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龍吟響徹天際,正在沉思得意中楚南瞬間被驚醒,無數人仰頭觀望,看著頭頂上方的這一幕奇偉景象,一個個震驚的目瞪口呆。

一道由靈氣組成的神龍從靈氣旋渦中猛然出現,龐大的身軀夾帶著無與倫比的天地之威向下方的武者撲面而來。

「嗡」

一道奇妙的聲音突然響起,緊接著眾人便看到剛才白玉般透瑩的靈氣神龍,竟逐漸轉變成紫色。

良久,在南荒城眾人的見證下,一道高貴、神秘、強大的紫色神龍出現在了南荒城的上空。

「我靠……這是……這是絕世異寶出現了嗎?」

「難不成是四大家族裡的老怪物突破了?」

一個個猜測從眾人口中說出,無不對現在發生的景象稱奇。

天空的異變還在繼續,而南荒城此刻卻已成為靈氣的海洋,剛才還在各種猜測的眾人,看到如此濃郁的靈氣,瞬間將亂七八糟的心思清空,紛紛端坐在地修鍊起來。

「唰」

天空又是一次異變,僅僅過去幾息功夫,原本天空中平靜的紫龍,霎時間光芒大作,一股耀眼的紫光直奔楚府而去。

正在楚門大街嚴防守衛的血靈軍,此刻的心情可是激動無比。

別人不知道天空的異象什麼咋回事,自己心理可清楚。這是家主夫人肚子里的孩子要出生了。

剛才家主暗中傳音,要求大家提起精神,進入特級戰備狀態,任何無關人等進入楚府範圍,殺無赦。隨後眾人便聽到院內人員的叫喝聲,嘈雜的腳步聲,不用猜便知道家主夫人要生了,至尊神娃,真是讓人期待啊!

「嗡」

一到紫光從天而降,伴隨而來的是濃郁至極的靈氣和一股股天地偉力。而眾人對於突發而至的情況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處理。

這要是來個武者,哪怕他是融魂境武者,咱們也能周旋一番,這個紫氣,怎麼破,難不成還得對著天空衝殺不成?

正在大家摸不著頭腦時,紫氣突然爆發開來,隨後便是一層層紫霧將楚府包圍,一時間,楚府紫氣升騰,宛若仙境。

而在楚府範圍內的眾多護衛楚家的武者,內心突然產生明悟,緊接著體內靈氣彷彿不受控制一樣,狂暴的在經脈里運轉,只聽「砰砰」聲不停間歇,再次體味身體內的情況。

「我靠……老子站個崗竟然突破了。」

這一幕場景在楚府之內四處可見,一道道愈加強大的氣息迸發而出,隨後消失無形。

楚南平息著躁動的內心,看著周圍眾人一個個突破,自己也想仔細感悟,畢竟,人王境之後,每邁出一步,如踏天塹,這麼好的機會浪費實在可惜。

但是,自己靜心感悟去了,妻子的安危誰來守候。即便楚家現在高手如雲,防禦更是密不透風。但少了自己這個人王境鎮守,總覺得不踏實。

看著後院忙碌焦急的人們,楚南焦急的望著,身上的氣勢愈發的厚重起來。

「轟」

天空再次一聲巨響,天空中的紫龍一陣翻騰,隨即又有無盡的紫氣向楚府落下。

此時,南荒城的眾人早已把目光轉向了楚府。這個傳承百年,實習強橫的頂尖家族,為了一個孩子的出生,擺下碩大陣仗。封路、眾醫堂成立、血靈軍守護、接生婆兵團。這一個個動作,都讓眾人感到有些大驚小怪。

「不就是個沒出生的娃娃嗎?用的著這樣嗎?」

如今,看著天空中的異變與紫氣蒸騰的楚府,眾人真心感到,這一系列動作做的太對了。這哪是孩子降生,簡直就是至尊臨世。的確應該嚴陣以待,如若楚家不是四大家族之一,擁有雄厚的實力鎮守,怕是這個孩子剛出生便被搶走了吧!

