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空靈炮——』(未完待續。) 漆黑色魔法陣浮現在詩韻所在的上空,下一瞬間漆黑裂空靈力炮從上至下將詩韻徹底籠罩。

【破空之聲幻為隧道】

來自同伴的及時支援,詩韻完美的避過了攻擊。

『瞬水——』

僅僅是瞬間移動不再需要躲避攻擊,詩韻也就不需要容易出醜的身體重組時間。

『雷滅——』

近距離施展聖域魔法,龍靈自然也不會束手等死。

『百腕巨人的守衛——』

再度出現的巨人,不過這次則是裝備著滿滿的防禦道具。

『——千雷引』

讓天空變色的聖域魔法再現,昨天還是無比吃驚的觀眾今日則瞬間陷入了沸騰。

烏雲散去雷鳴平息,被雲朵纏繞的詩韻和龍靈也重新出現在觀眾們面前。

「讓靈力攻擊消散的魔法,難怪即便出突破了防禦還是沒有辦法傷害你。」

「想不到和我同年紀的魔法師中還有能突破的百腕巨人兩次的存在……」

惺惺相惜的對話,可戰鬥還未分出勝負,詩韻和龍靈還沒到握手言和的時間。

「不打算繼續攻擊了嗎?否則你要被我的巨龍踩踏……」

話還沒有說完,龍靈的視線開始模糊,剛剛從魔法陣出來悄悄接近到詩韻身後巨龍身體也開始潰散。

「為什麼?」

「之前在幫助溫妮創造颶風的時候,我已經悄悄把『寂靜之風』吹進了你的大腦。」

「不可能,攻擊魔法我肯定會感知……」

意識徹底被疲勞征服,龍靈緩緩地倒進了上前的詩韻懷中。

「托我們曉光隊長的福,我的『寂靜之風』可是不包含攻擊性質的潛意識催眠魔法。」

說著詩韻溫柔地將龍靈放到地面。

「多謝解說,否則我還真的發現不了自己被人提前種下了魔法。」

原本應該天空中戰鬥的南宮月,突然出現在眼前詩韻有些吃驚。

「溫妮被你打敗了。」

「沒有,剛剛注意力被你們吸引等到回過神之後她就不見了。」

「這樣啊。不過你既然主動站到我面前。也省的我特意去追擊你了。不想受傷的話就投降吧?」

詩韻善意的提醒,可南宮月則是滿臉的不悅。

「看來不顯示一下我真正的實力,昨天的事情要被人嘲笑一生了。」

絲毫沒有認輸的打算,南宮月雙手合十全身都蒙上一層異樣的金光。

「這是我度過七大罪的試煉而得智慧,好好體驗一番吧。」

瞬間所有的光芒都消失,唯有南宮月合十的掌心閃耀著異樣明亮之光。

『律法之光——』

【吞天影獸】

全身被漆黑籠罩的溫妮即使出現代替詩韻正面承受下了南宮月的魔法。

「原本還打算當做必勝一擊的魔法,想不到竟然一擊都被消滅了。看來屬性相剋的敵人真的很棘手……」

全身都被神聖的光芒包裹,即便不開口詢問詩韻也明白靈力不停外散的溫妮處於什麼狀態。

「接下來你好好休息吧,我肯定能給你帶來勝利。」

風雲遊身甲恢復成三叉戟的形態,詩韻在身上加護上風屬性魔法漂浮到半空之上。

