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白影閃過,卡住宋志的脖子。

宋志還在看美女,哪裏會有防備,直到被那道白影抓住才反應過來。

「你們敢!」宋明天臉都綠了,大庭廣眾之下,居然有人對他兒子出手,而且這一出手就要命。

「咳咳咳…王辰?」宋志看到掐住他的人正是消失了一年的王辰,「狗子的王廢物你給我放手!」

王辰心裏暗自嘀咕,到現在還沒看清楚情形,你才是廢物吧。

宵宵帶着王晴兒跳上房頂,順便順了一塊慕斯蛋糕,在房頂上翹著白皙的長腿啃蛋糕,看着王晴兒不禁有些好笑:「姐姐你閉着眼睛干哈呀,膽子好小哦。」

王晴兒聽到身邊那清脆動聽的嗓音,試探著睜眼看看周圍的環境,不由得看向這個姿色絲毫不比自己差的美女:「你是怎麼上來的?」

「跳上來的。」宵宵輕描淡寫地說,以她嘯月天狼的實力就算是90度垂直的平滑面,她也能在上面跳。

王晴兒很詫異,沒想到眼前這個女孩這麼厲害。

「你看下面,便宜老哥要搞事情了。」宵宵一邊吃着慕斯蛋糕,一邊觀看下面的情況。

王晴兒看到下面熟悉的白影後下意識地喊:「王辰!你快跑!」

王辰抬頭看了看王晴兒,笑着搖了搖頭:「我如果跑了,你今天就要嫁給這個人渣了。」

「看夠了沒有!」王辰有些無語,這宋志到底是有多好色,「被掐著脖子,命都被別人掌控在手中了,還有心情盯着美女看。」

「你敢殺我試試!」宋志卻有恃無恐,「王廢物,你是不是忘了,老子可是首京第一大家族——宋家的長子!」

呼——宋志說完后,他那顆碩大的頭顱帶着鮮血飛起。他的眼中充滿了不可自信和深深的恐懼,他沒想到,昔日的紈絝子弟王辰王廢物居然有這麼強的實力。

王辰可不想沾手宋志的鮮血,太噁心。乾脆用邪力刀鋒來解決。

震驚許久的王勇立總算是清醒過來:「王辰,快跑,這些人都是無敵的!」

「該死,給我殺了那個小畜生!」宋明天見兒子被殺,理智瞬間被血海深仇給衝散,只想着殺掉台上的人。

他也不掂量掂量,他殺得了王辰么?

如果是一年前的話絕對可以,但現在是不可能的。

「想殺我,你可以試一試。」王辰目光平靜地看下那個領頭的灰衣人。

領頭人看到那雙眼睛后,頓時汗毛聳立,好可怕的眼神!

他感覺自己就像是一隻螞蟻面臨着一頭上古凶獸一樣。那種感覺,不是螞蟻面對大象,而是面對上古凶獸。

「閣下,我乃特行組行動隊長田飛,還請閣下不要阻撓我們辦公事。」田飛朝王辰抱了抱拳,放低自己的姿態。

田飛做出讓步,因為他不確定王辰的實力,但那個眼神實在太可怕了。田飛看到那雙眼眸時,彷彿置身屍山血海。

這隻有殺了無數人,才會擁有的眼神,這種暴戾之氣是假裝不來的。

穿着一身白衣卻殺伐果斷,曾把那些老東西殺得跪地求饒,嚇碎道心;一人為紅顏殺入一個宗門,將其宗門屠成血海冥河……

殺完后,白色的衣服依舊一片雪白,沒有沾染任何血漬。結果王辰的恐怖被其他生靈起了個外號——白色死神。

王辰殺人,不分好壞,不問對錯。有些事情在不同的人眼中好壞正邪也不一樣。

他殺人,對於被殺的人來說,他是壞的;但對他自己來說,那是天經地義的。王辰又不是什麼聖母,可不會懂什麼慈悲,再說以慈悲天下聞名的佛,也不缺乏偽君子。

「怎麼,我來救我姐,何須干擾到爾等辦事了?!」王辰語氣凌厲。

「不管閣下怎麼說,我們只是拿錢辦事,如果你讓我們殺了那女人,我們自然不會找閣下麻煩。」田飛試圖勸說。

他們眼中沒有親情,只有服從命令。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後半段:但盲目的服從,那就是笨蛋。)

儘管田飛不是軍人,但他依舊以服從命令為天職。

「呵呵。」王辰冷笑一聲,「給你們兩個選擇,要麼滾,要麼死。」

田飛聽到這麼囂張的話,臉都綠了,眸中怒火閃爍,冷聲道:「閣下莫非想與我官方勢力特行組魚死網破?那你也得考慮一下後果,我們特行組臨死反撲也是非常可怕的。」

一道幽藍色的光芒從王辰的手指射出,沒有任何聲音,就像是一個手電筒一樣。但是那道藍芒閃過的時候,田飛的靈魂卻咯噔了一下。

他旁邊的一個手下突然跪了下去,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癟、枯萎,不出三秒鐘一個人就從生龍活虎變成了乾屍。

