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虛門的背後,意味著一個未知的世界。

現在古昊說升仙門背後隱藏著一個虛門,在邏輯上,古修真時代的仙人說法能夠勉強成立。所謂的仙人飛升,就是進入虛門,到達另一個世界。

「這種可能性很大,在我的記憶傳承中,其他位面世界中,不是修真的地方,也曾經出現過修真者,而且每一個出現,都是非常厲害的人物,而且都是憑空出現。他們很可能,就是修真世界的大能,通過虛門,穿越到另一個位面。而穿越虛門,就是修真者所謂的飛升。另一個位面世界,就是修真者以為的仙界。」

古昊的語氣很平靜,但第五左流卻在沉思,聽到仙界這個詞,第五左流的瞳孔都收縮了一下。如果真是這樣,那麼修真世界所有的仙人傳說,都是謊言,欺騙了兩個時代的謊言。

第五左流對這個青銅門背後隱藏著的東西更加來興趣,似乎這個青銅門一打開,就會打開修真大陸上最大的秘密。

「老闆,要不要現在想辦法打開?」第五左流感興趣看著青銅門,從心裡,他是不相信有仙人的存在,但是這個青銅門,一下子讓他來了興趣。

「打開。」古昊點點頭,事實上,他對這個青銅門背後的東西也非常感興趣,千古的謎團,就在他們眼前,說不好奇是不可能的。

「博威爾,帶上幾個好兄弟,將青銅門推開。」第五左流朝著在不遠處站著的博威爾喊道。

「是。阿海,通知德力他們過來。」博威爾擼起袖管,開始躍躍欲試。

五分鐘后,是幾個建築好手,全部聚集在青銅大門前的空地上。空地有三百多平方,二十多個人在這裡並沒有任何擁擠。

「開始了。」博威爾搓搓手,拿出一個法寶,直接吸附在青銅門上。

其他十個人走向洞口的牆壁處,掏出一個法寶,洞壁上鑽了一個深深的孔。

「阿海,接住。」博威爾將吸附在青銅門上的法寶連接的線丟給阿海。

半個小時以後,所有的準備工作全部做好。洞壁上連接著各種繩子和滑輪,這些滑輪全部的連接點,都在青銅門上。

一個簡單的多重動滑輪組完成,兩根繩子就在博威爾手中。

「大家來幫幫忙。」博威爾叫上場上所有隊員,古昊也走了過去,他是煉體者,力氣比其他人要大很多。

對於古昊過來,博威爾也沒有拒絕,他們都知道,自己的老闆很平易近人,並不是那種空手站著的領導。

「我這把老骨頭啊。」第五左流笑了一下,跟著古昊走了過去。

對於這個老闆,他是從心裡佩服。現在老闆都下手幫忙,他更沒理由站著不動了。

古昊的加入,也讓場上的隊員精力倍升,能夠和老闆一起幹活的機會可不多,以後也能有吹噓的資本。

「準備,一二三開始。」隨著博威爾一聲令下,所有人都用盡全力,拚命拉著繩子。

軟金做成的繩子,迅速繃緊。這種軟金做成的繩子,最高能夠承受的力量是一萬噸,眾人也不怕會將繩子崩斷。但是在所有人的力量之下,青銅門紋絲不動,似乎並沒有任何變化。

所有隊員漲紅著臉,憋著一股氣,三十秒過後,青銅門依然沒有任何大動靜。

「停。」古昊看著紋絲不動的青銅門,立刻叫停。

他們二十多人的力量加起來,在加上動滑輪組的作用,哪怕同能體積的金屬門,都能夠拖動一點。

但是現在沒有移動一絲,甚至沒有任何變化。

古昊穿上戰甲,再次才抓上繩子。

一分鐘后,所有人再次停了下來。哪怕是古昊穿上戰甲,青銅門依然紋絲不動。古昊相信,平常時,哪怕是同樣的青銅門,他穿著戰甲,都能夠拖動。

現在看來,靠蠻力無法打開這座青銅門。

古昊再次在青銅門前走動,最後將目光放在青銅門中間的『光門』上,最後身體慢慢浮起,很快升到『光門』相同的高度。

古昊緩緩抬起被戰甲包裹著的右手,靈能不斷往手掌匯聚。古昊的身體慢慢向後移動,與青銅門之間拉開三米的距離。

轟!

