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美食的黃金烤肉不能顯著幫助他們提升修為,但是這種小方面的問題,還是可以輕鬆解決。

他們現在終於明白過來,為什麼白雲飯館的美食這麼昂貴,那是因為效果真的比一般的美食顯著,物超所值,定那麼高的價格,也是可以接受的。

換做是他們的話,估計還會將價格提高,不愁沒有客人上門用餐。

吃到如此美味,效果如此顯著的黃金烤肉,四個先天高手立即對雲明改變了看法,不再有之前那種鄙夷的目光,甚至有點崇拜,有點敬畏,還有一點羨慕。

如此年紀,便達到這種水平,不出意外的話,將來必定前途無限,如何不讓人羨慕。

要是雲明可以做出更高級的美食,足以讓那些有需求的強者,為他賣命,為他保駕護航,雖然不至於和同等煉藥師那麼牛逼,但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這個老闆,你真是太厲害了,年紀輕輕,廚藝就這麼好,將來必定前途無限。」

「你是某個大家族、大勢力的人,出來進行歷練的吧,小勢力可培養不出那麼優秀的廚師。」

四個先天高手感嘆起來,揣度雲明的身份,不敢有絲毫小覷,不敢對他有什麼歹意,知道雲明不好惹。

丁山這個胖子吃黃金烤肉的時候,同樣沒有絲毫吃相,怎麼舒服怎麼吃,大口大口的啃著黃金烤肉,搞得滿臉油脂,看起來就更丑了。

品嘗到如此美食,他心中同樣驚濤駭浪,波濤洶湧,難以平靜下來。

他以前吃過不少美食,更加高級的美食也吃過,但是在同等修為的情況下,雲明所做的美食,明顯更加美味可口,更能夠吊起他的食慾,蘊含更加充沛的靈氣,效果更加顯著。

就算他出身不簡單,對於雲明的廚藝,那也是極為誇讚。

「雲明,我一定要和你做好朋友,以後就可以吃到更多美食了。」丁山一邊啃著黃金烤肉,一邊大聲說道,一點也不害羞,顯得理直氣壯。

雲明此時正在廚房裡做超級大燒麥,倒是沒有時間去理會他們,隨便他們感嘆、誇讚,畢竟這種話聽過不少,已經有點免疫,不會再怎麼激動。

又過去半個多小時,超級大燒麥終於做好。

雲明將蒸籠從廚房裡端出來,直接放在丁山身前的餐桌上。

看著偌大的蒸籠,想著馬上就可以吃到美味的超級大燒麥,丁山又是一陣激動,口水幾乎要流出來,眼神泛著精光。

「三星美食都這麼好吃,四星美食必然更加美味。」丁山激動的說道,已經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他沒有遲疑,運轉一股靈力,把蒸籠的蓋子掀開,放到旁邊去,將超級大燒麥呈現出來。

