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屑地搖了搖頭,藍楓淡淡低哼了一聲,道:「不是我瞧不起你們,以你們現在的實力,恐怕還沒那個能力護住家族!」

「這麼說會不會太過了,他們畢竟還年輕啊!」三長老遲疑地低聲道。

「三長老,不要一直拿他們當孩子看,或許藍楓說得對,是時候給他們施加一點壓力了,否則,等他們長大以後再明白這個道理,便已經晚了。」二長老卻是搖了搖頭,語氣沉重地道:「須知,藍楓的年齡甚至比他們之中的某幾個還小,但藍楓卻反而最為沉穩,甚至比我們這些老傢伙還要更明事理!」

聞言,三長老哭笑不得:「你拿這小怪物與他們比,這不是欺負他們嗎?」 「二位不必爭辯了,依我看,你們二人說的皆有道理。。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大長老偏過頭斜瞥了二人一眼,微笑道:「藍楓不同於一般的年輕人,他的實力之強,莫說族中這些年輕人,便是我們這些老傢伙,也是遠遠不及,他為人處世的手段,亦是極為老練。不過,家族中能出現一個藍楓,已是極大的幸運了,我並不奢望其餘族人也達到藍楓那般的高度,但至少,不能落後八大家族那些後輩太多……」

楊家想在紅石城紮根立足,便須得付出加倍的努力才行。

提到八大家族,二長老與三長老一同沉默了下來,心情也是有些沉重。

儘管八大家族攝於藍楓背後那位神秘老師的威勢,並不敢明目張胆地對付楊家,但楊家的發展速度異常驚人,早已引得外人垂涎三尺,那些傢伙,恐怕時刻都在惦記著如何從楊家身上咬下一塊『肥』『肉』來。

身邊有著一群勢力虎視眈眈,幾位長老如何開心得起來?

如今他們唯一能做的,便是費心儘力將族中的年輕一代培養起來,日後有了一群『精』明能幹的年輕人的加入,他們肩上的擔子,也是能減輕不少。

將三位長老的對話默默聽進耳中的藍楓,此刻也是有些無力地嘆了一聲,楊家家大業大,單靠他一人,也是照拂不過來的。

甩了甩頭,藍楓再度將目光投向身前方的年輕族人們身上,表情嚴肅了許多:「也許你們當中很多人都對我剛才的話不以為然,認為天塌了自然會有高個子頂著,但是……你們可以試著想一想,日後別人見著你們的時候,會如何看待你們?」

「他們也許會說,看,那傢伙是藍楓的族人,咱們還是別招惹他,否則,若是招來藍楓的報復如何是好……」

「他們也許會說,這傢伙真是好運氣啊,居然生在楊家……」

「他們也許會說,二十歲才星級,嘖嘖,他們真的是藍楓的族人嗎?」

「他們也許會說,嘿,看來楊家年輕一代除了藍楓之外,別的全都是廢物……」

「他們也許會說,雖然一根指頭都能滅掉這些廢物,但咱們還是忍著點吧,誰叫他們運氣好,投了個好胎,居然是藍楓的族人……」

「他們也許會說,這人叫什麼名字來著?算了,記不起便記不起吧,反正知道他是藍楓的族人就行了,看在藍楓的面子上,就饒他們一命吧……」

聽得藍楓這般滔滔不絕的刺耳話語,演武場中,所有的年輕族人,頓時不由得緊握住拳頭,額頭之上,悄然冒出一根根青筋,甚至連呼吸,都是變得有些粗重。

腦海之中幻想著自藍楓口中所說出來的一幕幕畫面,他們臉龐上無一例外地浮現起幾乎難以遮掩的憤怒,一股深深的恥辱,也是不可抑制地自心頭狂涌而出。

無視了一群族人臉龐之上的憤怒與恥辱,藍楓依舊是自顧地說道:「再過幾年抑或十幾年時間,當別人提到你們的時候,也許只會用『藍楓的堂哥』、『藍楓的堂弟』、『藍楓的表妹』之類的稱呼直接替代了你們的名字,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會記得你們的名字,畢竟,記得與不記得根本沒有什麼區別,或許在他們看來,楊家年輕一代三十多人中,只需要記得我藍楓一個人的名字便足夠了……」

這番話語,對於眼前這些族人們而言,幾乎與**『裸』的羞辱!

