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的願望沒有實現,沒有巨型電鰻再出現。

海里顯得一片平靜,只有溫馴的小魚在水裡游來游去。

方平與冰豹王返回金鯊戰艦上。

冰豹王還在哆嗦,不是冷,是軀體每個細胞里還殘留著被電的震動,神智有些混亂,被電得七葷八素的,打著牙關道:「公子,這種健身運動不是很適合我做。搞到我身上好像都有了電力。幸好我也不差,不然今日就成了烤肉了。」

「沒事吧?」方平拍著冰豹王的肩膀問道。

「現時沒事,恐怕有後遺症,老了的時候會痴獃。」冰豹王抖著身上的水花道。

「不用怕,要是我成神了,不會忘記你的。沒有聽過一句名言么,叫一人升天,雞犬飛升。別人成神時連家中的雞狗都惠及到了,你是我的得力坐騎,更加不會虧待你。到時連你一起度成豹神,讓你想死都沒機會死。」方平揚了揚眉毛,安慰道。

「那以後就要靠公子多多照顧了。」冰豹王非常歡喜道。

方平估計,要是自己再吞噬十條八條巨型電鰻,應該就可以突破到九階魂力了。可惜功虧一簣,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這種天賜良機可遇不可求。

「他們飛霞國豢養了多少條這種巨型電鰻?」方平盤膝坐在甲板上問道。

冰豹王也蹲坐下來,晃了晃腦袋,回復幾分清醒,道:「哪能豢養多少條,他們飛霞國就豢養了五條巨型電鰻,一般不會放出來的,除非是面臨強敵才會用來攻擊敵人。一下子就被我們殺了三條,他們不知多心痛。這種巨型電鰻至少也養了數百年了。並不是一年半載養成這麼大的。要養這種電鰻,耗費很利害。」

「怪不得魂力這麼充沛!」方平咂著嘴,回味無窮,淡笑道。

「可惜沒有見到那條電鰻王,要是吞噬了那條電鰻王,估計公子的魂力會升得更多。」冰豹王道。

「莫非還有電鰻王?」

方平又用意識去掃視一番,沒有發現殺氣。

「剛才沒見到電鰻王,肯定是在某個地方了。要是它殺過來,那就好極了!」方平心裡暗暗祈禱道。

金鯊戰艦向海雲國航行了半天,方平站在甲板上,眺望著春天的海景,心裡想著要是能在巫王那裡拿到脫鰭丹就好,到時安麗莎將成為自己的人。想著想著,他心神有些蕩漾,嘴角有些許的邪笑。

「公子,快看,那邊有海雲國的船隻。」冰豹王大叫道。

方平正在出神地想著日後與安麗莎一起過童話一般的生活,被冰豹王突然高聲打斷了美夢,回過神來,手搭涼棚遮住陽光,果然見到數里之外有一船掛海雲國旗幟的戰艦在緩緩而行。他的視力非常好,見到那艘戰艦船頭甲板上站著的正是雅姬。他知道雅姬是那種清高的女子,只可遠看,不可近品,否則會惹來無趣。他沒有想上去打招呼的衝動。

可此時,雅姬也瞧見了方平的金鯊戰艦,開始她還沒瞧見方平,待又近了一些之後,把方平認出來,居然臉現驚訝與興奮。本來她的臉色頗為憂鬱,見到方平之後,眼神變得有了光澤。

一盞茶工夫,兩艘戰艦相距不過五十丈。

方平佯裝沒看到雅姬,他不想討沒趣,自己趕自己的路。任對方多麼清高,也奈何不了自己。

哪知,一向高傲的雅姬主動問好:「方平,很久不見了。」

對方那帶著些許沙啞的聲音非常有誠意,倒令方平頗為吃驚,想當日,並沒有得到她的青目,為何此刻變得這麼好說話。他打量一眼身材端莊卻出色的雅姬,微微點頭道:「原來是雅姬小姐,多日不見,越發顯得漂亮了。從哪裡回來?」

