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眾心腹也都是蘇家的人,一個個同樣都生活在蘇忠烈久威之下,他們同樣也有種六神無主的感覺。

密室中,突然變得極度的寂靜,人人沉默,不知所措。

蘇扶壬眼中閃過一抹怒意,暗罵一幫廢物,但他父母終究還需要這些人的支持,自是不能表現出來。

可是現在他需要的不是沉默,而是對策。

「叔祖爺。」

蘇扶壬突然看向坐在角落中好像在打盹的老人,大聲的叫了一聲。

那叔祖爺若論起來,實際上跟蘇扶壬已經隔了很多代的血緣,簡直都沒有血緣關係了。

但因為他夠老,輩份在,所以蘇扶壬現在雖然已以暫代家主之位都一對這個老人尊稱一聲叔祖爺。

這個叔祖爺真的很老,老到他自已可能都不知道多老了。

「叫鋒少爺回來吧!」叔祖爺終究是比其他人活多了一點歲月,歲月也讓他多了幾份看慣風雪變化的沉穩,他見蘇扶壬點了他的名,於是認真想了想后便給出了自已的意見,「現在我們都已經沒有退路,那就只能硬爭了!不管是什麼事,最終決定的還是實力,只要鋒少爺證明了他已經完全超越蘇忠烈,那也就證明了他現在比蘇忠烈都要適合當家主,更別說跟蘇峻臣比了。」

「對,叫鋒少爺回來。」

「鋒少爺的實力已經超越蘇忠烈,再加上黑水宗那邊也會派厲害的人來,蘇忠烈醒來也無法改變結果。」

「能者先達,實力為尊。」

其他的人本來就六神無主,現在既然有人提出意見而且聽上去感覺很不錯,於是個個出聲附和。

附和聲此起彼伏,如同鬧市趁墟。

「既然大家都這樣認為,那就這樣定了。」

蘇扶壬也覺得這樣最好,最終還是武力決定一切,當則拍板定下,道:「催促開鋒快點回來,越快越好。黑水宗那邊也一樣。」 返回到客廳的秦瓊,在接收到東方玉卿的眼神后,也試探性地喊了一聲:「嫂子,是我,我二哥來了。」

再次聽到秦瓊的聲音,秦菲才如夢初醒般地拉開窗帘一角,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兩隻鋥亮的皮鞋。

不等秦菲站起身,東方玉卿率先蹲了下來,然後輕輕地撩開了遮擋住秦菲的窗帘。

「老婆,你生病了怎麼不躺在床上好好休息?」東方玉卿不管不顧地將秦菲摟入懷中,還輕輕地撫摸著她的額頭。

應該是之前物理降溫過,所以此刻秦菲的體溫有下降的趨勢,顯然讓東方玉卿緊繃著的神經慢慢地鬆懈下來。

真實地感受到熟悉的懷抱,秦菲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然後「哇」的一聲哭了。

直到這一刻,東方玉卿才算徹底鬆了一口氣。鬼知道他在趕來的飛機上有多提心弔膽,真恨不能自己插上翅膀快點飛到他女人的身邊。

二度婚寵:厲太太,我們復婚吧! 隔著門縫依稀聽得到屋內的動靜,韓林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闖了進來。他先是滿臉戒備地掃視了一圈,最後在靠近陽台的落地窗帘那發現了目標。

咦,這是什麼情況?

億萬逃婚:天下醋王一般黑 他家總裁夫人不是發高燒了,再不濟也應該是躺在沙發上的,怎麼會蹲在牆角里?

