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燼,你過來!」范浪吩咐道。

餘燼毫不猶豫,馬上離席而起,來到范浪的面前。別說講台,就算刀山火海,只要范浪一句話,餘燼都會衝上去。

范浪抬起手,張手成爪,五指彎曲,猶如蒼松樹根。他大手一扣,蓋在餘燼頭頂,暗中抽取殺生紅玉的生命精華,注入到餘燼體內。

這些生命精華原本是餘燼的,現在還給了他。

「導師,你注入我體內的是什麼?」餘燼問道。

「這是屬於你的東西,吸收之後,可以讓你儘快恢復以前的修為。以你現在的樣子,豈是那個白鱗的對手。之前我讓你去挑戰白鱗,自然會對此負責。」范浪道。

「導師,你又幫了我一次,這份恩,我會全都記下!將來我學成畢業,就跟隨你,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可以,你有資格跟著我混。」

范浪快人快語,絲毫沒有客氣,直接應允此事。他是餘燼的恩人,餘燼跟隨他,一定盡心儘力,會成為一個得力手下。

一波波的生命精華注入餘燼體內,猶如枯木逢春,令他的身體發生巨變,跌落的修為開始逐步回升。

之前他的巔峰是玄皇三級,身上的根基還在,這種恢復,要比一步步修鍊上去容易的多,猶如順水推舟。

玄君六級!

玄君七級!

玄君八級!

餘燼連續突破,修為扶搖直上。現在的他,只是找回原本屬於自己的力量,那力量猶如山洪暴發,猶如天崩地裂。

「餘燼的修為正在激增!」

「范導師對他做了什麼?竟然引發了這種奇迹。」

「之前范導師治好了餘燼的病,現在又幫他提升了修為,太不可思議了。」

「范導師說過他要幫助我們所有人,難道我們也能像餘燼那樣實力飆升?」

班級內的學生,又一次見證了范浪親手創造的奇迹。

在他們的注視之下,餘燼的修為突破了玄帝的大關,而且還在穩步增加。

玄帝一級!

玄帝二級!

玄帝三級!

……

玄帝之後是玄皇,餘燼周身那猶如死水的穴竅,重新煥發出生機,其中誕生玄力種子,開花結果,醞釀玄力,足有一千穴竅之多。

玄皇一級!

餘燼的身體安靜下來,進步速度開始放緩。

殺生紅玉終究還是對他的身體造成了一些不可逆的損傷,最多只能恢復到這種程度,無法達到之前的玄皇三級。

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

范浪撤回了手掌,說道:「玄皇一級,與我比肩,夠可以了。」

「玄皇,我變回玄皇了!」餘燼看著自己的手掌,緩緩握緊拳頭,周身一千個穴竅為之震蕩,猶如沙場鳴金。

他回歸玄皇,在心中暗暗發誓:「白鱗,你落井下石,多次辱我,兩天之後,每一筆賬,我都會跟你算的清清楚楚!」

……

時光飛逝,兩天之後,到了餘燼跟白鱗決戰的日子。

該來的,總會來。 羅亦人還沒有走進莫江湘就被許苑澤給攔下,動手在他身上搜索過後才讓他靠近莫江湘。

羅亦,」……」

莫江湘,「……」

許苑澤現在是草木皆兵,心有餘悸,生怕莫江湘在受到傷害。

羅亦沒去過多的在意許苑澤,走到莫江湘的病床前,一臉擔心的詢問,「還好吧?」

莫江湘臉色蒼白的笑了笑,「沒事,師傅你怎麼來了。」

「小時受傷,我跟著五爺過來的,在飛機上就聽說你出事了,自然是要來看你。」羅亦看著她。

莫江湘的心一下就揪起來,她沒有躲過莫祖元派的人,姜小時也沒有躲過?