青天白日之下天空憑空出現金色雷電的浪潮。並逐漸向詩韻手中高舉起的雷帝法杖匯聚。

『天雷滅世——』

「聖屬性的力量我就用惡魔的力量將你擊潰。」

耀金之光轉化為漆黑之色,以身體承載起魔法陣的南宮月全力迎上急速墜落、帶起整個天空金色雷電的雷帝法杖。

『惡魔的光輝——』

最終黑暗將金色雷電吞噬,南宮月向所有人證明了自己的實力,但並不代表著南宮月就贏得了這次比賽的勝利。

『雷龍——』

黑暗消失一刻,詩韻依靠著身體最後的一絲靈力操縱著雷電之龍奪取了靈力消耗殆盡的南宮月的意識。

【詩韻和溫妮獲得勝利,聖光和皇者各自增加一點積分】

本場比賽從頭至尾都沒有進行過任何講解的司馬誠,終於在戰鬥落幕之後開口。

沒有任何講解的一場比賽,不過由於從一開始戰鬥就超乎想象的熱烈程度,因此觀眾們並沒有絲毫的抱怨。

「由於本場比賽的激烈程度舞台有點損傷。因此請各位觀眾休息稍等一下,舞台修復完畢之後立即開始下一場比賽。「

曙光搜集器靈大陸上最堅硬礦物鍛造而成的舞台,原本計劃可以一直支撐到決賽完畢,卻沒想到竟然在詩韻的雷電和南宮月的光輝下布滿了大大小小坑凹。

動用曙光全部人員前來修復。觀看比賽的觀眾們都離場休息、吃飯之後重新進場,舞台的才恢復到原本整潔的模樣。

「大家好,歡迎回到本屆器靈師大賽決賽的舞台,由於上一場天才少年魔法類器靈師的精彩對決。並非魔法師的兩位特邀解說無法做出準確的解釋,因此本場比賽開始就有原聖光學院長老、擁有『器靈博士』之稱的書城長老代替傑莉卡老師進行解說。」

雖然司馬誠對於祝燕兒奪走了自己的風采很不忿,但是由於祝燕兒的主持效果遠遠超過司馬誠。在聖光學院現任代理學院長王正君的示意下,司馬誠的主要任務就變成解說,主持部分徹底被祝燕兒奪取了。

「接下來有請萬眾期待的第二場異隊組合競技。黑色方來自於萬劍的寧小寧、狄奧隊的高杉對陣白色方冰華隊的月靈兒、聖光的上官飛燕。」

不久之前剛剛被冰華帝國皇室公布給大陸的永遠『冰華公主』月靈兒登場,自然得到了超越之前所有參賽者的歡呼。

「眾所周知月靈兒乃是冰華公主最近還接受了傲劍山莊少莊主的求親,而寧小寧正是夕夜之外傲劍山莊向月靈兒求親的少莊主。」

如此勁爆的消息一出,頓時整個觀眾席都陷入了沸騰。

「此外,上官飛燕和高杉也曾經是聖光學院內院最為看好的一對。但是……」

前一秒還是為了調動觀眾注意的嬉笑語氣,下一刻祝燕兒就恢復成了聖光學院嚴厲、威嚴火爆女老師模樣。

「在比賽開始之前,我想向四位都是聖光學院學生確認一下對於聖光學院競技規則你們還記得吧?」

「當然,堵上自己尊嚴和榮譽的戰鬥絕對不允許任何虛偽抹黑。」

來自四人中唯一現任聖光學院學生上官飛燕的回答,月靈兒、寧小寧、高杉三人都認同性的點了點頭,不過寧小寧、高杉兩人更多的尷尬之色。畢竟他們兩個在經過將近兩個小時的等待中,更加確定了自身不可能會對月靈兒、上官飛燕動手。

