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峰微微一嘆,從獵殺火龍宗的弟子之後,一直想到現在的情況,他發現了自身的情況,依然是經驗不足,嚴重的不足。

精力稍微消耗,他就應該服用丹藥,進行恢復,保持巔峰戰力。

要是在平時也就算了,可現在一直是在追殺和反追殺的危險中,怎麼小心都不為過。

接二連三的斬殺火龍宗的弟子,中間雖有波折,總體上還算輕鬆,不知不覺,就造成了自大的毛病,甚至看不起火龍宗的弟子,因而在消耗不小的情況下,沒有及時服用丹藥進行恢復。

「這是一次教訓!」

定了定神,丁峰朝著烈火鳥王飛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不一會功夫,他便聽到了交戰的聲音,還有烈火鳥王不停的啼鳴,驚怒的叫聲。

「烈火鳥王真正的實力,恐怕超越黑衣人不少,而且還是兩隻,可根據這一連竄的追逃之間的認知,黑衣人完全有能力將烈火鳥王宰了。他是個可怕的對手!」

丁峰趴在一塊岩石后,小心的窺視著,同時聆聽烈火鳥王的聲音。

「哎呀,我感覺身體突然沉重了很多!」

「是嗎?咦,我的翅膀竟然開始發麻了,怎麼回事?」

「莫非因為我們的蛋碎了,傷心過度,不好,我的翅膀也發麻了。」

「我扇不動翅膀了!」

「不好,我們肯定是中毒了!」

烈火鳥的動作越來越遲緩,等明白過來時已經晚了,兩隻烈火鳥王一頭從空中栽下,掙扎了片刻,便沒了動靜。

「好厲害的手段!」

丁峰吃驚,卻沒有遲疑,趁這個功夫瞬間來到了黑衣人十米範圍之內,揚手便打出一道綠光。

黑衣人猛地轉身,看向了空無一物的丁峰方向,明顯發現了不對勁,可還不等逃竄,綠光便化成了三根鐵藤,紮根地下,將他牢牢的纏住,只留下一個腦袋在外面。

鐵藤符:天級下品,激活后形成三根鐵藤,紮根大地,堅韌非常,天級強者都難以掙脫,是束縛捆綁的不二之選。

丁峰正是用了這種符,不過將黑衣人捆住之後,他臉色慘白,身子一晃,差點跌倒。

「這種感覺,真不好受!」

他頭腦眩暈,好似被一柄大鎚狠狠的砸在了腦袋上,整個腦子裡轟轟作響,眩暈欲嘔,這明顯是精力消耗過度的表現。

丁峰也不看黑衣人的情況如何,直接盤膝坐下,加快煉化原先服用的丹藥。

等恢復了幾分力氣,他來到兩頭不知死活的烈火鳥王身前,接連劃過兩劍,將他們徹底的斬殺,同時取出一個瓷瓶,打開之後,朝兩具巨大的屍體上各倒上一半的液體。

滋滋滋!

液體落下,兩具屍體立即冒出了青煙,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烈火鳥王的屍體竟然在融化。

被纏繞住的黑衣人看到這一幕,心中一寒。

丁峰依然處於隱身狀態,他沒有去黑衣人近前,而是在身上又拍了一張符,尋找一個隱秘的角落,盤膝坐下,又吞了一個丹藥,運轉功法,快速煉化。

「好受些了!」

等恢復近半,丁峰睜開了眼睛,站了起來,長出一口氣。

剛才的那種感覺,比前世喝醉之後還要難受。

「該是料理你的時候了!」

丁峰走向了黑衣人,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頗為和善。

…………

丁峰又要發賤了,來張票票頂一下!

絕境,真正的絕境。

「天雷符,去!」

可丁峰哪裡會認命,天級中品攻擊符天雷符瞬間激發,化成一道雷霆,宛若雷神的長矛,從上而下,轟擊落下的巨石。

轟隆隆……!

爆響如雷,轟響震天,不下於十噸中的巨石瞬間炸開,化成漫天的碎石,噼里啪啦的落向四周,好似雨點一般,就連丁峰都遭受到了一連竄的襲擊。

要不是有護體天罡符,即使不被砸死,也非重傷不可。

「好可怕的對手!」

丁峰深吸一口氣,可臉色的蒼白,依然無法褪去,他取出一粒丹藥吞服了下去。接連使用天級符,他的精力已經嚴重不足了。

啪……!

