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口小兒,你給我閉嘴,老夫怎麼可能會怕你,你受死吧。」龍雲峰身軀猛地一閃,枯萎般的手臂猛地朝葉青嵐的方向一甩。

「冥王鬼爪。」

葉青嵐就感覺四周好似陰風陣陣,天地都瞬間變得漆黑起來,而自己所處的空間也不再是什麼城中的小巷,而是一處無比陰森的亂葬崗。

四周源源不絕的都是那凄厲的慘嚎聲,一個個披頭散髮的女鬼在無目的的行走著。

「好強的幻術。」葉青嵐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這招幻術著實強大,用幻術和現實之中的武技相互結合。

若是你無法破解幻術,你就會被現實之中的冥王鬼爪擊中,掏出心肝來。

而你若是破解了幻術,但幻術破解的太慢了,也會被冥王鬼爪擊中,到最後結果也只會是殞命與此。

不過,她葉青嵐可是凝結了幻術小世界的人,區區一個小小的亂葬崗幻境又算的了什麼?

「雕蟲小技,給我破。」葉青嵐的掌風一動,那一個個女鬼好似是見到了恐怖的東西一般,都在一瞬間被葉青嵐秒殺殆盡。

重回現實的葉青嵐,此刻正好覺察到,一個幽黑色的鬼爪飛向自己,那鬼爪上帶著濃郁的死氣。

葉青嵐的臉上並沒有一絲的害怕之色,身上的氣勢猛地凝於一點,她的全身上下迅速燃起了一層熾熱的火焰。

死氣最怕的就是熾熱的火,而火焰之中如果還加入了灼燒靈魂的力量,那麼哪怕是死氣也會被葉青嵐活活燙死。 「爆掌。」

葉青嵐的手臂猛地一推,氣浪猶如十二級的颶風一般,瞬間席捲了整個小巷。

而葉青嵐的掌心之中,也爆出噼里啪啦的響聲,那裡面是濃郁的火光,無比熾熱的藍色火芯從葉青嵐的掌中噴涌而出。

幾乎是在瞬間,那火舌就已蔓延了整個小巷,遠處的龍雲隱臉上露出了驚駭之色。

那什麼狗屁冥王鬼爪幾乎在半空中,就被葉青嵐的爆掌凝聚的火焰給直接燒成了灰燼。

而龍雲峰想要逃,卻發現那猶如滅世熔岩一般的火海已經包圍了他。

「呼呼。」

大火幾乎是在瞬間就將龍雲峰的身軀整個吞噬,龍雲峰發出了無比凄厲的慘叫聲。

「啊啊啊啊。」

火光慢慢隱去,整個小巷上還有零星的火光在微微搖曳。

葉青嵐慢慢踏步,臉上並沒有露出一絲輕鬆之色。

葉青嵐能夠感覺到龍雲峰的氣勢並沒有消散,相反的,龍雲峰的氣勢還在變的更加恐懼,更加的強橫。

靈尊強者,要是能被一兩個威力強大的武技就滅掉,那靈尊強者也不會那麼稀少了。

「葉青嵐,我要你死。」一個渾身****的身影從火海之中猛地躥了出來。

龍雲隱的身軀,幾乎全身上下已然沒有一塊是好的了,全身上下都散發這一股焦臭,渾身黑的跟鍋底顏色一模一樣。

頭上那本就稀鬆無比的毛,此刻也被燒了個乾淨。

唯有那眼眸,卻是少了幾分渾濁,多了幾分赤裸裸的殺意。

「冥府召喚術。」

龍雲隱的嘴裡吐出幾個陰狠無比的音節,龍雲隱的嘴角好似是厲鬼一般在微笑,那笑容看的葉青嵐的心頭不自覺的用力一顫。

這個術法的名字,葉青嵐根本沒聽過,但葉青嵐能感覺到,這絕對是一個世間無比邪惡的邪術。

