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來,這裡的火焰種類繁多,而且都是稀世罕見的奇火,二來,范浪用了作弊效果,所以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就把真火鐵軀給練成了。

此時的范浪已經開啟了狂暴程序,再加上剛剛鑄就的真火鐵軀,整個人看上去與之前大不相同,有了更大的壓迫感,彷彿翻手之間就能毀滅所有。

陳巧手瞪眼道:「你、你根本沒死?我還以為……」

「還以為我死了?你暗中使壞,偷偷篡改機關中樞,利用這裡的機關來對付我,還把自己的機關傀儡都放出來幫忙。做這麼多小動作,真當我不知道?果然是被心魔所迷惑的人,做事這麼欠考慮,以為搞點小動作就能殺了我。我要是這麼容易死,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哪還輪得到你動手。 醫女素心在玉壺 別說你殺不了我,就算你真的成功了,事後也不會有好下場。」范浪冷笑道。

「你在說些什麼,我可沒有篡改這裡的機關,剛才只是失誤而已。還有你提到的心魔,更是讓人摸不著頭腦。」

「死鴨子嘴硬,你自己做過什麼事,你自己清楚。至於心魔,你倒是真有可能沒察覺,畢竟當局者迷。你的心魔,之前是沒有的,是在你進入密室之後才產生的,我全都看在眼裡,從那時候起,就對你加了提防,剛才你一直在演戲,我也在陪你演戲。心生魔障,迷惑心智,你之所以做出這些蠢事,就是因為受到了心魔的擺布。」

「心魔……哪來的心魔?」

「心魔自然藏在你心裡,一般情況下是看不見的,你想親眼看看,我就滿足你一次。」

范浪一翻手,各種力量靈活轉換,霎時間佛光普照,化作一面光滑透明的鏡子,將陳巧手映照其中。

鏡子里的陳巧手,與外面的他完全不同,照出了肉眼看不到的東西。

在他的周身各處,遍布髮絲般的黑線,將他纏繞在內。他的心臟位置,有著一張猙獰恐怖的鬼臉,散發著一股股的黑氣,或者說魔氣! 陳巧手看著鏡中的自己,緩緩睜大雙眼,流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你在騙我,我的武心堅定不移,豈會被心魔趁虛而入!」 娛樂圈最強替補 陳巧手吼道。

「信不信隨你,我是無所謂。不管是心魔也好,還是你的本意也好,你想置我於死地這個事實是不變的,既然如此,我對你也就不用手下留情了。我保證,你這次的所作所為,是你這輩子做過最愚蠢的事情,沒有之一!」

范浪聲音凌厲,話音未落便悍然出手,揮舞元邪龍劍,牽動周圍的龍形火焰,匯聚成為一道火紅色的劍氣,直奔陳巧手而去。

陳巧手倉皇應對,對著身前一揮手,從袖口中飛出各種機關裝置,在前面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面巨大的盾牌。

一劍一盾轟然相撞,火焰爆發開來,還發出了龍嘯之聲。

范浪開了狂暴,實力強悍無比,明顯更勝一籌,火焰劍氣燒融盾牌,直奔陳巧手本人轟去。

陳巧手大驚失色,試圖破空遁走,結果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鎖在原地,根本逃脫不得。他眼睜睜的看著火焰劍氣轟中自己,恐怖的高溫包裹全身,燒的他嗷嗷慘叫。

機關百變·玄魚吐水!