然而這般近乎於羞辱的話語,藍楓卻是喋喋不休地講著,絲毫沒有停歇的趨勢。

「夠了!」

只見得人群之中,一個與藍楓年齡相近的一個少年猛然抬起頭來,用力地緊握著顫抖的拳頭,羞憤地大吼道:「別說了,別說了!」

藍楓的聲音戛然而止,聞言望去,頓時瞧得楊光死死地盯著自己,『胸』膛劇烈地起伏,大口喘息著。

楊光的聲音如同是點燃了炸『葯』的火星一般,令得所有的族人都是齊齊地抬起了頭,無一例外地羞憤注視著藍楓。

淡淡地盯著族人們,藍楓『唇』角勾起一抹淺淺的笑意,平靜道:「怎麼,這就受不了啦?日後你們有一天真的從別人嘴裡聽得這些話的時候,又將如何?你們捫心自問,十分的『精』力,你們在修鍊上『花』了幾分?你們自己的修鍊,居然還需要三位長老來監督,呵,我倒是想問問,你們是幫三位長老修鍊的嗎?」

聽得此言,一群族人中,頓時大部分都羞愧得低下了頭,只有楊光等寥寥幾人坦然地抬著頭,顯然是心中無愧。

「我藍楓之所以能夠在短短兩年時間裡取得今時今日的地位,憑藉的可不單單是所謂的天賦。」鷹般銳利的目光自每一個族人身上掃過,藍楓的聲音之中帶著一抹淡淡的傲氣,「沒有堅定的信念,沒有強大的決心,縱然給了你們天下第一的天賦,也是改變不了你們廢物的本質!」

被這番近乎羞辱的話語罵得憤怒地抬起頭來,然而沒等這些族人開口,藍楓便道:「先別急著否認,你們當中,大多數人都了解我,我的天賦究竟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在豐鎮上,也許我的天賦比許多人都強,但放在紅石城中,卻是不難找出天賦比我更高之人。然而事實證明,那些自小便被視為天才的傢伙,如今卻是大多數都已被我踩在了腳下!」

「如果只有我這一個例子,或許你們還能找到別的借口,但楊光呢?」瞥了楊光一眼,在對方疑『惑』的目光中,藍楓淡淡道:「一年半之前,楊光展現出來的天賦,雖然比在場大多數人強上一些,但也強得有限,然而一年半之後的今天,他所展現的天賦,即便在猛武學院中,也是能夠划入天才的行列。」

深吸一口氣,藍楓目光『逼』視著眾人:「我能做到,楊光能做到,甚至林月、張寒也能做到,你們憑什麼就做不到?你們比我們缺了哪樣,是缺胳膊還是短『腿』兒啊?」

聽得藍楓話語之中鮮明的對比,眾人心頭雖是湧起一股濃濃的恥辱,卻又是無可辯駁。

所謂愛之深、恨之切,藍楓對於楊家的感情,絕對不是那個素未謀面的藍家所能比擬的,正是因為在藍楓心裡,早已將楊家當作自己的家,方才對這些年輕族人有些恨鐵不成鋼,這事兒原本是用不著他去『操』心的,但今日既然有此機會,他自然是一吐為快,雖不指望將這些頗為幼稚的族人點醒,但至少要讓他們心裡明白一些道理。

若是能夠讓這些族人醒悟過來,即使話難聽了一些,即使從此遭到他們的記恨,藍楓也是絲毫不會介意。

因為只有難聽的話,才會在他們心頭留下足夠深刻的印象,時時提醒著他們!