接下來就聽到東方玉卿深情款款地說:「老婆,別害怕!我會一直陪著你。」

韓林這才恍然大悟,不禁皺起了眉頭。

秦菲哭著哭著,突然冒出了一句令人啼笑皆非的話:「老公,還是待在家裡好,我以後再也不嚷嚷著出去工作了,我甘願當你的金絲雀。」

秦瓊一個沒忍住,憋笑出聲,轉過身來便看到好奇心泛濫的韓林杵在那裡。

韓林尷尬一笑,趕緊溜出了房間。

顯然東方玉卿也沒有料到秦菲會這麼說,微愣后,才笑著將秦菲抱了起來。

與此同時,還用他那高挺的鼻尖抵著秦菲的鼻尖,曖昧一笑:「好,都依著你。等你身體好一些,咱們就回家去,好嗎?」

有那麼一瞬間,東方玉卿想到了「因禍得福」這句成語。

只是還沒等他來得及暢想未來的生活,就聽到秦菲反悔的聲音:「可是,那個……我還要拍攝呢,能不能等我拍完再回家?」

東方玉卿默不作聲,就那樣意味深長地迎視著秦菲的目光,而距離不遠處的秦瓊亦是腳步微頓。

秦菲剛才說的果然是氣話,她豈會因為這些瑣事而放棄追逐自己的夢想呢?

深夜時分,葉小倩捧著一個開好口插著吸管的椰子,有些猶豫。

毫無疑問東方玉卿來了之後肯定會勸秦菲退出拍攝,而她也恰巧趁此機會展現出自己的才華。

之前側面向酒店的幾個工作人員探聽過,夜小倩才得知秦瓊這時應當一個人在會議室里工作。

因此她糾結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決定為自己爭取這個難能可貴的機會,否則她之前做的那些都豈不是功虧一簣了?

此刻會議室里亮著燈,顯得非常安靜,只有微微的燈光從門縫裡折射出來。

夜小倩忐忑地站在門口,下意識地低頭瞥了眼自己的深V領短裙,莫名其妙就變得有些臉紅心跳。

倘若夜小倩手中不是捧著這個礙眼的椰子的話,她肯定會在第一時間掏出化妝鏡來確認一下自己精緻的妝容。

她就不信作為資深單手狗的秦瓊會對這樣搔首弄姿的美女視而不見?

於是,當夜小倩擺好一個撩人的姿勢,準備好敲門之際,會議室內卻突然熄了燈。

緊跟其後的便是有人朝著門口走來的腳步聲,夜小倩猜想著應該是秦瓊結束了工作準備回房間休息了。

伴隨著自己異常跳動的心臟,夜小倩下意識地想要逃離門口的位置,而這時門內的人正好打開了會議室的門。

「秦先生!」

夜小倩幾乎是低著頭閉著眼睛,把手中抱著的椰子往前遞過去,然後一股腦地把之前在腦海里演練過很多遍的說辭講了出來。

「這是酒店工作人員送給遊客的椰子,我特意給你留了一個最大的,謝謝公司以前對我的栽培。」

「夜小倩,我還真是小看你了,原來你就只會在我面前假裝清純啊?」

這聲音並非秦瓊那種冷漠溫和的聲線,而是更為抑揚頓挫,還特意摻雜著幾分嘲諷的尾音。

夜小倩不可思議地抬起頭,映入眼帘的竟然是夜佩林。

此刻的夜佩林穿著白色的襯衫,慵懶地斜靠在會議室門外的牆壁上,他的一隻手已經接過了椰子,用一種居高臨下的目光盯著夜小倩。

「我就說嘛,你怎麼會突然跑來這裡旅遊?」

聞聲后,夜小倩臉色微變,絞盡腦汁地想著該如何全身而退。

倘若是換做以前,夜小倩早就硬氣地懟了回去。可如今這幅窘境,顯示只能裝傻充愣了。

接下來就看到夜佩林優雅地喝了一口椰汁,邪肆一笑:「原來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我怎麼會沒想到這一茬呢?不過據說秦瓊不近女色,至少看不上像你這樣身材的女人,你還是少去自取其辱吧。」

夜小倩突然感覺自己受到了奇恥大辱似的,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她就這樣看著夜佩林的薄唇微啟,有些惱羞成怒卻又無計可施。

短暫的沉默后,夜小倩才想到為自己狡辯:「我不明白你在講什麼,失陪了。」

幾乎是話音剛落,夜小倩就想轉身逃離。她覺得有些失落,不明白為什麼秦瓊不在會議室里,走出來卻是她避之唯恐不及的夜佩林。

可惜擦身而過的一瞬間,夜小倩的手腕被狠狠攥住,並且以「壁咚」的姿勢被撞在冰冷的牆壁上。

「不用跟我在這兒裝傻充愣。你在演藝圈裡並沒有什麼專業背景,卻能順利晉級到總決賽,這些稍作調查就知道了。可我直到現在都不願意相信你竟會為了一時的榮譽而跟那個肥豬導演鬼混。」