丁峰聽到了奇異的響聲,扭頭看去,正好看到不遠處的一道黑影一閃而逝,消失在石頭後面。在他身前兩米外,他又看到了一個蛋,一個不比足球小多少的蛋,卻碎裂開來,裡面的蛋液流了一地。

他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

頭頂上,立即傳來兩聲啼鳴,帶著憤怒的殺機。

「偷我烈火鳥王的蛋,殺死我未來的孩子,該死,死、死、死!」

丁峰耳中,傳來天空中展翅達三十餘米的烈火鳥的憤怒聲音,丁峰感覺一陣無力,有種頹廢的感覺。

「我向來自喻聰明,智慧絕頂,可今天……他狗娘養的,竟然……!」

丁峰忍不住大罵,自從碰到黑衣人,接二連三的打擊,讓他頗為喪氣。雖掌握著絕頂的力量,可卻接連遭到算計,一不小心就有死亡的危機,這種感覺非常不好受。

「烈火鳥啊,這是地級妖獸中的強大存在,難對付啊!」

丁峰轉身就走,繞過一個圈子,朝著黑衣人消失之地搜索過去。

可高空俯衝下來的烈火鳥已經認定是他摔碎的鳥蛋,又豈會放棄,立即追殺過來。

「以我的能力,根本擺脫不了,那只有一種選擇了,就是將它們殺了,可以我現在的狀態,已經不能過多的激發符咒了。很明顯,那個黑衣人是在消耗的我精力,一旦精力消耗殆盡,不能激發符咒之力,那我就成了待宰的羔羊!」

丁峰轉著念頭,「還有另外一種選擇,那就是殺了兩隻烈火鳥,然後離開,不再追殺黑衣人。可以黑衣人的尿性,定會反過來追殺我……!」

他竟然有種進退維谷的感覺。

忽然,他眼前一亮,嘴角彎了起來。

轉過兩塊巨石,丁峰的身影消失無蹤,任高空的烈火鳥悲憤的搜尋,依然毫無察覺。

「怎麼找不到了?莫非藏起來了?」

「這裡沒有山洞,怎麼藏?」

「那怎麼消失了呢?」

「鬼知道!該死的人類啊,殺我孩兒,此仇不報,我就不是烈火鳥王!」

「你看,那裡還有個人類,黑不溜秋的,是不是和剛才那個人一夥的?」

「管他是不是,先去殺了!」

兩隻烈火鳥盤旋一圈,朝著黑衣人飛了過去。

一塊大石下,靜靜站著的丁峰,露出了笑容。

「隱身符,加上斂息符,還有去味粉,從視覺,嗅覺,感應上徹底的隔絕烈火鳥的探查,在不殺死烈火鳥王的前提下,這是最好的對策了,同時也能將烈火鳥王的注意力轉移到黑衣人身上,讓他偷雞不成蝕把米。」

可地級極品隱身符和地級中品的斂息符的使用,讓他的精力消耗再次加劇,而服用丹藥的恢復,卻非常緩慢。

「我現在的精力,最多激發三張地級符,或者一張天級符,否則,要是多出這個限制,恐怕……!」

丁峰微微一嘆,從獵殺火龍宗的弟子之後,一直想到現在的情況,他發現了自身的情況,依然是經驗不足,嚴重的不足。

精力稍微消耗,他就應該服用丹藥,進行恢復,保持巔峰戰力。

要是在平時也就算了,可現在一直是在追殺和反追殺的危險中,怎麼小心都不為過。

接二連三的斬殺火龍宗的弟子,中間雖有波折,總體上還算輕鬆,不知不覺,就造成了自大的毛病,甚至看不起火龍宗的弟子,因而在消耗不小的情況下,沒有及時服用丹藥進行恢復。

「這是一次教訓!」

定了定神,丁峰朝著烈火鳥王飛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不一會功夫,他便聽到了交戰的聲音,還有烈火鳥王不停的啼鳴,驚怒的叫聲。

