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幾個外國遊客全傻了,脫光衣服檢查?大庭廣眾之下?他們全急了,紛紛用本國語言叫嚷起來。

但是很不幸的就是,唐風最不喜歡理會的就是別人地感受,只要自己夠爽,就一切都沒問題。他一把抓起了面前的一個男子,抓著他的衣服就往下撕。他地動作多快,旁邊的人還沒反應過來呢,那男遊客已經被扒得乾乾淨淨,就連內褲都被唐風撕成了粉碎丟在地上,看到有美金露出來,隨手揣進自己的兜里,嘴巴里叫道:「我就不信你身上沒有藏什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god」那男遊客尖叫一聲,好似被強暴的小姑娘一下,翻了一個白眼,硬是氣得暈了過去。

「老天爺!」猥瑣男子和其他韓國民眾全傻眼了,一旁的外國遊客也全呆在了那裡。

多麼彪悍的人物啊!雖然說警察有權懷疑可疑人物,但是如此華麗的在地鐵站內將一個外國遊客扒得精光來檢查他是否攜帶武器,這也太彪悍了。

現場一片混亂,眼看遠處的警察就快要趕來了,唐風囂張跋扈地:嚷嚷道:「你們有權保持沉默,作為警察,我有責任也有義務對你們這些都外國人進行嚴格的盤查!」

奶奶地,老子只說自己是警察,又沒說是香港地還是韓國的,嘎嘎。

周圍韓國民眾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嘴角全抽了抽。

嚴格檢查?你也不能強行扒人家地衣服啊?那個被侮辱了的男遊客不依不饒的要投訴,問題是誰能懲治這個野蠻的傢伙?

「嗯。好了,看起來沒有多大地問題,你們可以走了!」唐風說完這話,朝被檢查那人的屁股上踹了一腳,然後自顧自地朝外面的計程車停*點走去。

後面那受到侮辱的遊客一看當事人走了,就把怒火發在了周圍韓國人的身上,沖他們吼吼道:「你們這些韓國人,你們講不講人權啊?我要到大使館告你們!可惡的警察,可惡的韓國棒子!!!」

空蕩蕩的馬路上計程車早已經絕塵而去。韓國人中的一個這才偷偷地低聲嘆道:「韓國之恥啊」

附近的同胞同時輕輕的點頭。

而此時地唐風早已經攔住一輛計程車,一屁股坐了上去:「恥你媽的頭,老子根本就不是韓國人!」在司機狐疑的眼光中。接道:「去這裡最好的酒店!」只用了二十分鐘,司機就將唐風帶到了地方—-中國城大餐廳。

不過他卻沒急著下車,而是從懷裡抽出一張鈔票,揪過司機的脖子,掐著司機的嘴,一把塞了進去,笑道:「不要以為我是外地人你就隨便兜圈子。你們是棒槌,我可不是!」

他的笑容很燦爛,但是其中卻充滿了猙獰與暴戾,觀察人細緻入微地司機那裡看不出來,如同最溫順的小羊羔一樣,怯生生的點點頭。等唐風一下車,連錢都不敢拿出來。火燒屁股一樣的猛踩油門,彷彿參加f1賽車一樣的瞬間逃離了。不過從此以後,這個司機到是長了教訓。再也不敢宰生了。

再說唐風,他下了車后,也不管自己身上已經穿著的衣服是多麼的過時和破舊,自己整體地造型又是多麼的與眾不同,昂首挺胸的大步走進了中國城大餐廳。

「先生,請問有什麼能為你效勞地嗎?」穿著中國旗袍的迎賓小姐很是禮貌地攔住了他,用韓語溫順地說。

唐風瞥了靚麗的迎賓小姐一眼,皺著眉頭看了看餐廳的招牌,過了好半晌。才問道:「你會說中國話嗎?」迎賓小姐沉默了一下。用中國話略帶歉意的重複道:「先生,請問有什麼能為你效勞的嗎?」

