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過去,荒漠在眼前無盡的展開,似乎永遠也看不到盡頭。

楚南身形驟然止住,有些不對,他被甩下來時,在空中俯看過地形,這片荒漠的盡頭還有一片片破碎的山脈,以他的速度來說,應該已經穿過了這片荒漠的,最起碼面前也能看到了一些不同的景像了。

楚南朝著高空竄起,但無論他飛得有多高,眼前所見,除了無盡的荒漠就再沒有其它景像了。

「幻陣」楚南心道,但是又不太像,作為一個天陣師,就像是自然形成的天陣,也不可能瞞過他的眼睛。

基於慎重,楚南還是試探了一下,這才肯定了這個地方的確沒有任何玄陣的存在。

那麼,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一天,兩天,三天

楚南有些狂躁,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才剛剛進入這上古戰場空間,在半空殺了一隻鳥取得了一塊低級的幽冥玉后,就直接困死在這個鬼地方了。

在這個空間只有三十天的時間,現在他在這裡整整浪費了三天的時間,卻依然毫無頭緒。

這個時候,其餘天才們估計都收穫頗豐了。

照這樣下去,他在這裡困到時間結束,別說十個名額了,他估計妥妥的是最後一名。

而此時,在距離楚南這荒漠不過一千餘里的地方,恐怖的能量波動還在空氣中激蕩,地面上一片狼藉,還倒著兩具慘不忍睹的屍體。

祁玉堂拿著一塊拳頭般大小的幽冥玉,一臉的欣喜之色,這幽冥玉的成色,足以抵上一萬塊普通計量幽冥玉了,這是自剛剛那強大的戰魂身上爆出來的。

至於這死去的兩個人,祁玉堂才不在乎。

在這空間里,遇到抵禦不了的危險可以通過傳送玉牌傳送出去,終結試煉。

但是總是有出其不意的危險在你根本沒有準備時就降臨了,都來不及用傳送玉牌就掛了。

這兩個人就是如此,初始遇到的這戰魂看起來並不難對付,他們跟著祁玉堂,自是要依附於他,而依附於他就要展現出自己的價值,在這兩個人就要將這戰魂消滅時,誰知這戰魂卻突然實力暴漲,瞬間秒殺了這兩人,祁玉堂也是繞著圈子磨了兩個時辰才將之消滅。

祁玉堂剝下這兩具屍體上的空間儲物裝備,查探了一下,隨手就收了起來,裡面並沒有讓他眼前一亮的物品,不過也不算寒酸。

「按照計量幽冥玉來算,我身上的幽冥玉可以折算成三萬有餘了,十個各額中,我必然要奪得一個。」祁玉堂自信滿滿道,隨即,他想起了楚南,在這論天試煉中,是殺死他最好的機會了。

不過,與十個名額比起來,殺死楚南這事只能排在其次了,他不會浪費時間專門去尋找他,不過要是遇上了,就順手將他解決了。

祁玉堂沿著那荒漠的邊緣,卻是朝著反方向而去了,這三天來,他基本確定了方向,只有越往這太古戰場空間的中央,戰魂以及這空間的原住獸就越厲害,所能獲得的幽冥玉也就越多越高級。

而祁玉堂也需要尋找到烈陽宗的弟子,聯合起來機會才會更大,雖然這太古空間不能定位,但是,哪個宗派沒有點手段,就連紫月書院也有相應的辦法來確定同伴的大致方位。

在這太古戰場外圍的另一頭,東方鈴鐺與蘇見曉還有兩位紫月書院核心弟子幸運的走到了一起,他們聯合在一起,收穫也是不錯。

接連幾場大戰下來,東方鈴鐺一行四人尋了一處石洞,設下隱匿禁制后開始休息。

「不知道院長怎麼樣了」蘇見曉吞下一顆回玄丹,開口道,他口中的院長自然不是東方宇,而是楚南這金風院的院長,雖然他也兼有學員身份,但蘇見曉可是金風院的,自然,他稱呼楚南就是院長了。