聽到這,使得夜小倩眸光微閃,眸底像是有著屈辱與悔恨的淚水預要奪眶而出。 夜晚,整個郡城一片平靜,蘇家也是一樣。

夜幕下,一道人影飛身落入滄瀾郡王府中。

「巡察使,王爺有請。」

那道人影剛落地,一個須必皆白,但雙眼在夜幕中卻閃爍著精芒的老人突然就出現在他的面前。

來人正是方昊天,他對老人的出現並不意外。

一是他的靈魂感應力早就知道對方在候著他,二是他事先能想到他這個幽雲關的巡察使既然到了郡城,滄瀾郡王府的人應該能想到他會來見滄瀾郡王。

方昊天恭敬揖禮:「前輩好。」

「叫我劉總管就好。」老人目光有點好奇的看著方昊天,「不愧是老王爺看好的人,果然是人中龍鳳,丰神俊朗。」

方昊天淡然一笑。

「請。」

劉總管也沒有多說話,前面帶路。

進入寬敝奢華的大廳,劉總管對著正在端坐候著的滄瀾郡王爺行禮:「王爺,方巡察使來了。」

惹上豪門:帝少的心尖寵兒 滄瀾郡王爺輕輕點頭,目光朝方昊天看來。

雙眼如劍,不見鋒利卻見人心,威勢更如龍在天。

方昊天上前雙膝彎下行禮:「見過王爺。」

滄瀾郡王爺手微抬便有一股柔和力不讓方昊天跪下,開門見山道:「在我面前不需多禮。你的來意我知道,我可以出面幫你,但我有個條件。」

方昊天肅容:「王爺請講。」

滄瀾郡王爺道:「幫我煉製一枚偷仙丹。」

「偷仙丹?」方昊天眉頭微皺,「王爺,如此說來你應該到了瓶頸很多年一直無法衝擊金丹?」

滄瀾郡王輕輕點頭,臉上浮現苦澀:「因為我修鍊的功法有點不同,如果再不能衝擊金丹我就只有三年的性命。」

方昊天道:「既然還有三年,何不再盡努力看能否正常結丹?王爺既知偷仙丹,該知道藉助偷仙丹就算真能成功結丹那也是假丹,王爺最多能增壽千年,千年滿便要丹消身亡……」

「三年……」滄瀾郡王輕輕嘆息,搖頭而道:「我已經努力了很多個三年了,我看不到任何希望了。」

方昊天內心輕嘆,滄瀾郡王這等心態早就失去了問鼎武道的信心,那餘下的三年對他來說也是浪費了。

來之前,韓賓跟方昊天說過這個滄瀾郡王爺,其能力在所有滄瀾郡王當中算是屬於平庸的那一種,但他貴在仁慈。

不算是英明的王爺,但絕對是一個好王爺。

身為王爺,還能保持仁慈之心實屬不易,值得讓人尊敬。

現得知其只有三年之命,不得不借偷仙丹續命千年,方昊天於心不忍,略微沉吟后道:「王爺不要氣餒。王爺既提出讓我煉丹,自是知道我精通丹道,那請王爺相信我也相信你,只要你能夠湊齊材料,我不但幫你煉製偷仙丹,還可以幫你煉製天樞渾仙丹。如果王爺藉助天樞渾仙丹還是不能成功結丹的話到時再用偷仙丹就是。」

藉助偷仙丹結丹成就金丹境,那是假丹。

但若是藉助天樞渾仙丹,就有六成的機會結成真丹。六成機會,那已經是很大的機率了。

這樣一來,滄瀾郡王就多了一個選擇。

滄瀾郡王雙眼發光,就好像一個將枯的大樹突然煥發了神采一樣:「你居然連傳說中的天樞渾仙丹也能煉?好,既然你懂得煉製那我就再全力一搏。偷仙丹的材料我已經湊齊,只是一直找不到煉丹之人而已。現在你將煉製天樞渾仙丹的材料寫給我,我兩年之內將會盡全力去湊齊。」

