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鴉學院現在是黑巫師聯盟的一員,為什麼你要加入冰雪之城呢?如果不是我們的人為你遮掩,你恐怕早就被冰雪之城發現異常,然後簽訂契約了。」

夜梟笑著說道。

李奧的目光微凝,看來暗夜古堡在冰雪之城的勢力很大啊。

「你找我的目的就是讓我幫助你們?」

李奧問道。

「沒錯,冰雪之城就像是一個大烏龜殼,沒有三級巫師出手根本就攻不下來。所以我們的想法就是從內部攻破,我們很早就在冰雪之城安插我們的人。」

夜梟說道。

「那你們請三級巫師出手不就行了。」

李奧說道。

「你不明白的,三級巫師的確可以拿下冰雪之城。但是需要耗費太多的時間,在這種關鍵時期,聯盟抽不出這種頂級戰力。」

夜梟苦笑著說道,「所以想要拿下冰雪之城,只能我們自己想辦法。」

李奧不由沉思起來,事實上他們的目的是一致的,都是讓冰雪之城消失。

只是他的目的是神格碎片,這點恐怕暗夜古堡不會答應。

「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動手。」

李奧說道。

夜梟嘿嘿一笑,並沒有答話。

李奧這時候這才想起自己冒失了,夜梟怎麼會將這麼重要的事情告訴他。

「其實現在黑鴉學院的日子並不好過,他們的境遇就像是冰雪之城一樣岌岌可危。你們以前的盟友迷霧之城的城主是個野心極大的人,一直想統一高地巫師聯盟,現在機會終於來了。」

夜梟笑著說道。

說完他拿出一個水晶球,輸入法力后泰絲老師的影像出現在其中。

「李奧,真是好久不見了……」

「泰絲老師?」

李奧一臉的驚訝。

很長時間沒見,泰絲蒼老了許多,神情之中有著掩飾不住的疲憊。

在黑白巫師開戰之前,迷霧之城就向黑鴉學院宣戰。

由於黑鴉學院剛入聯盟,人言輕微,根本無人來救。

奧伯倫學院也被永恆高塔牽制,分不出多少人手,因此黑鴉學院的情況極其危險。

泰絲希望李奧能夠回到黑鴉學院,現在黑鴉學院需要每一分力量。

李奧不由沉默起來,沒想到黑鴉學院竟然危險到了這種地步。

只是沒有拿到神格碎片,他回去也沒有多大用處啊。

「你看看,阿蜜莉雅救過你的命,海曼和泰絲對你極好,你難道忍心他們死在白巫師手裡嗎?」

夜梟說道。

李奧仍然在『猶豫』著。

「而且據我所知,你現在情況可不太好。莫爾斯將你安插進了精英組,那裡的陣亡率可是全城最高的。」

夜梟怪笑著說道。

李奧眼中出現一絲憤恨的神色,終於同意了下來。

「我可以答應你們,但是我不喜歡簽訂契約。這點相信你明白,我和冬妮婭的契約我隨時都可以終止。」

夜梟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了,「這絕對不行。」

這麼隱秘的事情怎麼可能不簽訂契約,不然豈不是將他們的人置於危險之中。

「那這樣吧,我可以幫助你們摧毀命運之塔,在摧毀命運之塔后契約自動失效。我會回到黑鴉學院,不願意再管你們的事情。當然你們也不能需花招坑害我,如果有契約也自動失效。」

李奧說道。

夜梟想了想就答應了下來,他們唯一的阻礙就是命運之塔,只要命運之塔沒有了,攻下冰雪之城易如反掌。

李奧微微一笑,就這樣他們制訂了一個非常嚴謹,雙方都能接受的巫術契約。

他們沒有馬上籤訂,因為這和冬妮婭的契約有些衝突。

雖然冬妮婭的情況很不妙,但是李奧只能說聲抱謙了,這讓他心中產生了一絲愧疚,不過他決定以後會補償她的。

「我希望你能為我們提供一些冰雪之城的情報,這樣才更有利於我們雙方的合作。」

夜梟說道。

「沒有問題,我會的。」

李奧笑著說道。

***

***

第二天李奧來到精英組報到,就得到了一個不好的消息。

「李奧,貝基組長叫我們去一趟,我們有任務了。」

西蒙說道。

「知道什麼任務嗎?」

李奧皺著眉頭說道。

「不知道,不過很定非常危險,輕鬆的任務根本輪不到我們頭上。」

西蒙搖了搖頭說道,他對此早就習慣了。

李奧感到一陣心寒,莫爾斯為了清除異已真是不擇手段,難道他們對命運之塔就這麼有信心。

「我們走吧。」

李奧說道。

西蒙點了點頭,和李奧走向一個大廳。

這時候大廳里已經坐了二十多個人,其中包括漢克這個昆廷的弟子。

只是他們的臉色都十分難看,對這次任務存在著濃濃的排斥之意。

沒過多久,精英組的人都來齊了。

這時候貝基陪著一個鬚髮皆白的老人走了進來,看到這裡,眾人連忙起立。

「城主大人。」

「城主大人。」

「……」

這還是李奧第一次看到莫爾斯,只是看了一眼就連忙低下了頭。

同時對他的實力也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精神力竟然達到了35.