一道直徑一米的集光束,在古昊手中爆發,全部沒入青銅門中間的『光門』上。

在眾人的關注下,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

集光束在碰到青銅門之後,全部沒入其中。此刻的青銅門瞬間被藍色靈能包裹,所有靈能觸碰到青銅門,全部被吸收。

如長鯨吸水,青銅門變成一個吸收靈能的無底洞。

嗡……

古昊停下手中的集光束。

在他停下來的那一刻,青銅門上包裹著靈能隨之消失,重新恢復樸實無華的樣子。

這一幕讓古昊眉頭緊皺。從剛才青銅門上出現的異象來看,他感覺自己的方法是對的。

這座巨型青銅門,就是用靈能開啟的,開啟的關鍵就在中間那個雕刻的『光門』上。

古昊神識落在青銅門上,很快就發現了其中的端倪。

在他神識下,青銅門上的浮雕上,點點的光芒正在消失。這個發現讓古昊精神一震,他現在確定,這個方法是正確的,只是他的靈能太弱了,不能讓這些浮雕徹底亮起。

或許全部亮起那一刻,這座青銅門就會出現變化。

「你們退遠一點,萬科,保護好教官。」古昊轉過身,對著關注著古昊的隊員說到。

對古昊的話,眾人不敢怠慢,全部退到角落裡,目光時刻在古昊身上。

古昊的身體漂移,不斷往後面退去,在距離青銅門十五米處停了下來。

戰甲藍色的眼神忽明忽暗,最後古昊抬起頭,直視著青銅門。雙手抬起,在古昊最前面,一個直徑三米的巨圓慢慢出現輪廓。

靈能在整個洞府肆虐,連接這個洞口的地下通道,靈能也變得狂暴起來。在洞府裡面的而是多人張大最大,眼睛瞪大,不想錯過一絲。

在古昊前方的巨大集光束慢慢凝實,上面的靈能波動,即便是他們各自十米遠,都心驚膽戰。

老闆這一手,已經超出他們的想象。他們從來沒見過這麼恐怖的靈能肆虐。最震驚的是第五左流和萬科,他們親身接觸過地獄火集光炮,地獄火集光炮的恐怖,已經能夠將開啟靈能罩的八星修真者轟成重傷。

農門巧廚娘 而古昊發出來的靈能波動,已經嘗過地獄火集光炮的百倍。

這個攻擊強度,已經超出他們認知。

轟!

在響聲炸開那一刻,所有人瞳孔都死死收縮,目光也隨之放在青銅門上。

青銅門瞬間爆發出耀眼的白光,所有人視野里一片白茫茫,看不到任何東西。所有人不由自主閉上眼睛,但是還是能夠感覺到強光照射眼睛。

一分鐘過後,感覺眼睛沒有強光照耀之後,所有人才睜開眼睛。一下子沒有適應,所有人都感覺眼花。

等所有人適應過來,眼前神奇的一幕,讓所有人張大嘴巴,滿臉不可置信。(未完待續。) 青銅門上所有的浮雕已經亮起,無數符紋在緩緩流動,上面雕刻的妖獸,似乎在這一刻也全部活過來。散發著白光的身體,環繞著青銅門遊動。在青銅門上,時不時傳出獸吼的聲音。

在青銅門中間的『光門』,散發著白光在慢慢旋轉。那些騰雲駕霧的人物,全部往白光中飛動,似乎要飛進光門之中。

本來安靜的青銅門,與剛才形成鮮明的對比,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飛動,遠遠看去,非常神奇,也很熱鬧。

砰!

在眾人的注視下,青銅門上光芒一閃,從中間裂開,緩緩開啟。所有人都緊張起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大門背後的世界。

這是一個塵封萬古的遺迹,在這一刻打開。他們都好奇,這裡面封鎖著怎樣一個大秘密。

青銅門已經全部打開,門后隱藏著的世界,全部展露在所有人眼前。

從他們青銅門正面的角度看去,一個巨大的白光旋渦在不斷旋轉。白光旋渦中散布著點點光斑,遠遠看上去,更像是一個巨大星雲團。

這個白光旋渦懸浮在空中,好像憑空出現,鑲嵌在空間中。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著這個巨大的白色旋渦。在修真聯邦,有很多神奇的東西,但是這種鑲嵌在半空中的白色旋渦,他們都是第一次見到。