眾人看著異象久久不語,整個南荒城極其的安靜。

忽然,一直在天空中翻騰的紫龍霎時間停了下來,緊接著,濃郁而又狂暴的靈氣瘋狂的鑽入紫龍體內,轉眼間紫龍已有萬丈大小,龐大的身軀懸留在天空,極其壯觀。

「吼」

又是一聲驚天龍吼,眾人便看到這萬丈巨龍再次動了起來,神龍一動,天地變,佛音回蕩,紫氣蒸騰,在眾人驚呆的目光中,神龍竟化為一道紫光瘋狂的向楚府直撲而下。

此時正在給家主夫人接生的眾接生婆,此刻一個個早已滿頭大汗,這些一個個接生經驗無比豐富,見慣無數孩童出生的接生婆,面臨眼前此景,卻無可奈何,甚至內心有著些許恐懼。

一道道奇怪的聲音從家主夫人的肚中傳出,好像新生的嬰兒在哭,又好像有人在笑。眾人用盡渾身手段,這夫人肚子里的孩兒就是不出生。

聽著這怪異的聲音,看著外界愈發濃郁的紫氣,正在接生的眾人卻害怕起來。忽然,眾人只見眼前一亮,一抹濃郁至極的紫光從眼前一閃而過,再次恢復視線時,一個渾身散發紫色靈氣的嬰兒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哇……」

清脆的嬰孩啼哭聲瞬間響徹整個南荒城,一聲大哭成為了南荒城的唯一。 楚家至尊小少爺的出生震驚南荒城,各大酒樓的討論話題全部都是圍繞這個至尊神娃展開。

據可靠消息,楚家小怪物出生當日,楚家老祖宗楚問天,心生奇感,於是從閉關狀態蘇醒,看到楚家小少爺后大喜過望,於是準備用人王意給小怪物淬體,哪知人王意進入體內后非但沒有被吸收,反而小怪物紫芒大作,一股更強的意境出現,瞬間將楚問天人王意碾壓。

楚問天大驚,隨即開口大笑。最終楚家小怪物取名「楚昊」「昊」字寓意深遠,有如日中天,廣袤無邊之意,楚家希望這個剛出生的小傢伙日後踏臨九州巔峰,引領楚家更加輝煌。

楚大少很無語並且感到極度的羞愧。

自己要出生時,想起自己就要降臨人世,實在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幾聲,沒想到出生后,自己快意興奮地大笑竟然變成了驚天大哭。

嗷嗷哭,聲音那叫一個大,大的把自己都驚著了。聽來楚家拜訪的賓客說,那日小爺一聲大哭,全城都聽的清清楚楚。

丟人,真丟人。丟人丟大發了,剛出生就以哭聞名全城,以後我楚大少可怎麼在城裡混啊,長大之後,甭管自己多麼英俊神武,別人第一句話肯定就是:看著沒,那是一出生哭聲就響遍全城的小至尊,一出生人家就不同尋常。

對於兩世為人的楚大少,這種評論簡直忍受不了。

本想安靜的做個美男子,為何這麼困難呢?

……………………

這兩天,楚家可是熱鬧到了極點,無數賓客來楚家拜訪恭喜,對於楚家小至尊出世之事,早已全城皆知,對於這樣一個天資宛如神人的小怪物,以後肯定前途無量,所以即便一些和楚家關係平淡的家族,此刻也備了重禮,前來楚家拜訪。

結個善緣總是好的,反正無論如何,楚家以後是不能得罪了。這小怪物非池中之物,早晚得一飛衝天,得罪這個未來的南荒霸主甚至荒州霸主純屬不想活了。

如果說之前,眾人對楚昊的未來猜疑不定,那麼親身觀看前些時日楚昊出生的天空異象,眾人可真的相信了。那日那小怪物出生的動靜可不小,紫氣蒸騰,龍吟震天。後期更是有佛音回蕩,紫耀大地的情景。要是說這樣的孩子都沒有前途,那普通的孩子那豈不是各個都是廢物。