「師傅,小時傷的重嗎?在這個醫院嗎?」莫江湘突然想站起來去看姜小時,這人才動一下立馬就一個威脅的聲音在旁邊響起。

「莫莫,你要是敢起來,我馬上就把莫祖元殺了,把莫家的東西全部給你奪回來,在寸步不離的跟著你,你考慮清楚。」許苑眼神犀利的盯著她。

莫江湘,「……」

「她沒事,你還是躺好。」羅亦安撫她躺回去,「你是莫家的人,你一直都知道,那為什麼剛開始不跟我們說?」

「師傅,莫家的情況您又不是不知道。」

羅亦眉頭緊擰,開口,「你不是冒進的人,你跟莫家撕破臉皮的時間還沒有到,怎麼就這麼急。」

莫江湘咬了咬唇角,她不確定羅亦知不知道她跟姜小時的關係,也在考慮要不要說出來,有點猶豫。

「你是為了誰?」莫江湘可以說是他一手帶出來的,絕對是沉的住氣的那種人,心思細膩,斷然不會這樣冒進。

莫江湘沉默了一會兒,最後決定不在糾結,羅亦跟在傅辰修身邊,遲早都會知道她跟姜小時的關係,也都沒有什麼好隱瞞的,「師傅,小時是我妹妹,親的,我告訴莫祖元,活下來的只有我。」

「所以你是想自己把所有的一切都處理好。」

「是,小時明明都被總裁帶回去了,怎麼又突然回到蓉城,這個讓我有點意外。」如果姜小時沒來找她,小時就不會受傷。

「你太不了解小時,她知道了你們之間的關係,就不會乖乖的等著你把事情處理好。」羅亦說。

「師傅,你有沒有什麼辦法,讓小時不要去管莫家的事情,我可以一個處理好。」

羅亦搖搖頭,「小時,五爺拿她都沒有辦法,只有寵著的那種,所以沒辦法,她一定會去對付莫祖元的。」

莫江湘發愁的看著羅亦,提議道,「師傅,讓總裁把她綁回家去。」

羅亦,「……」

「行了,你自己好好養傷,需要任何幫忙給我打電話。」羅亦走的時候看了一眼許苑澤,心裡想著,恐怕也沒有需要的地方。

……

羅亦回到姜小時的病房,把自己從莫江湘你了了解到情況跟傅辰修說,「嗯,我知道。」

羅亦,「……」他的消息已經這麼閉塞了。

「她身邊的那個男人你看清楚了嗎?」傅辰修抬眸問。 炎龍學院之內,有許多座學生擂台,可供學生比武切磋之用。

比武切磋,一爭高下,擂台長期受到影響,形成了若有若無的煞氣,猶如戰場。

其中的一座擂台。

兩道身影從南北兩側登台,周圍有著為數不少的觀眾,緊盯著他們兩人。

蹬上台的,正是餘燼跟白鱗兩人。

餘燼背負著一柄重劍,寬一掌,長半丈。他戰意熊熊,猶如火堆中攪起的火焰。

對面的白鱗倒是沒有佩戴武器,他面容蒼白,目光森冷,心中惴惴不安。 廢材王妃 這三天里,他聽說了一些傳聞,傳聞餘燼已經恢復了實力,重新變回了玄皇!

白鱗近距離感受餘燼的修為,發現對方的氣息完全隱匿,修為深不可測。

「他到底有沒有變回玄皇?」

白鱗忐忑,臉上卻不動聲色。

兩人雙雙停下,在擂台之上站定。

餘燼閉上了眼睛,那態度,似乎都不屑於正眼去看白鱗,彷彿多看一眼都是折磨。

白鱗微微眯眼,寒聲道:「廢物,真沒想到你能鹹魚翻身,但廢物就是廢物,鹹魚就是鹹魚……」

「夠了。」餘燼冷冷打斷了對方的話,「我來這裡,不是為了跟你鬥口,沒興趣聽你在那裡冷嘲熱諷。鬥口,那是街頭潑婦才做的事,我餘燼是來比武的。要打,就痛快點,沒那個膽色,那就趕緊滾蛋。」

「你!」白鱗勃然大怒,狠狠道,「也好,多說無益,要打就開打吧!」

下一刻,兩人的氣勢雙雙爆發,玄力沖霄而起,拉開了戰鬥的序幕。

餘燼的修為展現了出來,周身穴竅雀躍不已,釋放出強大的玄力,猶如萬馬奔騰。

「他真的變回了玄皇!」白鱗瞳孔一凝,如臨大敵,壓力驟增。他先下手為強,施展出看家本領,抽出了一條白色腰帶,原來裡面藏著一柄軟劍。

鏘!