陳巧手釋放一具魚形的機關傀儡,就像是活魚一樣靈動,搖擺著金屬身軀,張開銀光閃閃的鐵嘴,吐出瀑布般的水流,澆灌在了陳巧手的頭上。

確實有一些火焰被澆滅了,但是一些特殊的火焰,用水是根本澆不滅的。

水與火彼此抗衡,從最根本的法則層面相互影響。

范浪根本不給對方機會,又是連續數劍斬出,一劍強過一劍,化作一道道火焰劍氣,把陳巧手逼得節節敗退,狼狽不已。

之前是范浪渾身浴火,現在換成陳巧手來嘗嘗這種滋味了。范浪可以引火淬體,陳巧手就沒這個本事了。

情急之下,再也顧不得其他,陳巧手操控之前釋放出來的那些傀儡過來幫助自己,一部分保護他,一部分前去進攻范浪。

「哼,以為靠這些小玩意,就能對付我?要是一對一,你還有折騰的餘地,想打群架,你只有輸的更快!」

范浪冷哼一聲,釋放出金陽戰獅,接著輕輕一抖,從身上飛出一頭頭神龍法相,組成了一支神龍大軍,飛出去對付那些礙手礙腳的傀儡。

這些神龍法相形態各異,有著各種各樣的本領,有的口銜神劍,有的佛光普照,有的星光閃耀,有的赤紅如火。

神龍大軍與傀儡大軍展開混戰,無論是數量還是單體實力,都是碾壓級的,把傀儡大軍殺的七零八落。

幾頭神龍法相圍攻一具傀儡,三下五除二就破壞掉了。

至於金陽戰獅,它化作人形,實力更是強大,一招一式剛猛霸道,隨便一拳轟出,便將機關傀儡轟爆。

范浪根本不用為那些機關傀儡操心,將注意力都放在了對付陳巧手身上,連人帶劍一起進攻,身形飄忽不定,劍氣神出鬼沒,完全壓制著陳巧手。

陳巧手連連中劍,神軀內外都被引燃,如同置身於火爐當中,每一寸血肉都在承受焚燒。

小世界·機關城!

陳巧手試圖反撲,釋放出自己的小世界,扭轉周圍的空間維度,將周圍的人和物都納入其中。

這個名為機關城的小世界,到處都是機關零件,體積有大有小,用零件構建出了一座恢弘的巨城,最高的建築物巍然聳立,高達萬里。

整個機關城都受到陳巧手的掌控,無數的機關運作,將矛頭對準了范浪。

像是這種上位神的小世界,范浪都不知道遇到過多少次了,早就積累出了經驗,此時不慌不忙,直接用道域來進行抗衡。

道域跟小世界有著相似之處,只是後者更高一級,構建出來的是真真正正的世界,有自成一體的法則。

正常情況下,用道域跟小世界碰撞,就好比是以卵擊石。

但范浪壓根就跟「正常」這兩個字絕緣,他施展的一切手段都是不正常的,不能以常理揣度。

道域·騰龍火海!

呼!!!

以范浪為中心點,向周圍擴散火焰,形成大面積的火海,將整個機關城引燃,一頭頭火龍在火海當中上下沸騰,口中吐出更多的火焰。

那些機關零件紛紛被燒毀融化,整個機關城沒過多久就葬身在了火海當中。

范浪出手一點,無窮火焰向著陳巧手匯聚而去,將他整個人死死包裹住。

機關城被毀,陳巧手再也無力回天,神軀被寸寸燒成灰燼,再這樣下去,必死無疑。

「不,不要,我知道錯了,是我一時鬼迷心竅,被心魔控制,所以才做出了那些蠢事。范浪,求求你了,放過我一次吧。我這個人其實天賦平平,修鍊了幾十萬年,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實在是來之不易。大家都是極光學院的人,同在一個屋檐下,不看僧面看佛面,連你的師父金玉真人,都與我有點交情。還有院長六道天王,也與我有私交。難道你連他們的面子都不給?」陳巧手求饒道。

畢竟活了這麼一大把年紀,多年下來積累的關係網何其龐大,真要是論起來,說三天三夜都說不完,什麼七大姑八大姨,都有可能跟范浪扯上關係。

范浪倒也沒有把事情做絕,給了對方一條活路,威逼道:「想活命的話,就按我說的做,我將一股神秘力量賜予你,你解除防備,全身心的接受,接受了神秘力量之後,我就放過你。」

「神秘力量是指?」陳巧手生出不祥的預感,猜測這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可以跟你詳細解釋,但不等我解釋完,你就要被燒死了,你自己看著辦。」

「好好好,我不問了,只要你饒我不死,哪怕你現在給我一瓶毒藥,我也會喝下去。」

「算你識趣。」

范浪操控火焰,降低了對陳巧手的威脅,然後一掌拍出,釋放數字之光,照耀在了對方頭上,開始傳輸子系統,這就是他所謂的神秘力量!

他要故技重施,像是對付青龍天驕那樣,把陳巧手也變成言聽計從的奴隸!

像是這種「奴隸版」的子系統,都是閹割過的,不具備任何升級效果,沒有任何的好處,只有純粹的限制與禁錮。

被這樣的子系統打入體內,這輩子就別想再翻身了。 陳巧手感覺到一股力量灌注進來,確實神秘莫測,以前從未遇到過。還有一段讓他摸不著頭腦的話語,傳入了識海當中。

【子系統傳輸開始,進度1%……2%……】

陳巧手明知這不是什麼好東西,卻沒有反抗的餘地,只能乖乖接受,心裡盤算著以後再想辦法找關係,拉人情,擺脫范浪的束縛。

子系統不斷傳輸,因為陳巧手的配合,傳輸速度很快。

暗處。

一直有眼睛在悄悄觀察事態的變化,這個變化超出了它的預料。

原本它以為,陳巧手會跟范浪斗個兩敗俱傷,卻沒想到范浪如此厲害,完全是單方面的壓制。

看到范浪剛才的戰鬥之後,甚至讓它生出了懼意,打消了之前那種漁翁得利的念頭。

原本陳巧手把范浪當成獵物。

它把陳巧手當成獵物。

結果反倒是被當做獵物的范浪大顯神威,讓這些陰謀算計都落空了。

「該死,這樣一來,我就沒辦法漁翁得利了。 總裁有喜①,全能老婆賴上門 現在的陳巧手已經被嚇破了膽,就算我再蠱惑他的心魔,他也不可能去跟范浪拚命。更何況,他拚命也沒用,根本就不是范浪的對手!」

