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浩一時還未想通,不過看起來這一次【輪迴天盤】自作主張像是幹了一件好事,既然兩人的意識片段在漸漸地強化,那丁浩也就不用擔心了。

這種怪異的強化,甚至還讓丁浩看到了一絲絲的希望——讓兩個昔日同伴復活的希望。

……

在秦廣王蔣的引領之下,丁浩觀察了地獄道的變化。

前世地球上的傳說之中,地獄之中有十殿閻羅,丁浩也是藉此傳說想要改變這裡,不過除了秦廣王蔣的【鬼判殿】是他以意念之力鑄造之外,其他九殿,卻都是秦廣王蔣按照丁浩的設想,督促鬼差建造。

如今剩下的九殿之中,已經有四殿建造完畢。

由於十殿之間的距離相隔遙遠,因此這將是一項浩大的工程,秦廣王蔣能夠在短短時間之內,鑄造出其中的四殿,已經是神速了,畢竟他不可能像是丁浩那樣,一念起高樓,一念湖海生。

十殿閻羅之中,秦廣王蔣是第一殿之王。

「也是時候任命冊封其他地獄之王了。」

丁浩想了想,一招手,【鬼差錄】自動從秦廣王手中飛過來,落在他的手中,古色

古香的線束冊子,入手柔軟輕若無物,翻開來共有一千頁,每一頁上都記載著一位鬼差的名字。

對於渾渾噩噩沉浮於忘川河之中的鬼魂來說,能夠載入【鬼差錄】之中,那就是一種解脫和重生,如今秦廣王蔣麾下正好有整整一千名鬼差,這些都是他精心挑選的善鬼,生前做的善事要比惡事多,理應得到解脫。

丁浩隨手翻閱了一遍,道:「我擬冊封四位地獄之王,他們會與你平級,掌握神通,管理地獄道,你麾下的一千鬼差已經身有功德,其中可有合適人選?你可以推薦過來。」

秦廣王蔣一聽,仔細想了想,道:「確有合適人選,主人現在就要見他們嗎?」。

丁浩點點頭。

他就是欣賞秦廣王蔣的這一點,若是換做旁人,可能會誠惶誠恐地表示一切都應該由主上來選擇,自己不敢多言,生怕引起猜忌,但秦廣王蔣卻將丁浩的每一句話都當做是不能違逆的命令來執行,丁浩要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不會去想太多。

須臾,四個人選來到了丁浩的面前。

兩男兩女。

這四大鬼差都是被登錄在【鬼差錄】之上的人選,也是最早一批的鬼差,追隨秦廣王蔣這些時日,一直都兢兢業業維持【孽鏡台】的運轉,也算是立下了功勞,當【孽鏡台】的神光掃過他們身軀的時候,丁浩發現這四具身軀九成以上的身軀都晶瑩如玉,由善功德組成,善大於惡,倒也符合冊封條件。

這四人生前也不知道是哪個時代隕落的強者,從外表看起來年齡都在四十歲以下,身穿古老的服飾,秦廣王蔣應該是傳授了它們一些鬼修之法,所以四個人的身體都略微凝實,修為大約都在中階武聖左右。

「參見大人。」四大鬼差恭敬地向丁浩行禮。

之前秦廣王蔣已經說了丁浩的身份,也說了叫他們來得原因,四大鬼差都是十分激動,對於王者來說,能夠重生且走上修鍊道路是巨大的誘惑,沒有人能夠抗拒,因為死過一次的人,更加懂得生的可貴和美好。

丁浩點點頭,一股柔和但不可抗拒之力,將他們托起。

「冊封你四人分別為楚江王、宋帝王、五官王、閻羅王,分別坐鎮四大王殿,執掌剝衣亭寒冰大地獄、黑繩大地獄、剝戮血池大地獄以及誅心大地獄,具體職責,鬼差錄上皆有記載,你們可願意?」

丁浩的聲音一出,每一個字都帶著轟鳴之聲,有一種奇異的力量,彷彿這片天地都隨著他的聲音顫抖共鳴,威勢無窮,忘川河為之呼嘯,孽鏡台為之顫抖,其他鬼差都戰戰兢兢伏地不敢起。

「我等願意。」四大鬼差高聲應道。

對於他們來說,這是無上榮耀和機緣,怎麼會拒絕。

「好!」

丁浩一字落下,四道烏光流轉,沒入到了他們的身體之中,正是四本新的鬼差錄,其上具體記載了四大閻王的權力和職責,他們可以憑此挑選自己的鬼差,相當於是官印神器一般,具有其他諸般攻伐防守的威能。