一聲金屬脆響,白光綻放開來,照耀天地,晃人眼目。

這一劍先聲奪人,白光出現的同時,劍氣化作一條十丈巨蟒,氣勢洶洶的沖向餘燼。

勁風撲面而來,吹散了餘燼的頭髮,他的雙眼豁然睜開,眼中精芒四射,背後的重劍悍然出招,舉重若輕,迅猛霸道。

蠻王重擊!

這一招武學,是從遠古流傳下來,由一名蠻族王者創造,一招一式,帶著洪荒氣息,古樸粗獷。

轟!

一聲巨響,重劍橫掃千軍,砸破了空間,掀起猛烈的狂風,將那巨蟒一擊粉碎。重劍余勢不減,繼續向前,死死鎖定住白鱗。

白鱗臉色微變,又驚又懼,感覺到這一招的恐怖,深知被擊中的後果。他急忙躲閃,守中有攻,用軟劍施展出縮小綿軟巧的武學,劍身上下繚繞,化作道道白芒,糾纏那柄重劍。

兩人一攻一守,一剛一柔。

「白鱗,你這個跳樑小丑,只敢在我落魄的時候百般侮辱,當我恢復實力,你連我一招都不敢硬接。你這種人,簡直就是玄武者的恥辱,典型的欺軟怕硬。」

餘燼鄙夷厭惡,說話的同時,手中攻勢仍在繼續。

他突然變招,將重劍用力擲出,重劍凌空旋轉,掀起黑色風暴。他本人身形一閃,速度之快,幾乎消失。

白鱗擋住來襲的重劍,用巧勁將其化解,以他的實力,擋住這一招就已經是極限。

刷!

餘燼本人突然從一旁出現,雙拳燃起火焰,對著白鱗怒轟而出,重重打在白鱗的胸口上,將其打飛出去。

白鱗身上燃火,凌空化作一道弧線,一路飛向擂台邊緣。

若是飛出擂台,就意味著分出了勝負。

餘燼余怒未消,並不放過白鱗,化作一道光影,衝到白鱗上方,身形凌空旋轉一圈,腳掌當頭踢落下來。

碰的一聲,白鱗從半空落向擂台,來了個親密接觸。還不等他回過神來,餘燼飛速落下,對他一通狂風暴雨的猛擊。

碰!碰!碰!

一拳一腳,發泄憤怒!

每出招一次,餘燼的識海就會閃現出一幅過往的片段,全都是白鱗那冷嘲熱諷的嘴臉。

世上總少不了一些賤人,可惡得令人咬牙切齒。

餘燼打了個痛快,將長時間擠壓的憤怒發泄出去,等他停手的時候,內心歸於平靜。

再看白鱗,已經不成人形。

三天前,餘燼重燃,三天後,一雪前恥!

而這些,都是拜范浪所賜。

「武道之路,充滿坎坷,魔障重重。白鱗,你就是我的魔障,我已將你擺平,以後你再也無法撼動我分毫。」

餘燼低著頭,看著半死不活的白鱗,語氣很平靜。

說罷,他揚長而去。

白鱗趴在地上,側著臉看著餘燼的背影,視線被鮮血所模糊,心中恨意滔天,卻說不出一個字來。

被人擊敗,他還能說什麼?

人生三起三落,餘燼已經乘風破浪,重回巔峰,不再是廢物。

……

餘燼擊敗白鱗,周圍有很多人見證了這場戰鬥,消息不脛而走,進一步證明,他身上的病徹底好了,毫無懸念。

以他的天賦跟實力,足以躋身甲班,放在劣班當中,可謂鶴立雞群,只有絕代雙驕中的孟飛虹能夠與他相比。

這一戰之後沒多久,甲班的主任導師有意無意的找上了餘燼,表示甲班還有名額,隨時歡迎餘燼歸來。

對此,餘燼傲然以對。

「導師的心意我領了,但我不會離開劣班。我餘燼是有良心的人。范導師治好了我的病,恩同再造,他在哪個班級,我就在哪個班級學習。別的班級,就是給我天大的好處,我也不會去!」

餘燼態度堅決,那名主任導師也就沒有勉強。

……

改變餘燼,只是一個開始。

接下來的日子,范浪繼續當自己的主任導師,因材施教,改變劣班一個個的學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