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這種感覺真是太舒服了。

……

就在袁滿突然運用「大力丸」的威力,瞬間反敗為勝的時候,金-卡戴珊所站的位置,恰好看到了袁滿威風凜凜、鋼鐵直男般的黃瓜!伴隨著袁滿手臂用力的瞬間,昂首挺立!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是。」

喬安停頓片刻,神色突然嚴肅了起來,「要給自己的妻子足夠的信任。這並不難,你們是要過一輩子的人,試著去相信她,比什麼都重要。」

回到別墅,陸胤第一時間去問傭人林沁兒在哪。

傭人說她已經回卧室休息了。

「知道了。」

傭人叫住了他,「先生,夫人是哭著回來的。」

說到這,傭人面露難色,「您也別嫌我多管閑事,夫人她看上去很傷心,回來就把自己關在了卧室里。您……還是上去哄一哄吧。」

陸胤眸色微暗,輕點一下頭,「我知道了。」

卧室門口,陸胤抬手握住門把,擰不動。

她從裡面落鎖了。

陸胤轉身要走,想了想,又回來了,在門前站定。

抬手敲門,「是我。」

卧室里,沒有任何回應。

在慕家官邸,她就紅了眼眶,傭人說她是哭著回來的,想必是一路上都在哭。

從慕家官邸哭了一路,哭著回來的。

嘆息一聲,他就站在門口,「是我誤會你了,我向你道歉。」

卧室門,嚯的一下拉開。

林沁兒哭得紅腫的雙眼,映入他眼裡,他猜的果然沒錯。

視線緩緩下移,落在她拉著行李箱的手上。

「你要去哪?」

林沁兒吸了吸鼻子,繞過他,拉著行李箱就走。

手腕被人攥住,陸胤拉著她,不讓她走,林沁兒使勁掙扎,掙扎不開,索性就轉身面對他。

用一雙哭過的雙眼,控訴他。

「喬喬鬼點子多,你跟她商量好的,為什麼不告訴我?」

「……」

「不覺得玩這些很無聊么?」

「……」

「好好好,是我的錯。不該懷疑你,明知道你不能說話,還相信喬喬的話。是我的錯,我向你道歉。抱歉。」

林沁兒甩開他的手,陸胤輕笑一聲,一手按了按額角,「還在生氣?」

「……」

「我們本來就不是因為相愛而結婚,你應該有心理準備我們不會像正常夫妻一樣彼此信任。但今晚的事,確實是我不對,這一點我承認。」

想了想,陸胤拿出皮夾,掏出一張黑卡,遞給她,「拿去隨便花。」

這是什麼意思?

用錢打發她?

林沁兒搖頭,臉色出奇的憤怒。

「妻子花丈夫的錢,不是天經地義么?」陸胤拿起她的手,將黑卡塞進她手裡,「密碼是我生日。」

林沁兒還是不肯收。

陸胤嘆息一聲,「不是說哄女人開心,只要讓她們盡情買買買就行了么?我不擅長哄女人,所以……」

他突然發現,林沁兒不能說話,還真是一件令人鬱悶的事。

就像現在,一直都是他一個人在說話,像是唱獨角戲一樣。

她的想法,他一無所知。

攥著她的手腕,往書房裡帶。

林沁兒一步三回頭,看著自己的行李箱,陸胤不耐的道,「別看了,一會兒讓傭人送回衣帽間收拾好。」

被按在辦公桌前,A4紙和鋼筆,擺在她面前。

林沁兒懵了,緩緩抬起頭,用眼神詢問,他想幹什麼。 睜開眼睛,袁滿感覺神智非常的清晰,這要多虧了羅柏給自己安排的舒適的大床。

看了眼時間,早上8點,距離球隊酒店大廳集合的10點還有2小時,該起床了。

袁滿坐起身來,突然感覺大腿根部有些異常,將被子掀開一看,自己的大腿內側竟然各有一塊如月半彎似的紅紅的印子,就像是有重物壓了很久形成的痕迹一樣。

袁滿用手撫摸了一下,倒也不怎麼疼,就是有些黏黏的。

仔細的袁滿低頭一看,還在床上找到了幾根褐色的長頭髮,這一看就是女人的啊!

