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聽啊?」

「嗯,我想聽。一方面,我想知道他究竟有多好,能讓你這麼死心塌地的把他放在心裡;另一方面……我也想知道他的一些細節,好讓我自己,變成他。」

「……」

他笑開:「我想通了,就算是裝的也好,演戲也罷,只要我足夠像他,這齣戲就能一直演下去。如果我運氣好,能夠跟你一起多演一些時光,那也是值得的。」

「可是演的,終究是假的,夢醒了,還要回到現實的,之前的那些都只是自己騙自己。」

「我知道,但是我可以騙自己,騙到死,騙一輩子,這樣不是也挺好的?」

他的目光灼灼,像是帶著溫度,有些燙,卻並不傷人。

他就這麼站著,高高大大,寬厚穩重,身上還有煙味和古龍水味混合的味道,說話聲音也像,甚至連語氣都有些相似了。

「繁星,你願意騙自己嗎?」

「……」

「如果能讓你開心一點,我們就都騙自己一場,一直騙到生命結束,那我們就都得償所願了,不是嗎?」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最新章節、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安然一世、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全文閱讀、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txt下載、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免費閱讀、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安然一世

安然一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穿成首富親孫女后我成了頂流、帶球跑文里的炮灰崽崽我不當了、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鬼眼國醫是神棍、影帝老婆是大廚、我為祖國添磚加瓦[快穿]、

。 「你有今天的造化,也是你自己的本事,」禮笑言笑着拍了拍黑破天蕭翻的肩膀,卻又看了看嚴徹,「還有你,既然在劉大人身邊,將來也會有前途的。」

嚴徹搖搖頭:「我這親兵哪有蕭老五自在……」

蕭翻卻道:「老弟你的身手比我還好,將來肯定會有前途。」

「借你吉言。」嚴徹卻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聳聳肩,「倒是你,該好好謝謝禮大人,若非是他,你哪有今天的得意。」

禮笑言見他這麼說,心想嚴徹多少有些失意,便接過話頭對蕭翻說道:「當初我勸你自告奮勇願意配軍淞滄,其實也是一步險棋,說實話我只是出了一個主意,卻根本幫不到你什麼忙。」

蕭翻點點頭:「禮大人的恩情,蕭翻肯定會記在心裏一輩子。不過您說的也沒錯,我能被發配到淞滄,確實是有貴人相助。」

禮笑言有些好奇的問:「不知是誰幫了你。」

「我也不清楚,」蕭翻搖頭道,「我只知道有人幫我說了話,卻不知是誰,所以刑部才會草草了事,將我和其他兄弟免了死罪。」

「那會是誰?」禮笑言心想會不會是夏宗邦,可夏宗邦當時剛剛調入刑部,而且他與蕭翻之間怕是恨不得他死有餘辜,怎麼會出手救他?

而且,黑破天是殺了御馬監派在南陵衛的監軍太監,御馬監肯定要置他於死地。御馬監是皇帝的左膀右臂,究竟是誰有這個膽量,敢在御馬監的眼皮底下將黑破天的死罪化無?

說實話,朝廷里有這個實力的人,並不多,而且還敢跟御馬監作對?

禮笑言想了好半天也想不出來。

「這羅九,讓他去沏壺茶來,半天功夫都去了,人怎麼還不來?」蕭翻抱怨的走出營帳,朝外查看。

誰知遠處傳來一陣金鑼,更傳來幾聲大喊:「劫營!劫營!」

「不好,有人劫營!」禮笑言等人大吃一驚,都跑出了營帳,卻見外面人馬翻騰,更有幾處營帳被點燃,整個營地亂作一團。

「嚴徹,快,保著禮大人去找右提督,」蕭翻拔出腰刀,眼神登時兇惡起來,「我要去回自家隊里!」說罷,他便跑得沒影了。

「禮大人,這邊走!」嚴徹也不含糊,左手抱起哲虞千,領着禮笑言便朝着中軍帳的方向跑去。

禮笑言也撒腿跑起來,可沒跑多久,就遇到兩個穿着打扮和太昊兵不同的人。

這兩人身上果然穿着黑乎乎的獸皮,看起來像是狼皮又像是野豬皮。

嚴徹不敢大意,將懷中的哲虞千推給禮笑言,便大喝一聲,拔刀欺身而上。

幾個回合,他便將對方手中的短刀都打落在地。

這兩個「野人」見手中的兵刃都沒了,便大吼一聲,脫去了頭上的皮帽,露出頭頂的一支小辮。禮笑言一見之下大吃一驚,可沒待他反應過來,這兩人又脫了上身的「皮甲」,光着膀子,從兩側朝嚴徹撲過來。