「他啊,不知道在哪裡吃香喝辣呢,擔心他還不如擔心自己,楚南這傢伙就算在地獄里估計也能混得風生水起。」 這個明星有些咸魚 東方鈴鐺笑道,她的語氣里可以聽得出來,她對楚南是極有信心。

只是,不知道她若是知曉在她口裡吃香喝辣的楚南此時正困在荒漠里一籌莫展會怎麼想。

「是啊,楚學弟實力超群,雖是帝境,但我估計他的真正實力可能還在宗政學長之上,再加上他是天陣師,可能他現在獲得的幽冥玉就是我們的數倍了。」一個叫童逸的學員道,他是紫鏡山排名第六的核心學員。

「我們要儘快與楚學弟匯合,咱們是沒有希望得到十個名額,但一定要助楚學弟得到。」另一個叫葉云云的女學員道,她是紫鏡山第三,平素十分低調。

東方鈴鐺微笑著,正要開口說話,突然間,一聲清脆的「叮鈴」聲在這石洞里響起有,她與其餘三人立刻變了臉色,瞬間跳起戒備。

… ?「轟」

一聲巨響,石洞劇烈抖動,轟然坍塌。頂點小說,

東方鈴鐺四人身上能量炸開,衝天而起,震開了周圍的岩石。

四人站定,就看到不遠處一男一女正用看獵物的目光盯著他們。

「警覺性還不錯嘛,也罷,只要你們將身上的幽冥玉都交出來,就可以放你們走了,要不然,你們就打道回府吧。」那身著一身黑甲,擁有雙瞳的男人道。

「快點,普通世界的垃圾們,遇到我們塵心雙驕,那是你們的榮幸,再不快點交出來,就讓你們返回都變成一種奢望。」女子冷笑道。

「做夢。」紫月書院的葉云云大聲道。

「塵心地又如何想要幽冥玉,拿命來換。」蘇見曉低吼著,渾身散發著驚人的戰意,拚死之心任誰都看得出來。

東方鈴鐺抬起纖纖玉手,「叮鈴」的鈴聲響起。

鈴聲尖厲,如同催命之音。

四個人的拚命之意,已經完全不需要質疑了。

「很好,給臉不要臉。」雙瞳男人惱羞成怒,他們可是塵心地的天才,這四個普通世界的傢伙竟然絲毫不將他們放在眼裡,這是赤果果的挑釁。

「狗屁的塵心地,說個廢話。」蘇見曉一聲大喝,身體如電般掠起,率先發動了攻擊。

東方鈴鐺三人瞬間反應過來,緊隨其後,兩人圍攻一個。

「找死。」雙瞳男子眸子眨起詭異的光芒,卻見得根本不曾理會蘇見曉的攻擊,雙手虛空朝著後面跟來的東方鈴鐺揮去。

東方鈴鐺突然覺得汗毛炸起,身形一頓,剎那間化為幻影。

而就在這時,一根自空氣中突出來的透明之矛刺穿了她的影子。

幾乎與此同時,蘇見曉的攻擊被一隻巨大的透明拳頭轟得粉碎。

「御靈術」東方鈴鐺臉色沉了下來,她的手臂上玄衣破碎了一塊,白膩的肌膚上有一道刺目的血痕。

「有點見識。」這雙瞳男子怪笑兩聲,驟然發動了更猛烈的攻擊。

千萬媽咪秒殺爹地 御靈術也是極其古怪,雙瞳男子在攻擊東方鈴鐺,但是另一邊的蘇見曉也完全被壓制住了,似乎他有一個看不見的分身一樣。

而另一邊,那個塵心地的女子卻是手拿一個金屬環,一圈圈的環影套在一起,似乎連這天地都可以套住,紫月書院的童逸與葉云云束手束腳,以二對一,竟是完全被壓著打。