酒這個玩意真是可怕,竟然能讓人對自己的身體失去控制,袁滿只知道自己昨晚喝斷片了,從躺到床上到現在起床,中間什麼記憶都沒有。

以後堅決不喝酒!袁滿下定決心。

就在袁滿準備起床洗個熱水澡的時候,突然傳來了敲門聲,袁滿立即把被子蓋上,向門口問道:「誰?」

「是我,羅柏。」

「請進。」

羅柏推開門,見袁滿有些緊張的躺在床上,便立即來到袁滿的床前,用手摸了摸袁滿的額頭問道:「袁滿,聽我姐姐說你生病嗎?」、

「嗯,生病?」袁滿感到莫名其妙,「誰告訴你的,沒有啊。」

「哦,是金告訴我的,昨天晚上我看到她從你房間里出來,問她幹什麼,她告訴我說,你弟弟發燒想吐,所以她幫忙照顧了一下。」羅柏的表情看起來非常正經,「我想什麼你弟弟,肯定是說你發燒了,所以今天早上過來看看你。」

「這個…」袁滿一時語塞,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好。

抬起頭,袁滿看到了羅柏眼神里的狡黠。

這傢伙!

實乃人間悲劇,竟無語凝噎!

在羅柏離開之後,袁滿才驚覺,自己昨天晚上可能被金-卡戴珊偷襲了,還是一招坐地吸土般的****!

這一招可真猛啊,竟然在自己的大腿上留下了痕迹,恐怕沒個一時半會是別想消掉了。

當與卡戴珊家族的成員們告別的時候,袁滿看到了金-卡戴珊臉上隱藏的微笑。不過…為何科勒-卡戴珊的臉上也帶著類似的笑容…袁滿不禁有些心慌。

轉過身來,袁滿看到了站在一旁的亨弗里斯,頭上戴著一頂綠色的遮陽帽,帽子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

……

12月8日,騎士啟程前往芝加哥,將在第二天的晚上迎戰東部勁敵–芝加哥公牛!

而在這一天,本賽季NBA聯盟的交易大門也正式開啟了!

根據騎士球探回報,對於之前斯科特要求觀察的兩名球員進行了分析,兩名球員都是非常值得簽約的對象!

對於球探的回復,袁滿感覺與有榮焉,畢竟這兩個球員都是自己向斯科特推薦的,而斯科特得到球探的回復后,也對袁滿的眼光刮目相看。

根據球探對哈桑-懷特塞德觀察后提供的報告是:

姓名:哈桑-懷特塞德;

身高:2.13米;

體重:103公斤;

球隊:薩特拉門托國王;

說明:本賽季二輪總33順位新秀,本賽季少有出場,但根據體測成績看,具備不俗的運動能力,在大學期間以籃板球和籃下的蓋帽見長。雖然身體力量還比較一般,但是出色的跳躍能力和反應速度讓他在防守端威力十足,具有優異的體型、力量和潛力以及良好的靈活性和跑跳運動天賦,7英尺的身高擁有7英尺7英寸的臂展,對比賽充滿激情,是一股強大的防守力量。不足之處是進攻能力欠缺,有時在傳球上顯得不夠靈活。

球探告訴斯科特和德魯,對於目前內線缺乏人手的騎士來說,懷特塞德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而且薪金上完全沒有問題。至於國王隊的心裡價位,一個下賽季的二輪選秀權加上部分現金即可。

斯科特點了點頭,表示自己需要再看一看球探拍攝的比賽錄像,然後找球隊老闆丹尼爾-吉爾伯特商量一下再做決定。

至於還在大學效力的克雷-湯普森,球探通過對湯普森幾場大學比賽的觀察,也做出了相應的報告:

姓名:克雷-湯普森;

身高:2.01米;

體重:90公斤;

球隊:華盛頓州立大學;

說明:進攻方面,投射是克雷-湯普森最大的價值,但進攻手段較為單一,像一名投籃機器,無法扮演持球人的角色,三分球是湯普森的絕招;防守方面,湯普森能防守3個位置,但身體還略顯單薄,防守的短板是運動能力不足,但他十分頑強。

