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皇劍訣,滅魂!」()

.。m. (求收藏,求推薦,求打賞,各種求!下周要上推薦了,求支持,讓數據好看一點!謝啦!)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裡,隨著秦小布和劉海的加入,張偉的公司,也就是未來科技,開始漸漸步入正軌。

秦小布花高價從賓利汽車公司挖到了一名優秀的華裔設計師陳昂,然後又從國內招聘了一批設計師,以陳昂為核心組建了設計部,所有人在簽下嚴格的保密協議后,開始設計第一代反重力飛行車。在親眼見證反重力飛行車飛上天空之後,這些設計人員都是眼睛發光,他們很清楚,這是一款註定要轟動世界名載史冊的飛行車,會給他們這些設計人員帶來莫大的榮譽和利益,因此他們全都牟足了勁,主動加班加點,力爭要設計出最完美的車型。

劉海也通過家族的關係招募了上百名退役特種兵,並且聘請了一名退役的中南海保鏢來培訓這些特種兵,讓他們轉變為合格的安保人員。在做完這項工作后,他又在寫字樓租了幾間辦公室,然後開始組建公司的人事部、財務部等部門,將公司的基本框架建立了起來。在這個過程中,他已經表現出了一個優秀管理人員應該具有的素質,這也讓張偉在考慮是否要讓他成為公司的CEO。

張志堅也從美國回來了,他暫時沒什麼事情做,張偉就給他整了一大堆機械工程和自動化相關的技術資料,讓他去學習。等到張偉開始研究機器人技術的時候,張志堅就可以幫上忙了。張志堅雖然是物理系的學生,但他有著紮實的知識基礎和超強的學習能力,再加上足夠努力,也是很快就入門了。

至於張偉,他先給秦飛打了個電話,把當前的情況跟秦飛說了一下。秦飛當天晚上就乘飛機趕了過來,然後和張偉商談到了深夜。經過這次商談,張偉把他並不怎麼看重的反重力飛行車的非洲市場代理銷售權給了秦飛,而秦飛則給張偉提供10億人民幣,另外再借10億人民幣給張偉,利息和銀行貸款的利息相同。另外,秦飛還應張偉的請求,幫張偉採購了一大批生產設備,並前往中雲市在離海邊不是很遠的地方幫張偉購買1000畝土地,開始建設工廠一期工程。至於為什麼選擇中雲市?除了這裡是張偉的家鄉外,張偉其實還有其他的考慮。

然後,張偉就開始解決反重力飛行車的缺陷。

安全問題、加速和減速過程中會造成身體不適的問題、材料問題、導航問題……大大小小的問題一共有十幾個。

其中有些問題對很多大公司來說都是很難解決的問題,但是在張偉面前,這些問題都是小兒科,他很快就找到了解決辦法,將這些問題一一克服。

做完這項工作后,張偉也沒有閑著。作為一個安全感不是很高的人,他一直在擔心自己推出反重力飛行車后的安全問題,即便有著國家的保護,他依然不能放心,因為他最相信的人還是他自己。這也是他所信奉的人生格言:「人,一定要靠自己!」

為此,張偉決定製造一些能在關鍵時刻自保的武器。

這些武器必須便於攜帶,而且威力強大。

手槍?電擊器?……

張偉將自己想出來的十幾種武器一一否決,忽然他眼睛一亮,他想起了自己看過的電影《鋼鐵俠》中似乎有一種神經型聲波武器,這種武器能夠發出聲波阻斷人的中樞神經,使人產生麻痹效果,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能行動。

由於這部電影是很久之前看的,印象已經不太深刻了,張偉又上網仔細看了一遍,看完之後,他確認電影中的反派奧巴代·斯坦所使用的那個小玩意就是他想要的武器,而且他完全有能力製造出來。

花了五天時間,他就製造出了這個小玩意,看起來就跟普通的手機掛墜沒什麼區別,可是只要啟動它,它就會發出可以讓人的神經系統麻痹的聲波,在狹小空間內尤其有效。不過,在使用這種武器的時候,他也必須戴上可以吸收這種聲波的特製耳機,否則就會誤傷自己,那就很尷尬了。