「要是能像蠱惑陳巧手那樣蠱惑范浪就好了,那樣還有一線希望。只可惜范浪的武心堅如磐石,找不到任何破綻,沒法趁虛而入。這樣不行,那也不行,看來只能找機會開溜了。」

神秘存在藏在暗處,有著自己的盤算。

它被范浪嚇到了,便打消了現身的念頭,老老實實藏著,打算找機會離開密室。

片刻之後,子系統傳輸完成,范浪又多了一個上位神奴隸。

陳巧手是一名能工巧匠,有了他這個奴隸,就等於有了一個免費的勞動力,以後可以讓他免費打造機關傀儡,然後輸送到星雲盟中,擴充星雲盟的實力。

「很好,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奴隸了。直接告訴你吧。剛才我給你灌輸的,是一種名為子系統的禁制枷鎖,它會控制住你整個人的里裡外外,連你的想法都能讀取。我操控子系統,就等於在操控你,只要念頭一動,就能要了你的命,或者是讓你痛苦不堪。這不是危言聳聽,也不是在嚇唬你,而是事實。從今往後,你要乖乖聽從我的命令,不能生出異心,否則的話,必死無疑!」范浪厲聲道。

「子系統有這麼厲害?」陳巧手半信半疑,心裡還把范浪罵了一遍。

「不相信的話,就讓你吃點苦頭好了。」范浪森然一笑,動用了子系統的懲罰功能。

自從控制住青龍天驕之後,范浪花了點時間完善了一些子系統的功能,現在的懲罰功能更加全面了,分出了三六九等五花八門,光是懲罰方式就有幾十種,就算是上位神,也能折磨的死去活來。

范浪念頭一動,陳巧手這邊算是倒了大霉,立即感受到劇痛襲來,彷彿有數以億計的螞蟻在啃食他的血肉,帶來難以想象的折磨。

普通的肉體折磨,對於上位神來說根本不叫事,斷手斷腳都不帶吭一聲的。

子系統造成的痛苦就不同了,這種痛苦要比正常的傷痛恐怖萬倍,直接從精神意念層面來折磨人。

才沒幾下,陳巧手就吃不消了,痛得上躥下跳,慘叫連連。

「范浪,我知道厲害了,你快停手吧!」陳巧手求饒道。

「我說了,你已經淪為了我的奴隸,對你的主人,豈能直呼其名。乖乖叫一聲主人,我才會停止對你的折磨。」范浪無情道。

「不可能!我堂堂的上位神,見到神帝陛下都可以立而不跪,豈能屈尊管你叫主人?你別欺人太甚了!」

「我就知道,你們這些上位神死要面子,是不會輕易屈服的。沒關係,我倒要看看你的骨頭有多硬,要是你能一直堅持下去,那我就佩服你。」

范浪說話間,加大了懲罰力度,還附加了一個懲罰效果。

之前只是給陳巧手造成強烈的痛苦而已,現在又多了一種折磨,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他的靈魂抽離出來,然後焚燒他的靈魂,造成靈魂層面的傷害。

這一下所帶來的痛苦,比之前還要難以承受,把陳巧手摺磨的生不如死,下地獄也不過如此了。

他咬牙支撐了一會兒,終究還是沒能撐住。

反正都已經落到了這一步,再死要面子也沒什麼意義。

「主人,我知錯了,以後絕不敢再直呼你的大名,會以主人相稱。」陳巧手服軟道。

「還以為你能多堅持一會兒,結果這麼快就服軟了,真教人失望。也罷,我並沒有折磨人的癖好,就暫時放過你了。記住這次受到的折磨,以後你再敢反抗,就是這個結果。我要你全身心的臣服,連歪心思都不能有!」范浪就此解除了懲罰。

陳巧手身上的痛苦消退,如同劫後餘生,摔在了地上,大口喘著粗氣。他心中又氣又恨,如果不是自己鬼迷心竅,對范浪出手,也不會落到這步田地。要怪就怪心魔作祟,沖昏了他的頭腦。換做清醒的情況下,他是不會做這種傻事的。

事已至此,後悔也晚了。

魔由心生,如果不是他起心動念,也就不會產生心魔了。

那些魔族都是從萬惡之源誕生的,而人心就是個小型的萬惡之源!