東方鈴鐺移動間,清脆的鈴鐺聲不時回蕩,每一次鈴鐺聲響起,都能化解掉這雙瞳男子的一次攻擊。

不過,東方鈴鐺心中卻隱隱有不妙的感覺,她總感覺這雙瞳男子並沒有用全力,似乎是在貓戲老鼠,又似乎是在

就在這時,東方鈴鐺瞥到了這雙瞳男子嘴角詭異的笑意,心中突然一顫,大聲道:「快退。」

「哈哈,竟然被發現了,不過來不及了,我們塵心宗的同心鎖封印已經成了,你們哪也去不了。」雙瞳男子大笑道,在他的心口處,與那女子的心口處齊齊閃過一道幽光。

而在剎那間,這片空間就如同被割裂開來一般,東方鈴鐺頓時感覺到全身玄力被壓制,動彈不得。

不僅僅是東方鈴鐺,蘇見曉,童逸與葉云云三人同樣動彈不得。

「這一下,你們想用傳送玉牌都不行了,你們的幽冥玉歸我們了。」女子得意的嬌笑。

這時,雙瞳男子盯著東方鈴鐺,舔了舔嘴角,這女人還真是不錯啊。

突然間,雙瞳男子耳朵一痛,哇哇大叫起來,卻是這女子醋意大發的揪住了他的耳朵。

「拿到幽冥玉,就殺了他們。」女子惡狠狠道。

「隨便隨便。」雙瞳男子心中暗道可惜,但卻也沒辦法,女人吃起醋來是沒有道理可講的。

這塵心地的女子來到東方鈴鐺面前,直接將她手上的空間戒指褪了下來,而那雙瞳男子則去搜另外幾人的去了。

「這兩塊幽冥玉的成色合著該有一萬了,不錯。」這女子在空間戒指里找到了兩塊成色不錯的幽冥玉,十分滿意。

「咦,這鈴鐺就是你身上那個寶貝」女子突然驚咦一聲,手裡出現了一個紫色的鈴鐺,鈴鐺上面有著繁複的紋路。

「叮鈴鈴」

女子明明沒有搖動,但這紫色的鈴鐺卻突然自己響了起來。

而就在這時,東方鈴鐺的雙瞳突然閃現出一絲絲紫意。

驟然,這紫色鈴鐺上有一縷光芒射入了她的眉心,她被定住的身體一顫。

就在這時,一股恐怖的氣息自她的身上散發出來。

頓時,這被同心鎖封印封鎖住的空間剎那間崩碎。

東方鈴鐺如同變了一個人似的,那紫色的鈴鐺突然間變得極為龐大,朝著塵心地的這對男女鎮壓而去。

「嗡」

音浪滾滾,塵心地的這對男女頓時七竅流血,苦苦支撐著。

局勢一下子掉了一個個兒,只是,東方鈴鐺的狀態卻是有些不對勁。

「咔嚓咔嚓」

這是塵心地這對男女身上傳來的骨碎聲音,若是這個時候可以動用傳送玉牌,他們已經動用了,哪怕是放棄這一次的論天試煉。

但是,在這紫色鈴鐺的鎮壓下,他們也如同東方鈴鐺之前一樣,根本無法動用傳送玉牌。

照這麼下去,塵心地這對男女撐不過十息就要爆體而亡。

婚途超甜:薄少蜜寵酥化了 但就在這時,一道白影鬼魅般出現,卻正是那真龍界的寒玉白龍白寒松。

「紫月書院的」白寒松掃了一眼東方鈴鐺四人,目中便帶上了殺意。

蘇見曉三人也發現了白寒松的存在,臉色變得難看。

真龍界的黑白雙龍,在這一次參加論天試煉的人當中,實力絕對是處於最頂尖的那些人之一,但因為祁清璇的關係,這白寒松心中恨上了楚南,自然而然,對於紫月書院的學員都恨上了。