選秀:預測下賽季參加選秀的克雷-湯普森的選秀順位在11順位,被金州勇士選中。

看完球探對於湯普森的報告,斯科特不禁嘀咕了起來:「11順位?那可是很高的順位了,按照本賽季騎士的戰績,恐怕得不到這麼高的簽位。」

不過斯科特還是對湯普森產生了很大的興趣。

向球探要過了比賽的錄像帶后,斯科特和德魯就看起來了湯普森在比賽中的表現。

「這是剪切還是完整的視頻?」斯科特看了一會兒,向場邊的球探問道。

「是完整的視頻,拜倫。」球探回答道。

視頻里,克雷-湯普森幾乎在同樣的位置,用同樣的姿勢,連續命中三記三分球。

「我感覺好像一直在看錄像回放。」德魯開玩笑的說道。

「德魯,去查查這個傢伙,無論下賽季我們的簽位是怎樣的,我要得到他,必要的話,可以考慮通過交易的方式拿到更高順位的選秀權。」斯科特只看了大概5分鐘,就發現自己完全被視頻里的傢伙迷住了,而且這傢伙的打球風格和特點非常適合現在的騎士隊。

「包在我身上。」德魯也覺得發現了一個大學里的瑰寶。

交易日大門開啟的當天,就發生了一筆重大的交易,這筆交易涉及三支球隊,火箭、湖人、籃網完成三方交易,火箭送出一個2012年選秀權從籃網得到泰倫斯-威廉姆斯,籃網送出喬-史密斯和兩個次輪選秀權從湖人得到薩沙-武賈西奇和一個2011年首輪選秀權,而湖人送出武賈西奇2011年首輪選秀權而得到了籃網的喬-史密斯和兩個次輪選秀權。

在上述交易發生沒多久,魔術、太陽、奇才三隊也完成了一筆震撼聯盟的大交易。

魔術將文斯-卡特、皮特魯斯、戈塔特和一個2011年首輪選秀權以及300萬美元現金給太陽隊,得到了特科格魯、理查德森和厄爾-克拉克,接下來魔術又送出劉易斯去奇才隊換來了「大將軍」阿里納斯。

第二天早上,也就是12月9日上午,袁滿所效力的騎士隊完成了一筆小交易,用一個2011年次輪選秀權加上100萬美元的現金,從國王隊交易到了本賽季的新秀球員,司職中鋒的哈桑-懷特塞德。

相比較前一個的兩個大交易,美國各媒體對這筆交易的關注度不是很大,甚至不少騎士球迷還質疑球隊,按照球隊目前的戰績,下賽季的次輪選秀權應該是二輪第一位或者第二位的,運氣好的話說不準還能再選到一個袁滿這樣的球員,幹嘛去交易一個在國王連場都上不了的傢伙。

雖然質疑這筆交易的騎士球迷很多,但是袁滿知道,球隊交易來了一個不錯的幫手。

哈桑-懷特塞德,歡迎你!

袁滿在twitter上率先向新隊友表示了歡迎! 陸胤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雙臂環抱著,下巴抬了抬,「想說的話,寫出來。」

林沁兒遲疑了。

陸胤拿起鋼筆,塞進她手裡,「寫。」

林沁兒低頭,寫了一句:我不知道說什麼。

「把你的想法告訴我。」

林沁兒:我沒有想法。

陸胤眉頭一皺,剛要拔高音量,轉念一想,又壓低了幾分,「還在置氣呢?我道歉了,也誠心誠意的想要補償,給我個機會,嗯?」

林沁兒低頭,坐在大班椅上,背脊挺得筆直,握住鋼筆的手,刷刷刷寫下:我是生氣,但不全是氣你,是氣我自己。

「行了,你有什麼好氣自己的,不氣。要是還覺得生氣,就使勁花錢。花我的錢,讓我心疼。」

林沁兒:我花不完。

「那就花到完為止。」

林沁兒噗嗤一聲笑了:恐怕花一輩子也花不完。

「這就對了。」陸胤姿態慵懶的坐在辦公桌上,長腿支著地面,看到她笑了,氣氛也不似剛才那麼緊張了。

他姿態也放鬆了不少,一手落在她腦袋上,揉了兩下,「不氣了?」

林沁兒想了想,點頭。

陸胤哭笑不得,還真是好哄。

她還是把卡還給了他,寫道:我還是不能花你的錢,就像你說的,我們不是正常的夫妻。

還真是……死腦筋。

陸胤有些頭疼,第一次發現,錢竟然有送不出去的時候。

抬眸,掃了她一眼,林沁兒無比真誠的跟他對視。

他把卡塞回去,「拿著,別讓我說第三遍。」

她使勁的往後躲,就是不肯接,陸胤擰眉,「林沁兒,你要惹我生氣是不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