唐風邪邪一笑道:「廢話。 第一寵妃 來這裡當然要吃咱們的中餐了,難道來看跳艷舞啊?!」

迎賓小姐被噎了一下,繼續禮貌道:「很對不起先生,因為我們這裡是比較高檔的場所,所以對於客人的衣著有些細緻地要求……」

唐風這才算是明白了,原來人家看自己穿地破破爛爛的,所以才把自己給攔了下來,害怕自己吃完飯,沒有錢付賬。這些開飯店地還真是小心眼啊。

唐風輕蔑地笑了笑,然後掏出搜刮來的美元塞進迎賓員的手裡:「就這麼多錢,你隨便給我安排一些吃的!」

迎賓員傻了眼,因為唐風塞給他的差不多有五六千美金,她在這裡工作那麼久,不是沒見過有錢人,畢竟在這樣高檔的地方,出手闊氣的人一大堆,她吃驚的是這麼多的錢竟然是從一個衣衫破舊的人身上隨隨便便就掏出來的,再看唐風的神情,好像根本就不在乎這點小錢,再看他的樣貌,雖然稱不上英俊瀟洒,但是卻有一種說不出的高不可攀的高貴氣度……難道是某個大公司的太子爺,穿著破破爛爛來韓國微服私訪,嘗試一下普通人的生活?韓劇裡面不都這樣演的嗎?嗯,有道理,一定是這樣,怪不得我出門的時候眼皮子直跳呢,原來是遇到了「貧窮貴公子」!

唐風這是花別人的錢不心疼,不理會迎賓員喜悅的模樣,唐風大步走進餐廳,自己找了一個寬敞一點的座位獨自坐下。

旁邊服務員殷勤地開口道:「先生,我可以幫你把東西放好嗎?」唐風怔了一下,才明白對方指的是自己背後所捆綁的破天劍,揮揮手道:「不用了,我自己來!」解下寶劍順手放在了自己旁邊的椅子上。

服務員這才將準備的菜單遞了上來。「先生,請您點菜。」

唐風用眼掃了菜單一眼,然後隨口叫道:「宮爆雞丁,翡翠排骨,四喜丸子,鳳凰朝陽……」

服務員快速地將他所點地菜品記下,詢問了沒有其他要求以後,這才道了一聲:「請您稍等,微笑著離去。」

這邊唐風眼見飯菜暫時還沒有上來。就用目光四處打量這家飯店。

不錯,古色古香的,很有中國傳統風格。

大廳的四周樹立著很多精美的中國山水畫。作為屏風將桌子隔離起來,再看整個酒樓的建造是用中國傳統的木頭工藝搭建而成,刷上硃紅色的顏色,再加上四角弔掛著的大紅燈籠,充滿了獨特的中國紅。

剛才雖然只是大致掃了菜單一眼,唐風已經發覺這裡地菜價相當的昂貴,可是此刻看看幾乎滿座的大廳。這讓唐風不得不佩服韓國地這個城市所蘊藏地財富,及她培養出來地高收入人群。當唐風職業本能在整間餐廳里巡視了一圈時,他的目光不由落到了這間餐廳某個角落的桌子上。

這桌而坐的一群人個個都像是黑道分子,雖然都穿著一看就價值不菲的西裝和真絲襯衣但是依舊遮掩不住他們身上那股子江湖氣息。

推不換盞中,他們那故作斯文的領帶,已經被他們扯成了只有無賴學生,才會拉成的角度。他們左擁右抱,在打扮得近乎妖艷地女郎輕嗔淺笑聲中,大口大口的將酒汁。一杯一杯倒進自己的胃裡。

在他們的餐桌上,擺滿了諸如路易十三、xo之類的名酒,面對這樣一個大主顧,酒店派出了兩位服務生,他們一個專職負責酌酒,一個負責把這些顧客僅吃一兩口,經過廚師精心調製,已經可以稱之為一種藝術品的菜肴撤掉,把裝在足足一尺半的盤子地食物。小心的夾到一個五寸寬的小盤子里。

就算是這位。那個可以同時容納十二個人一起進餐地大型餐桌上,仍然被大大小小的盤子堆滿了。負責端菜的服務生。手裡托著托盤站在旁邊,而負責仍然帶著職業化的微笑,小心的對這群顧客中看起來最有身份,正在左擁右抱坐享齊人之福的人道:「先生,您看餐桌都被擺滿了,是不是能讓我們撤掉一部分您們已經不再吃的菜?」

