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雲瑾想到了她給它取名字的時候表現出來的人性化,表示可以理解!

雲瑾對翠書說道:「拿給我看看。」

翠書知道這條蟲子是冥風交給雲瑾的,冥風大人既然會將這條蟲子交給夫人,那麼說明,這蟲子絕對不會對夫人造成危害,所以她很放心把玉盒放到了雲瑾手上。

雲瑾看到躺在玉盒中央的青灰色的蟲子,打了個招呼,「嗨,小灰!起床了!」

噬靈蟲被悶了一下午總算見到那個可惡的女人了!

那是什麼鬼稱呼!

噬靈蟲消息的抗議,決定用屁,股對著她!胖乎乎的小身體,意外的靈活,很快就轉了過去。

雲瑾沒有障礙的就理解了這條小胖蟲的意思,笑了起來。

「哎呀,小灰這是生氣了嗎?」

噬靈蟲繼續裝死中。

雲瑾見狀說道:「咦?不理我啊?是睡著了嗎?那好吧,既然睡著了你就睡吧,晚飯正好可以省了,畢竟就算是低階靈草也很難找啊!」

雲瑾一邊說著,一邊準備將玉盒給蓋上。

席少撩情:欲寵不休 就在雲瑾將盒蓋,關上三分之二的時候,噬靈蟲迅速的轉過身,昂起頭,對著雲瑾扭了扭身體!

雲瑾送開了盒蓋,重新打開。

雲瑾笑道:「怎麼啦?肯理我了?不裝睡了?」

噬靈蟲開始懷疑自己跟著這個女人從魔宮出來的決定到底正不正確!這女人太壞了!

雲瑾從盒子裡面,拿起一片葉子,這葉子應該是翠書口中的低階靈草吧。

雲瑾用葉子撓了撓噬靈蟲的小身子,「小灰啊,怎麼不肯吃靈草呢?是不是中午的靈果把你給撐飽了,所以不想吃呀?」

噬靈蟲被雲瑾用葉子騷擾的身上癢了起來,扭動著身體想要避開那靈巧的動作。

噬靈蟲真相淚流滿面,你個壞女人,拿個低階的靈果哄我吃了后,還弄來了更低階的靈草想要喂我!現在還用靈草來戲弄它,從出生以來,噬靈蟲就沒有受過這麼大的委屈!

噬靈蟲越想越傷心,眼睛就濕潤潤的起來,還有著晶瑩的液體從它眼中流出來。

雲瑾見到小小的噬靈蟲眼中一閃的光芒,手中的動作停了下來。

把玉盒湊近一看,小胖蟲居然哭了!

雲瑾手足無措,連忙把手裡的靈草放下,「別哭呀,小灰,我跟你鬧著玩的呢!真的,不會斷你糧的,你別哭啊!」天啊!她為什麼手賤把一條胖蟲給弄哭了,尼瑪啊!誰來告訴她,蟲子也是可以哭出來的啊!

噬靈蟲聽到那女人用那麼清軟的語氣對它說話,有點輕飄飄的,這還是那女人第一次對它這麼溫柔!於是哭的更凶了。

雲瑾見到那小胖蟲雖然很小隻,可是那淚水還挺洶湧了,居然多的凝結成了一粒露珠大小,滴在了放在旁邊的靈草上面,那露珠晶瑩剔透,散發出一種瑩瑩的白光。

左邊一滴,右邊一滴,落完了,那小胖蟲居然停止了流淚了。

噬靈蟲也覺得奇怪,它用力的想再別處眼淚來,想再聽一聽那女人用柔軟的調子來哄它,可怎麼使勁都哭不出來了!

噬靈蟲低下頭,見到一左一右出現的液體,整隻蟲都驚呆了!

如果它能夠說人話的話,肯定會狂暴的想說:「卧槽!」

這不是它的凝露嗎! 喬斯年走後第二天,葉佳期親自送小帆帆去上學。

因為小傢伙說,今天要開家長會。

以前這種事都是孟沉來做的,但這次孟沉陪著喬斯年出去了,喬乘帆就讓葉佳期幫忙。

「七七,我跟我同桌小朵朵說,我媽媽很漂亮。」

喬乘帆坐在車裡,抓著葉佳期的手。

「所以七七,你就做我媽媽吧,一天就行。」喬乘帆滿含期待地看著她。

葉佳期扶了扶額頭:「答應你。」

「嗯!」小傢伙很開心,「七七最好。」

「小傢伙,你之前不還說要娶我嗎?怎麼現在改變主意了?」

「搶不過老喬。」喬乘帆癟起嘴巴,蔫蔫的。

晶亮的大眼睛里閃爍著屬於他這個年紀特有的純真!

