神乎其技的走位,讓此刻的鄒以璇重新認識了葉飄。

現如今已經是騎虎難下的局面。

在這麼多人面前,讓她叫一聲葉飄爸爸,她是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的。

若是她叫了,恐怕立馬就會變成整個學院的笑話,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這是根本無法讓她接受的。

可是既然已經定下了賭約,如果反悔的話讓眾人如何看待她。

一時間,鄒以璇覺得委屈至極,她從來沒有被人這樣對待過。

鄒以璇看了一眼四周,他覺得周圍的人都用異樣的目光看著她,有幸災樂禍,有看好戲的,當然也有不忿的,大多數人都在看她的好戲。

一時間她覺得十分的委屈。

「鄒學姐,你還不履行你的諾言嗎?」

葉飄似笑非笑地看著鄒以璇。

鄒以璇臉漲得通紅。

「我…我…」鄒以璇氣得牙齒直打顫,看著葉飄的目光中彷彿能夠噴出火來。

最後,鄒以璇還是沒有叫出口。

「我記住你了!」鄒以璇放下一句狠話后,她跺了跺腳直接離開了活動室。

不僅是她,連周翔等人也是直接就走了,都沒有說賭約的事情,彷彿這場solo賽從來就沒有發生過一樣。

只有李冰燁在離開之後眼神複雜地看了他一眼,這事情下來葉飄和電競社的關係直接就鬧崩了,兩人的交集也會越來越少。

「哇靠,他們的臉皮簡直是厚到家了,這不是耍賴嗎?」張大寶在葉飄旁邊叫嚷道。

人群漸漸散去,大多數人都將這事情當做一場鬧劇看罷了。

「算了,一局遊戲而已,無所謂了,反正以後也不會有交集了,我們回去吧。」葉飄搖了搖頭。

「你先走吧,我有事,嘿嘿。」

張大寶沒有和葉飄一起離開,葉飄猜他估計又是約會去了,葉飄心裡想著晚上還要直播,於是便匆匆地趕了回去。

回到宿舍,又是只剩葉飄一人了,他打開了電腦開始直播起來。

很快,葉飄就登上了自己的飛魚直播房間。

他剛上線沒多久,白易等人就在看直播的時候注意到了他。

「我擦,這個主播竟然沒有被封號,有點東西啊,那麼說來昨天他的操作都是真材實料啊。」

「這尼瑪,夠可以的,先關注一波,我總覺得這主播不止這麼點東西。」

負心總裁快滾開 白易宿舍的幾人開口說道。

在他們開始關注葉飄的時候,葉飄的直播間中彈幕也比昨天多了很多。

「我擦,這個主播還活著,竟然沒有被封號。」

「厲害了我的哥,竟然真的沒有開掛。」

「呵呵,誰知道主播昨天請的是不是演員…」

「主播敢不敢攝屏!」

「你做不到並不代表別人做不到,不喜歡看可以滾。」

「已粉,坐等主播成神的那一天。」



葉飄笑著看了看彈幕,開口說道:「喜歡主播的可以加一波關注哦,今天依舊接受挑戰,歡迎大家前來挑戰主播。」

一連幾天下來,葉飄打出電競武學的招牌接受網友的挑戰。

結果是顯而易見的,在葉飄百分百躲避非指向性技能的條件下,根本沒有一個網友能夠用鉤子鉤到葉飄,這可是驚呆了觀看過葉飄直播的觀眾,一時間葉飄的關注度蹭蹭蹭地上漲。

不過,即使是這樣也有不和諧的聲音出現。

「我總感覺這個主播有問題,主播你敢不敢打排位,你要是能在排位中能夠這樣躲鉤子,我開一個貴族給你。」

「是啊是啊,主播打排位唄,天天開自定義也沒啥意思啊,又不能上分。」

「呵呵,我看主播之前請的就是演員,打排位他不敢的。」

「主播主播,帶我打排位啊,我是你直播間的貴族啊!」

葉飄看著一堆的彈幕,此刻他的粉絲已經漲到了3萬,每天的打賞收入雖然不多,但是也有個百來塊錢。而打賞最多的則是直播間中一個叫做風蕭蕭兮易水寒的粉絲。

他直接在葉飄的直播間中開了一個子爵貴族。

這個子爵貴族一個月可是要1500華夏幣,除去抽成葉飄每個月能夠從他那獲得600塊的收益,這也算是為葉飄貢獻最多的一個粉絲了。