在完成了這件武器之後,張偉又將精力轉向了北斗,他又為北斗添加了一組刀片伺服器,還給北斗添加了許多新功能,同時他還讓北斗在網路上搜集信息,自我學習,自我進化,在這段時間裡,北斗的成長速度一日千里,無論是分析能力還是數據處理能力都大大的增強,不過它很快也遇到了瓶頸,這種瓶頸不是軟體上的,而是硬體的限制,也就是說目前為北斗配備的伺服器無法發揮出它的真正能力。這也讓張偉迫切的想要更多的錢,為北斗配置幾台超級計算機。

同時,他還構思了一個被他命名為「天網」的計劃,這是一個野心勃勃的計劃,最終目的是讓他可以掌握世界上所有人的信息,可以隨時對任何一個人進行識別和追蹤。

在這個計劃中,他準備讓北斗秘密入侵各國的公民信息資料庫,各大互聯網公司、通信運營商、電信運營商的用戶信息資料庫,得到大量的信息數據,建立一個人類信息資料庫;然後再讓北斗暗中控制全世界所有聯網的監控攝像頭,就連手機和電腦上的攝像頭也包括在其中;最後,他還想讓北斗秘密入侵所有衛星的計算機系統,從而控制地球上空的所有衛星,控制了衛星之後,他就可以讓北斗監聽所有人的通話,並用衛星監控整個地球。

「天網」計劃完成之後,他基本上可以找到他想要找的任何一個人,除非這個人不上網、不打電話、能躲過所有的監控攝像頭和天上的所有衛星。

另外,只要有人在網路或者電話里提到張偉,都會被北斗發現,然後分析是否對張偉有威脅,如果有威脅,北斗就會上報給張偉,讓張偉處理。

不過,這個計劃太過龐大了,需要北斗有足夠強大的硬體支撐才行,現在的北斗還做不到這一點,因此這個計劃只能暫時擱淺,等張偉有錢為北斗配置一組超級計算機的時候,他很有可能會真正開啟這個計劃。

……

在忙碌的工作中,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一個多月已經過去了。

10月19日,晚上九點半。

張偉、秦小布、劉海、張志堅、寧偉五人站在工廠的院子內,在他們正前方,停放著三輛全新出爐的反重力飛行車,這三輛飛行車完美實現了他們的設計理念,那種撲面而來的高端大氣的科幻感,讓所有人都挪不開眼睛,再加上它那強大的功能,絕對能讓那些土豪豪擲千金,也會讓兜里沒錢的普通人羨慕嫉妒恨。

這也讓張偉感覺自己的臉有點發燙,和這三輛飛行車相比,他之前設計的那輛飛行車簡直是不堪入目,絕對是人生污點吶。好吧,他已經決定要將他設計的那輛飛行車給毀屍滅跡了,絕不能破壞他的英明形象。

「還愣著幹什麼,趕緊上去啊,看到這麼炫酷的飛行車,難道你不想試一試么?」秦小布笑著拉了拉張偉,然後興奮地衝上了一輛飛行車。

張偉這才回過神來,連忙走向一輛飛行車,打開車門坐了上去。

寧偉也打開另一扇門,坐了上來。

「這一次就不會像第一次飛行那麼尷尬了。各項功能趨於完美,也跟軍方報備過了,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享受一下飛行的樂趣!」

張偉笑了笑,啟動了飛行車。

飛行車垂直飛了起來,慢慢的升向高空,速度漸漸加快,很快就爬升到了平流層,整個過程都很順利,身體也沒有任何的不適感。

「哈哈,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

張偉興奮了起來,有些炫耀似的朝著永遠是撲克臉的寧偉笑道。

寧偉依舊面無表情,只是眼睛中卻有一絲期待一閃即逝。作為一個年輕人,他也很期待那種在天空上飛馳的感覺,只是長久以來的訓練讓他將自己的真實情感隱藏了起來,永遠不會表露出任何情感。

加速!0.5馬赫!1馬赫!3馬赫!這種突破音障的速度,這種超越極限的速度,讓張偉身上的腎上腺素狂飆,整個人都嗨了起來。旋轉,俯衝,畫圈圈,在天空上玩著各種特技!