蒸籠蓋子被揭開的時候,熱氣升騰出來,遮壟的視線,暫時不能看清超級大燒麥的樣子。

隨著水汽散去以後,直徑一米出頭,宛如巨型包子的超級大燒麥呈現在眼前,沒有靈氣波動,沒有異象出現,沒有光芒閃耀,一切看起來都很平靜,讓人懷疑這是不是四星美食。

看到如此情況,不僅僅是丁山詫異,幹掉一頭黃金烤豪鹿的四個先天高手,同樣非常詫異,睜大眼睛,有點不可思議。

「這是四星美食嗎?怎麼看起來像是一個巨型包子?」丁山嘀咕起來,有點摸不著頭腦。

他雖然是一個吃貨,但是只負責吃,至於各種美食怎麼樣,卻不怎麼關心,只要好吃美味就行,根本不在意做美食的方法和步驟,畢竟那是廚師應該關心的事情。

「你用筷子戳破燒麥皮,露出裡面的餡,就知道是不是四星美食了。」雲明淡然說道,對此還是很有信心的。

吃了前面三種美味的三星美食,丁山對雲明的廚藝還是很有信心的,拿起筷子,將燒麥皮戳破,露出一點裡面的餡。

當燒麥皮被戳破一個口子,一道耀眼的光芒就從裡面照耀出來,泛著紅光。

與此同時,一股濃郁的香味擴散出來,立即充斥著飯館內部,並且向著外面擴散出去。

單單是聞到這樣的香味,就會讓人食慾大增,想要品嘗美食,有種欲罷不能的感覺,就像有一種魔力驅使著他們這樣做,無法抗拒。

絲絲縷縷的靈氣瀰漫出來,凝聚成為匹練一般,泛著紅光,在超級大燒麥周圍沉浮,凝而不散,看起來很好看。

看到超級大燒麥所發生的變化,丁山和四個先天高手不再懷疑,堅信這就是四星美食,並且很想品嘗這種美食。

「單單是聞到這種味道,就讓我胃口大增,簡直不能等待。」丁山開口說道,從嘴角流出一道口水,眼睛都在發光。

說罷,他沒有猶豫,用筷子撕下一塊燒麥皮,包裹燒麥餡,送入口中,品嘗四星美食。

品嘗到四星美食超級大燒麥,丁山比之前吃到三星美食還要激動,發出各種感嘆的話語,稱讚雲明的廚藝牛逼,聽起來都有點語無倫次。

總的來說,他就是誇讚美食好吃,堅信雲明以後一定會有非凡的成就。

四個先天高手之前就和丁山有點過節,現在看到丁山品嘗四星美食,更是有點不爽,覺得丁山實在欠揍。

畢竟,他們也想要吃四星美食超級大燒麥,卻不能吃到,只能趕著丁山狼吞虎咽,真希望丁山被噎死,那樣才會讓他們大快人心。

「老闆,結賬……」 「打什麼算盤呢?我看你以後是不想找對象了。」江辭真是搞不懂他。

宋邵言沒說話。

「哦,對了,那個寧安好像在京城啊,你不打算見見她?」

「見她幹什麼。」

「也是,都前妻了。」江辭感嘆,「人家現在日子過得挺好的,上次看她帶女兒在遊樂園玩,挺開心。」

宋邵言大概是有些不悅,薄唇抿起,沒吭聲。

江辭又絮絮叨叨說著話,有時候會叮囑宋邵言按時吃藥,按時檢查。

等喝完咖啡,江辭站起身:「我自己出去走走,還沒來得及在京城好好玩。」

江辭一走,天台上安靜許多,只有微風平靜地吹著。

陽光照在宋邵言乾淨的白襯衫上,光影打出斑駁的痕迹,他稜角分明的線條隱沒在光線中。

宋邵言坐了一會兒也離開了。

他讓司機送他去大學去了一趟。

他沒下車,怕自己嚇到那些學生,隔著窗戶看向大學校園。

車子緩緩行駛在寬闊的馬路上,正是上課時間,路上人不多,有些學生正坐在高大的樹木下看書、背英文,朝氣蓬勃,青春洋溢。

宋邵言唇角漸漸上揚。

熟悉的道路,熟悉的教室,熟悉的樹木,每一個地方都是熟悉的。

上大學的時候他在學校的時間並不多,課也不會全都來上。

他也沒去過圖書館,宋家就有自己的私人藏書室,裡面的藏書完全夠他去讀。

學校禮堂外張貼了很多海報,宋邵言坐在車裡一一看過去,都是關於講座和節目演出的,今晚上就有一場,很巧,正是商學院舉辦的迎新晚會。

秋季,又是一年新生開學的季節。

每年差不多也是在這個時候準備迎新晚會。

如今的禮堂早已不是當年的禮堂,翻新過,擴建過,也重新裝修過。

宋邵言看著禮堂緊閉的大門,他的眼前浮現起當年的聯誼晚會。

物是人非事事休。

「總裁,要下去看看嗎?」司機停下車小心翼翼問道。

「你去問問,晚上這迎新晚會,能不能給我留一個位置。」

「好,總裁,我這就去問。」

司機下車去。

宋邵言一個人坐在車上,目光從那一張張海報上掃過。

窗戶開著,校園裡的風吹在他的臉上,他睫毛輕輕顫動,心口一點點沉淪。

十多年了。

校園裡充滿了蓬勃的氣息,這是在社會上感受不到的,宋邵言貪婪地享受著這純粹的安寧,但他知道……再也回不去了。

沒多久,司機回來,他對宋邵言道:「總裁,我剛問了,系主任說隨時都歡迎。」

宋邵言點點頭,終究沒有再開口。

司機又開著車帶他在校園裡走了走。

很多地方都變了樣,宋邵言差點沒認出來。

有小情侶走在路上卿卿我我,二十歲左右的年紀真是最美的年華,自由、浪漫、安逸,可以去追求想追求的一切。

當年沒有能去法國留學已經不是他的遺憾,當年沒有能學建築設計也不是他的遺憾。

他唯一的遺憾只是在對的時間遇到了錯的人。 四個先天高手看著丁山享用美食,而他們又不能吃,實在是一種另類的折磨,不想再飯館里逗留,想要快點離開。

他們繼續逗留在飯館里的話,受到美食的誘惑,說不定會按捺不住,出手搶奪超級大燒麥,和丁山大打出手。

「老闆,結賬!」一個先天高手開口說道。

「你們剛剛所吃的黃金烤豪鹿,是六人份的黃金烤肉,每份黃金烤肉五百枚靈晶,一共三千枚靈晶。」雲明走了過去,詳細說明四個先天高手所花費的靈晶。

聽到最後三千枚靈晶這樣的數額,四個先天高手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心中波瀾起伏,難以淡定。

