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人乘坐著雲傾天宮往蕭家衝去。

路上君雲卿沒事就磨合和那五名虛神境強者的聯繫,爭取到時做到如臂指使,自己一個心念他們就能很快的領悟。

同時剛剛轉化成屍人,對方前世的一些武道經驗和對戰技巧,也需要一定的時間來融合。

君雲卿就放任他們和赤夜、小牧他們一切對練,反正有她在,也不怕受傷,雙方的進步非常的快。

蕭靈琪開始在旁邊看著,隨後也加入了其中。

或許是因為這次雲逸的事深覺愧疚,她這次變得沉默了許多,每天的對練都非常的拚命。

君雲卿看在眼裡,心裡的氣也有些消了,但是蕭家她卻是沒那麼簡單放過的!

放任他們開始對戰練習后,君雲卿也終於騰出空來看那個被她丟在星光戒指里差點遺忘了的翠色捲軸。

之前一大堆的事,都快把它給忘了!

讓夜十八注意掌控雲傾天宮的飛行,君雲卿進房間拿出那個翠色的捲軸,研究起來。

那上面是一副山水地圖。

橫著鋪展開近乎十米長,五米寬,將君雲卿的床榻佔了大半。

君雲卿蹙眉看著這一副地圖。

這就是她前世極力隱藏的秘密?

什麼東西?

君雲卿的視線在那幅地圖上來回掃了掃,忽然眸光一凝,定格在了其中的幾處地方。

講真,這看上去好眼熟啊……

她才想著,腦海中電光火石的忽然閃現出一幅畫面,輕「啊」了一聲。

「這不是三足赤金烏族的所在嗎?!」君雲卿盯著地圖上的某一處地方,再看了看另一處她覺得眼熟的地方——吞天蟒族族地!

暈!

難怪她覺得眼熟啊!

君雲卿滿頭的黑線。

尼瑪她剛剛才從那個地方回來啊!

這地圖上標註的,不就是獸域嗎?

她前世最大的秘密,在獸域之中?還是說,線索在獸域之中?

君雲卿想到隱藏在獸域中的玄雲界,感覺這一切應該都不是巧合,而是特意的安排。

忽然,君雲卿注意到地圖上微微隆起的一個地方,那似乎是個特意標註出的目的地。

這是什麼地方?

自己前世的秘密,就在這裡?

君雲卿仔細看了看,隨後越看越不對……

卧槽,這真的不是在開玩笑嗎?

翠色捲軸上標註出的地方,不就是之前三足赤金烏族族長給她看的,元獸遺迹的所在嗎?!

因為君雲卿要先回神界處理自己的事情,半年後才會回神界,而三足赤金烏族的族長也不能完全確定元獸遺迹開啟的時間,便將元獸遺迹的所在先透露給她了。

反正這個獸域很多種族都知道,並不是什麼大秘密,到時遺迹開啟,異象天生,君雲卿照樣也會知道遺迹的所在,完全沒必要隱瞞。

但是君雲卿現在發現,自己拿到的這個前世的自己所遺留的捲軸,上面標註的地點,也正是元獸遺迹的所在!

這兩者間,有什麼必要的聯繫嗎?

君雲卿鬱悶了。

她仔細回想著雲冪所說的話。

按對方的說辭,自己前世是因為發現了一個地方,得到了裡面的好處,所以才能夠如此天才,如此耀眼!

那是她一生最大的秘密!

可這跟元獸遺迹有什麼關係?

難道當年她發現的那個地方,就是元獸遺迹?或者說,就在元獸遺迹裡面?

怎麼覺得有點對不上啊?

不過元獸遺迹神秘重重,神異非常,裡面有著元獸生存的痕迹,自然也有著歷代尋找元獸者所留下的痕迹!

這些人中,有獸族,自然也該有人類。

若是自己前世莫名在其中發現了一個巨大的秘密,而後一下躍升,平步青雲,也不是不可能的……

畢竟元獸不僅對獸族有莫大好處,對玄者也同樣如此。

只是雖然是這麼想著,但是君雲卿總還是覺得有哪裡不對。

她蹙眉收起翠色捲軸,放回星光戒指中。

因為心裡想著事情,她並沒有注意到當翠色捲軸放回戒指中時,放置著戒指內空間角落中的翠色令牌微微亮了起來。 隨著翠色令牌的微微亮起,捲軸之上和元獸遺迹的所在完全相反的另一個地方,忽然閃了閃,凸顯出一個標記的圖案。

正是翠色捲軸真正標記的所在!

只是這光芒只微微閃爍了一下,很快就又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遮掩壓制了下去……

「哎!要是阿影在就好了。」

將翠色捲軸收起來,君雲卿不可避免的想起了離開的北冥影。

她回到玄雲界的第一時間沒看到北冥影就問了出來,隨後從雲景行等人口中得知他拿著那本先祖遊記離開了,應該是有了天地聚魂果的消息,前去尋找了。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夜十八卻聯繫不上他。

被一股力量阻礙了他們之間的交流。

君雲卿蹙眉,暗自猜測應該是北冥影已經到了那處地方,所以對外的聯繫被切斷了。

就像他們在獸域,和神界的聯繫被切斷了一樣。

君雲卿雖然沒有看到那本遊記,但能被始祖慎而重之的寫進族中典籍的,想必也不是一般的地方。

神界之中,萬千皆有。

更何況自蒙荒到太古神獸時代,再到上古人類時代……

這其中歷經了多少歲月?