莫爾斯淡淡地點了點頭,然後就坐在正中,貝基恭恭敬敬地坐在他的旁邊。

貝基撇了眾人一眼,就開始了發言。

「既然大家已經來齊了,那我就將現在的情況說一下。由於昆廷城主戰死,黑巫師將哈里森調往進攻彩虹小屋。彩虹小屋承受著極大的壓力,他們對我們的無能極為不滿,要求我們主動出擊,為他們分擔壓力。」

「聯盟也支持他們的請求,所以我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無所做為。我們決定對暗夜古堡的一處據點進行突襲,時間,進點,計劃全部保密。大家有兩天的準備時間,兩天後攻擊計劃隨時都有可能展開。」

聽到這裡,眾人的臉色都不好看,既然是主動出擊。

為什麼只找他們昆廷一系的人,而不找莫爾斯的人。 但是看到莫爾斯坐在這裡,眾人又不敢質問,真的這樣問就相當於和莫爾斯翻臉了。

漢克恨恨地看著莫爾斯和貝基,拳頭捏得幾乎發白,但是最後還是忍了下來。

李奧嘆了一口氣,就這樣一場會議在一場沉悶的氣息之中不歡而散。

李奧則向冬妮婭的莊園走了過去。

剛剛來到門口,就看到拉曼帶著幾個人從裡邊走了出來。

他的臉色有些陰沉,發現李奧后,拉曼的臉色微微一動。

「李奧,你是來看望冬妮婭的嗎?」

拉曼問道。

「拉曼大人你誤會了,只是有一些小事。」

李奧恭恭敬敬地說道。

「其實你不用擔心,我對你沒有惡意。」

拉曼的臉上露出了難得笑容,「我希望你能夠幫我在冬妮婭面前說些好話,告訴她我對他是真心的。如果有什麼困難,你也可以來找我。」

李奧驚訝地張大了嘴巴,沒想到拉曼風評這麼差,竟然會真心愛上一個人。

只是這可能嗎?冬妮婭貌似一直認為他爺爺害死了昆廷啊。

「我會的。」

李奧說道。

拉曼拍了拍他的肩膀離開了這裡。

進入莊園后,他發現冬妮婭一個人站在後花園,神情落寞,就像是被世界拋棄了一樣。

李奧走到她身邊,輕聲說道:「冬妮婭,你還好吧。」

冬妮婭的眼中出現一絲亮光,但是很快就搖了搖頭,「你看我能好嗎?」

李奧暗罵自已一句,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拉曼來這裡有什麼事?」

李奧問道。

「沒什麼事,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他說他是真心喜歡我的,希望我能給他一個機會,你說好笑不好笑。我爺爺……」

冬妮婭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昆廷死後,冬妮婭心中鬱積了太多的憤怒。

李奧靜靜地聽著,沒有打斷她的話語,人有時候發泄一下還是好的,她一直說了大半天才停了下來。

「我很抱謙,李奧,我竟然說了那麼多。」

冬妮婭這時候才意識到了自己的不對。

「沒有關係,只要你心情好一些就行。」

李奧說道。

「謝謝你了,李奧。」

冬妮婭一臉真誠地說道。

他有另一面 李奧尷尬地笑了笑,但願聽了接下來的話后她不要發怒就好。

他輕咳一聲,然後說道:「我很抱謙,有一件事不得不告訴你,我和你的契約必須終止了。」

說到這裡,他感覺靈魂上的那道束縛立刻消失不見。

冬妮婭不由臉色大變,「為什麼?」

「你也看到了,精英組的任務太過危險,根本就是讓我去送死,這已經超過了我們契約的範疇。接下來我會找個機會離開這裡。」

李奧說道。

「李奧,你不能這樣,難道你就這樣拋棄我一個弱女子嗎?你不能和他們一樣看到我爺爺死了,就離我而去。」

冬妮婭激動地說道。

「對此我只能說抱謙。」

李奧一臉愧疚地說道。

冬妮婭一臉絕望地看著他,李奧感覺自己的良心受到了深深的譴責。

「你保重。」

說完李奧就轉身離開。

「等等,我有件事要告訴你,其實我還有機會。」

冬妮婭好像下定了決心,一臉鄭重地說道。

「我不明白你的機會在什麼地方。」

李奧搖了搖頭,雙方的實力差距是決定性的,除非莫爾斯死去,冬妮婭沒有任何機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