「好!」

那個大概是老大的人明顯喝多了,他一邊打著酒隔,一邊大大咧咧的一揮手,道:「媽地,你們就隨便撤吧,問那麼多幹什麼!」然後一頭將腦袋埋入身邊女子地**間,淫笑道:「好香啊,等一會兒,你可要好好的伺候哥哥!」

唐風正要將目光收回去,就看見三個打手模樣地人帶著一個紅髮年輕人走了過來。

然後就見紅髮年輕人噗通一聲,直接就跪在了那老大的跟前,露出一臉的可憐相,說道:「求求你了,老大,你就再寬限我幾日吧,那筆錢我一定會準時還上的!」

一個粗大漢張嘴一笑,露出滿口的黃牙,用腳踩在紅髮年輕人的背上,陰笑道:「金哲秀,你在和我開玩笑是嗎?你以為你還是誰呀?神話礦業公司的太子爺?醒醒吧,你現在只是一個窮光蛋,一個連狗都不如的傢伙!」

「是,我是連狗都不如,所以還請老大寬限我幾天,到時候我一定能還上!」叫做金哲秀的年輕人狠狠地握緊了自己的拳頭,卑躬屈膝道。

「還?你拿什麼還?!就算把你切割了連利息都不夠,我是不會做賠本買賣的「老大,看在以前我風光的時候沒少給你好處,你就發發善心吧!」金哲秀的聲音有些哽咽。

「發善心?嗯,不錯,你以前是對我不錯,那是因為你是個不折不扣的敗家仔,偌大的一個神話公司都被你一下子賭輸了,你還有什麼臉活在世上啊……好,既然你已經開了口,省得別人說我朴大奎不講道義……」說完端起桌子上的鮑魚湯,緩緩地倒在自己的皮鞋上,笑道:「你看,我的皮鞋髒了,用你的舌頭幫我舔乾淨!」 第一百六十九章小女人的優秀表現(-480)

其實花韻月根本就沒有睡,幾番歡愛,筋疲力盡,天色未亮的時候,她就已經走了,雖然她並不介意讓雷家人看到她在這裡過夜,但是她不想給雷正陽惹上麻煩,雖然她也知道在這裡過夜,根本就瞞不住雷家人。

這不,雷正陽下樓來的時候,許妙麗用一種很異樣的眼神看著他,然後湊上來問道:「兒子,昨夜韻月是不是留下來過夜了,我看你紅光滿面,好像挺得意啊」

雷家的幾個大人為這小子的荒唐事勞心勞力,而這傢伙卻只顧著泡妞,不管後果,這會兒哼著小曲,就如一個地主家的少爺,讓這母親有些不憤,平日里是不是太慣這傢伙了。

雷正陽還沒有吭聲,背後已經傳來了花韻霞的聲音:「阿姨早啊,姐夫早啊」換了一身新衣的花韻霞已經快樂的走了下來,昨夜她睡得很好,是這麼多年來睡得最安穩的一夜,與姐姐見面了,更有了雷家這麼多人關心,她當然很幸福。

許妙麗立刻的放開了雷正陽,關心花韻霞去了,問的是昨夜睡得好不好啊,認不認床啊,還需要置些什麼生活用品啊,反正就把她當成女兒般的關心照顧了。

「阿姨,這已經很好了,謝謝你的關心,我不需要什麼東西了,如果需要,我會與姐夫說的。」在她的心裡,姐夫總是比這位阿姨親近一些,雖然姐夫是一個男人,有些事並不太方便。

「姐夫,我姐什麼時候走的,我怎麼不知道呢,也沒有與她說一句話。」記得姐姐陪著她一起睡的,但是醒來,姐姐已經不見,渾然不知道昨夜姐姐可是與這未來的姐夫住在一張床上。

雷正陽也沒有什麼臉紅的,與花韻月關係已經如此,同床共枕也是正常,說道:「你姐看你睡著就走了,她工作很忙,時間並不太多,放心吧,她說過了,等這段時間忙完了,她就會來看你的,你也可以給他打電話。」

花韻霞也湊了過來,就像剛才許妙麗一樣的,小聲說道:「姐夫,你真笨呢,幹嘛不把姐姐留下來,讓她陪你嘛,你們男人不都喜歡占女人便宜的,昨夜可是一個好機會哦,可惜你沒有把握住。」