天空之中,有天道之雷轟鳴,地獄道的法則之力震蕩,不斷有奇異的力量加持注入到四大閻王的身體之中,閃電霹靂飛舞濺射,猶如漫天銀蛇,淬鍊他們的身軀。

這一幕和之前秦廣王蔣接受冊封時候一模一樣。

言出如法。

這就是丁浩再地獄道之中的力量。

在這裡,他簡直就是無所不能的神,一句話說出,都可以引動天地之間的法則之力的變化,連這片天地都在為他服務,屈從於他的意志一般。 地獄道的變化,一切都在丁浩的設想之中。

十殿閻羅如今已經冊封了一半,剩下五殿相信也用不了太久就可以到位,在沒有其他異變出現的前提之下,再有不超過一兩年的時間,丁浩就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設想,將地獄道打造成為自己前世神話故事裡的模樣。

四大閻王得到鬼差錄之後,各自退去,行使自己新的職能。

秦廣王蔣還留在丁浩的身邊。

丁浩想了想,將原本屬於秦廣王蔣的那本鬼差錄取出,駢指一抹,將其首頁【鬼差錄】這三個字抹掉,然後以指為筆,在上面一筆一劃地重新寫了三個字

生死簿!

三個字一出,頓時金光照耀天地。

整個地獄道都淹沒在了這茫茫金光之中。

這一瞬間,所有人都被耀的睜不開眼睛,天地都與這個小冊子共鳴,四周風起雲湧,電閃雷鳴,這要比之前丁浩冊封四大閻王以及製造出【鬼差錄】的時候動靜大了太多太多,簡直就像是傳說之中仙器出世的畫面。

丁浩臉上也露出了一絲詫異之色。

並非是因為天地之間的這種異象。

而是因為在【生死簿】這三個字落下的瞬間,天地之間突然有一股難以形容的力量,突然瘋狂的湧入了自己的體內,像是暖流,又像是玄力,一瞬間流遍了自己的四肢百骸,有一種說不出的舒適。

「這……似乎是……功德之力?」

丁浩有些詫異。

從之前的經歷來看,功德之力是相對於鬼魂而言,雖然前世地球上也有活人生前要累積功德的說法,但從未聽說過功德對於活人有什麼作用,一般都是活著時候積累功德,死後功德可以化解業力,從而免受地獄之苦,可以超脫。

但是像現在一般,丁浩分明能夠感受到,功德之力在自己的體內涌動,在滋潤強化著自己的身體,那是一種玄之又玄妙不可言的感覺,堪比當日他悟透了陰陽黑白水晶的雙魚圖案奧義,實力暴漲之時。

難道創造出【生死簿】,是一件極大功德之事?

丁浩似乎隱隱明白了什麼。

只是他還不太清楚,為什麼自己在這個世界之中,具有主宰一般的能力,從頭到尾,自己也只不過是動了動腦子,構想了一些存在而已,這也算得上是大功德嗎?

而一邊的秦廣王蔣這一次臉上終於露出了震驚之色。

雖然已經多次見到過丁浩那近乎於無所不能的神通,但是此時地獄道之中這種如同開天闢地一般的異象,已經超出了一般主宰的能力範疇,給人的感覺,彷彿這片天地就是由丁浩創造,由他隨意控制一般。

地獄道天地之間的異象,足足持續了半個時辰的時間,才緩緩散去。

丁浩手中的【生死簿】,終於收斂了一切光芒,化作了一本薄薄的冊子,看起來也沒有什麼出奇之處,和之前的【鬼差錄】相比,也只不過是精美了一些。

生死簿,斷生死。

前世傳說之中,生死簿上有一切陽間生物的壽命評判,閻王大筆一揮,可以決斷人的陽壽,簡直就是一件殺人不見血的神器,陽間一切生靈,不管你是主宰一方的霸主,還是貧困潦倒的乞丐,不管你是縱橫天下的梟雄,還是算無遺策的智者,最終都難逃一死。

丁浩輕輕翻開【生死薄】。

淡藍色的扉頁之下,只有薄薄的六頁,且這六頁的每一頁上面都是空白,沒有任何的人名,略微思忖之後,他有些明白了,六頁大概代表的就是六大類生靈,而之所以上面沒有任何生靈的名字……

這是需要重新錄入嗎?