「你之前對機關中樞動了手腳,只算是破解了一半,現在我命令你,老老實實的去把機關中樞完全破解了,別再耍什麼花樣了。」范浪下令道。

「是,我這就去辦。」

陳巧手苦著臉,乖乖按照吩咐去做,再借他一個膽子,也不敢耍花樣了。

范浪監視了一會兒,然後緩緩轉過頭,目光鎖定了一片看似空空蕩蕩的區域,就好像那裡藏著什麼似的。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就用你來打發時間吧。你藏得夠深的,但還瞞不過我的眼睛,其實我早就看到你了,只是沒有急著收拾你而已。」范浪冷冰冰道。

他所注視的地方,確實藏著一個傢伙。

這傢伙本以為自己藏得天衣無縫,沒想到早就被識破了,嚇得它大吃一驚,起身就要逃之夭夭。

「想逃,門都沒有!」

范浪伸出手掌,當空罩落,頭頂憑空出現一隻佛光普照的慈悲佛手,對著那片區域鎮壓過去,如同五指山當頭壓落。

空間破碎,隱藏的空間維度顯現出來,暴露出了一道身影。 顯現出來的這傢伙,是一隻黑漆漆的大蜘蛛,足有磨盤大小,八隻蛛腿尖銳如槍,長著倒鉤狀的長毛,在它的腦袋前端,有一張猙獰的鬼臉。

從外觀來看,這是魔的一種,名為「鬼影蛛魔」,最擅長隱匿行蹤,以及蠱惑人心,只要有一點心理上的破綻,就可以趁虛而入,進而引發出心魔。

陳巧手就是個受害者,不知不覺中被「鬼影蛛魔」蠱惑,產生了心魔,所以才會腦袋一熱去對范浪下黑手。

隨著「鬼影蛛魔」的出現,一些隱藏的蜘蛛絲也顯現出來,從它的腳底四通八達的延伸出去,粘連在不同的地方,有一些蜘蛛絲粘在了陳巧手的身上。

陳巧手為之動容,急忙揮刀斬向粘著自己的蜘蛛絲,結果斬了個空。

這些蜘蛛絲非比尋常,虛不受力,根本沒有實體,用一般的手段是接觸不到的,更別提破壞掉了。

范浪出手幫了個小忙,輕描淡寫的一揮手,從指尖之上飛出一縷佛門火焰,將陳巧手身上的蜘蛛絲燒的乾乾淨淨。

佛火順著蜘蛛絲燃燒,直奔鬼影蛛魔而去。

「嘶!竟然被你給識破了,算你厲害,但我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真動起手來,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你們兩個的事情,我已經不想摻和了,奉勸你一句,最好別來惹我,讓我從哪來回哪去!」鬼影蛛魔揮舞銳利的蜘蛛腿,割斷了被佛火焚燒的蜘蛛絲。

「想讓我放過你,門都沒有。事情都壞在你身上,放你出去,遺禍無窮!」

范浪發出晨鐘暮鼓般的洪亮之聲,身上佛力澎湃,周圍佛光閃耀,形成五彩斑斕的彩虹。

他雙手齊出,做環抱之狀,懷中出現一個大號的金缽,金缽之內梵音妙唱,浮現一篇篇佛門經文,閃爍著刺眼的金光。

鬼影蛛魔本能的厭惡佛門手段,作勢就要逃走,結果被憑空挪移到了金缽之內,根本逃脫不得。震耳欲聾的念經聲灌滿它的聽覺,那些金光刺的它渾身生疼。

「住嘴!我最討厭這些禿驢的聲音了!」鬼影蛛魔勃然大怒,體積瘋狂暴漲,八條蜘蛛腿向四周猛然刺出,無窮魔威非同小可,發出破空之聲。它喜歡躲在暗處編織人心,但明面上的實力也絕對不弱,在魔族中是可以排上號的。

鐺!鐺!鐺!鐺!鐺!鐺!鐺!鐺!

八條蜘蛛腿刺在了金缽內壁之上,導致內壁受損,但是沒能洞穿。

周圍閃耀的經文當中,飛出了八名金身羅漢的身影,每個羅漢的容貌都與范浪相同,只是打扮與武器有所不同,有的拿著寶杵,有的拿著長棍,有的拿著布袋,不一而足。

八名金身羅漢一起出手,分別攻向八條蜘蛛腿,咔嚓之聲響起,所有的蜘蛛腿應聲而斷,痛得鬼影蛛魔發出了不成調的慘叫聲。

「嘶!你惹怒我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