要知道,天衍大陸,悠悠幾十萬載的歷史。

什麼樣的奇人沒有,有些人走正道,創造的術法都是一身浩然正氣,但正道術法一般都是威力不足。

而邪道術法無所顧忌,無所不用其極。

邪道詭術滅絕了人性,甚至以自身為食,來引誘一些強大的種族來受自己的驅使。

「小火,龍尊寶寶,都給我出來,阻止他。」葉青嵐看著那黑色濃霧包裹下的龍雲隱,心頭不詳的預感愈演愈烈。

一股很詭異的氣息正在飛速蔓延開來,絕對要阻止他,這傢伙是在召喚幽冥鬼府之中強大的生靈。

之前葉青嵐曾經在古家禁地之中,遇到的古家老祖,他所施展的自身化為屍魁就是一種邪術。

古家老祖的強橫,葉青嵐現在想起,還是心頭一陣心悸。

而自身轉化為屍魁的邪術,和真正的幽冥鬼府的生靈相比,那就是一個地上,一個天上。

幽冥鬼府的生靈之中擁有著無數強橫的魔力,任一拽出來一個,都比古家老祖那煉化的屍魁厲害多了。

「娘親,娘親,這個老東西的身上怎麼會有那麼濃郁的鬼界靈氣?」小火鳳凰繼承了鳳凰一族的靈魂傳承,因此對鬼界之物也是很是敏感。 一向都很是頑皮沒正經的小火鳳凰,此刻眼眸之中無比的正經,眼眸之中露出了從未有過的慎重。

小火鳳凰在空中扑打著雙翼,火紅色的羽翼在空中好似一副翩翩起舞的畫卷一般美麗。

火光在空中燁燁而出,赤紅色的火苗將空氣燒灼出一陣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

「咕嘰咕嘰。」龍尊寶寶也是停在半空中,原本軟軟的絨毛,此刻也是如同刺蝟一般全都豎了起來。

龍尊寶寶那原本很是柔軟的爪子之中,也是出現了數道泛著白光的爪子。

爪鋒上面顯得異常鋒利,那上面散著縷縷寒光,讓人心中升起不寒而慄的感覺。

而小火鳳凰和龍尊寶寶出現之後,冰晶鳳凰,還有青牛神獸,以及朱雀神獸都相繼出現。

小火鳳凰在空中拍打著翎羽,眼眸之中熾熱如火,看著遠處的龍雲隱,在胸膛之中不斷醞釀著鳳凰一族的本源之火。

而此刻的龍雲隱全身上下都沐浴在一片金光之中,這並不是任何聖潔的聖光,只不過是一種很強悍的煉體功法罷了。

「絕對要阻止他,否則,我們今日恐怕就不能活著離開這裡了。」葉青嵐的聲音帶著一抹焦急之色。

葉青嵐眼看著龍雲隱身後的黑色濃霧越來越濃郁,而幽冥鬼氣也是如同遮天蔽日一般的聚攏。

甚至於,葉青嵐已經可以恍惚聽到,那來自十八層地獄之中,不斷傳來的凄厲慘叫聲。

「上。」葉青嵐率先發動了攻擊,葉青嵐的身形在凌波微步之下,變得萬分的輕靈曼妙。

身形幾乎在瞬間,就衝到幾十米之外。

葉青嵐手中的鞭子,在半空中猛地一擲出,葉青嵐鞭子如同裹挾這強大的颶風,劈開面前的空氣,朝著遠處的龍雲隱砸了下來。

如今葉青嵐的實力已經是靈尊一級,全力催動縛神鞭,有著無窮的力量。

以往葉青嵐的實力還過於弱小,根本無法完全催動起縛神鞭,而如今卻是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鞭影在空中猶如是猙獰的巨獸,朝著龍雲隱撲了上去。