雷正陽被嗆了一下,何必把握,他們已經睡在一起了。

怕這女人還亂想,雷正陽立刻插開了話題,說道:「韻霞,吃完早餐,我帶你去我雷家的研究室看看,以後那裡就由你全權作主了,關於月兒的提升問題,我們也重新再商量一下,以後姐夫可是有很多地方需要月兒幫忙的。」

手很隨意的就把雷正陽手臂攬住了,說道:「姐夫,你要月兒幫忙,還需要與我說么,現在這小傢伙好像聽你的話比我的還多,我都懷疑當初設定的程序是不是錯了,她怎麼與你這麼親近呢,難道核心智能也具有感情進化密碼?」

一說起月兒,一說起工作,花韻霞就眉色飛舞,這女人,還真是個研究迷,只要是未知的,她都有興趣研究。

「好了,先吃早餐,吃完你們再聊,今天沒有人煩你們了,老爺子把所有人都趕走了,你們可以慢慢的交流,等下媽也要去天華集團了。」許妙麗把十幾樣早餐樣點都搬到了桌子上,也不知道為何,看著兒子大口的吃著自己做的食物,她就覺得有了一個母親最幸福的心情。

「哦,天華集團,我好像聽說過,阿姨,以後我可以幫你提升業務呢,我們怪才天地,與世界十大財團的六家都有合作關係,可以讓天華集團打進國際市場,而且可以擁有最優勢的競爭力,對了,當初我可是答應姐夫,給他提供一萬億美金的利潤呢,這件事我一定會做到的。」

如果不知道這個小女人的身份,這話說出來,絕對沒有人會相信的,昨夜雷春平與她說了很多關於花韻霞的事,讓許妙麗也很驚訝這個小女人的驚人的能量,不過這會兒聽說一萬億美金,許妙麗仍然被驚了一下,有些頭昏眼花了,眼前好像正在掉著一紮一紮的美金,很灼眼的。

許妙麗接管的天華集團,雖然屬於雷家,但也算是合資的,在其中不僅有雷家的資金,更有許家的,這些年擁有強大的政治背景,天華集團的利潤還是相當不錯的,許妙麗並不是那種心無止境的貪婪之人,錢對她來說是一個數字,夠用就好,從來就沒有想到,把天華做得如何如何的強大。

雖然被花韻霞的話說得激動,但她並沒有答應,說道:「這是你答應正陽的,就幫正陽好了,他不是有一個龍騰集團么,聽說龍騰集團在西方國家的銷售受到了政府的嚴格控制,這是一件麻煩事,你們想想辦法,看能不能解決。」

花韻霞一愣,回過頭來,說道:「姐夫,你真是一個大說謊家,原來龍騰真的是你的,上次問你,你還不承認呢,就想著占我便宜,哼,我後悔了,不該把月兒讓你使用,真是氣死我了。」

上次花韻霞也用姐夫的關係撒嬌,說要龍騰給予月兒最高等級的提升密碼,但當時雷正陽還不是她真正的姐夫,所以拒絕了,還說龍騰又不是他的,他作不了主,現在想起來,這個姐夫當初就是想占她的便宜,把月兒霸佔了。

「好,好,都是姐夫的錯,以後龍騰就隨你折騰了,行了吧」其實雷正陽一點也不害怕,雖然花韻霞並不是最厲害的商業天才,但是她擁有絕對的手段,控制龍騰的最新技術,說不定還會讓龍騰的更新換代更優秀,同時也減少了雷正陽的很多麻煩。

花韻霞心中大喜,臉上露出了陰謀得逞的味道說道:「姐夫說了,不許返悔,來,我們拉勾,誰返悔誰就是小狗狗」

雷正陽果然與她拉勾了,一旁的許妙麗被兩人這種舉動弄得哭笑不得。

「姐夫,你放心好了,龍騰只是一種基礎,雖然我不是商業管理的人才,但我有很多朋友,嘿嘿,放心,過幾天,我與他們聯繫,讓他們統統來龍騰,我要把龍騰,創建成為世界一流的軟體公司,讓龍騰的系統軟體,霸佔世界所有的電腦,哼哼」

雷正陽也被這小丫頭說得昏昏的,但還是應道:「行,姐夫支持你。」

吃過早餐,許妙麗上班去了,聽到花韻霞說的那些話,她發現對上班更沒有興趣了,如果真如花韻霞說的那樣,讓龍騰成為世界一流的大公司,那她又何必為了一個天華弄得傷神傷力,不如全部融入龍騰,讓兒子一個人管理就行了,她可以空下時間,照顧家裡人的衣食住行豈不是更好?