嚴徹可不跟他們這般野蠻,手中刀在二人身上劃撥兩下,自己便退開幾步。

只見那二人「嘭」一聲撞在一起,胳膊上卻又掛了彩,鮮血汩汩而出。

「哇呀呀!」也不知這兩個「野人」在說些什麼,嚴徹反身進逼,刀鋒更是直逼二人的脖子。

那二人倒也不傻,趕緊後退數步,躲開嚴徹的攻勢。一人在地上滾了一圈,爬起來時手中重新拿起了短刀,另一人則從一旁地上撿起一支長槍來。

嚴徹不再猶豫,飛身躍起,一腳盪開迎面而來的長槍,右手一劃,腰刀狠狠的砍在另一人的肩膀上。

被砍中之人登時倒地,痛的哇哇大叫。

持長槍者,見自己的同伴受到了攻擊,也大吼一聲,舉著長槍,猛地朝嚴徹的胸口刺來。

嚴徹哪裏會讓他刺中,身子一閃,輕巧的躲開。

可這人根本不收步子,帶着長槍朝着禮笑言的臉撲了過來。

嚴徹大吃一驚,忙回身跟上,一刀砍去。

那人腳下卻快起來,嚴徹這一刀直接落空。

禮笑言也不傻,抱着哲虞千,轉身就逃。

那人卻一頭刺進一旁的營帳里,「叮咚咣啷」,連營帳都倒了下來,卻不知他撞到了什麼「寶貝」。

禮笑言見狀,趕緊側着身朝嚴徹身邊跑,嚴徹也不猶豫,拉着禮笑言的胳膊,飛快的朝前面跑去。

……

甩開攔路的野人後,禮笑言看到的是整個大營都陷入了混戰,身着黑皮的奇怪野人充斥在各個角落,有的拿着弓箭,有的拿着刀槍,正在與太昊軍士廝殺着。

這是禮笑言從沒見過的人,不像高亘,也不像兀顏人。如同剛才那兩個人,每個野人都很拚命,一對一的情況下,太昊軍士的確處於下風。見此狀況,禮笑言確信下午連河標未能攻下威寧,絕不是連河標沒有傾盡全力。

「禮大人,這邊!」嚴徹指著遠處的一群人,急道,「右提督大人就在那裏。」

說着,他大吼一聲,拔刀飛快的砍過去,將沿途擋路的野人統統逼退。

禮笑言乘機抱着哲虞千,朝前面快跑。

然而正當他快要跑到劉可秀面前時,只聽風裏傳來一聲急促的呼嘯。禮笑言心裏一驚,他已經不是初次上陣,明白這聲音意味着什麼。

一支利箭破空而來,速度與力量都非常驚人,所以才會發出如此短促而焦慮的呼嘯聲。

「讓開!」劉可秀舉著一面圓盾,沖了過來,慌忙將禮笑言撞開。

登時禮笑言便站不住腳,懷裏抱着哲虞千一齊滾落在地。再一抬頭,只見一支利箭恰到好處的刺中了劉可秀的圓盾上。

「呼!」禮笑言心有餘悸的望着劉可秀,內心充滿了感激。

誰知,此時那呼嘯聲再度傳來,而且是接連兩聲。

「小心!」禮笑言張大了嘴,卻看着劉可秀的盾牌,感到無能為力和無可奈何。

呼嘯之間,兩支利箭一前一後,接連射中劉可秀的左胳膊肘以及右邊的大腿。

「呀!」劉可秀咬着牙只是輕輕的喊了一聲,彎腰滾落在地,但左手卻還緊緊握著盾牌。

好在有這面盾牌,後面又飛來幾箭,全都被這盾牌擋住。

「快過來!」劉可秀的右手沖禮笑言揮舞著,示意對方躲在他的身後。

他畢竟手裏還有盾牌,偷襲者一時半會根本殺不了他。

禮笑言壓低了身子,抱着哲虞千,飛快的衝到劉可秀的身後。

「嗖嗖嗖!」這次襲來的箭可不是一兩支,而是十幾甚至數十支,完全覆蓋了所有人的命脈。

「擋住!」劉可秀高高的舉起圓盾,手裏的腰刀更是揮舞不停。

雖然箭矢的數量變多了,卻不能對劉可秀造成任何危險。

「在那!」一個親兵怒氣沖沖的指著遠處的一處營帳後面,禮笑言勉強能看見幾頂皮帽在那裏晃動。

「殺過去!」劉可秀大喊起來。

兩個親兵揮舞著刀盾,便沖了上去。

誰知,「嗖嗖」兩箭,卻是擦著盾牌的邊緣射中了他倆舉刀的胳膊。

「我來!」嚴徹將腰刀在身前揮舞,如盤旋之槳,接連撥開射來的飛箭。

趁著對方射完箭重新上弦的空檔,他起身躍起,腳步輕盈的在營帳上方奔跑起來。

那漆黑的腰刀順着身勢的下落,從身後向空氣里劃出一道模糊的影子,風馳電掣般的竄入前方。

這一連串的動作毫不拖泥帶水,彷彿計算好了每一個步驟和以及變動的節奏,一氣呵成。

嚴徹這一刀可以說勢在必得!

然。

「嗖!」

又一箭迎面而來。

「當」,這一箭直接射中嚴徹身前的刀!

嚴徹手臂發麻,差點握不住腰刀。雖然身子還在下沉,可刀勢已經起了變化,完全沒有下砍的力量。

沒有辦法,他趕緊扭動身軀,在落地的一瞬間翻滾起來,躲開了緊隨其後的幾支箭。

「快去幫忙!」

在劉可秀的大吼之下,五六名親兵從後面繞了過去。

然而那人卻快速的收起彎弓,一個縱身,翻過身後的營帳,突然消失在黑夜裏,彷彿從沒來過!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哈哈哈哈!」

在司馬宗最憤怒的時候,阿樂卻帶頭大笑了起來。

縱聲吆喝道:「公主說的沒錯,司馬宗他就不是個男人,幾萬人馬,打不過我神機營幾千人!」

「哼哼!」

「公主,還是安安心心跟本將回帝都吧!」

「我義父天縱英武,肯定會好好對你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