「說來話長,待我過去再跟你道明。」

雅姬這種愛面子的女子,居然也不顧形象地從她的戰艦上飛躍過來,在海面輕輕點了幾下,濺起一**漣漪,然後借力躍上了金鯊戰艦的甲板上,落在了方平面前。

方平吃了一驚,無異於見到自己的死敵,他想不到這麼個美人會投懷送抱,真是大大出乎意料。他從來沒想過對方會做出這種行為,他總是認為雅姬是個拒人千里的絕艷女子。

「不知雅姬小姐有什麼指教?」方平想起無事不登三寶殿,暗忖對方必定是有事求自己,否則不會這麼熱絡。

果然,雅姬顯出了焦急的神色,長長吁了一口氣,輕啟櫻唇憂鬱道:「我想求你一件事。不知你意下如何?」說完,她用那雙玻璃一般透明的黑眸子凝望著方平,等待方平的回答。

「什麼事呢?」方平心一沉,剛剛還興奮的心情消失了一半。

「你可不可以去龍威海軍搬救兵來助我海雲國一臂之力?只要你答應,那你要什麼,我也會給你。」雅姬激動地握著方平的雙手,快速道。她把希望都寄托在方平的身上。

方平不明是什麼事。反而要安慰對方,要對方慢慢說清楚是怎麼回事。他也不是全能的,有些事情幫不來。只有聽清楚了,才能作決定。

雅姬平靜下來,慢慢道出了事情的始末。

原來,雲羅國的海軍大元帥居然勾結飛霞國的八神殿一起攻擊海雲國,雙方戰得非常激烈。但對方是有備而來,還是佔了上風,直殺上了岸。幸好有碧盈姬出馬,才又跟對方殺了個平手。但對方的兵力正在增加,而海雲國的人馬卻在戰鬥中漸漸死去,實力開始減弱,照那態勢走下去,必定要淪陷。

碧盈姬一人再能打,也抗不住那麼多人的圍攻。若沒有救兵,遲早要累倒。

海雲國沒有辦法,只能派人到鄰國金龍帝國去求援,派出的正是雅姬。海雲國離金龍帝國的龍威海軍總部不算太遠,只要龍威海軍肯出兵,那應該可以把敵人趕走。

雅姬在姐姐碧盈姬的掩護下,衝出了包圍圈,駕駛著一艘戰艦火急風急向龍威海軍而去。當她夜以繼日趕到龍威海軍,見到大帥古雲針之後,得到的卻是失望的答覆。她磨破了嘴皮也說不動古雲針。

古雲針要先向朝廷奏明原委,再等兵部作出決定,然後才會發兵去救援。這是一貫來的規矩。他也不敢隨便擅改,否則後果有些嚴重。

但時勢已不容再拖下去,無論雅姬如何勸說,都不能打動古雲針,所以她無精打采趕了回來。她想一死了之,但當她見到方平之後,心中又燃起了希望的火苗。她知道方平也是龍威海軍的將領,覺得要是方平肯相助,那應該有幾成希望。

方平聽完雅姬的話,才想起為何會遇到飛霞國豢養的巨型電鰻,估計那是飛霞國派出的兵力之一。

「求你了!」雅姬眼眶裡的淚花在打轉,懇切道:「要是沒有救兵,我們海雲國就要淪陷。你幫幫我,你想要什麼,我都答應。」H!!! 使出了渾身解數,陸雲山與雲祖老祖二人,這才艱難地靠近了戰域。

他們渾身浴血,武器破碎,生機飄搖。

然而為了營救道友,他們的心情真摯而熱切,感覺自己的義氣值衝破雲霄,直到……

直到二人看到真小小和海東歌臉上掛著的表情。

我勒了個去的!

老子拼了命來救你,你黑什麼臉?

見海東歌一個勁地呲牙咧嘴,朝自己做出驅趕運作,陸雲山只想一個暴錘,將他的鼻樑砸扁!

沒良心的玩意兒!

小小!

老夫絕不讓你,再犧牲一次!

雖然真小小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充滿了排斥之意,但云遲老祖沒有半點猶豫,爆掉了自己的儲物口袋,力圖在獸潮中開闢出安全的逃生通道。

此時於雲遲老祖腦海中浮現的,是真小小祭出丹核,一邊狂笑一邊流淚的模樣。

這心意赤誠的孩子,得到了上天的庇佑,不但未因失丹而死,反是得了極大機緣再一次回歸戰場。

那麼自己就算拼了這條老命,這回,也一定要護她周全。

尊者的儲物口袋。

雖然其中法寶丹藥已消耗一空,但還儲存著大量的靈錢法幣,以雲遲老祖的靈氣為引,如一枚火焰彈般瀲灧地劃過蒼穹,在所有人都無從阻止的情況下,在獸潮中開出絢爛的花火!

