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怒吼,空間破碎,震動,巨大的氣爆,撞得秦逸往後退了一步,臉色微微有些發白,片刻之後,嘴角沁出一絲鮮血,

不過巨人承受到的痛苦,可就比秦逸多出好幾百萬倍了,

和上一次一樣,就在他要抓住秦逸的時候,血紅色的閃電再度驟然劈落,牢籠出現,數不盡的細碎閃電,猶如刀刃,將巨人重新抓了回去,捆在了十字架上,將他身上剛長出沒多久的肌肉,再度全部撕扯得乾乾淨淨,

「呵,後退一步換你被凌遲一次,很合算得,」秦逸微微眯起眼睛,朝著再度成為骨架的巨人望過去,冷笑連連,「不夠,還不夠啊,」

因為八極大法的緣故,秦逸的內傷恢復得很快,甚至巨人骨架上還沒有長出一層膜的時候,他就已經全部恢復了,

接下來又是一段時間的等待,等到巨人差不多開始長出皮膚的時候,秦逸又開始挑釁,

並且這一次挑釁的話語,比之前還要狠毒和刺耳,

和秦逸預料的一樣,這個巨人或許是在這裡被關押了太久的時間,整個心靈已經全部被仇恨給填滿、扭曲了,整個人彷彿就是一個巨型的火藥桶一樣,隨便一點就著,

只是被他的幾句話激了一下,就不要命地一次又一次沖了過來,

並且讓秦逸感覺有些欣喜得是,這個巨人好像根本沒有長腦子一樣,越是凌遲的痛苦,越能激發他的凶性一般,每一次都不要命地衝過來,然後被打回去,割掉全身皮肉,然後等到肉長出來后,還和上一次一樣衝過來,

幾次之後,秦逸甚至都不用特意用什麼話去激怒巨人了,只是站在那裡,冷冷看著對方,好像就已經是世間最大的嘲諷了,

「創世神……也不過如此嘛,」

秦逸適時地火上澆油,

不過當然了,他指的是智商,

但是這話聽在巨人耳中,卻是變了味道,

這分明是螻蟻對自己這雄獅的勇氣的蔑視啊,

身為一個創世神,這能忍,

於是這一次巨人甚至都不等自己的皮肉都長出來,一聲大吼,殘破的身軀愣是掙斷了鐵索,一半皮肉一半白骨的身子,踉踉蹌蹌就朝著秦逸撲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秦逸眼神一亮:這傢伙走路不穩了,

千等萬等,終於等到了這一刻,

秦逸的計劃其實很簡單,說白了,就是以逸待勞,借刀殺人,鈍刀子殺人,

用這牢籠,來不斷消耗著巨人,或者說是創世神的力量,

秦逸自然不會認為憑著自己的力量,就能夠兔子搏鷹,殺掉這個創世神,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以他現在的力量,就連給對方撓痒痒的資格都不夠,但是這可以困住創世神的牢籠,卻是可以做到以最大程度地,給創世神帶來傷害,