這個花韻霞那小丫頭說的像回事,也不知道是不是胡吹的,還是等段時間吧,要不想辦法把宋家的婚事提上議程,宋盈菲可是公認的商業天才,要是她嫁到雷家來,就是一個好幫手,就算是花韻霞不行,不是還有她撐著么?

一想到這裡,許妙麗就覺得這個主意相當的不錯,看樣子要找個時間,與老爺子好好的商量一下了,只是不知道兒子同不同意。

若是以前,兒子能娶到宋盈菲這樣的大美女,他是一定會欣喜若狂的,可是在見了花家姐妹之後,而且知道花韻月已經與兒子既成事實之後,她就不太敢肯定了,與宋盈菲比起來,花家姐妹可是一點也不差的,何況人家不是孿生姐妹,光是坐在一起讓人看著,就已經是一道最美的風景了。

兒子真的會為了宋盈菲,放棄這整片森林么?

許妙麗有些煩惱了。

這個時候,雷正陽帶著花韻月來到了郊外的雷家研究室,早在幾個月前,這裡就已經被雷家全部購買下來了,雖然有些僻靜,但裡面已經被裝飾一新,特別是在王健生的殷勤下,這裡已經有了不少關於計算機方面的人才。

雷正陽並沒有與眾人介紹花韻霞,至少目前不行,這些人雖然技術與學識得到了認可,但是人品卻需要一段時間的確認,這一點很重要,不然把花韻霞的身份泄露出去,雷家就會很麻煩。

因為花韻霞表面上的身份,到了此刻,雷老爺子還沒有辦法決定呢?

裡面裝飾不錯,人員也不少,但是顯得很空蕩,因為很多先進的儀器都還沒有購置,一趟下來,花韻霞就像是進入了工作狀態,說道:「姐夫,這裡的實驗儀器差很多呢,這樣吧,我馬上列一張清單給你,很多儀器是必須的,大概需要三十個億的採購量,還有一些是儀器是不出口的,我們再一起想點辦法,這一次姐夫就需要大方點了。」

若是以前,雷正陽還真是拿不出這麼多錢,但是現在有了龍騰這個巨大的造錢機器,幾十億不在話下,連想都沒有想,就已經應了下來,說道:「你說吧,只要用錢可以買得到的,姐夫絕對不會吝嗇。」

專業人才雖然精通,但卻過於的固守,而花韻霞卻是開創性的領域先驅,她列出來的清單,就算是m國最先進的五角大樓專家,看到了也會驚訝的。

其實花韻霞之前,雷正陽就已經著手處理這方面的事,而且請某些專家列出了採購清單,但很顯然,花韻霞清單里有些儀器,他們卻都未曾聽說過,這也許就是距離了。 雖然這個研究室與當初花韻霞的怪才天地中心相差很多,但是花韻霞卻興奮異常,第二天就開始全面接管研究室,這研究室是雷家私有,讓什麼樣的人當院長,也不過是雷正陽一句話的事,當然了,關於花韻霞的身份,雷正陽並沒有透露。

就在花韻霞開始運作研究室的第三天,雷老爺子又召開了一個家庭會議,幾個叔叔都到齊了,連伍孝敏與許妙麗也例席,必竟與二叔四叔的妻子相比,她們現在算是雷家的主要力量,雷老爺並沒有避開她們。

而因為商量的事是關於雷正陽與花韻霞,所以花韻霞也到場了。

「正陽,韻霞的身份很敏感,這幾日安全部收到了很多關於怪才天地的資料,而且更是有人指出,怪才天地的盟主已經身在東方,所以安全方面,我必須提醒你們注意,還有在對外,我們也需要統一口徑,花韻霞是正陽你的女朋友。」

「女朋友?雷爺爺,這不好吧,我姐夫的女朋友可是我姐,我怎麼能做姐夫的女朋友呢?」第一個開口的是花韻霞,她覺得不妥,而且些禁不住的臉色羞紅了。

雷老爺子很正色的說道:「韻霞,你也許並不了解,你的身份引起了很大的關注,這段時間在國際上掀起了巨*,當日在尼亞國的事你也親眼看到了,如果真的把各國的間諜引來,雖然我們並不畏懼,但總是一件相當麻煩的事,這也是為你的安全著想。」

