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方的黃階妖修們頓時眼睛一亮,注意力幾乎全都放在杜三娘身上。

只有少數,例如謝瑩,白鶴子等人,才看向方正。

而趙莽和厲飛羽看到方正這熟悉無比的變身,頓時都嘴角一抽起來。

此時此刻,他們仍然不知道方正的屍鯤叫什麼名字,所以對於方正此時的變身狀態,自然也沒有什麼正式稱呼。

只是嘗過屍爆威力的他們,是絕對不會忘記這個狀態下的方正有多麼變態的。

於是乎,就連趙莽,都不禁為杜三娘有些擔憂起來。

……

PS:求推薦,求收藏,求打賞,求評論,求支持! 「咦?好像不緊張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屍化的關係,屍鯤之力附身之後,方正頓時發現心中的緊張似乎不翼而飛了。

大概,是因為緊張會導致心跳加速,血液流動加快,所以屍化之後,血液冰冷下來,自然就不緊張了?

好吧。

方正一時間也搞不太懂,不過這似乎是一件好事。

變化完畢,他當即看向對面的杜三娘。

杜三娘的變化,同樣有些明顯,所以方正很快辨認出,對方的本命妖獸,應該是蛇類妖獸。

與此同時,方正凝神一聽,也隱約聽清了下方對杜三娘本命妖獸的稱呼。

「美杜莎蛇?」

方正呢喃一聲,卻眉頭一皺。

他自問也算見多識廣的,這段時間以來遇到的妖獸,無論是野生的,又或者是被人駕馭的,都能說上個一二。

但這一次,說真的,方正還真沒有聽過這個什麼美杜莎蛇!

當然。

這也並不奇怪。

這個妖修世界何其之大,有方正不認識的妖獸,也是十分正常。

不過也正因此,方正越發謹慎起來,並沒有貿然進攻。

倒是杜三娘,又是對著方正嫵媚一笑:「小弟弟,看這裡。」

方正聞言,下意識就看了過去,然後一下子對上了那雙擁有灰色豎瞳的詭異眼睛。

那一瞬間,灰色豎瞳的詭異眼睛中,灰光狂綻。

「嘶,不要看那裡!」

「是美杜莎社的天賦能力!」

「美杜莎的凝視!」

台下響起了一些黃階妖修的驚呼聲。

人群之中,竟然有幾名黃階妖修,忽然間身上出現了石化的跡象!

「啊!!」

「這是怎麼回事!?」

「我的身體!」

感受著身體的異樣,這幾名黃階妖修都忍不住驚呼起來。

而周圍的黃階妖修見狀,都是心中一跳。

其中識貨之人,頓時明白,這正是中了美杜莎的凝視的跡象。

簡而言之,美杜莎蛇的天賦能力美杜莎的凝視,就是能夠讓人石化!

而這幾名名黃階妖修,顯然是因為接觸到杜三娘的目光,所以才會被波及,導致身軀出現石化跡象。

好在。

他們也僅僅是波及而已,所以倒沒有大礙,只需要休養幾天就行。

那幾名名黃階妖修,在周圍人的提醒之下,連忙駭然的收回目光,慌忙道謝,卻是不敢再看擂台。

其餘之人,自然也默契的將目光移開一陣,暫避鋒芒。

一個呼吸之間,灰光終於消弭。

眾人頓時將目光落回擂台之上。

而此時擂台上的情形,並沒有出乎眾人意料。

那些被杜三娘目光波及的妖修,身上都出現了石化的跡象,方正自然也不例外。

甚至因為正面杜三娘目光的緣故,方正身上的石化情形要更加的嚴重,此時赫然半個身子都出現了石化跡象。

他試著挪動一下身軀,但似乎十分的困難。

「看來勝負已分了!」

「是啊,杜執事的美杜莎蛇天賦能力太叼了!」

「看吧看吧,我就說絕對是杜執事會贏。」

「這位方正前輩現在連動一下都困難,確實是很難再戰了。」

看到這裡,那些黃階妖修們頓時暗自搖頭。

其中包括一開始就不看好方正的謝虎。

而站在謝虎旁邊的謝瑩,她倒是不認識杜三娘,此時第一次看到杜三娘施展天賦能力,一下子就近乎制住了方正,頓時伸手捂住了嘴巴,露出震驚之色。

至於白鶴子等人。

其中的白鶴子表情恢復淡然,似乎有些失望。

只有趙莽和厲飛羽,臉色變都不變。

而當事人方正,此時自然沒有理會台下眾人的反應,因為此時此刻,就連他也處於震驚之中。

他低頭看了一眼身上的石化現象,頓時臉色微變。

「美杜莎的凝視…石化?」

……

PS:求推薦,求收藏,求評論,求打賞,想要打賞啊! 「美杜莎的凝視,石化?」

從周圍隱約的議論聲中,方正赫然得知了杜三娘本命妖獸的天賦能力名稱。他重複的呢喃著,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出現石化跡象的身軀,頓時臉色微變。