而沐浴在金光之中的龍雲隱,圓睜著雙目,他的嘴中念念有詞,猶如是和尚念經一般。

他所施展冥府召喚術的時候,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那就是成為冥府的鬼奴。

在和葉青嵐的幾次交手之中,他就知道了即便自己憑藉靈尊五級的實力,也無法撼動葉青嵐。

倒不是他修為太差勁,而是他體內的內傷實在太嚴重了,葉青嵐雖然是靈尊一級,但體內並無暗疾。

但龍雲隱的體內,就如同是一個滿是漏洞的水缸,即便裡面擁有滿滿一缸的泉水,但真的鬥起來,也無法斗得過葉青嵐這隻有一小缸水的人。

「啪。」

一聲好似驚天一般的響聲響起,葉青嵐的鞭子狠狠的擊中了龍雲隱的面門之上。

但這一鞭子並非是真正打到龍雲隱的面門之上的,而是被龍雲隱身體前的護體金光阻擋了下來。 「桀桀。」龍雲隱的臉上再度出現了那猶如厲鬼一般的邪笑,他的嘴角咧著一個嘲諷的弧度,似乎是在嘲笑葉青嵐。

「等地獄的第十八修羅莫古拉大人駕到,你葉青嵐會被折磨的生不如死。」龍雲隱的聲音嘶啞無比,他的一雙面容已經猙獰扭曲到了一個極點。

葉青嵐此刻已然顧不得說話來反駁龍雲隱,她現在在拚命調集靈力,來阻止眼前的這個瘋子。

葉青嵐全力吸收著天地靈氣,整個城中的靈氣都好似被葉青嵐用網子罩住了一般,幾乎一大半都被葉青嵐吸了過來。

「萬鞭朝聖。」

葉青嵐的鞭子飛速的揮舞,在空中打出了一個個的殘影。

而那呼呼的鞭聲,將空氣都猶如切成了無數塊,一時間,蔚藍色的空中,隱約間,只能看到那青色的光芒在不斷的閃爍。

葉青嵐的鞭子幾乎都落在同一個落點上,那就是龍雲隱的面門上。

龍雲隱身前的護體金光不斷地閃爍,猶如是無比絢麗的霓虹燈一般。

這個護體金光,是龍雲隱苦修了幾百年的身法,因此他極為自信,這護體金光可以保他安全。

要知道,每一天,龍雲隱都會將自己修行得來的一半靈力注入這護體金光之中,幾百年來從未停歇過。

以至於,龍雲隱有個外號叫做無敵龜公,原因就在於他的這層護體金光無人可破。

「啪啪啪。」「啪啪啪。」

葉青嵐的虎口已經開始感覺到一陣陣的痛楚感襲來,那痛苦讓葉青嵐感覺手臂痛的已經快要廢掉了。

但她不能停止,那幽冥鬼府之中的聲音正在從空靈轉化為凝實,要是真的讓地獄裡面的第十八修羅出來,她葉青嵐肯定活不成。

「小火。」葉青嵐幾乎是用吼喊出這句話的,強橫的靈力已經快要將葉青嵐給撐爆了,如若在這樣吸收下去。

她恐怕會被自己這般瘋狂的舉動,撐爆靈脈,即便是超神體,但也決不能這般瘋狂的吸收靈力。

不過好在,葉青嵐這般瘋狂的舉動下,那護體金光上竟然出現了一道細細的細紋。

小火鳳凰聽到娘親的呼喚,也是用力的震動雙翼,猛地沖了過來。

小火鳳凰的眼眸之中散發出無比凝實的殺意,它那幾十丈長的身姿下,用力的吐息著。

一股濃郁至極的火之力,從小火鳳凰的嘴中,被噴吐了出來,濃郁的火之力,將空氣都烤的發出炸裂的響聲。

猶如是飛流而下的火瀑布一般,從高空之中,猶如火浪一般澆在那龍雲隱的身上。

而身處小火鳳凰下方的龍雲隱,也是抬目望向上方,那猶如火海一般的熾熱熱浪,澆灼在他的身上。

龍雲隱的身上金光再度出現在龍雲隱的身前,猶如是一個斗笠一般,將那熾熱的火浪都一一格擋開來。

熾熱的火浪被彈開,落在地面上。

青石磚幾乎在瞬間就被小火鳳凰的本源之火灼燒殆盡,本源之火的力量可不僅僅只是如此。 那泥土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消失,龍雲隱的身軀足足下陷了十幾米。