瞧得一群憤憤難平的年輕族人,大長老臉龐狠狠『抽』搐了下,有些無奈地瞟了藍楓一眼:「藍楓這小子,嘴太毒了!」

「還是毒一點好啊,否則這些小傢伙轉頭就忘了。」很是滿意地點了點頭,二長老說話力『挺』藍楓,「這半年來我們說過的話還少嗎?可這些小傢伙哪次聽進去了?反倒這一次,他們看起來似乎觸動很大啊!」

聽得二長老這般推崇備至的話語,大長老揚了揚眉,旋即似笑非笑道:「你以前不是與藍家父子很不對路嗎?怎麼如今卻是處處替他們說話?」

「三叔,不,大長老,你能不能別老是提起此事?」無奈地瞥了大長老一眼,被戳中心頭痛處的二長老,不由得苦笑道:「人人都會犯錯,你難不成還不讓給我一個改錯的機會?」

當年針對藍楓父子的舉動,幾乎成為了二長老人生中最大的污點,想不到此刻竟是再度被大長老提起。

「虧你還知道我是你三叔!」狠狠瞪了二長老一眼,大長老淡淡道:「這些年來,你有多少次給過我這三叔的面子?」

「咳……」尷尬地咳嗽一聲,二長老訕訕一笑,「我那是以事論事,可沒有故意針對您的意思……」

就在身後三位長老談笑間,藍楓收斂了情緒,平靜地對著場中眾人道:「今後究竟打算如何修鍊,你們自己看著辦吧,我便不羅嗦了。不過我希望,今後外人提起你們的時候,會說是楊家的某某,而不是我藍楓堂哥表弟什麼的……」

話音落下,藍楓朝著三位長老點頭示意了下,便徑直地走向演武場的出口。

在其身後,場中的年輕族人們,則是用著異常複雜的目光注視著他的背影,在他們臉龐之上,多了幾分沉穩,少了幾分浮躁,與藍楓初來演武場之時相比,已是截然不同的景象。

美女總裁的超級兵王 便是那幾位不到十歲的孩子,懵懂的眼睛里,也是多了幾分同齡人所不曾擁有的成熟。

微笑著目送藍楓離去,然而轉身之時,大長老卻是故作埋怨地道:「這小子,痛痛快快地說了一大通,之後便這般光棍地走了,還得勞煩咱們幾個給他擦屁股……」

留意到一群年輕族人的變化,三長老笑『吟』『吟』道:「這樣的事情,我倒是不介意多來幾次。」

二長老的心情一掃往日的沉重,也是極為罕見地開起了玩笑:「什麼事情,擦屁股嗎?」

聞言,三長老臉龐一僵。

旋即,三位長老對視了一眼,片刻之後,三人齊齊地放聲大笑了起來,那爽朗的笑聲之中,卻是比往日多了幾分輕鬆自在。 自藍楓在演武場中給族中年輕人上了一堂課之後,所有人的『精』神面貌都煥然一新,原本偷『奸』耍滑之人,如今卻是任何人監督,便拼了命地修鍊,甚至還偷偷給自己加練,那一股子瘋狂勁,讓得三位長老,乃至族長楊逍,心頭都是欣慰無比。。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

而始作俑者藍楓,卻是窩在自家小院之中,幾乎不曾邁出過小院一步。

長久以來保持著刻苦修鍊的他,這兩天卻是刻意地放下了修鍊,大部分時間,都陪伴在父親藍賢龍身邊,給這位習慣了孤獨的中年男人,帶回一絲家庭的溫馨。

待得第三日清晨,藍楓方才向父親辭行,前往猛武學院,與季楓、青『蒙』等人匯合。

行走在大街之上,一襲整潔的白衫與那日漸稜角分明的清秀臉龐相得益彰,儘管藍楓的身形略微有些單薄,卻是依然帶著一股莫名的魅力,惹得不少『花』季少『女』競相偷瞟,一張張白皙的臉蛋上,升起多多紅雲。