這一刻,他不由得聯想起石鯤附身,那也是石化。

不過此石化不同彼石化。

石鯤的石化,是賦予他力量,所以是由內而外的。

而這美杜莎的凝視,卻是從外而內的傷害。

這一瞬間,方正只覺一股凝滯的力量,附著在他身上,並還在慢慢蔓延。

方正嘗試著蹦跳一下,竟然差點摔倒。

這有些滑稽的一幕,頓時引起得擂台下的妖修們,發出一陣低低笑聲。

此時的杜三娘赫然也是滿臉帶笑:「方正小弟弟,還要比下去嗎?」

她那詭異的灰色豎瞳眼睛,和方正對視一眼,頓時讓方正心中一突,身上的凝滯感似乎越發強烈了。

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 方正頓時一怔,當即又想起決鬥開始時,杜三娘遞來的那個電眼。

現在想來,顯然那個電眼裡面,就已經有一絲美杜莎的凝視力量存在,因為當時的他,同樣也感受到了一絲凝滯。

想到這裡,方正心中一凜。

果然不能小看天下人,這個世界的奇人異士實在太多了。

而且這也是很淺顯的道理:能夠從眾多黃階中殺出,晉陞玄階之人,怎麼可能簡單?

就拿厲飛羽和趙莽來說,他們就簡單了嗎,他們就容易對付了嗎?

當然不。

尤其是趙莽!

方正當時也是幾乎是盡了全力,才將對方打敗!

名媛出租:首席,超時加價… 至於現在的杜三娘,顯然也不是易於之輩。

她一上來就毫不猶豫的釋放了天賦能力,瞬息之間,就掌握了極大的優勢。

不過有了接觸之後,方正對杜三娘本命妖獸的天賦能力,自然不再是一無所知。

他此時心念電轉,回想一番中招的過程前後,便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這個美杜莎的凝視,威力自然不必多說,但它顯然也是有弱點的。

而這個弱點,就在於它的釋放手段上。簡單來說,這個美杜莎的凝視,必須接觸到目光,才能作用在敵人身上!

意識到這一點,方正自然有了這個暫時讓對方天賦能力不起作用的舉動。

「咦,反應還挺快嘛!」

杜三娘見狀,頓時掩嘴嬌笑了一聲,但目光中又多了一絲嘲諷之意。

事實上,她的這個天賦能力,弱點確實是挺明顯的。

也正如方正所想一樣,閉上眼睛之後,她這個美杜莎的凝視,也就起不到任何作用。

但那又怎麼樣!?

要知道,妖修的戰鬥,艱險異常,稍有差池,就是勝敗生死。

像方正這樣,突然在戰鬥中閉上眼睛,自然會因此陷入失明狀態。

而這樣的做法,其實無疑於自斷了一臂。

所以這樣一來,杜三娘的優勢甚至會更加之大。

說起來,方正當然不是第一個懂得閉上眼睛讓美杜莎的凝視失效的人,但那些這樣做的人,都無一例外的會在接下來的戰鬥中,被杜三娘壓著來打,最後一一擊敗,甚至殺死。

這樣想著,杜三娘依然面帶笑容,旋即扭動了水蛇腰,向方正靠攏而去。

擂台下方的妖修們見此,也大多搖了搖頭。

確實,杜三娘此時的優勢太大了,方正不但身中石化效果,移動困難,而且還失去了視覺,狀態自然是壞得不能再壞。

這一刻,幾乎所有人都覺得方正輸定了,恐怕馬上就會被轟出擂台。

就連玄階後期的白鶴子,也是這麼認為。

因為就算換作他處於方正現在的境況,似乎也好不到哪裡去,除非他一開始就防住美杜莎的凝視,要不然恐怕也得跪。

至於趙莽和厲飛羽,好吧,還是沒有什麼表情。

不過很快,他們兩個都不約而同的眼皮一跳。

因為這個時候,台上的方正,赫然從玄竅中,取出了一具獸屍…

……

PS:求推薦,求收藏,求評論,求打賞啊,不要問我為什麼老是求這求那的,因為我的臉皮足夠厚。 在趙莽和厲飛羽眼皮一跳的注視之下。

擂台上的方正,赫然從玄竅之中,取出了一具獸屍。

這個奇怪的舉動,頓時吸引了台上台下所有人的目光。

「方正前輩這是做什麼?」

「那好像是一頭普通野獸野狼的屍體!」

「野獸屍體,到底怎麼回事?」

「哎呀,這時候拿一具野獸屍體出來做什麼啊?」

台下不知內情的黃階妖修們,包括謝瑩謝虎兩兄妹,都議論紛紛起來。

白鶴子也是眉毛一挑,有些奇怪的看著方正。

至於正向著方正靠攏的杜三娘,見狀也是有些疑惑。

而就在大部分人奇怪疑惑之際,方正忽然又動了。

他緊握著獸屍,隨即掄圓手臂,便毫不猶豫的向著杜三娘所在的方向扔了過去!

「來而不往非禮也,杜執事,你也試試我這一招吧。」

伴隨著方正的話語聲,那股獸屍夾裹著強勁的風聲,陡然而至。

杜三娘的臉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