但龍雲隱那身前的護體金光依舊是璨爛如金,根本沒造成多少損害。

「看我的。」龍尊寶寶奶聲奶氣的一吼,它那圓溜溜,烏茫茫的雙眼裡面似乎是有電光在迸發。

龍尊寶寶深吸了一口氣,圓滾滾的肚子變得更圓滾滾了,手中還拿著搶來的拐杖,頗有小神棍的模樣。

就見天空之中響起了轟隆轟隆的響聲,一團紫色的雲彩出現在龍雲隱的頭頂正上方。

「這個葉青嵐竟然具備這麼多靈寵神獸,難怪我的龍辰派會在她手下毀於一旦。」龍雲隱的眉頭緊緊的皺著。

這雷劫讓龍雲隱感覺到心頭升起一抹濃郁的不祥之感,龍雲隱抬起頭,望著那紫色的雲彩,艱難的咬了咬牙。

事到如今,他已經沒有了回頭之路,唯有將一切造化都交給蒼天了。

而整個城內的百姓,此刻也是一個個恐慌的要命,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會整個城內陰氣森森,鬼鳳陣陣,好似魑魅魍魎都出來作祟的感覺。

時而整個城內的靈氣又突兀的全部湧向一處,時而這空中又飄過來的紫色的雲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無數城中的百姓都惶恐的要命,一個個都是家門緊鎖,躲在安全的角落裡面,期盼著眼前的怪異景象快點過去。

「紫霄雲雷。」

一道足足有拳頭那麼大的手臂猛地從天而降,那響聲比十道雷聲加起來還要大,一般人沒有靈力的人恐怕會在這雷聲之中直接震聾了耳朵。

用地動山搖來形容一點也不過分,這響聲實在是太過巨大了。

就在紫霄雲雷落下的剎那,龍雲隱的頭頂之上,再度浮現出了一個金色的頭盔,真的猶如是一道銅牆鐵壁一般,護衛著龍雲隱的安全。

「奶奶的,看寶寶我不劈死你。」龍尊寶寶似乎也是被激起了怒火,眼芒之中的電光越來越盛。

那紫雲越聚越多,最後濃郁的將整個城中遮蔽的沒有一絲的光亮。

空中滿是那閃爍這白光的雷光,一道接著一道在遠處的天際閃爍這凌冽的白光。

「我劈,我劈,我劈。」龍尊寶寶的身軀在高空之中飛舞,手中的拐杖不斷的朝著龍雲隱的方向揮去。

隨著龍尊寶寶的動作,那一道道紫霄雲雷落在龍雲隱的身上,將龍雲隱的身體激起一道道金光。

這龍雲隱身上的煉體功法實在是太過強悍,真的是不辱沒龜公之名,全身上下硬的讓人找不出一絲破綻。

遠處觀望的葉青嵐心頭已然是心急如焚,那幽冥鬼府之氣已然濃郁到了極點,再折騰一會,恐怕真的來不及了。

「哈哈哈哈。」龍雲隱雖然一直被雷劈,但全身上下除了萎靡不振一些之外,其他根本沒有什麼致命的傷痕。

而幽冥鬼府的傳送陣已然出現了,再堅持三分鐘,地獄之中的第十八修羅大人就要成功降臨人間了。 一道光柱一般的傳送陣已經出現在了場中央,那光柱衝天而起,散發著令人心悸的壓迫感。

「上,全都一起上,決不能讓那修羅出來。」葉青嵐已然等不及了,她顧不得虎口上那一陣陣灼痛的傷勢,再度沖了出去。

先前,全力吸收天地靈力,已然讓葉青嵐的全身經脈造成了一定的暗疾。

現在再度運轉靈力,葉青嵐的全身上下都感覺猶如針扎一般的痛覺,但她現在已然顧不上那麼多了。

再耽擱一秒鐘,就少了一秒的生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