在學院大『門』之處等待了片刻,藍楓忽然一笑:「你們總算來了。」

「你來得『挺』早嘛!」季楓微笑道:「聽青『蒙』說你突破到月級後期了,恭喜!」

戲謔地瞟了青『蒙』一眼,藍楓嘿嘿一笑:「他難道沒告訴你,上個月……」

眼睛一瞪,不等藍楓將話講完,青『蒙』便是急急忙忙地開口,威脅地盯著少年:「藍楓,不準說!你要是說出來,咱們連朋友都做不了了!」

「哦,是嗎?」

聳了聳肩,藍楓淡淡道:「我只是想說,我上個月升入三年級了,你急著跳出來幹嘛?」

瞧得青『蒙』那氣急敗壞的模樣,藍楓與季楓齊齊地放聲大笑起來,這傢伙吃癟的樣子可不多見。

片刻之後,學院大『門』之處又陸陸續續地來了一些人,修為最低的也是在元力境四重之上。

而眾人的目光,卻是大多都落在談笑風生的藍楓三人身上,近一年來,藍楓三人名聲大噪,可謂是風頭無限,更重要的是,三人皆是月級後期高手,駕凌於在場大多數人之上,戰鬥力更是彪悍無比,若是三人『精』誠聯手,怕是連日級初期高手,也是不敢小覷。

不過很快,眾人的注意力,便是移向了遠處逐漸走來的兩道身影上,目光之中,也是夾雜著一抹忌憚與尊敬。

「萬長青學長和黑羽學姐到了!」

「他們二人的修為,可是絲毫不低於季楓、青『蒙』與藍楓,甚至,據說萬長青學長的修為在半年前便已經突破到了元力境八重!」

「嘿,你們的消息早就過時了,我可是知道,萬長青學長几天之前再度突破了修為,達到了元力境九重!而且,不單是萬長青學長,黑羽學姐也是在半個月之前突破到了元力境九重!」

「嘶……兩個元力境九重……」

一時之間,眾人望向兩位逐漸靠近的身影的目光,再度凝重了幾分。

聞言,藍楓有些詫異地轉頭望向了那兩道平靜走來的身影,待得瞧見二人的模樣之後,頓時不由得暗暗驚咦一聲:「是他們?」

他隱約記得,當初妖獸暴『亂』之時,他與這二人有過一面之緣。

「他們當時好像跟齊晟在一起來著。」想了想,藍楓喃喃道:「沒想到實力居然也如此強勁!」

連這兩位跟班都擁有著如此實力,可見齊晟的實力是何等強悍。

瞧得藍楓似乎對萬長青與黑羽頗為好奇,青『蒙』略微轉過頭,在其耳旁壓低聲音道:「這兩個傢伙都是首席學員,左邊那個斯斯文文的是萬長青,右邊那個氣質冷冰冰的是黑羽,據說他們與齊晟同屬院長『門』下,平時『交』往甚密。不過,依我看,這兩個傢伙根本就是齊晟的狗『腿』子罷了。」

儘管實力比不過二人,但提到這二人時,青『蒙』的語氣卻是頗為不屑。

在其心頭,顯然是極為瞧不起這兩個甘願做人家狗『腿』子的傢伙。

「行了,話不要說得那麼難聽,人家愛怎麼選擇,與你何干?」聞得青『蒙』那頗為不屑的語氣,藍楓啞然失笑,有些同情地瞟了萬長青與黑羽一眼,堂堂兩大首席學員,到了青『蒙』這傢伙嘴裡,卻是成了兩個狗『腿』子,不得不說,這傢伙的嘴,有時候還是『挺』損的。