古昊虛立在半空中,靜靜看著青銅大門打開后露出的白光旋渦。雖然他有一點心理準備,但是真正看到,又是另一種想法。

緩緩落在地上,古昊的眼睛還在注視這眼前這個巨大的旋渦。

「老闆,這個就是虛門嗎?」第五左流的眼神閃爍著精光,盯著眼前這個巨大的白光旋渦。

「是的。這個就是虛門。」古昊點點頭。

在記憶傳承中,他見過虛門的樣子,所以對虛門的樣子並不陌生,只是他感覺,這個虛門和他記憶中的虛門有所不同。

「進去看看吧。」古昊率先往青銅門前走了過去,其他人紛紛跟上。

進入大門裡面后,所有人都發出驚嘆之聲。

整個青銅大門後面,只有一個五百多平方的石室,讓他們驚嘆的,是石室上面的繪畫。

在光滑的洞壁上,繪製著上百副各種各樣的人物圖像,每一個都非常嶄新,絲毫不像塵封萬古的壁畫。

古昊的眼睛在壁畫上掃過,在他記憶中,還有一些壁畫的印象。

這裡每一個壁畫,都是一個仙人的傳說,但是這些人物是否真實存在,還有待考證。

「萬科,你現在通知地面上的隊員,給總部這裡增派兵力,沒有s級許可權的人,不允許進入總部的地下通道,對外宣布,時代科技總部完工。」第五左流知道,這個發現非同小可。

在整個修真聯邦,也只發現連通幽冥天一個不同世界虛門。每一個從幽冥天中交易過來的東西,都會被炒到天價。

就像尤拉,就是通過幽冥天販賣奴隸的方式,被賣到修真聯邦。而幽冥天上賣過來的奴隸,會成為一些富人的玩物,當然也有人通過轉賣來賺取差價。

如果當初古昊沒有救下尤拉,她現在的下場也會很凄慘。

第五左流下令以後,萬科不敢怠慢,立刻離開洞室,往外面飛走。

「旋渦不見了。」一名走進洞室裡面的隊員驚奇叫了一聲,指著半空中。

古昊的眼神從洞壁的壁畫上收回,放在虛門上。從他這個角度看過去,雖然虛門變小了不少,但是依然在旋轉著。

這個現象讓古昊驚奇了一下,慢慢走動起來,目光一直放在虛門上。

隨著他不斷向洞室裡面移動,虛門也不斷變『扁』,最後變成一條線,在移動一下,虛門就消失了。

這神奇的一幕,讓古昊往虛門邊上靠近。

他發現,在那片空間中,虛門並不存在。他的神識落在虛門之上,沒有發現任何異動。在虛門反面,根本看不到虛門的存在。

虛門就像繪畫在空間中的一道門,只存在二維的空間中。古昊走到虛門背後,懸浮到虛門的高度,在空中推了一下。

想象中的吸力並沒有出現,和平常的時候沒有任何區別。當然,古昊暫時還不打算從前面靠近這個虛門。

在虛門背後的世界存在著太多的未知,如果被吸進去,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虛門對他們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一個陌生的領域。

嘗試過後,古昊從半空中落下來:「封鎖這條通道,博威爾,你負責擴建這條地下通道,連同基地那邊的地下研究所。左教官,安排這裡的守衛,s級許可權以下的人,不允許進入這個遺迹。」

古昊對這個虛門感興趣,但是沒弄清楚虛門裡面的情況之前,他不會輕易進入虛門。畢竟在歷史上,虛門被發現以後,在開發灰層地帶就代價慘重,而且最後還引發了修真聯邦入侵幽冥天的事情。

他不敢保證,這個虛門背後,是不是和第一個發現的虛門相同,也有灰層地帶。而且後面的世界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古昊也一無所知。

萬一虛門後面的世界,是一個比他們修真大陸的文明還要高級的世界,保不準,對面的世界也會如當年他們入侵幽冥天一樣,入侵他們修真聯邦。

每個人類身體都隱藏著劣根處的貪婪,原始的人類就充滿侵略性。這是骨子裡的東西,為了生存,很多事情無可避免。

現在古昊需要做的,就是探究清楚虛門背後的世界,但是這一切必須小心翼翼。

「明白。」博威爾立刻敬了一個軍禮。

「剛才我已經讓萬科封鎖整個地下通道。」第五左流也點點頭:「老闆,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暫時想辦法看看這裡聯通哪裡,然後再進行下一步的打算。虛門的消息,進入s級機密,今天這裡的所有人,都必須下封口令。」

「好的。」

確定虛門的存在之後,心頭太多的疑惑也在這一刻解開。古修真時的仙界傳說,就如他所猜測的那樣,就是進入虛門背後的世界。

所謂的不朽仙,不過是傳說留給修真大陸一個萬年的謊言。

回到基地之後,古昊鑽進實驗室。現在虛門已經發現,他們現在不敢貿然進入。

第二天,古昊召開會議,將虛門的消息告訴眾人。當然,這些人都是有許可權的人。

古昊走進會議室,所有人早已經在會議室等待。

「都來齊了。」古昊掃視一眼會議室。

南天也在場,此時他閉目養神,只是在古昊進來的時候睜開看了一眼。他不參與基地的管理,雖然他也是基地的高層,但是在會議上從來都是打醬油的。

「左教官,你說一下今天會議的內容吧。」古昊坐到座位上。

「好。」第五左流從位置上站起來,掏出一個記憶水晶激活。

在記憶水晶彈出來的光幕上,白色的旋渦緩緩旋轉。

南天看了一眼光幕上的白色旋渦,瞳孔死死收縮,臉上露出激動之色。南天的激動被古昊看在眼中。

從南天跟著他們開始,身份一直不清楚,除了可以確定不是修真聯邦的人之外,其他的不清楚。但是南天這麼久以來,出來面對小果,其他時候根本不會露出任何的情緒波動,現在看到虛門的光幕就激動,顯然見過虛門。

不過古昊現在並沒有與南天交流,等會議結束,或許和南天好好聊聊,說不定有一點收穫。

「教官,這是什麼?」大炮迫不及待問道:「好,我閉嘴。」看到第五左流的目光,大炮急忙閉嘴。

「我希望今天的會議內容,爛在你們的肚子里。這是s級機密,如果泄露,我第一個弄死他。」

第五左流的警告讓所有人臉色凝重起來,在他們印象中,左教官從來沒有這麼嚴肅過,接下來的事情肯定非同小可。

所有人都挺直腰板,臉色嚴肅看著第五左流手中的記憶水晶的光幕,似乎教官所說的秘密,就是和這個奇怪的東西有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