「把你的ID私發給我,我拉你,我們一起打排位。」

既然人家都願意每個月花1500開個貴族,葉飄也不好拒人於千里之外。

於是便爽快地答應了這個風蕭蕭兮易水寒的請求,打算帶上他一起打排位。

很快,葉飄就創建好了房間把這個風蕭蕭兮易水寒拉進來。

「哇,主播你走位超厲害的,我好佩服。」

白易在飛魚中的名字就是風蕭蕭兮易水寒,他沒想到葉飄願意拉他一起打遊戲,一進到房間來就開始吹捧葉飄來。

「沒什麼,基本操作而已,沒想到你還是王者段位的,也挺不錯的。」葉飄笑著說道,「好了我們開始吧。」

幾分鐘后,兩人進入了遊戲畫面。

這一把葉飄玩的是輔助,沒辦法白易是王者段位的,而葉飄只有鉑金,兩人在排位的時候都點了補位,但是系統卻將葉飄放到了5樓補位的位置。

「葉神,要不你玩ADC吧,我輔助你。」白易在語音中說道。

「沒事,我輔助玩得比ADC更加厲害,我輔助你好了。」

葉飄讓白易去玩ADC,自己則選擇了一個輔助光輝女郎。

很快兩人就開始進入了載入界面。

不過,剛一進去葉飄就聽到耳機中傳來了一陣驚呼聲。

「我艹,葉神,對面的這不是暖暖大小姐和大死馬老師嗎?」 ?伏翔心中大驚,身體不由自聳的便往後婆,同時那長鞭制刪。首發毒已經化為以免圓形的,薄薄的盾牌向前一頂!

「嗤嗤嗤嗤

無數聲輕響響起,那一面原本可以抵擋無比強大攻擊的金盾在一瞬間便化為無數塊,被那無數的任意門給吞沒了!

在這千鈞一之際,伏翔雙眼光芒一閃,那無數刀氣猛然一收,在即將被任意門完全截斷的瞬間猛然收回。而他的身體在這時也已經後退了十多米之遠,遠遠的望著那鏡門!

「我能夠在同一時刻開三百六十個任意門,這些任意門組合在一起。能夠將一個整體的某一個細小的部位傳到另一個位置,你最好小心點。不要我到時贏了卻找不到人取賭勝之物就糟糕了。」那斯文男子微微笑道。

之前被切割成為無數塊的盾牌刀氣在這時已經重新恢復了長鞭狀被伏翔抓在手中。

而他在之前那一瞬間所激了強大的潛力,後退的度越了頭頂懸浮著的那通往雷雲的任意門的度,因此此時他的頭頂卻已經空無一物。

故而,那兩隻巨大的刀翅卻已經在他的後背伸展著,微微扇動著,保證了他的身體能夠保持懸浮在半空中。

至於那斯文男子,此時那原本擋在他面前的。通往一個黑漆漆區域的任意門也已經消失。

那原本通往雷雲,不斷有著閃電劈出來的任意門更是在追不上伏翔之後被關上了。在他的面前,只有那三百多個通往各個不同位置的,小小的任意門組成的屏障在那裡。

在他說話間,這三百多個鏡門忽然一陣扭曲,移動,轉變。轉眼間形成了一隻十分巨大的手掌。伸縮不定。不住開合。

「能夠將任意門這種能力玩到這種程度小你果然很不簡單。不過這樣想要勝過我卻還差很遠伏翔淡淡的說道。

著,他身形一閃,往那斯文男子猛衝過去。

那斯文男子臉上露出譏諷的笑意。右手伸直向著伏翔虛空一抓。那一直由三百多個細小的圓形任意門組成的巨手便猛然向著伏翔所在的位置猛然一抓!

那度快無比,那聲勢更是宏大至極,讓伏翔在那瞬間甚至感覺到是不是整個天空,整個大地在向著自己猛壓過來。

腦海之中閃過之前自己的刀氣組成的金盾在和那鏡門接觸的瞬間種種變化,他知道自己若是這麼被抓下去,那自己的身體,定然會在一轉眼間便分開三百多個小部位!

瞬間便會變得支離破碎!

在這一瞬間,他的腦海變得無比清明。周圍的一切變得無比清晰。

即使是空氣的微微撥動,流動。都帶給他晏深層次的感應!

「喝!」他大吼一聲,那長鞭狀的刀氣伴隨著他後背的兩道刀翅猛然一震,化為一朵金色的雲朵。猛然向著那巨手迎上去!

在同一時玄,他的身體內部魔氣運轉又如***一般。

無數的魔氣從他的雙手,從他背後的兩個氣口之中瘋狂噴出,不斷的壯大著他頭頂的那金色祥雲!不斷的引導那金色祥雲瘋狂旋轉,瘋狂的鑽動,瘋狂的頂上去!

