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找機會驗證才行,不然天天夢到跟褚臨沉,她真的難以接受。

鬧鐘響起。「耶!」

胖子拳頭一握,激動的叫了一聲,九天玄雷陣終於擊中他了!

宋梵沒有停留,繼續控制金色的雷電俯衝,再一次向唐北冥凌厲斬去。

沒有辦法,畢竟這是生死對決,任何一方都絕不能手軟,必須全力以赴,否則自己都有可能隨時隕落。

……

《蓋世殺神》第684章再也沒能站起來! 魯山城主府:

穆桂英與呂玲綺二人坐在客廳中喝紅酒。

呂玲綺小小呷了一口。

「穆姐姐,陛下說常喝這種紅酒,對身體有好處,本小姐喝了那麼長時間,沒感覺出好處啊!」

呂玲綺道。

「傻妹妹,那種事你也相信,只要吃東西,對身體會不好嗎?那是陛下忽悠人的話。」

穆桂英道。

啊!

「穆姐姐,陛下真忽悠咱們,不會吧!當時陛下說的時候,看上去挺認真的。」

呂玲綺道。

嘻嘻!

「既然如此,那就每天喝一點,反正這種酒也不會喝醉,沒什麼關係。」

穆桂英道。

「對了,穆姐姐,聽說此次來的匈奴鐵騎有70多萬騎,陛下只帶著咸陽城中那3萬兵馬去阻擊,

就算加上蒙恬旗下兵馬,也不會超過8萬兵馬,真打得過匈奴鐵騎嗎?」

呂玲綺道。

穆桂英搖搖頭。

「不清楚,兵力懸殊太大了。差不多是9:1。何況陛下手下並沒有多少騎兵,

與匈奴鐵騎戰事肯定非常慘烈,希望陛下能獲勝,給中原爭取平判的時間。」

穆桂英道。

「穆姐姐,匈奴人真有那麼多鐵騎嗎?在雁門關就損失了20多萬鐵騎,

若是加上清剿的匈奴部落,損失差不多達到數十萬人口。他們從那裡來的兵馬。」

呂玲綺道。

「聽說那東進的70萬匈奴鐵騎,真正的匈奴人只有5萬騎,其他的鐵騎不是偽匈奴人,

就是西域諸國的兵馬。不過,匈奴人勢大,那些部落、國家都已經臣服在匈奴鐵騎下,

成了匈奴人奴役的對象。然而,那些部落、西域諸國還沉醉在其中,

以成為匈奴人而自豪,真是非常可悲。」

穆桂英道。

「陛下出征20多天了,不知道是否與匈奴人決戰,怎麼就不來點書信。」

呂玲綺道。

「應該差不多到與匈奴人決戰的時候了,不過,不要擔心,陛下身邊有毒士賈詡,

聽陛下講,賈詡是一個非常優秀的謀士,在計謀上不比任何人差,只會更強。」

穆桂英道。

「穆姐姐,陛下給你來信了嗎?」

呂玲綺道。

「沒有!陛下離開青泥隘口后,只來過三封書信,還是談工作上的事多。」

穆桂英道。

「穆姐姐,你說楚軍吃過那麼大的虧,還會進攻魯山城嗎?」

呂玲綺道。

嘻嘻!

「妹妹,不要小看楚軍,楚軍中可是有一個智謀上不比賈詡差的超級謀士。

損失二萬人,對於楚軍來說,影響不會大。楚軍肯定知道,咱們南陽其他地區兵力空虛,

只要拿下魯山城,整個南陽地區瞬間會成為楚軍地盤。在這點上,楚軍一定明白。」

穆桂英道。

「不過,楚軍想要佔據魯山城,非常困難。咱們擁有1000張升級版秦弩,

能有效阻擊楚軍。只要不被楚軍偷襲,打個措手不及,楚軍攻不下魯山城。」

穆桂英補充道。

次日:

穆桂英、呂玲綺二人站在城牆上。

看到楚軍依然要發動攻城戰,心中疑惑不解。

怎麼會這樣?

明知秦軍防守嚴密,怎麼還會繼續攻城戰,這對於楚軍來說,絕對是傷害。

魯山城牆上,秦軍擺了500張秦弩。

咿!

怎麼回事?

楚軍只派出2000士兵攻城,對於秦軍來說,一點壓力不會有,白白來送菜。

楚兵士氣不振。

懶洋洋的,那裡象攻城,好象是來旅遊似的。

不對!

楚軍不是為了攻城,目的在練兵。

好膽識!

用實戰來訓練士兵,真心膽大妄為,不怕練成屍體嗎?

問題是這樣練兵,貌似效果不會太好,畢竟,秦弩威力生猛,根本殺不到城牆。

只能算是讓士兵見見血,其他不可能有效果。

800步。

600步。

500步。

「秦弩,三段式射擊!一旦楚軍殺到城牆下,由弓兵射殺,不要客氣。」

穆桂英下令道。

嗖嗖嗖!

秦弩開火了。

粗壯的弩箭閃電般射出,朝著楚軍士兵狠狠撲過去。

噗噗噗!

數十名楚軍士兵倒下。

不過呢?

效果不是很好,楚軍陣形太稀疏,秦弩威力很難得到釋放,很多箭支落空。

什麼!

楚軍士兵逃跑了。

什麼意思?

這是進攻嗎?

「穆姐姐,不會是楚軍想要消耗咱們的弩箭吧!」

呂玲綺道。

「有這種可能,但是,咱們不怕消耗。其他東西沒有,弩箭咱們有上百萬支,

咸陽城中還會源源不斷送來。想讓咱們秦軍缺弩箭,要是這樣的話,會讓楚軍失望。」

穆桂英道。

確實如此,秦軍弩箭非常充足。

為此,工坊中專門組建一個車間來生產弩箭,胡亥擔心產量上不去,又兌換了些設備出來。

一天能生產出二萬多支弩箭。

秦軍運輸不會有問題,四輪馬車已經配備到軍方,比原來多拉四倍還多。

加上秦軍不缺乏馬匹。

不僅從匈奴人手中繳獲到大量馬匹,還拿出一些來提供給百姓耕地使用。

「穆姐姐,楚軍又殺來了,依然是2000兵馬,不過貌似調換了士兵,不是剛才進攻的士兵。」

呂玲綺道。

「妹妹,看來楚軍是想用實戰來練兵,他們對拿下魯山城不抱希望,目的是練兵。」

穆桂英道。

哈哈哈!

「那個傻冒想出來的練兵之策,不擔心練成一具具屍體嗎?」

呂玲綺道。

「妹妹,讓士兵見下血還是有好處的。」

穆桂英道。

「來人!」

穆桂英道。

「將軍,什麼事?」

傳令兵道。

「通知探馬,一定要盯好楚軍,絕對不能讓楚軍玩失蹤,一有情況馬上報告。」

穆桂英道。

「遵命!」

傳令兵道。

戰鬥一點不激烈,純粹是混日子。

不過呢?

只要楚軍不玩偷襲,從其他地方迂迴,只是一味進攻魯山城,穆桂英是放心的。

就怕楚軍玩聲東擊西,那樣就不好了。

所以讓探馬盯住楚軍。

楚軍中軍大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