方昊天見滄瀾郡王終於提起了信心,便道:「我馬上將材料清單寫給你。但我既然來了,而且偷仙丹的材料你已經備齊,好我就先幫你煉好。就當是先付王爺助我的部份好處,但我需要一個安靜的地方。」

「哈哈,巡察使如此大方,蘇家一事上本王定竭盡全力相助。」滄瀾郡王大喜起身,「隨我來。」

滄瀾郡王將方昊天帶到他平時靜修的地方,然後從隨身空間戒指里將煉製偷仙丹的材料拿出來:「我準備了十枚偷仙丹的份量,巡察使定能成功煉製出一枚來。」

在所有人的認知中,煉丹是有成敗機率的。

滄瀾郡王準備了十份,一是讓方昊天有失敗重來的機會,二也是表明了滄瀾郡王對偷仙丹的重視,勢在必得。

滄瀾郡王卻不知道方昊天現在煉製丹藥幾乎是百分百成功,十枚偷仙丹的份量,方昊天很大機會能夠煉製出十枚來。

但這樣的事方昊天自是不會去解釋,而且還沒真正煉製出來方昊天也不敢說百分百成功,凡事總得要防萬一。

滄瀾郡王退出靜室後方昊天稍微靜坐調息后便開始煉丹。

成功率確實百分百,而且速度快,一夜之間方昊天就將十八偷仙丹煉了出來。

百分百的煉丹成功率,傳出去是很嚇人的。

但方昊天也沒有因此而對滄瀾郡王有所隱瞞,將十枚偷仙丹如數交出。

滄瀾郡王看著十枚偷仙丹果然嚇了一大跳,大為震憾,驚呼不可思議。

方昊天讓他代為保密。

滄瀾郡王當則應下,他也很清楚百分百鍊丹成功率傳出去后雖然對方昊天的名氣有很大的提升,但也會因此帶來一些麻煩,說不定馬上就會有一些厲害的強者過來強行將方昊天擄走,強迫方昊天以後專門為其煉丹。

答應替方昊天保密后,滄瀾郡王更是自覺的將五枚偷仙丹送給方昊天,也算是禮尚往來。

方昊天也沒有怎麼堅持推辭就收下。

雖然藉助偷仙丹成就金丹有很大的弊端,實際上就是以壽命為代價而結出假丹。

但假丹也是金丹境,成就仙人,實力仍然得到大幅度的提升,留著這五枚偷仙丹也許以後有用。

方昊天再與滄瀾郡王細談半個時辰左右便離開郡王府回去蘇家。

蘇家已經一片緊張狀態,因為蘇開鋒一大早回來就率人逼營,要逼蘇忠烈退位。

等方昊天回到時,雙方已經到達劍撥弩張,一觸則發的地步。

方昊天站在蘇忠烈的身邊,靈魂力的感應下,發出蘇開鋒的氣息確實比蘇忠烈還要強大。但要是只有蘇開鋒一個人這麼強大的話還沒什麼,最讓方昊天感到震驚的是與黑水宗羅長老和許長老身邊的那個看上去也不過是二十七八歲面相的男子。

黑水宗這名青年男子的氣息居然比蘇開鋒還要強大,就是滄瀾郡王這個已經半步金丹境的強者都不如此人。

而且方昊天隱晦間還有種感覺,感覺對方的氣息還是極力掩飾的,也就是說對方真正的實力比其隱約透漏的氣息所能表現的實力還要高出許多。

「難道此人是金丹仙人?」

方昊天內心震駭不休。

金丹境之所以說是仙人,那就是代表著金丹一成便真正超凡成仙,很多手段已非虛丹強者可比了。

虛丹境稍為仙師,實際上也就介於幾人強者與仙人之間。

如果說金丹境是天上仙人,算是真正仙的層次,而那虛丹境是陸地神仙,最多就等於一個半仙。

兩者之間相比,前者絕對完全碾壓後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