雷正陽也覺得需要給花韻霞一個正常的身份,這樣碰到熟人介紹起來也方便,聞言說道:「韻霞,沒有關係,我會與你姐姐說明的,這也只是你在外面的身份,在雷家,你還是你,我還是你的姐夫,對不對?」

看到雷正陽也這樣的開口同意,花韻霞沒有再堅持,說道:「那好吧,不過姐夫一定要與姐姐解釋清楚啊,我怕她生氣,說我搶她的男朋友呢?」

伍孝敏雖然對花家姐妹與雷正陽這侄兒的糾纏並不看好,但這個時候,的確如雷老爺子所說,安全至上,一切都需要讓路,立刻也說道:「放心吧,我也會向你姐解釋的,這只是為了你的安全,她會理解的。」

「三嬸,謝謝你。」花韻霞很客氣的表示感謝,弄得伍孝敏一愣,說實在話,這個稱呼她還真是有些不太習慣,姐妹倆一個叫師姐,一個叫三嬸,感覺怪怪的。

見花韻霞答應了,雷老爺子說道:「事情就這麼定了,大家以後把韻霞當成正陽的女朋友,習慣自然就好,對了正陽,研究室也需要極其嚴格的防護措施,對裡面的人員也要進行必要的審核,身份不明者,條件不符者,一律剔除,這一點相當的重要。」

「正陽,這件事交給三叔去做,你只要把這些人員的資料給我就行了,三叔保管查他們的祖宗十八代,有懷疑的人,三叔替你先處理掉。」終於找到自己能做到的事,雷秋平義不容辭,要不真的要被老爺子罵是白吃飯的廢物了。

老爺子又說道:「挑些合適的人,把研究室全部保護起來,級別與雷家同等,這件事老三也一起處理了,千萬不要出一絲的意外,知道么?」

「爸,你放心,我會處理妥當的。」

花韻霞看著雷家人這麼鄭重其事的為了她的安全擔擾,她也覺得心裡很溫馨,說道:「姐夫,關於人才其實你不需要擔心,我的怪才天地有的是人才,這幾天我已經陸續與他們聯繫了,雖然有些人身份暴露,但並沒有影響到我們盟核心的運作,已經有少人答應,近期會來東方國家旅遊,只要姐夫有辦法留下這些人,我相信雷家的研究中心,會成為第二個怪才天地,而且我想著怪才天地既然已經被各國注意,已經不適合再維持下去,只是這些人脾氣不太好,沒有足夠的誘惑力,怕是留不住他們。」

雷正陽輕輕的笑了笑,說道:「這個我有辦法,只要他們來了,我相信他們就一定不會走,韻霞,咱們聯合起來,做一出好戲,對了,把這些人的資料給我,我看看要如何給他們下套。」

花韻霞也笑了,說道:「姐夫,你真是太壞了,看樣子三叔說的沒有錯,你很會騙人,也不知道我姐是不是被你騙了,連你有未婚妻她都不生氣,你很了不起呢?」

「這個其實我沒有騙你姐,姐夫是稍稍的風流了一點,你姐也知道,只是心胸開闊的不與我一般見識罷了。」

花韻霞像是明白了似的說道:「我知道了,姐夫一定是除了那個未婚妻與我姐姐以外,還有別的女人,是不是?」

雷正陽沒有想到,簡單的一句話,她竟然會猜到自己的花心,只能無恥的說道:「這個姐夫還真是沒有算,說實在話,姐夫也不是很清楚。」

「花心鬼,我一定要告訴姐姐,讓她不要對你這麼好,你大大的壞。」一會兒說好,一會兒說壞,也許只有花韻霞這樣天真無邪的女人,才會沒有一點城府,好壞的感官都在一念之間了。