「烈火鳥王真正的實力,恐怕超越黑衣人不少,而且還是兩隻,可根據這一連竄的追逃之間的認知,黑衣人完全有能力將烈火鳥王宰了。他是個可怕的對手!」

丁峰趴在一塊岩石后,小心的窺視著,同時聆聽烈火鳥王的聲音。

「哎呀,我感覺身體突然沉重了很多!」

「是嗎?咦,我的翅膀竟然開始發麻了,怎麼回事?」

「莫非因為我們的蛋碎了,傷心過度,不好,我的翅膀也發麻了。」

「我扇不動翅膀了!」

「不好,我們肯定是中毒了!」

烈火鳥的動作越來越遲緩,等明白過來時已經晚了,兩隻烈火鳥王一頭從空中栽下,掙扎了片刻,便沒了動靜。

「好厲害的手段!」

丁峰吃驚,卻沒有遲疑,趁這個功夫瞬間來到了黑衣人十米範圍之內,揚手便打出一道綠光。

黑衣人猛地轉身,看向了空無一物的丁峰方向,明顯發現了不對勁,可還不等逃竄,綠光便化成了三根鐵藤,紮根地下,將他牢牢的纏住,只留下一個腦袋在外面。

鐵藤符:天級下品,激活后形成三根鐵藤,紮根大地,堅韌非常,天級強者都難以掙脫,是束縛捆綁的不二之選。

丁峰正是用了這種符,不過將黑衣人捆住之後,他臉色慘白,身子一晃,差點跌倒。

我用餘生紀念你 「這種感覺,真不好受!」

他頭腦眩暈,好似被一柄大鎚狠狠的砸在了腦袋上,整個腦子裡轟轟作響,眩暈欲嘔,這明顯是精力消耗過度的表現。

丁峰也不看黑衣人的情況如何,直接盤膝坐下,加快煉化原先服用的丹藥。

等恢復了幾分力氣,他來到兩頭不知死活的烈火鳥王身前,接連劃過兩劍,將他們徹底的斬殺,同時取出一個瓷瓶,打開之後,朝兩具巨大的屍體上各倒上一半的液體。

滋滋滋!

液體落下,兩具屍體立即冒出了青煙,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烈火鳥王的屍體竟然在融化。

被纏繞住的黑衣人看到這一幕,心中一寒。

丁峰依然處於隱身狀態,他沒有去黑衣人近前,而是在身上又拍了一張符,尋找一個隱秘的角落,盤膝坐下,又吞了一個丹藥,運轉功法,快速煉化。

「好受些了!」

等恢復近半,丁峰睜開了眼睛,站了起來,長出一口氣。

剛才的那種感覺,比前世喝醉之後還要難受。

「該是料理你的時候了!」

丁峰走向了黑衣人,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頗為和善。

…………

丁峰又要發賤了,來張票票頂一下! ?「你叫什麼名字?」

站在黑衣人面前,看著普通之極而又十分冷漠的面孔,丁峰詢問,過了好一會兒,黑衣人依然沒有開口。

「你若想死,可以不開口,你若想活,好好的活,我問什麼你就說什麼,叫什麼名字?」

丁峰再次詢問。

黑衣人的瞳孔縮了縮,淡漠道:「地九!」

「真實的名字?」

丁峰追問,對方再次沉默,眼睛直直的盯著丁峰。

「不說是嗎?很好!」

丁峰一呲牙,拍了拍黑衣人的臉,讓黑衣人大皺眉頭,正在這時,丁峰猛地一下,將黑衣人的臉給撕了下來。

不錯,就是臉。

臉上的皮!

「哈,我說你的表情怎麼那麼僵硬,原來是帶上了面具。」看到對方真實的面容,丁峰兩眼亮了,賊亮賊亮的,「這麼漂亮的妞兒,為什麼要帶著面具呢,這不是糟蹋上天給你的恩賜嗎?」

沒有回應,只有冷冰冰的瞪視。

「可惜,雖有傾國傾城之貌,卻如一塊寒冰,沒有女人味兒,更可惜的貌似還是一個殺手,帶刺的玫瑰,這更沒有愛了。」

丁峰笑道,「小妞,說出你的真實姓名?還有你的來歷,最好連你的身高,體重,三維,一起說出來,如若不然,嘿嘿,信不信我將你一身皮拔了,扔到大街上去!」

「你敢!」

黑衣女怒吼。

「無緣無故的來追殺我,已是我生死之敵,對待敵人,我向來無所不用其極,你說我敢不敢?」

丁峰邪笑道。

黑衣女眸子一縮,就是一個哆嗦。

「說出你所知道的一切,我考慮放你一命,你放心,我丁峰的人品還是有保證的,說一不二。算了,還是一步到位為好,你來看……!」丁峰聲音略微緩和,手中出現了一張漆黑的符,拿到了黑衣人眼前說道,「這是一張符,一張契約符,很奇特的符咒,只要你發誓效忠我,全心全意以我的利益為主,我就放你離開,如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