秦逸就不相信,一次兩次不能消磨掉創世神的力量,那麼十次二十次呢,

甚至是一百次,兩百次呢,

反正這個創世神腦子跟一根筋似的,只要秦逸站在這裡,就一次次衝過來,

而且現在秦逸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曙光:創世神的氣勢,明顯比之前要弱了,

秦逸露出了一絲笑容,

這個笑容露出來的結果,是創世神再度一聲怒吼,發狂一般沖了過來,然後……被打飛,

經過這麼多次后,魂這個時候也開始適應起創世神的壓力了,

畢竟俗話說的好,壓著壓著也就習慣了,

從一開始只能趴在地上瑟瑟發抖,到現在可以仰著頭朝創世神望過去,魂感覺自己已經進步了許多,

砰,,滋滋滋滋滋,,

習慣地看到創世神飛出去,血紅色的閃電在他身上跳躍,將皮肉全都炸飛,魂若有所思地望了秦逸一眼,隱隱約約地,已經猜到秦逸的目的是什麼了,

魂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為秦逸的膽大包天感到吃驚,

秦逸這一手是真正的借刀殺人,玩得極為漂亮,

「第十六次,」

「第三十八次,」

秦逸心中在默默數著,

「第五十次,」

「第七十二次,」

數到第七十二次的時候,又是一聲巨響,創世神飛了出去,身子砸在十字架上,

之前的這個時候,隨著他的身子砸在十字架上,那些被崩斷的鐵索,會如同巨蟒一樣,將他緊緊纏住,

但是這一次有了明顯的變化,當創世神重新回到十字架上的時候,他的身體像是一發炮彈,砰的一聲炸了開來,

這一次甚至都沒有需要閃電跳躍,他身上的皮肉,都被震得裂開,身子一抖,竟然大塊大塊掉了下來,

那些五臟六腑,更是稀里嘩啦流淌了一地,

「他已經開始虛弱了,」秦逸冷笑一聲,

遠處的十字架上,創世神在喘氣、掙扎,

「太慢了,我要給他加加油,」秦逸淡淡說道,

話音落下,秦逸抽出赤離劍,隔空就是一劍斬了過去,

雪亮的劍光,猶如匹練一樣破空而去,嗤啦一聲,在創世神肩膀剛長出的新肉上,割開了一道不足髮絲的小口子,,沒辦法,畢竟兩個人之間境界差距太大了,

不過這雖然是一小步,卻是秦逸要殺了這創世神計劃的一大步,

頓時之間,創世神就再度被激怒了,在他看來,只是蔑視,**裸的蔑視,

喉嚨中爆發出猶如火山噴發的怒吼,創世神這一次甚至都不等身子上的血肉生長出來,撐著一副骨架,就朝著秦逸沖了過來,

「你這是自尋死路,」秦逸和創世神幾乎是同時朝著對方說出這句話,

創世神那猶如洞窟一樣的眼窩裡,全是熊熊燃燒的憤怒火焰,整個人猶如一輛氣勢洶洶的戰車,

秦逸卻是輕聲開口,整個人在狂風中巋然不動,再度揚起手中赤離劍,

「已經差不多了,可以死了,」秦逸森然一笑,「浮光掠影斬,」 劍影之中.秦逸的身體像是孔雀開屏一樣.幻化出無數倒影.劍光凌冽.在半空中劃出道道寒光.

「吼.」

巨型骨架張口一吐.空氣如雷一般炸開.一下子就將面前無數秦逸的幻影給打碎.

但即便如此.仍有一兩道光影.攜帶著劍光.切割在了骨架上面.綻放出點點火星.

被一個反覆挑釁自己的螻蟻碰到.這是創世神絕對不能忍受的.

此刻他感覺自己的天靈蓋都要因為怒髮衝冠.而被整個掀飛起來了.

咔嚓一聲.在骷髏要接近秦逸的時候.血紅色的閃電從天而降.

骷髏這一次沒有被動挨打.他要殺了秦逸.所以抬起一條完全是白骨的手臂.朝著閃電一把抓了過去.

咔嚓.

閃電在半空一頓.巨人的骨架也一下子被轟地跪在了地上.不過卻沒有像之前那樣被打回去.

「殺了你……殺了你.」

雖然整個都是骨頭.但是依舊可以從這骷髏的臉上.感覺到巨人的痛楚.

白骨手臂用力一甩.閃電茲啦一聲.猶如電龍一樣飛了出去.將地面抽得四分五裂.

下一道閃電還在積蓄.就是這剎那之間的功夫.給了巨人一個喘息的功夫.

他等的就是現在.

「哈哈哈.給我死..」

骷髏張嘴得意大笑.不過剛剛轉過頭朝秦逸望過去.他的笑聲就戛然而止.

他看到秦逸的頭頂.一柄金色的巨劍.帶著開天闢地.斬滅乾坤的威勢.轟然而出.

「給我滾回去.」

返回2006 秦逸一聲厲喝.手臂連連揮動.剎那之間.打出無數符籙.

每一道符籙的出現.都讓金色巨劍的光芒更盛.剎那之間.金色巨劍上的光芒.好像都要燒起來一樣.朝著巨人的胸口一下子刺了過去.

砰..轟.

巨大響聲.瞬間就將周圍的虛空.都震得像是魚鱗一樣.不斷破碎開來.

一劍之威.化作雄渾的天河.將骷髏的胸骨震得全是裂紋.猶如蛛網.身體更是向後倒飛出去.像是一座山峰倒塌一樣.轟然砸在地上.

這一劍看似簡單.但是其中凝聚了秦逸到現在為止可以說是全部的力量.

怒龍神通的竭力發揮.讓秦逸此刻臉色也是一片蒼白.毫無血色.鼻腔裡面更是湧出陣陣血腥味道.身體搖搖晃晃.要不是意志力驚人.此刻恐怕早就倒在了地上.

模糊的視線中.秦逸看到巨人飛出去倒在地上.臉上的表情頓時顯得很滿意.

之前通過那牢籠和閃電.已經消磨了巨人那麼多的力量.這時候自己全力一擊.還不能有一點效果的話.那麼自己之前的努力.就等於全部白費了.

魂在旁邊看到這一幕.此刻眼珠子都要從眼眶裡面飛出來了.

這時候的場面.在它看來.就是一隻螞蟻用過肩摔的方式.將一隻雄獅給摔了出去.

這種事情.恐怕做夢都想不到.但是現在居然真的發生了.

之前猜到了秦逸的計劃.魂心裡還是抱有一點懷疑態度的.但是此刻.它真的為秦逸瘋狂的決定給徹底震撼住了.因為秦逸做到了.

巨人的脊椎骨狠狠撞在十字架上.強烈的震動.但是將他被秦逸打出來的傷口裂縫.震得更加大了.

那骨頭的裂縫.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彷彿搖搖欲墜的老屋.一陣風吹過.就要徹底崩潰一般.

「呵……呵……」骷髏的嘴巴一張一合.發出嘲笑的聲音.「就憑你……真是想太多了.我的傷口很快就會癒合.你這點程度的力量.根本不可能給我造成實質的傷害.你還是多在意一點自己吧.別脫力把自己給玩死了.」

「你真以為我剛剛這一下是打算殺了你.」秦逸冷笑一聲.意有所指.

要是這個時候巨人的皮肉都長出來的話.他的臉上一定會露出皺眉不解的表情.

不過下一刻.這個表情應該就被大驚失色和恐懼代替了.

他明白秦逸要說的是什麼了.

「閃電.」秦逸的視線凝聚在巨人身上.吐出這兩個讓巨人全身都顫抖起來的字.

秦逸剛剛的一擊.是在以逸待勞之後.全力斬出的一劍.雖然用盡全力.但是只給巨人帶來了一點小小的損傷.

但是秦逸的目的.本來就不是指望自己這一劍.就能殺了巨人.這不現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