但正因為這種無邪,雷家人才會這麼容易的接受她,要是一個隱藏著心思的女人,怕是大家都得小心的防著她。

「我回來了,我回來了,人呢,沒有人歡迎我么?」門口突然的傳來了狼嚎般的狂嘯聲,雷秋平一下子彈了起來,衝到了門口叫道:「我都忘記了,正辰這傢伙也應該回來了。」

三個月了,不,應該說是三個月零六天,經歷了生不如死的石洞煎熬,雷正辰終於破繭重生了,感覺到他內斂的氣息,雷正陽就知道,大哥已經被激發了真力,相信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雷家人都擠在了門口,看著咆哮狂聲的雷正辰,個個都驚訝不已,許妙麗道:「不是說去練訓了,怎麼像個野人,這傢伙不會是躲到森山野林里呆了三個月吧」

雖然不中,卻也不遠也,雷正陽偷偷的笑了起來。

「啊,是你,你是花韻月,軍中女神花韻月啊,我是雷正辰,哦,正陽的大哥,是你的仰慕者,花小姐,能不能給我簽個名?」沒有想到,這個一副狂傲不屑的傢伙,一看到花韻霞,整個人都萎了半截,興奮傻傻的追起星來。

看樣子,他把花韻霞當成花韻月這個軍中女神了,相比京城的四大美女,花韻月的名氣更高,更有著七大軍區第一美人之稱,在軍中絕對是一個傳說般的存在。

花韻霞被嚇了一跳,立刻後退了一步,身子躲到了雷正陽的背後,探出頭來說道:「對不起,我不認識你,你弄錯了,我不是花韻月,我是正陽的女朋友花韻霞。」

「嗷嗷老三,大哥嫉妒了,我要與你決鬥,為什麼美女都是你的,大哥只能對著一隻母老虎,吼吼吼,我要把你打趴下。」嫉妒不是理由,只是這會兒凝聚著一身強大的真力,無處可泄,需要大戰一場平息下來才行。

「與我男朋友決鬥,你找死么,哼,正陽,虐待他不需要客氣。」這小女人還把雷正辰當成外人了,在外人的面前,她是雷正陽的女朋友,看樣子她似乎很有演戲的天份,這會兒雷正辰絕對沒有一絲的懷疑,只是覺得老天太不公平了,一個宋盈菲就已經弄得天怒人怨了,現在沒有想到連花韻月也變成了弟媳之一。

雷正陽笑道:「想打架么,好啊,我也想看看大哥這三個月,究竟提升如何了?」

那股凝聚的真力不發,總是不會自在,雷正陽很清楚這會兒大哥的身狀況,連想都沒有想,就答應了。

一旁的許妙麗急得不行,叫道:「你們兄弟想幹什麼,一回來就打架,都給我住手,正辰,你弟弟找個女朋友,你好像很有意見,自己沒本事,還好意思說,也不嫌臉紅」

但是早就忍不住的雷正辰卻已經向著雷正陽撲了過去,一聲吼叫,激發的真力第一次揮出了全身的沉重,他要戰,這一刻,雷正辰只想痛痛快快的戰一場。

許妙麗心急如焚,正要上前,但是伍孝敏卻是一把把她拉住了,說道:「大嫂,你不要急,他們不是要真的打架,正辰初次提升,現在急需要發泄體力強大的真力,這會兒打一架,對他有好處的。」

雷秋平也點頭說道:「大嫂,你就放心吧,以正陽的本事,正辰是傷不到他的,我估計著最後變成熊貓的還是正辰。」

那次變成熊貓的事件,變成了他的笑柄,他也很希望雷家再有人與他一樣,就算是被人笑,至少大家有個伴不是?

雷家人就站在台階廳門旁,看著草坪上的兄弟倆打鬥,這可不是一般的切蹉,與他們見到的一般士兵的切蹉不一樣,真力揮發的瞬間,那綠蔥的草沫飛揚,就被狂風肆虐了一般,繞著兩人周身,盤旋舞動,久久不散。

每一招每一式,都帶著真力,「噼啪」之聲不絕於耳。 周圍的人們都怔住了,心裏面都覺得眼前這個黑社會老大做得有些太過分了。

那個叫金哲秀的年輕人受到如此的屈辱,渾身顫抖起來,卻不敢反抗。

朴老大陰陰一笑道:「你以前不是很喜歡喝鮑魚湯嗎?說什麼無湯不爽,現在你貧窮了,我就發發善心讓你再次品嘗一下這極品鮑魚湯的味道!」

金哲秀渾身顫抖,喝,還是不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