這時,飛行車上的衛星電話響了起來,接通之後,電話里傳來了秦小布有些語無倫次的聲音,「大偉,好爽啊,比玩賽車爽多了,有了飛行車,那些跑車就完全沒有存在的必要了……不行,我都快爽高~潮了……我要去找個妹子,來體驗一下一日千里是什麼滋味……」

「你這傢伙,遲早掛在妹子的肚皮上,悠著點!」張偉笑罵一聲,掛斷了電話,繼續駕駛飛行車向前飛去。

忽然,他無意間發現導航顯示自己已經來到了家鄉中雲市的上空,心中一動,自己這半年多以來都是通過電話和爸媽聯繫,好久沒親眼見過他們了,然後心中那思念的情緒就像泄閘的洪水一樣涌了出來,擋也擋不住,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立刻回家親眼看一看爸媽,和他們說上幾句話。

他立刻降低了車速,然後將自己家地址設置為目的地,導航系統立刻規劃好了路線,他也是迫不及待的按照導航路線向自己家飛去。

反重力飛行車已經徹底完善,即將發布,公司也進入了正軌,他也好不容易閑了下來,是時候來辦一些私人事情了! 林天佑寶劍斬下,那巨大的劍意凝聚成有形的劍氣,穿梭而去,劃破了空間,速度早已經是音速的好幾倍。

「不要!」

冰皇鬼神感覺到身後的劍氣狂涌,都還沒有來得及轉過身來,攜帶著天級劍意的一劍,已經從他的身體攔腰劃過。

一代鬼神,曾經的初代鬼帝,就這樣,直接在天空之中,被劈成了兩半,大量的鮮血從天空灑落,好似暴雨一般。

那道劍氣劃過其身體,並沒有減弱速度,繼續向著前方直飛而去。

將大地都給劈成了兩半。

直到人群的視線盡頭,它才慢慢的消散。

一道道帶著敬畏之色的目光,匯聚在林天佑的身上。

他們看林天佑就像在仰望真神一樣,充滿了虔誠之心。

「從今天起,世間再無冰皇,而冰皇的鬼神之名,也將從鬼神界清除!」

林天佑收起寶劍,傲然開口。

「恭祝龍皇鬼帝劍斬鬼神,龍皇之威,橫掃冥界!」

剩餘的數百名圍觀鬼族忽然全部凌空跪下,高聲呼喊。

今天的一戰,讓他們見識到了龍皇鬼帝真正的實力。

鬼神夠強了吧?