別的不說,您瞅瞅那楚府眾人的修為,當日這孩子出生,這異象大家可看的清清楚楚,而楚府眾人因為被紫霧籠罩,一個個接連突破的情景簡直把眾人震驚的目瞪口呆。這一出生就給楚家帶來天大機緣的孩子,以後要說不能踏臨巔峰,自己都不信。

……

距離楚昊滿月還有兩日光景,楚家現在簡直忙的不可開交,小少爺出生動靜太大,至尊神娃的消息這一個月內在南荒飛速傳播。無數南荒勢力從各地趕來,前往楚家目睹小至尊的風采,更是有隱世多年的老怪出世前來,企圖收楚昊為徒。一時間,楚家風靡南荒。

此刻的楚大少正舒服的躺在韓欣的懷裡,看著和藹可親的娘親,享受著無微不至的照顧,即便兩世為人的楚昊也被這段溫情感染。上一世顛沛流離,連自己的父母是誰都不知道。這一世出生便受到父母的關懷和疼愛。加上濃厚的血緣關係,楚昊對楚南夫婦的親切感濃厚到了極點、

對上一世的傷懷,和重生帶來的那絲異樣的排斥感,此刻也徹底消散如煙,楚昊徹底身心歸屬這一世,歸屬自己的父母。

「你在那毛手毛腳的幹什麼?是你那麼抱孩子的嗎?」

「去去去,麻溜上一邊去」

作為人王境的楚南,南荒境內的巔峰高手之一。此時此刻楚南卻感到欲哭無淚,我就想抱抱孩子,我容易嗎?

「還在那杵著幹嘛?沒看孩子困了嗎,還不快給我?」

難以想象溫柔賢淑的韓欣,此時在解決孩子的問題上竟然如此霸道。最終楚大家主不得不妥協,恰逢有人來報,南荒李家有人前來拜訪,楚南只能不舍的看了一樣楚昊,隨後轉身離去,屋內只剩下懷抱孩子的韓欣與伺候的丫鬟小紫。

忙碌的一天終於結束,日光也漸漸暗淡下來。夜,悄悄的來臨,給整個南荒城籠罩上一層黑紗。

在一座巍峨雄偉的大殿中,幾盞油燈散發著微弱的光芒,整個大殿沉浸在一片陰冷灰暗中,神秘,寂涼。

一道挺拔的身影端坐在大殿上,雄厚的氣息在空氣中瀰漫。

此時的陳天正陰沉的望著大殿外的夜色,一語不發。

前幾日楚家小子的出生給陳天帶來太大的震撼,修鍊多年,博古通今。 幸運小妻,老公超完美! 從沒有聽說過還有孩子出生能引起這麼大的威勢。

如此天賦異稟的孩子,擁有著驚為天人的潛力,如若放任他自由成長,10年後的南荒怕是再也沒有陳家了。這些天可是有好幾個隱世的老怪物前來拜訪楚家,如果楚家願意,讓這些隱士老怪收楚昊為徒,怕是四大家族的局面瞬間被打破。而陳家也將會迎來滅頂之災。