這是葉佳期第一次來開家長會。

「喬太太,喬乘帆小同學上課很認真,成績也很好。」班主任老師誇獎道。

葉佳期笑了,她就知道小帆帆是最好的。

「那他和同學們關係好嗎?」

「很好呀,他是班長,經常幫助班上其他的小朋友。互幫互助,很友愛。」

「小傢伙在家裡倒是有點小脾氣呢!」葉佳期笑道。

沒想到,在學校這麼聽話。

「喬太太,就是喬乘帆小同學不太愛參加班級活動,你們可以多鼓勵鼓勵他。」

一聲「喬太太」叫得葉佳期略微不自在。

她的臉紅了一下,長睫毛微微翕動,眼皮子輕輕垂下。

「為什麼呢?」

「可能是班級活動大部分需要父母一起參加、鼓勵,而你和喬先生,沒有來過學校。」班主任記得很清楚。

一直都是喬先生的秘書來。

喬太太也是第一次來幼兒園參加家長會。

「我爸爸媽媽忙……」喬乘帆在一旁小聲道。

「這樣。」葉佳期有些尷尬。

喬斯年那樣的人,是絕對不會來參加這些活動的。

而她,也只是個冒牌媽媽。

喬乘帆懂事得讓人心疼。

「你們可以多參加一些這樣的活動,陪孩子度過快樂的童年。」老師建議道。

「我很快樂的。」喬乘帆立馬替葉佳期和老喬辯解,「和爸爸媽媽在一起就很快樂了。」

才不要參加活動。

他抓著葉佳期的小手,霸道起來,那小模樣特別像喬斯年。

老師笑了,摸了摸他的腦袋:「有機會的話,還是讓爸爸媽媽一起來呀。」

「我和他爸爸……以後會抽時間的。」葉佳期道。

「好,喬太太,您和喬先生把喬乘帆小同學教得很好。」老師笑眯眯道。

葉佳期不自在地笑了笑,跟她沒有什麼關係啊,都是他爸爸教得好。

有時候她挺不明白——

喬斯年能把喬乘帆教這麼好,為什麼沒把她教得又優秀又能幹?

難道真的是基因問題?

唔,她不想承認啊。

一個早上,葉佳期就一直忙著給小傢伙開家長會。

而小傢伙一直在跟他的同桌小朵朵吹牛。

說自己有個漂亮的媽媽,還有個帥氣的爸爸。

小朵朵被他哄得一愣一愣的。

葉佳期笑了,小傢伙唬人的本事都快趕上喬騙子了。 噬靈蟲現在特別不能理解。

為什麼它每個月只能吐一次的凝露,會再次出現。

還是以這麼奇怪的方式出現!

本來上次它用凝露化為絲線進入了那個女人身體之中。

用那實體話的凝露將那個女人肚子裡面的小崽子給包圍起來。

它就不明白了。

這個延續了幾百年每個月只會有一次的凝露的規律,居然被打破了。

凝露再次出現了,還是以眼淚的方式出現的。

不過話說回來,噬靈蟲回想了一下自己的蟲生,今天好像是它第一次哭這麼長時間,哭的這麼投入。

噬靈蟲突然緊張了起來,本來凝露只能一個月一次,現在又出現了,是不是它的身體出了什麼問題?

雲瑾見到那條小胖蟲突然安靜起來,趴在那裡一動也不動。怎麼回事?

被它哭的海量也驚呆了嗎?