如今這個世界的六道已經崩潰,所有生靈都不在生死簿之上,看似是超脫了生死,實際上是死了之後靈魂無所依,不得善終,輪迴關閉,導致這個世界上的能量失衡了……

一瞬間的福至心靈,讓丁浩不可思議地想明白了許多。

他一抬手,【生死簿】飄飛到了秦廣王蔣的手中。

雖然已經冊封了新的四大閻王,但在如今的地獄道之中,丁浩最信任的人,依舊是這位最早的功臣元老。

「這……」秦廣王蔣的聲音也微微有點兒顫抖。

剛才天地之間的異象,讓他明白,這個小小的冊子,到底有多麼不可思議,沒想到主人竟然要將他賜予自己,這份沉甸甸的信任,讓他原本已經死去不知道多少年的心,再度掀起了漣漪。

「生死簿可以說是地獄第一神器,你要謹慎操控,具體威能和作用,將其煉化之後,你自會知道。」丁浩叮囑道。

秦廣王蔣恭敬地接過去。

他稍微讀取其中的信息,臉上的震撼之色更加明顯,長大了嘴巴,兼職不敢相信,掌管世間生靈的生死?這有點兒太駭人聽聞了。

「從今日開始,你點一萬鬼差,先從地獄道開始,錄入忘川河之中經過【孽鏡台】的所有生靈之名,日後輪迴重開,轉世可行,就可以判斷掌握他們的生死。」丁浩又神色嚴肅地叮囑道:「此時關乎輪迴之序,不可大意。」

秦廣王蔣面色肅穆地道:「屬下定不辱使命。」

丁浩點點頭,道:「你是十殿閻王第一王,我不在地獄道之時,你可待我之責,」說到這裡,丁浩頓了頓,又祭煉出一道閃電繩索

,注入地獄道的法則之力,賜予秦廣王蔣,道:「此為【鬼仙鎖】,可捆縛地獄道之中的一切鬼魂,包括其他四大閻王,若有人膽敢挑釁你的威嚴,可直接捆縛,閻王之下者你自行處理,閻王階位等我回來再處理。」

「謹遵主人之命。」秦廣王蔣躬身致謝。

……

……

當丁浩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一切恢復了正常。

他又回到了現實世界之中。

隱劍鋒上朝陽和熏,微風輕拂,片片花瓣落在丁浩的身上,散發出一縷淡淡的馨香,令人神清氣爽。

時間過去不過是半柱香而已。

還好沒有耽誤接下來的事情。

丁浩緩緩地起身,陡然覺得體內的玄力又精純了不少,修為竟然達到了雙脈六竅大圓滿,且體內那股功德之力竟然真的在,並非是只是存在於地獄道之中,雖然還未完全和玄力融合,但卻像是潤滑劑一樣,流轉於身體經絡穴竅之間,使得玄力的流轉更加的順暢快速。

這個卻在丁浩的預料之外了。

他運氣調息,感應體內玄力的變化,隱隱覺得功德之力的作用應該不僅僅止於此,還待進一步發掘,【勝字訣】的直覺告訴丁浩,這應該是某種契機。

運轉神識,內視識海。

經過了上次與丁瞳一戰,丁浩的識海再度擴展,【勝字訣】更進一層,如今的識海簡直如同宇宙星空一般,無垠無限,銹劍、魔刀漂浮其中,金色光珠和【輪迴天盤】亦是如龍游大海一般,隨意沉浮,不再像是曾經必須擠在一起甚至暴力搶地盤。

丁浩的注意力,還是集中到了【輪迴天盤】上。

林信和李殘陽的意識片段的遭遇,讓丁浩意識到,可能並非是【輪迴天盤】不聽自己的指揮和控制,而是自己還未找到操控這件神秘神器的法門,之前【輪迴天盤】的一系列莫名其妙的舉動,實際上都是自己的潛意識在驅動著它,因為從每次事情的結果來看,【輪迴天盤】引起的一切,都是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有必要好好祭煉揣摩一下這件奇寶的運轉法門了。

丁浩能夠感覺到,它對自己未來的計劃來說,將會非常非常的重要。

遠處問劍宗山門之上,傳來了悠揚的鐘聲,激蕩在天地之間。

丁浩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心念一動,瞬間就消失在了原地。

……

問劍宗山門。

掌門大殿。

兩百名少年靜靜地站在大殿之前的廣場上,臉上都浮動著興奮之色。

能夠出現在這裡,是每一個人的夢想,他們是從無數同齡人之中挑選出來的幸運兒,帶著無數人羨慕嫉妒的眼光,在所有師長重視的目光之中,站在掌門大殿之前,很多人還輕輕地搖著自己的腦袋,生怕一眨眼前的一切都只是幻覺。

李雲和木天也在人群中。

他們在等待心目之中的偶像,整個北域的武道神話的到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