「很好,接下來有請評判委員會負責本場比賽的火魔閣下。」

爺太殘暴 【希望你們能奉獻出一場精彩絕倫的比賽,我宣布比賽開始】

沒有溫度的火焰升起,下一瞬間火焰徹底變成透明化為保護觀眾的屏障。

「靈兒,手下……」

『留情』沒能說出口,寧小寧在比賽開始的一刻就變成一尊冰雕。

不過好在身邊高杉及時伸出了援手帶上寧小寧後撤,才避免了直接被秒的情況。

「為了傲劍山莊的名聲你至少也要多撐一段時間。」

之前在聖光學院並不熟識的前輩,但此刻由於面臨著同等尷尬的情況,寧小寧、高杉莫名地感覺自己與對方關係好了許多。

「……」

沒有任何回應,畢竟變成冰雕之後寧小寧沒有開口的辦法。

「為什麼你要跟著狄斯和奧利一起公開背叛奧天帝國,你之前不是答應過我不用冒險的方式報仇的嗎?」

『縮地——』

面對上官飛燕的利劍和詢問,高杉可沒有能同時應對兩者的自信,只能瞬間後撤拉開距離。

「聖光學院教給學生的東西,你有自信超越我這個學習最優秀的副學生會長嗎?」

不僅沒有拉開距離,上官飛燕甚至超越高杉瞬間移動到了他的身後。

『封印:聖銀鎖鏈——』

遠處寧小寧還沒能擺脫冰凍狀態,高杉也在閃爍神聖之光的鎖鏈下失去了行動力。

【比賽結束,冰華隊月靈兒和聖光山官飛燕取得勝利】

講解台上司馬誠的宣布傳來,身為主持人的祝燕兒飛別來到寧小寧和高杉面前解救兩人。

「你們兩個給我過來一下。」

由於在舞台之上,祝燕兒強忍著怒氣,可在現在的高杉和寧小寧耳中反而感覺更加可怕。

「那個,老師你不是接下來還要主持比賽嗎?」

身為聖光學生卻是直接進入內院學習的寧小寧沒有被祝燕兒教導的經歷,因此才有勇氣在高杉都不敢說話的情況下開口。

「沒事的,等下會有其他主持人來代替我。而且你們兩個今天和明天都沒有比賽要參加,準備好好地接受我開展聖光禮儀補習吧。」

明明一張漂亮的臉龐在微笑,可寧小寧卻彷彿看到了地獄向自己打開了大門。

【異隊比賽結束,接下來我來宣布一下各個隊伍的積分排名情況】

默默地為被祝燕兒帶走的高杉、寧小寧兩人祈禱一下,同時司馬誠內心也開始為了重新得到所有觀眾的注意而愉悅。

【各位觀眾現在請看大屏幕】(未完待續。) 金光聚集在半空,依靠著曙光超高科技的靈器水平,各個隊伍的積分和排名清楚呈現在空中金幕上。

曉光:三分

冰華:三分

龍族:兩分

狄奧:兩分

皇者:一分

聖光:一分

萬劍:零分

七星:零分

作為觀看下所有比賽觀眾的自然知曉這個比分,但看到之前大陸上從未聽過的曉光位於榜首這個事實,還是引起了觀眾們的一陣歡呼。

【雙人戰最後四場是由參賽隊伍自主來選擇對手,當然為了讓比賽更加公正擁有選擇權的是排名靠後的四支隊伍。現在有請新的主持人前聖光密探上官飛雪,帶領著屏幕上積分暫時最後一名的七星隊成員尤澤、安娜來到舞台之上】

能夠在上官飛燕的比賽過後才被請出來主持,不僅是飛燕就連飛雪心中也輕鬆了許多,畢竟親妹妹的比賽飛雪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完全公正。

「大家好雖然你們很多人都聽說過聖光『黃』字飛鳥密探名號,但應該是第一次見到我。」

由於不用再進行任何的密探工作,因此上官飛雪也就能毫不避諱暢談自己的過去。

「現在請尤澤和安娜告訴我,你們選擇的對手是?」

「我們選擇冰華隊。」

在上場之前已經進行過了充分的思考,因此尤澤沒有猶豫直接對飛雪的問題做出了回答。

「很好,接下有請冰華隊的項天和楊秀秀上場,準備進行比賽。接下來請允許我簡潔的介紹一下參賽的四人,大陸第一軍團霸王軍團小公子項天、冰華帝國第一騎士的愛女楊秀秀,而他們的對手是來自於大陸最古老傭兵城市最優秀的天才、同時還是大陸上最像聖光學院的貪狼學院學生首席。請期待四位少年天才為我們奉獻出的精彩絕倫的競技比賽。」

比不上祝燕兒能拉動觀眾的興奮,但上官飛雪也發揮了自己的優勢以儘可能多的參賽者情報吸引住觀眾的注意。

「負責本場比賽的評判委員是孔亮閣下。有請。」

【來一場不辜負這個舞台的戰鬥吧,比賽開始】

沒有特意動用詩人力量的必要,孔亮身邊的月天主動代替這個小師弟創造出保護觀眾的屏障。

『縮地——』

比賽開始一瞬間,項天和楊秀秀就全速衝到尤澤面前。

『四閃刺擊——』

『霸軍突擊——』

昨天見識過無視防禦的利劍,楊秀秀、項天一出手就合力瞄準上了尤澤。

「不好意思,要是接連兩天的戰鬥都使用斬裂次元之劍的話。之後肯定會被發現我力量的秘密。因此,這場比賽我只是一個配角而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