轟!

火,極刺目。

在照亮半個天幕的同時,瞬間燃燒掉了雲遲老祖多年積蓄的所有財富。

威力的確不俗!

沿途望天吼仔獸頓時或死或傷,勉強於真小小身前,開闢了一條不被蠻獸干擾的甬道。

「小小,快來!」

雲遲老祖向她伸手,目光擔憂而懇切。

必須立即將她帶回中寒城中,畢竟她現在的狀態很不好。畢竟在自己點爆儲物袋的那個剎那,他明分見她,吐了一大口血!

本姑娘的獸呀!

本姑娘的生機與化神靈氣呀!

目光在風中凌亂,心尖在胸腔內狠狠地顫抖……

真小小終於再一次體會到當年自己爆了木樓時,金柏那廝,悲憤交加,要要一頭撞死的心情。

好……好……好……

脖子僵硬,表情龜裂。

本來想跳起來罵人的,但左看看雲遲老祖,手中再無任何法寶幻器,氣息紊亂,卻還堅持想要解救自己的模樣,右看看陸雲山,已被團團望天吼仔獸包圍,身上裂開道道血口,彷彿整個人與他那頭赤毛大獅子,彷彿要在風中被撕裂的模樣。

真小小心口,又倏地湧起一股暖流!

那就這樣吧……

反正此時中寒城與冬素城前,幾乎八成望天吼仔獸都已被賀拔龍象徹底狂化。

是收手的時候了。

感覺身旁空氣突然變得炙熱。於獸潮中艱難生存的海東歌立即心有所感,向真小小所在的方向眺望而去。

只見真小小正收斂臉上驚恐,雙眼顏色變得渾濁。

於戰風之中負手而立,分明還是之前模樣,但不知為何,卻給人一種蔑視天地蒼生的霸絕感!自己雖然已是元嬰圓滿之修,但在她那神秘的眸光下,卻心生出種荒誕的惶恐卑微。 「乖!」顧君逐摸摸他的小腦袋,牽住他的小手,「走,爸爸有禮物送給你和你小越哥哥。」