不過雲瑾覺得那兩滴在靈草上面跟露珠大小的淚水,還真好看。

雖然很小,但就像是一種白色的寶石一樣,熠熠生輝。

不過再好看,雲瑾覺得那條已經成呆狀的小胖蟲比較重要。

不知道是不是相處了一會兒,加上它那人性化的反應,讓雲瑾對它最初的懼怕感和厭惡感漸漸的消失了,現在雲瑾覺得可以沒有壓力把那條小胖蟲抓到自己手上。

那觸感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不能接受,軟軟的,涼涼的,有點像是果凍一樣的……

雲瑾用食指摸了摸噬靈蟲的小身子,「小灰,你怎麼啦?怎麼突然沒有精神了?是不喜歡吃葉子嗎?那還是吃果子,你接受嗎?」

說著雲瑾讓果果拿出一枚靈果出來。

果果有點捨不得,本來適合夫人身體食用的靈果就不多了,夫人都只是每天一個,現在還要分出來給一條蟲子,居然還比夫人吃的要多。

雲瑾又朝果果看過去,果果來慢吞吞的拿出了一個艷紅色小果子。

雲瑾把這枚果子放到噬靈蟲的面前。「好了,小灰,別不高興了,我以後保證不用葉子撓你了好不好?冥風說你食量會很大,需要一日三餐的準時喂,你現在應該也餓了吧?來吃果子吧?」

噬靈蟲剛剛進入了冥想狀態,將自己的身體上上下下,里裡外外檢查了一遍,沒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那就是說,它開發出了一個新的產生凝露的途徑?

不過,要它哭成這樣,產生凝露的話,還是算了。

反正凝露的多少,對它的用處不大,只是增加它本身的價值罷了。

倒是那女人肚子里的小崽子,需要很多凝露去滋養身體呢!

這時噬靈蟲從冥想的狀態出來,就聽到那女人輕柔的聲音,正哄著它吃果子?

那幾乎沒什麼靈力的靈果還吃?

噬靈蟲睜開眼睛,就看到了一個艷紅色的果子堵在了自己前面。果然還是同一種靈果,這類靈果對於人類來說是很滋養身體的,裡面的靈力能夠讓人類的身體承受的了,並且能夠消化掉!可對於它這種專門以靈植靈果為生噬靈蟲來說,這種果子,它們看都不會多看一眼,更何況是吃了!

噬靈蟲低頭一看,咦?居然不是在玉盒裡面了!

噬靈蟲抬起小腦袋,就看到那女人正對著它笑。

不知道怎麼,噬靈蟲覺得自己的心突然變得很柔軟起來。

它覺得自己還是有地方不對勁,為什麼其他的修真者對它小心翼翼的供奉著,喂它喝濃郁的靈水,高品階的靈果靈草,永遠對它都是誠惶誠恐的模樣,它卻對這些修真者不屑一顧。但是眼前這個壞女人,從見它第一次開始就尖叫著要扔掉它,是兩次!!還給它取那麼難聽的名字,故意戲弄它,最可恨的還把它惹哭了!可是,可是當這個女人沖著它笑起來,它就覺得心裡暖暖的,甚至希望這種感覺能夠持續下去。

如果噬靈蟲生活在現代的話,會有一個準確的此來形容它,那就是抖M!

雲瑾覺得自己是不是把這小胖蟲折騰的太厲害了,導致現在看起來都沒什麼精神,雲瑾把手裡的靈果撕開薄薄的果皮,露出裡面甜美多汁的果肉,再次放到噬靈蟲面前,「小灰,哭了那麼久,沒有力氣了吧,趕緊來吃了!」

噬靈蟲心裡很嫌棄,卻抬起了腦袋,在那果肉上面咬了一口。

雲瑾見它開始吃了,總算是放心了。

就靜靜的攤開手掌,看著小胖蟲吃果子。

噬靈蟲吃靈果的速度讓雲瑾覺得詫異,明明是它幾倍的果子,卻在十分鐘以內這個果子就被它吃完了。

雲瑾在噬靈蟲吃完后,就把它放回原來的玉盒之中,小心的避開了,那靈草上面的兩滴凝露。

洗了手后,雲瑾看著小胖蟲正盯著它的兩滴眼淚,感覺到她在注視的它,小胖蟲抬起頭,朝她看過來,又扭著身體爬到那凝露的靈草上,再抬起頭看向雲瑾。

雲瑾覺得那小胖蟲黑色的小眼睛中似乎是想告訴自己什麼。

可惜雲瑾沒有能夠領會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