忽然之間,青『蒙』低呼道:「靠,他們該不會聽到我說的話了吧?」

只見得萬長青與黑羽居然徑直地朝著藍楓三人所在之處緩緩走來,表情也是略微有些不善,隱隱帶著一絲敵意。

「慘了慘了,看來他們真是聽到了。」青『蒙』哭喪著臉,旋即碰了碰身旁的藍楓,「瘋子,藍楓,一會兒你們倆可得幫我頂住啊!單憑我一人,恐怕還干不過他們……」

季楓斜瞥了青『蒙』一眼,打趣道:「你剛才不是還振振有詞嗎? 娶一送一:神秘老公惹不起 怎麼,現在才知道怕了?」

「怕?我青『蒙』會怕他們?開什麼玩笑!」青『蒙』頓時『挺』起『胸』膛,大聲地道:「我不過是擔心他們人多欺負人少罷了,若是單打獨鬥,我可不怵!」

「哦?是嗎?」有些懷疑地盯著青『蒙』,藍楓用著兩根指頭托著下巴,笑『吟』『吟』道:「那要不我與瘋子幫你擋住一個,另一個『交』給你自己對付,如何?」

季楓深以為然地點點頭:「藍楓的提議不錯,就這麼辦吧!」

青『蒙』面龐一僵,望著季楓與藍楓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旋即頹然地低下頭:「好吧,我承認,我確實不是那兩個傢伙的對手。」

「不開玩笑了,他們來了。」略微抬頭,餘光掃見離得不遠的青年男『女』,藍楓收斂了臉龐上的笑意,神情嚴肅了幾分。

季楓與青『蒙』也是一同抬頭望向不遠之處的兩道身影,表情認真起來。

在三人平靜的目光注視下,萬長青與黑羽在三人身前方停下了腳步,掃了三人一眼之後,二人的目光最終停在了藍楓身上。

周圍眾人忽然停止了『交』流,目光無一例外地匯聚在五人對峙之處。

「咦,他們好像是沖著你來的。」青『蒙』輕輕捅了一下藍楓的手臂,低聲說道。

就在青『蒙』話音落下之時,萬長青扯了一下領口,漫不經心地彈了彈袖口之上並不存在的塵垢,旋即目光懶懶地移向藍楓,淡淡道:「好久不見,聽說你的修為突破到了元力境七重?」

在其身旁,黑羽則是目光冷漠地注視著藍楓,沉默佇立。

眉頭微微皺起,留意到四周眾人的目光皆是匯聚於此處,藍楓沉默了下,旋即緩緩舒展眉頭,淡淡一笑:「似乎有這回事兒。怎麼,礙著你哪兒了嗎?」

「有事說事。」季楓往前邁了一步,與藍楓並肩而立,旋即對著萬長青冷聲道。

青『蒙』沒有開口,不過卻與季楓幾乎不分先後地往前踏了一步,站在藍楓的另一側。

有些意外的注視著二人的舉動,萬長青笑了笑,對於季楓之言,如若未聞,打量了藍楓幾圈之後,方才緩緩開口:「我只是想奉勸一句,元力境七重雖然厲害,但在咱們學院中,超過元力境七重之人,還是有著那麼幾個,莫要把自己看得太高,否則,若是不小心摔了下來,很疼的。」

眉頭猛然皺起,青『蒙』面『色』不善地盯著萬長青:「你小子故意找茬嗎?」

前夫請節制:老婆約嗎? 「找茬?」淡淡地瞧了青『蒙』一眼,萬長青平靜地搖頭,「我可沒那個興趣!」

擺了擺手,藍楓阻止青『蒙』開口,目光直直地落在萬長青身上,冷靜地道:「是齊晟派你們來的嗎?」

「齊晟師兄?」略微愣了愣,萬長青啞然失笑,「你想多了,齊晟師兄那般驚才『艷』絕的天才,哪有功夫在意你們這些小魚小蝦?」

這話,讓得藍楓三人幾乎是齊齊皺起了眉頭。

「呵,小魚小蝦么?」定定地注視萬長青良久,藍楓輕輕吐了一口氣,漆黑的眼眸之中掠過一道微不可察的『精』芒,旋即淡淡地道:「今後若是有機會,我這小魚小蝦倒是很想領教領教你們的厲害。」