「哇!禮物?」小傢伙兒星星眼:「我最喜歡禮物了!爸爸你最最最最最好了!」

他又撲進顧君逐懷裡,手腳並用,使勁兒往顧君逐身上爬。

萬法無咎 顧君逐寵溺的笑,俯身將他抱起來,在他嫩豆腐一樣的臉蛋兒上用力親了一口:「臭小子,你怎麼這麼招人喜歡呢?嗯?」

「小樹才不是臭小子!」小樹苗捧住他的臉抗議,「小樹是香小子,每天都用沐浴露洗澡澡,可香可香了,爸爸你聞!」

小傢伙兒把小爪子遞到顧君逐鼻子下面,讓顧君逐聞。

顧君逐抓住他的小手腕,用力聞了聞,眯起眼睛,「咦?這不是烤豬蹄么?確實香!爸爸啃一口!「

小傢伙兒樂的使勁兒撲騰小胳膊小腿兒,「不是不是!不是烤豬蹄!烤豬蹄是紅色的,小樹的手是白色的!」

葉星北笑著把果盤放在茶几上,笑嗔了兩人一眼:「別鬧了,吃水果。」

「不鬧了,」顧君逐親了小傢伙兒一口,把他放在沙發上,「吃水果,看禮物!」

小傢伙兒興奮的忽閃水靈靈的大眼睛,「禮物呢?禮物呢?」

顧君逐指了指茶几上兩個精緻的大盒子,「那裡!」

小傢伙兒跳下沙發,抓住凌越的手,拽著凌越跑到兩個大盒子旁邊:「小越哥哥,快快快,我們一起拆禮物!」

凌越點了點頭,兩人一起把盒子打開。

小傢伙兒的眼睛睜的更大,烏溜溜的大眼睛里閃爍驚喜的光芒,「哇!好漂亮啊!」

兩個大盒子里,各自裝著一個大大的玻璃瓶子。

左邊的瓶子里,裝的都是核桃大小的小金豬。

小金豬的造型,和小樹苗在京城時買的大撲滿的造型,一模一樣,都是大豬身上馱著小豬。

右邊的瓶子里,裝的小東西,則是像凌越買的那個撲滿,彎彎的月亮上面,一大一小兩個手牽著手的娃娃。

不管是大豬小豬還是月亮和小娃娃,都做得極為精緻,惟妙惟肖,憨態可掬,讓人愛不釋手。

小傢伙兒兩眼放光,打開玻璃瓶蓋,把大豬駝小豬倒出來,「一、二、三、四、五……五個!」

他又把月亮娃娃倒出來,一個一個數:「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八個!」

顧君逐把他抱到腿上,笑吟吟問:「知道什麼意思嗎?」

「知道!」小傢伙兒驕傲到舉起小手,「小樹五歲,小越哥哥八歲,所以小樹有五個小豬豬,小越哥哥有八個小娃娃!」

「真聰明!」顧君逐捏捏他嫩呼呼的小臉蛋兒:「以後你和你小越哥哥每長一歲,爸爸就送你和你小越哥哥一個小豬和小娃娃,你們把它們放在你們的撲滿里,好不好?」

「好!」小傢伙兒興奮的使勁兒臉蛋兒都紅了,歡喜都使勁兒拍小巴掌。

凌越看著整整齊齊擺在茶几上的八個月亮娃娃,眼眶不知不覺紅了。 ?方平又得安慰一番對方,然後沉思起來。他想到古雲針既然說了要奏明朝廷才會撥人馬,即使自己去也一樣,自己雖有個虛銜的元帥名頭,卻沒有實權,手下沒兵馬,去了龍威海軍也要不到人馬。何況,一旦自己去到龍威海軍,那白驚波就會要脅自己到天獸山脈去,這件事也頗為不妙。他想著想著,臉色就變得凝重起來。不是他不想幫,而是實在能力有限。

雅姬見到方平那躊躇的神色,便猜到幾分,沙啞道:「要是不肯幫就算了。我回去了,再見吧。」話音顯得頗為悲涼。

「不是這等說,我去龍威海軍也搬不到救兵。但我願意幫助你,我還有五十近衛軍第407章鐵傀軍,戰鬥力不弱,應該可以殺得幾個敵人。」方平拍著胸脯道。他見對方那麼的憂鬱,加上自己也正要到海雲國去一趟,純粹是路過拔刀相助。

聽方平那麼大義,雅姬甚為感激,但知道方平只有五十近衛軍,想也起不了多大作用,難以與敵軍的千軍萬馬相抗衡。不過,聊勝於無。

雅姬憂傷的俏臉上顯出一抹欣慰的笑意,道:「那我們快回去。恐怕我姐姐支持不住,被他們攻陷城池就遭了。城池一陷,民眾就要遭到屠殺。」

兩艘戰艦並駕齊驅,航向海雲國。

「是了,他們人馬很多?」方平盯著雅姬,道。

雅姬點頭道:「八神殿的人不多,他們的殿主帶著二個刀魁,還有幾百多個弟子。就是雲羅國的海軍頗多。我們海雲國本是小國,根本不夠軍力抵擋。還是臨時招集了不少農民組成的臨時軍,才勉強夠人數戰鬥。」

方平想到雅姬的姐姐也是八大武鬥之一,按理來說應該可以震懾得住對方才對,為何會給對方叫囂呢,他想了片刻,沒得到結果,決定問一問。第407章鐵傀軍

「你姐姐都奈何不了八神殿的殿主?」他知道刀魁的實力也比較強,但遠比不上八大武鬥。

「我姐姐肯定可以打敗八神殿的殿主恭田深,可是雲羅國的海軍大元帥格里治卻不簡單。我姐姐跟他交手,也沒佔到什麼便宜,只是佔了些少上風,當我姐姐要面對恭田深與格里治等人圍攻時,就顯得捉襟見肘。聽我姐姐說,以前的格里治沒有這麼強的,為何忽然之間會強大許多,她也不甚明白。」雅姬說時,臉上顯出擔憂的神色。

方平沒有聽過格里治這號人物,訝道:「難道格里治是一個低調的世外高手?」

「對。」雅姬肯定道:「我姐姐說那個格里治不是人。」

聽到雅姬這種端莊女子也會口出詈言,方平淡然一笑,「他肯定是畜牲不如。」

他以為碧盈姬是罵格里治。

但雅姬連忙糾正了他的想法,一本正經道:「不是我姐姐罵他不是人這種氣憤話,而是我姐姐知道他應該不是人類了。前段時間,我姐姐對我說,說她與格里治交手時便感覺到對方的氣息異常,與一般的人類的氣息極為不同。」

方平吃了一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