「我看你能夠吞得下多少!」伏翔心中狠。—全文字版首發—

「猿魔氣。如此精妙,他不相信這如此精妙的修鍊功法修鍊出來的氣居然會在這種輔助性的能力之下絲毫沒有任何反抗能力!

既然你想要吞,那我就讓你吞!

伏翔此時心情激昂,內心深處反而無比理智。無具平靜。

看到伏翔如此表現,那斯文男子面色微微一變,但卻也沒有說什麼。更沒有退縮,而是將自己的右手往前更快,更用力,更猛!

嗤嗤嗤嗤嗤嗤

之前出現在金盾的情況再度出現。

那無數細小的圓形任意門不斷將那些金色的刀氣切割分開,不斷的將之從整個金色的雲團整體分開,不斷的切割著那金色的雲團!

雖然已經被吞了無數,但相比於這金色雲團的整體,這些被吞的雲團數量卻只是小部分而已,根本趕不上從他身體內部所噴出的越來越多的癟氣萍煉而成的刀氣!

而且這雲團在這個過程中還在不斷的旋轉著,不斷的攪動,不斷的膨脹碰撞,卻並非只是在那裡等待著那三百多個任意門的切割!

那無數任意門切割的威力十分巨大,十分恐怖,但那只是因為任意門本身的轉移性質。

單單說這任意門的強度,卻只是一般而已。

那衝擊力,也只是一般,移動度更只是一般,其之所以能夠如此難纏。更多的還是借用了對手的力量。借用對手前沖或者後退或者轉移的力量!

如此巨量的雲團攪動,旋轉,衝擊,這任意門哪裡還能夠像之前那般摧枯拉朽?!

只是一瞬間,那上方的三百多個圓形任意門組成的巨手便猛然一滯。好似握住了一介。鉛球的普通手掌一般,想捏捏不動,想壓壓不下!

居然相持在一起!

伏翔此時面上神色依然沒有

畢竟,看似在相持,但對他來說,可是時時刻刻都在損失著刀氣!經過之前的戰鬥。他體內的刀氣本來就只剩下三分之二都不到了,此時在這麼消耗下去。可以預見,只需要幾分鐘,他體內的魔氣便會消耗一空!那時,他就只能憑藉自己只是半吊子的控制重力能力來和對手相

了!

這讓他怎麼能夠樂觀得起來?!

那組成巨手的三百多個圓形的小小的任意門每一個都不是一塵不變的通往同一個位置,而是不斷的改變,不斷的轉移。

每一次轉移,被吞在任意門裡面的刀氣便有一點和伏翔失去聯繫,每一次轉移,便有一點刀氣被消耗。

伏翔的面色不太好看,那斯文男子的面色也並不好看。

這刀氣能夠擋住任意門,這已經完全出乎這斯文男子西城柳的意料之外了。在他以前經歷的那無數戰鬥裡面,只有養氣層巔峰,即將突破養氣層達到入微層的鍊氣者方才可能憑藉自己的氣擋住他那任意門的攻擊!

這是因為只有達到那個層次的鍊氣者體內的氣方才能夠達到足夠的精純程度,方才有足夠的量,足夠的補充度來做到這一切。

可是眼前這麼一個小小的聚氣層強者,一個在他看來只是螻蟻的存在,居然而已能夠憑藉他那微弱的氣來擋住自己的任意門?!

這怎能讓他不驚訝駭然?!

「這人修鍊的功法,絕對不是普通的絕世功法!有這種功法的強者其背後的勢力恐怕不會比我們鏢師工會弱多少,這次若是無法殺死他,恐怕就得想辦法和他交好了,」西城柳面色陰晴不定。

伏翔卻沒有想到自己在這西城柳的心中已經變成了一個大有背景的人了。他此時臉上神色冷漠,心情冷靜無比。

知道在這麼下去絕對擋不了太久,他大吼一聲。體內魔氣猛然一爆,那頭頂的金色雲團微微一震,爆一股之前十倍以上的力量,將那由三百多任意門組成的巨手頂得稍稍往上一跳。

這巨手原本就擋在伏翔和西城柳之間的斜上方。此時這麼一跳,卻把西城柳的身形露了出來,讓伏翔再度看到了那面色陰睛不定的西城柳。

因為之前伏翔的後退,此時伏翔和西城柳的距離已經有十三四米左

r>

在一轉眼間便將距離準確的估量出來,伏翔心中一動,那上方的雲團微微一轉。他控制自己所受的重力快變化,身體一幾乎突破音的度向前狂飆而出,一轉眼間便飆前五米,卻是越過了那三百多個任意門組成的巨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