他們就是吃一頓飯而已,結果就花了十天時間的修鍊資源,如何讓他們激動。

他們雖然覺得這樣的美食物超所值,值這個價格,但是結賬的時候,還是覺得很昂貴,讓他們負擔不起。

「我來買單。」一個身穿黑衣的青年修士開口說道。

他們既然要裝逼,那肯定不能太寒酸,不能在雲明和丁山面前湊足三千枚靈晶,那樣簡直就是給丁山笑話。

他們寧願先一個人支付三千枚靈晶,等到離開白雲飯館,然後再慢慢算賬,從其他三人手中再收來靈晶。

黑衣修士忍痛割愛一般,拿出三千枚靈晶,支付給雲明,就和另外三人離開。

隨著修為不斷提升,所需要的修鍊資源更多,要是煉化靈晶來修鍊的話,雲明現在每次都需要幾百枚靈晶,也不能有很顯著的效果,只能慢慢積累。

四個先天高手從白雲飯館用餐離開以後,對雲明所做的美食進行一番真心稱讚,只是覺得價格有點昂貴,比較拮据的修士根本消費不起來。

這樣的口碑傳出去以後,立即讓其他修士打消對白雲飯館懷疑的念頭,給雲明拉來不少生意,有著更多的修士前來用餐。

來者是客,雲明每天就接待十四個客人,然後自己做美食,獨自享受。

在往後的幾天時間裡,密藏雖然總是震動,時不時閃爍青光,伴隨著轟鳴的聲音,伴隨著空間波動,但是結界依然存在,沒有崩潰的跡象,密藏就不能開啟,聚集到這裡的修士只能等待。

因為密藏沒有開啟,而更多的修士趕來青陽山,聚集到這片區域,使得白雲飯館的生意更好,每天都會招待滿十四個客人,要是晚來一點的話,還排不上號。

五天時間過去,雲明就從這些修士身上賺到很多靈晶,就算和廚神系統進行分成,剩下來的純粹利潤也有九千枚靈晶,足夠支撐他修鍊一段時間。

當然,雲明對於各種修鍊資源,可是一點都不嫌多,多多益善,越多越好。

丁山每天基本上都在白雲飯館享用美食,而他確實是個土豪,有花不完的靈晶,或許只是吃這點美食所花費的靈晶,對於他所擁有的資源來說,就是冰山一角,根本不算什麼。

最為重要的是,丁山每天吃三星、四星美食,就算獲得雄渾的靈氣,有著不俗的藥效作用,但是在他身上,根本不能體現出來,好像所有靈氣和藥力進入他的體內,就像石沉大海,沒有絲毫波瀾。

起碼,從他的外表來看,完全沒有絲毫感應,連氣息都沒有變化,就像一個平靜的湖泊,連微微的波瀾都沒有。

看到丁山這樣的情況,雲明感覺很驚訝,猜測丁山比自己所想的還要厲害,背景更加深。

雲明來到青陽山以後,主要目的同樣是奔著密藏而來,順便做深意,賺取更多的修鍊資源。

要是招待完了十四個修士以後,雲明就會找一處相對安靜,沒有人打擾的地方,修鍊武技,爭取提升實力。

他現在還沒有掌握的武技有牽絲引、破山擊、攬天拳,要是能夠掌握的話,戰鬥力還會提升一個層次,變得更加強大。

所幸,他擁有千錘百鍊這樣的技能,修鍊武技的效率會提高很多,所花費的時間也會減少。

幾天時間對於別人來說,是很短暫的時間,但是對於雲明來說,卻足夠掌握一種武技。

雲明和丁山來到青陽山第五天的深夜,夜明星稀,連流雲都很少,天空顯得很高遠遼闊,涼風習習,吹動樹梢,發出沙沙的聲音。

諸多聚集在這片區域的修士,都分佈在附近各處,有的在平地上修鍊,有的隱藏在樹林里,目光時不時落在密藏的結界上,關注著密藏的變化。

咚!

就在夜深之際,一聲洪亮的轟鳴響起,好像隕石從天而降,衝擊在結界上,想要將結界崩開。

其實,這股力量是從密藏里衝出來,就好像憑空出現,迅猛轟擊在結界上,發出轟鳴的聲響。

強大的力量衝擊在結界上,使得結界劇烈顫動起來,發生一陣扭曲,就像要崩塌一般。

聽到這樣的聲響爆發出來,本來就沒有真正入睡的諸多修士,立即從各處衝出來,靠近結界的邊緣,想要弄清楚是怎麼回事。

他們最想要的結果就是,結界崩碎,密藏開啟。

快穿之反派來吃藥 如此一來,他們就可以進入密藏里,爭奪各種造化,提升自己的修為。

在結界內部,青光綻放出來,好像青色霧氣升騰沉浮,空間扭曲起來,還瀰漫著詭異的強大力量。

而且,那種力量不斷衝擊出來,衝擊在顫動不已的結界上,發出陣陣轟鳴,彷彿要將結界破碎才肯罷休。

「等待了幾天時間,結界估計馬上就要被破,密藏即將開啟。」

「密藏開啟,就是我們爭奪造化的時機。」

「直到現在為止,還是沒能弄清楚,這處密藏里到底存在什麼。」

看著不斷被衝擊,劇烈顫動的結界,還有結界里氤氳的奇異力量,不少修士變得興奮起來,躍躍欲試,摩拳擦掌,已經準備好衝進密藏里,奪取各種造化。

不過,同樣有一些修士存在疑惑,這處密藏里到底存在什麼,是什麼強者開闢,遺留下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