眼眉一挑,萬長青訝異地望了少年一眼,旋即渾不在意地道:「好啊,我們等著你隨時來戰!」

無視了臉『色』鐵青的季楓與青『蒙』,萬長青說完之後,便對著身側的冰冷『女』子淡淡道:「黑羽,我們走吧。」

冷漠的目光掃了藍楓一眼,冰冷『女』子淡漠地轉過身,對著萬長青微微點頭。

臉『色』『陰』沉地注視著二人逐漸遠去的背影,沉默良久之後,青『蒙』用力地握了下拳頭,咬牙切齒地道:「這兩個傢伙,簡直太囂張了!」

季楓也是冷冷地眯著眼,聲音沙啞道:「所謂的首席學員,原來也不過如此。」

一個是連任數屆的至尊新人王,一個是蟬聯競技榜第一名兩年之久的存在,他們二人皆是心高氣傲之輩,一般人根本不被他們放在眼中,便是藍楓,也是在經歷了許多事之後,方才得到二人心頭的認可,可以想象,二人骨子裡是何等的驕傲。

然而這般驕傲的二人,今日卻是遭受到連番的不屑與嘲諷,心底之處,不出意外地燃起了熊熊怒火。 用力地握了一下拳頭,藍楓長長吐了一口氣,半晌之後,方才緩緩收回目光,冷靜道:「就讓他們先囂張一陣子吧,離首席爭奪賽還有一年,希望那時候他們還能有著這樣的底氣!」

經此刺『激』,藍楓那顆略微鬆散的心,也是再度緊繃了起來。.最快更新訪問:щщщ.79XS.сОΜ。

萌妻擒拿酷總裁 單單是顯『露』在外的元力境七重的修為,似乎還是有些不夠啊!

「不錯,元力境九重並沒有想象中那麼難以達到,一年時間,足夠了!」深吸一口氣,青『蒙』沉聲道。

季楓點了點頭:「原本還對那幾個老牌首席學員有些忌憚,如今既然撕破了臉皮,便沒什麼好顧忌的了。」

幾句話的功夫,三人心頭便是默契地達成一個約定。

「算了,不提那兩個掃興的傢伙了。」甩了甩頭,藍楓的目光忽然投向遠處,望著兩道靚麗的身影,動作略微頓了一下。

順著其目光望了過去,青『蒙』嘿嘿一笑:「這就是我給你說過的甘家姐妹『花』,怎麼樣,漂亮吧?」

「漂不漂亮,我不做評價,不過她們的實力的確不錯。」領悟了吐息鍛造法第二重境界『入化之境』后,藍楓的靈魂感知也是強化了許多,只要距離不是離得太遠,便能夠模糊地感應到對方的實力,儘管略微有些模糊,然而這種能力,卻是依舊讓得無數人羨慕。

傳聞中的美少『女』天才,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不出意外,這一大一小兩位美貌無雙的天才『女』學員的到來,剎那間便是引起了陣陣『騷』動。

這般動靜,甚至比萬長青與黑羽到來時還要熱烈幾分。

上一刻還處於目光焦點的萬長青與黑羽,頓時間變得無人問津,周圍的熱鬧氣氛,也是立即冷清下來,讓得二人眉頭皆是略微皺了下。

「呵呵,兩位學妹不愧是百年難遇的天才,短短數月不見,給人的感覺,似乎又強了不少!」猶豫了下,一位自詡天賦與容貌皆是過人一等的青年男子,臉龐上掛著和煦的笑容,緩步走上前去,微笑著柔聲道。

感受到對方那難以遮掩的熾熱目光,早已習慣被人搭訕的甘箐箐,頓時禮貌卻又生疏地微笑點頭:「謝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