田飛的臉色唰的變了,他根本沒有看清王辰是怎麼出手的。而剛剛那道藍芒卻讓他從靈魂到肉體顫慄。很明顯,王辰的實力,在場所有特行組成員加在一起,不夠他一個人打的。

「回去通知你們那什麼特行組組長,你們拿錢辦事我管不著,但是若敢動我家人了,我讓特行組——消!失!」尤其是最後「消失」兩個字,一字一頓的咬得特別重,愣是罵得田飛臉色發綠又不敢還嘴。

沒辦法,打不過啊,現在誰拳頭大誰說了算。

「好!很好!這次算我們特行組裁了。」田飛臉色鐵青,強壓着怒火說道,「我們走!」

他想趕緊離開,他怕壓制不住怒火動手。動手他倒不怕,但是他知道一旦動手的話自己必死無疑。

明知道會死還動手,那就叫傻。

田飛帶着手下,扛着那具乾屍走了。

王辰猶如亭中漫步,彳亍著,很慢很慢,朝宋明天走去。

宋明天卻如坐針氈,他真的慌了,隨手掏出一把傢伙:「別過來,過來就給我去死!」

砰!宋明天顫抖着手摳下扳機。

「啊!」台下不少賓客都尖叫起來。王晴兒聽到槍聲后不敢再看,把頭埋在自己的玉臂里,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掉了下來。

「小辰,你幹嘛要回來呀!你死了我怎麼辦!」王晴兒心裏就這麼一個想法。

想像中王辰倒在血泊的畫面並沒有出現,他的手心處靜靜的躺着一枚黃澄澄的子彈。

叱吒風雲的白色死神能被手槍打死的有鬼了,儘管大部分行為被封印,但依舊不是凡人能比的。 幾姐妹聽她們娘這樣說只能無語的笑,四丫就道:

「要不我也在村裏找一個?」

五丫立刻道:

「我看沈風大哥就挺好的,要不你嫁給沈風唄!」

趙氏就伸手敲一五丫的腦殼

「以後不許給我瞎說。」

四丫就笑着看五丫

「你覺得好你自己嫁唄,可別給我瞎安排,我可是要勞累娘給我多相看幾家的,不然咱娘都要不高興了。」

趙氏沒好氣的白她一眼

「一天到晚凈瞎說!趕緊跟着裴丫頭好好學學,以後可不能再像上次那麼丟人了。」

這話把車裏人都給逗笑了,六丫就道:

「娘,上次丟人可不是我們一個,那可是咱們一起。」

趙氏嘆口氣,拍大腿

「所以我也得跟着學,回頭讓你們爹也跟着學,咱家人都學。

就是要勞累裴丫頭了,哎呦,我這命咋這樣這麼好呢?老天爺還能給我掉個這麼好的干閨女下來。」

裴雲芝聽趙氏這麼說也笑,這趙家的氣氛還真是好,沒有那些彎彎繞和勾心鬥角。

「那以後乾娘可也得多疼我些。」

「疼疼,你們我都疼。」

別如說裴雲芝的話還真有些用,下車的時候,李家柒看趙氏和幾個姐姐們的氣度就些變了。

「哎呦,他嬸子你們回來了!」

聽村裏人這一招呼,趙氏剛提起的那口氣一泄,瞬間又恢復如初。

「哎!可不是咋得,我們人家老七考上舉人嘞!」

二丫三丫對視一眼就笑,五丫湊到裴雲芝身邊道:

「我娘這是不到一秒就破功啊!」

村裏人聽說小秀才考上舉人了,那以後不就是小舉人了。

「考上舉人啦,真考上了?」

「那可不,這還能作假!」

「哎呦,這可了不得了,十歲的舉人哎,大周朝可就沒聽說有幾個。」

「啥還沒有幾個呀?壓根兒就一個沒有,就出了咱們梅花村這一個。」

「哎呦,快快,我要去村長家跟村長說一聲,這可是咱梅花村的大喜事。」

梅花村因為李家柒一家的回來,徹底熱鬧起來。

李家柒先去了老宅,大房和二房如今還住在一起,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想的。

要說沒錢吧,也不能,那豆皮他們可沒少賣錢,兩家人卻還是擠在老宅里。

中舉這樣的消息,李家柒必須要親自去老宅給爺奶磕頭的。

在老宅被誇了一番,又去了大姐夫家。

大姐如今還在坐月子,見到他來自然是高興的

「真考上舉人了?還是頭名?」

李家柒就笑

「真考上了,大姐還不相信我的能耐。」

大丫就嘆口氣,也不知道是為她高興還是發愁,總歸還是笑着恭喜他

「快來抱抱你小侄子,咱娘算著,正好你進考場那一天他出生的。」

「這,我有點不太敢報抱。」

鄭剛就在一旁笑着,小心翼翼的教他

「你這樣托住頭和脖子,托住屁股對這樣,手這樣!」

李家柒一些好笑,鄭剛一個大男人還挺細緻的。

「看樣子大姐夫很有經驗啊!平時都是大姐夫抱着哄的嗎?」

大丫臉上的笑是發自真心的,一看就是那種很幸福甜蜜的笑容。

「他和婆婆兩人搶著抱呢!」

李家柒就笑着看懷裏的小嬰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