收了這小子為徒,就成為楚家堅實的援手,一個楚老怪就夠陳家頭疼了,要是再來一個老怪,陳家可就徹底被打壓下去了。

「看來,必須要做出犧牲了啊?」

「楚南啊楚南,本來打算給你來個致命一擊的,沒想到讓你的兒子給你擋住了,你很幸運啊!」

陳天在大廳內喃喃自語,雄厚的氣息忽強忽弱,彷彿走火入魔了一般。

「給一號說,不惜一切代價除掉這個小子,除不掉也要廢了他」

陳天霸道決絕的聲音在大殿內回蕩,久久不息。

「遵命!」

一道全身被黑衣包裹住的武者身影在大殿的角落處顯現,回復完之後再次身形一閃,消失於無形。

「還有兩天就是楚小子的滿月酒宴了,楚家好好的享受你們的盛宴吧」

一直凝視殿外夜色的陳天,平靜的眼神中猛然爆發出驚人的亮光,威嚴霸氣的氣勢霎時間散發,隨後消散無形,大殿內再次恢復了平靜。 楚昊的降生給楚家增加了很多隱形實力,楚昊的未來不用說,即便不能踏臨絕巔,在南荒也必將佔有一席之地。要知道,一出生便意志傍身,碾壓上位人王境強者的意志,以後的成就最起碼也是人王,更何況,如果楚家願意讓這些隱世老怪收楚昊為徒,相當於楚家又有一名人王級別的老怪加入。

時間匆匆而逝,兩日時間轉眼度過,在南荒無數人,無數勢力的期盼下,楚家小至尊的滿月酒席終於盛大開啟。

這次楚家的盛宴,不僅代表著眾人的恭賀,還有各方勢力的利益。平靜多年的南荒格局或許今日就要被重改,南荒,要變天了!

「西柳城李家來賀……」

「白雲城孫家來賀……」

「流沙城高家來賀……」

楚府報賀的管家聲音經久回蕩,綿綿不絕。一個個聞名南荒的勢力或者強大的修士,皆盡來此。眾人聽到來人的名號,無不驚嘆楚家的豪勢。

楚家演武台

高台之上,一個個散發著強大威勢的武者坐列其中,今日,幾乎南荒境內所有的家族勢力都派遣了使者前來楚家祝賀,更有一部分勢力主事者親自前來賀喜,至於眾人什麼目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楚南此時端坐在高台上看著下方賓客們觥籌交錯,談笑風聲的畫面不由心中一喜。生個兒子還讓楚家更加輝煌強盛,楚南每想到此刻都會樂得合不攏嘴。

「楚家至尊降生,楚家實力更上一層,楚兄領導的楚家可真是蒸蒸日上啊」

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隨後眾人目光向高台前列處望去,剛才還觥籌交錯談笑風聲的眾人,此刻卻不約而同的放下手中的酒杯或者不在談論。熱鬧喧囂的演武台霎時間平靜起來。

原因無他,這位中氣十足的聲音發出者,正是南荒四大家族之一的陳家家主陳天。作為楚家的老對頭,陳楚兩家數百年來摩擦不斷,而兩家的恩怨能個南荒都知曉。

今日楚家小少爺滿月,眾強皆至,讓人沒意料到的是,陳家家主陳天竟然親自前來,並且發聲恭賀。

「難道有什麼事情發生不成?」

看著高台上面漏微笑,威勢逼人的陳天,眾人心中疑惑不已。

「楚某多謝陳兄的抬愛,陳家在陳兄的引領之下也是繁榮興盛,楚某也是佩服不已啊」

楚南表面上與陳天虛以委蛇,內心卻猛然戒備,這貨今天親自前來恭賀,絕對有問題。要知道以前陳楚兩家可是從來不會去恭賀對方的。不打起來就算不錯了,怎麼會來祝賀。

「不行,絕對有問題,必須謹慎」

楚南心思一動,一股無形威勢夾雜著自己的意念向外界迅速傳遞。頃刻之間,楚府四周便有無數強者將楚府緊密的護衛起來。

…………

韓欣抱著正在沉睡的楚昊,內心擔憂不已。

從早上開始,韓欣內心總有一種異樣的感覺,總覺得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要知道自己目前已經踏入融魂境巔峰,再邁一步就是人王境。而強者對危險的來臨,總會有一絲預感。感受到自己心中的危機感越來越強,韓欣緊忙作出決定。