但面對龍皇鬼帝,還是只有被斬殺滅魂的份。

「龍皇鬼帝威武!」

祝賀稱讚之聲如鞭炮一般,根本停不下來。

林天佑掃了眾人一眼,表情依舊,沒有一絲悲喜。

「主公!」

十數道人影突然出現,衝到林天佑的身邊,激動的叫了起來。

尤其是幾個美女,更是直接撲到了林天佑的身上,聲音啜泣。

這些正是林天佑的英靈,他們終於可以從英靈空間里走出來了。

看到林天佑身上衣不蔽體,他們就知道,與冰皇鬼神的一戰,絕對不會那麼輕鬆。

「主公,我們沒用啊,根本幫不上您任何忙,我們該死!」

張飛恨自己沒用,抬起巴掌在自己的臉上狂扇起來。

「好了,大家都別再自責,冰皇鬼帝也就比我以前遇到的對手稍微厲害一點點而已。

最後還不是敗在了本帝的手中?」

林天佑微笑著安慰大家。

自己還有這麼多的英靈關心,他真的很開心。

「龍皇,對不起,本來你一劍就能斬殺掉冰皇鬼帝,結果受我的原因影響,導致您需要斬出兩記天級劍意,真的對不起!」

就在這時,龍絕劍靈帶著濃濃歉意的聲音響起,傳到了林天佑的耳朵里。

林天佑斬出來的天級劍,連一重都不到,介於地級九重和天級之間,屬於准天級劍意。

只因為龍絕劍靈的傷雖然好了幾成,卻依然無法承受過強的天級劍意。

所以,即便龍皇鬼帝擁有九重天級劍意的力量,也只能施展出准天級劍意。

這才在殺冰皇鬼帝的時候,斬出了兩劍。

龍絕劍靈覺得自己給龍皇鬼帝抹黑了。

「無妨,不過是多斬了一劍而已,就當鍛煉了。」

林天佑一點都不在意這方面的事情,柔聲安慰。

這些都是忠於他的劍靈和英靈,他喜歡還來不及,又怎麼會去怪罪?

龍皇鬼帝與他的英靈們有說有笑,而天子峰的殘壁之處,幽逍遙卻是全身狂顫不已。

冰皇鬼帝可是冥界那數量稀少至極的幾十名鬼神之一。

身份、力量,地位,哪一樣不是頂尖的存在?

而林天佑卻說殺就殺,如此鐵血,實在令人膽寒。

「又敗了?

鬼神都無法阻止龍皇鬼帝?

這個冥界,真的有人可以打敗他嗎?」

幽逍遙眸光獃滯,冰皇鬼帝的死,就像一個警鐘,告訴他,下一個,魂滅的就是他自己了。

幽逍遙一直以為自己是個不懼死亡的硬漢,可現在,他的心裡卻怕的要死。

天空上的那片殘雲之中,陰天子的分身久久不能言語。

今天可以說,他為了讓龍皇鬼帝輸,暗中不知道幫了他們多少次。

又是天子令牌,又是天道結界,最後還幫冰皇覺醒了劍靈,能做的他都做了,可就是打不敗龍皇鬼帝。

總不能真的讓他自己親自出手吧?

「真是一群廢物,一群垃圾到極點的廢物!」

陰天子分身面容陰沉,想逼迫龍皇鬼帝突破十層境的完美鬼神,怎麼就這麼困難?

他眼眸掃向雲層下方,忽然看到天書封印石旁,有一塊他的天子令的碎片。

這個碎片,應該是龍皇鬼帝打碎的,正好散落在那個位置。

不由的,他眼眸精芒一閃。

「看來還有機會。

幽逍遙,你命不該絕,就繼續當本天子的棋子吧!」

他抬起手,對著那塊天子令的碎片點去。

立時天子令碎片好像得到了什麼命令一樣,飛到了幽逍遙的手上。

鋒利的碎片,從其手指處劃開了一個口子,一飆鮮血落在碎片處。

而後碎片繼續朝天書封印石飛去。

陰天子的目的,是想把天書提前召喚出來。

所以需要序列天驕的鮮血作引。

幽逍遙被劃破了手指,雖然有所察覺,但他並沒有當成一回事,因為他很快就會被龍皇鬼帝滅魂,所以身上發生任何事情,對於他來說,都是無關緊要的小事。

心中正對死亡充滿著恐懼,這時,一本散發著金芒的書籍飛落到了幽逍遙的手心裡。

那金芒很耀眼,但卻被什麼力量遮蓋,並沒有被旁人發現。

「這是?」

幽逍遙下意識的將目光看向手心裡的書籍。

下一刻,他呼吸頓時變的急促起來。

「這、這、這是天道之書!」

「幽逍遙,快打開天書,用你的血在天書的空白處改寫龍皇鬼帝的命運。

快!

不然被他察覺,你就沒有機會了!」

一道傳音不知道從何而來,幽逍遙心頭陡然一驚。

是啊,這正是他轉敗為勝的大好機會,既然打不過龍皇鬼帝,那就利用天書來改寫龍皇鬼帝的命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