有著各種奇異的地方也不足為奇。

想到北冥影那強悍的靈魂和來自夜十八的身體,君雲卿心中的憂心略減,卻還是叮囑著夜十八沒事就聯繫一下北冥影,看能不能聯繫得上。

就如北冥影明知道她有魔神鎧也依舊不放心一樣,君雲卿明知道北冥影的厲害,應該不會出什麼事的,卻也依舊無法不擔憂。

這不是杞人憂天,而是當你將一個人徹底記掛在心中時,總是會不由自主的為他考慮,怕他過得不好。

其實,一切都是因為太在乎!

因為太在乎,所以無論對方再怎麼厲害,總是覺得不夠放心。

因為太在乎,所以一時一刻的分離,都覺得彷彿過了一世那麼長。

因為太在乎,所以總是患得患失,看起來像個神經病!

這都是因為……太在乎了啊!

而在獸域的某處,距離吞天蟒族地幾乎億萬萬里的某處山脈山腹之中。

一行三人的身影在漫天飛舞的血色蝙蝠群中,若隱若現他。

轟!

北冥影袍袖舞動,閃開一隻只長著尖利牙齒,頭顱大若麻袋,身體縮小倒掛的血蝠攻擊。

他周身的勁氣風浪攪動著,無形的靈魂衝擊波四處切割,很快身邊就爆開了一團團的血霧。

在這鮮血的洗禮中,男人猶如魔神,踏空而行,一步步面色冷峻的朝著陰暗洞穴的前方走去。

光將和風將護衛在他周圍,時刻警惕戒備,一刻都不敢鬆懈。

——雲家先祖這遊記所記載的地方,竟然不是一般的兇險。

強如兩人,也要全神貫注才能應對!

唯一慶幸的是,君上的安危不需要他們的守護,但同樣的,也不會幫助他們。

真是奇怪,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不過看這樣的情形,裡面存在天地聚魂果的幾率極大!

只要君上的靈魂能夠恢復,北凰之境就將重新迎回他們的君王!

想到這裡,光將和陸風的目光都變得狂熱起來,緊緊的跟在北冥影身周,一步不落!

————————

深夜,夜深人盡。

暗色的雲霧一蓬蓬在天空中碰撞著,四散著。

那一簇簇的烏雲,將天空中的星光月光全部都遮擋了。

偶爾有一束星光在雲霧的偏移下照射下來,很快就又被遮擋住。

夜色下,蕭家領地之上插著的旗幟上,那一個大大的「蕭」字在星光月色中,一閃而逝。

嘭!

一盆冷水兜頭朝雲逸倒下,將他給潑醒了過來。

「原來是蕭大族長啊!」雲逸晃了晃濕淋淋的頭,抬眼看見站在自己面前的人,頓時笑了。

「都說了我對我妹妹的事什麼都不知道!你們想要找我問話真的是問錯了人。」雲逸掛著自己一貫的風流俊逸的笑容,笑得一臉雲淡風輕又不以為意。

「有那個折騰的功夫,我奉勸你們,還是趕緊收拾包袱快跑吧!我妹妹她可是連九清太虛宮也分分鐘掀翻的!你們蕭家估計還不夠她耍一個回合的。」雲逸異常誠懇的道。

蕭慎聽著不怒反笑,「是嗎?可惜!我們蕭家可不是毫無防備的九清太虛宮!她想要像進出九清太虛宮那樣,視我們蕭家如無物,那麼我可是非常喜聞樂見的!」

「畢竟,她給我送魔神鎧來了!你說對吧?」

說到這裡,蕭慎的面色驀然一拉,表情整個都變得陰戾起來,直接一步踏上前,擒住雲逸的下巴,冷聲道:「所以,我警告你,還是老實一點,告訴我!你妹妹她到底是怎麼讓魔神鎧認主的!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哼!大哥,跟他廢話什麼!直接切斷他的一手一腳,看他說不說!」

蕭慎旁邊,一名下頜留著一撇小鬍鬚,身形乾瘦,面色陰鷙的中年男子道,「不給他一點狠的,還真以為我們蕭家不敢動他呢!」

「嗯!來點狠的!不然我真以為你們蕭家的人沒吃飯!太弱了!」雲逸一本正經的火上加油道。

面上還萬分的嫌棄,氣得蕭家老二直跳腳。

「大哥!你還在等什麼?!這種硬骨頭不給他一點苦頭吃,他是不知道好歹的!」

說話間他猛地抽過一邊成人手臂粗的鞭子,狠狠的抬手就是一鞭抽了下去。

「啪!」

牢房裡響徹起一道沉悶的聲響。

雲逸的臉上瞬間多了一道極為醒目的紅痕,皮開肉綻,將他那張原本俊逸風流的華美面容給毀得一塌糊塗。

不僅如此,蕭家老二反手又抽了幾鞭,鞭鞭到肉。

雲逸的身上,臉上,血色條條綻開,口中悶哼出聲。

蕭慎在旁邊看著也不阻止。

從抓到雲逸到現在,後者不是插科打諢就是顧左右而言其他,根本不提半點魔神鎧的事!

二弟說得對,這種人,不給點苦頭吃,還真以為他們蕭家是佛門福地!

只可惜那個孽女逃跑了!

否則得到的訊息會更多!

魔神鎧,他勢在必得!遲早要得到手! 沒錯,蕭慎讓蕭靈琪接下任務前去九清太虛宮盜寶,為的就是自己得到魔神鎧!

他身為蕭家族長,如果自己的女兒又冒著生命危險將魔神鎧偷了回來,自然能夠順理成章的將之給據為己有!

然而誰想蕭靈琪竟空手而歸,所以蕭慎才會如此大怒!

蕭靈琪以為他是為了家族的榮耀和自己的面子,實際上他是因為得不到魔神鎧,所以才大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