果然,這白寒松見得此情形,突然間就凌空一爪朝著東方鈴鐺抓去。

空氣中頓時有恐怖的龍威層層壓來,一隻白色龍爪在東方鈴鐺頭頂閃現,帶著毀滅的威勢抓來,空氣都在瞬間壓縮百千倍。

蘇見曉三人臉色慘白,他們反應算是快的,但是竟然沒有截住白寒松的攻擊,這後果可就嚴重了。

「唰」

一道劍芒如憑空出現,簡簡單單,就這麼一線,如同流星乍現,直接將這白色龍爪與東方鈴鐺的腦袋之間的空間給割裂成兩個世界。

… ?一劍,看起來很普通的一劍,卻是直接將那龍爪虛影絞碎,救下了東方鈴鐺。

「誰。」 總裁的蜜戀愛人 白寒松低喝一聲,目光怒意中帶著忌憚,腦子裡正飛速的狂測著來人的身份。

紅影閃過,一個少女出現,她一襲紅裙,艷麗的色彩穿在她的身上,竟然也變得出塵起來。

聞人紅妝

蘇見曉三人流露出驚訝之色,更驚訝的不是看到這個人,而是對於她實力的重新認知。

聞人紅妝在帝境時,聖境一級至六級在她眼裡也根本算不得什麼。

而據說她已經突破了帝境,達到了聖境,實力的恐怖肯定更上一層樓,從她簡單一劍從白寒鬆手中救下東方鈴鐺就可以看得出來了。

此時,東方鈴鐺身體一震,俏臉蒼白的退後兩步,那鎮壓住塵心地這對男女的紫色鈴鐺驀然收回。

這對男女哇哇吐著鮮血,精神萎靡。

蘇見曉卻是見機的快,電一般竄過將兩人的空間戒指擼了下來。

「傳送玉牌你們是另外收起的吧,咦,還有精力瞪我,那你們就留下吧。」蘇見曉說著就要動手。

這對男女一臉的怨恨,身上光芒一閃,消失在了原地。

白寒松臉色陰沉,心中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他聽過聞人紅妝的名號,普通世界年青一輩最驚艷的天才,但是他此前根本沒有放在心裡,在他看來,普通世界再厲害的天才,也絕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但這時,他知道自己錯了。

聞人紅妝那一劍,輕描淡寫的破了他那一擊,雖然說他那一擊也只是隨手一擊,但那一劍中蘊含的氣息卻告訴白寒松,此女的實力並不弱於自己。

白寒松雖不算聰明,但也不笨,他這個時候與聞人紅妝扛上,只會是兩敗俱傷,便宜了別人。

因此,白寒松冷哼一聲,頭也不回的離去。

「多謝聞人姑娘相救。」東方鈴鐺對聞人紅妝道。

「嗯。」聞人紅妝點頭,隨即問道:「你們能找到楚南嗎」

東方鈴鐺訝異的看了聞人紅妝一眼,道:「沒有感應到他的氣機,可能他並不在這個方位。」

聞人紅妝沒再說什麼,紅影一閃,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東方學姐,你沒事吧。」蘇見曉這時才跑過來問東方鈴鐺,剛才東方鈴鐺對塵心地那一對男女的反擊太令人驚訝了。

東方鈴鐺搖搖頭,摩挲著手中的紫色鈴鐺,神情卻是有些複雜。

童逸與葉云云本來也想問東方鈴鐺剛才那恐怖的鎮壓是怎麼回事的,不過一看東方鈴鐺的神情,兩人識趣的閉嘴了。

「你們不覺得聞人紅妝有些奇怪嗎之前在破虛領她就反常的與我們一起喝酒,剛才又問起楚院長,難道她對楚院長有意思」蘇見曉道。

「也是啊,聞人紅妝在銀月書院都是高高在上,銀月書院的學員對她更多的是敬畏,都沒有人敢接近她的。」葉云云八卦之心也起來了,說道。

「那還不好,她若嫁入我們紫月書院,那可是長臉了。」童逸笑道。

「哼,我看她找楚南的用意絕不單純。」東方鈴鐺冷哼道。



蘇見曉三人互相看了看,流露出恍然的意味,咱們紫月書院的鈴鐺姑娘似乎在吃醋啊。

「十天了」楚南坐在一個巨大的骷髏頭上,神情由急躁變成了淡然。

急也沒有用,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現在,三分之一的時間過去了,那些天才們,都已經深入這太古戰場空間了吧。

「咻」

一道青光自荒漠中射出,停在楚南面前,正是小青。

小青直起身子,它比之前已經大了好幾圈,頭上兩隻尖尖的小角已經冒出了一個指節那麼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