「小紫,你抱著昊兒,我去換裝,一會兒咱們去老祖宗那」

韓欣焦急的對小紫說道,心中的那絲不安愈發強烈起來,剛才收到楚南的傳音,讓自己多加小心,聽丈夫說陳天那個壞痞竟然來喝滿月酒了,韓欣不用猜也知道這貨絕對沒安什麼好心。

即便此時的楚府防衛緊密,無數高手聚集,韓欣心中那種危險感還是沒有消失,反而越來越強烈。

「還是快點換裝,去老祖那裡吧,到了那裡就安全了」

韓欣安慰了一下自己,隨後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

正在沉睡中的楚大少,忽然被一股冰冷的殺意驚醒,迅速睜開自己眼眸,楚昊看到正有一雙充滿殺意的雙眼緊緊盯著自己,讓楚昊感到震驚的是這道殺意的釋放者不是別人,正是自己母親的貼身丫鬟,小紫。

「我靠……姦細」

「這麼大的家族竟然讓姦細混到自己身邊」

溫暖的身體瞬間冰冷,楚昊大意了,楚昊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出生后竟然會遇到這種事情。

父母對自己疼愛有加,父親更是南荒境內四大頂尖家族楚家的家主,人王境的絕世高手,在這種背景下,誰敢跑來殺害自己?誰能承受得住楚家的怒火?

「怎麼辦?怎麼辦?」

楚昊內心大為急迫,幼小的身軀在小紫的懷抱里使勁的搖晃。看著那雙殺意愈加濃郁的雙眼,楚昊不由內心感到一陣絕望。

這種任人擺布的樣子,真的讓人絕望,萬念俱滅。

一切發生在電光火花之間,拚命搖晃卻不能掙脫的楚昊看見小紫竟然從自己的頭髮上取下一枚發簪。

在陽光下的照耀下,簪子的尖端處竟然散發瑩瑩光輝,這看似美麗的發簪當小紫取下來時,楚昊竟感到一股莫大的危機臨頭。發簪離自己越近,自己這種感覺越強烈,甚至自己身上流動的血液都要凝固了一樣。

「完了,完了,剛開始就要結束了」

上一世楚昊之死,雖然危機臨頭,但是最起碼自己有反抗的機會,但是這次,自己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這讓楚昊感到前所未有的絕望。

小紫小心謹慎的從頭上取下發簪,這枚平淡無奇的發簪,任誰也不會想到這是一件聖器,聖器,多麼遙遠的名詞。整個荒州怕是都沒有幾件吧,並且還是一次性消耗聖器,浪費在這個小崽子身上真的是可惜了。

但是哥哥有令,此子必須除掉,要麼我陳家將永無出頭之日。

多麼細嫩的皮膚,多麼驚人的天賦,可惜都不存在了。

小紫,準確的說是陳紫,自幼被陳家秘密安排送到楚家當丫鬟,其實骨子裡流淌的卻是陳家的嫡系血液。也是陳家家主唯一的親妹妹,雖然兩人年齡相差甚遠,但就是因為如此,自己才能在嚴防死守的楚家隱秘起來,讓楚家不會懷疑。

「為了家族的榮耀,為了家族永世長存。一切都值得」

陳紫心中默念,狠厲的表情呈現在臉上,隨即對著懷中的楚昊就是狠狠一刺,只要刺下去,這個孩子就會徹底死掉。楚家,唯一的翻盤的機會都沒有了,你拿什麼和我陳家斗?

「咻」

濃郁的靈氣瘋狂的從陳紫體內湧出,然後灌入到手上的發簪上。只見平淡無奇的發簪逐漸變得神聖,最後光芒大作。

「不!」

楚昊發出來自命魂的絕望一吼,然後這一吼對於現在的楚昊的身軀來講,根本無濟於事,到了嘴邊的一吼,變成了稚嫩的咿呀聲。凄涼悲慘的一吼竟顯得有些可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