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不是任何一個修鍊了劍道的人都能夠稱之為劍修,或者修鍊了肉身的就算是體修了。

只有修鍊了劍道體系的修士方能稱之為劍修。

就如同武凌天修鍊的武道,武道即修真氣,又修肉身,可卻不是仙修,亦不是體修,而是武者,亦或者武修。

仙道修金丹元神,劍修則是修鍊劍胎劍魂,以身為劍,將自身當作一把劍來淬鍊,劍修的肉身不僅強大,而是劍氣的攻伐之力更是驚人,可以說,劍修是眾多修鍊體系中最可怕的一類。

武凌天要做的就是將萬道融於武道,提煉出至強武道。

劍道有很多可以借鑒之處,對於他的武道有很大的幫助。

誅天九劍第一劍則為五行逆亂,需要修鍊金木水火土五行劍氣,領悟五行相生相剋的道理方能發揮出這一劍至強的威力。

想要入門,須得孕育本命劍氣。

誅天九劍乃是聖品法決,一般人根本無法領悟,更不要說修鍊了,可這卻難不倒武凌天。

武凌天與體內天脈相合,瞬間進入天人合一的玄妙境界。

這就是先天生靈與生俱來的能力,是他人羨慕都羨慕不來的逆天能力。

隨著進入頓悟境界,天地法則盡入眼底,武凌天能夠清晰的感應天地大道。

五道不同顏色的力量朝他身體湧來,正是小世界內蘊含的五行之力,還不是簡單的五行之力,而是小世界自身孕育的五行本源之力。

只有聖人才能開闢出小世界,而小世界孕育出本源之力,則有望成為中世界,可見這個小世界已經具備了成為中世界的潛力。

可卻被武凌天直接竊取了,直接斷絕了小世界成長的機會。

武凌天藉助天脈之力,與小世界融為一體,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讓他成為了小世界的一部分,所以他才能成功的竊取小世界內的五行本源。

這些本源之力都是後天本源之力,不入先天,可本源之力很等珍貴,即便是後天本源,那些聖人見了都要眼紅,甚至會大打出手,可見本源之力的珍貴。

武凌天也只能調動一絲五行本源而已,可即便是一絲,那也足夠他凝鍊本命劍氣了。

丹田之中孕育出五道青色,紅色,白色,黃色,黑色的劍氣,每一道劍氣都鋒芒畢露,透露出一道道可怕的劍氣,若非武凌天丹田宛如混沌,恐怕都無法承載這五道用五行本源凝鍊而成的五行本命劍氣。

武凌天更是藉助誅天九劍,領悟出了劍之意境,不過境界還太低,只達到了小成境界。

五道五色光柱直衝雲霄,其中蘊含著可怕的劍氣,撕裂虛空,攪動風雲。

傳承塔內,歸源老祖面前出現一副畫面,畫面正是武凌天修鍊時的場景,稱讚道:「好一個逆天子,他或許是歷代逆天子中天賦最可怕的人,萬古以來,無人能夠出其左右,逆天子一脈的使命將由你完成,這個由天道束縛眾生的時代將在你手中結束。」

武凌天似乎感覺有人窺視他,猛然睜開雙眼,兩道劍芒射出,釋放出意志四處尋找,卻是沒有發現任何蹤影。

「難道是我出現錯覺了。」武凌天皺眉,想不到是何緣故,這個小世界除了他和他師尊外就只有一些沒有化形的飛禽走獸。

「好厲害的警覺性,竟然發現了老夫。」歸源老祖手一揮,不再窺視武凌天。

武凌天修成了誅天九劍第一劍,並沒有打算立即離開,而是選擇繼續閉關修鍊。

小世界中靈氣充裕,由九條仙靈脈提供靈氣,武凌天知道他每突破一個境界需要的靈氣都是海量的,若是離開了小世界,想要再找到仙靈之氣可就難了。

武凌天準備突破了先天二重天在離開,畢竟離開小世界后,將會遇到許多未知的危機,只有強大的實力才能保存自身。

海量的仙靈之氣被吞噬,武凌天的身體就如同一個永遠無法填滿的大海,這些仙靈之氣入體就如同石入大海一般,無法掀起一絲波瀾。

先天二重天境界是洗髓境,洗鍊自身骨髓,血髓,腦髓,只需將全身骨髓洗鍊如汞,即可達到先天二重天巔峰境界。

可武凌天是要求做到最好,最完美的人,除了骨髓外,他更是要將全身血髓以及腦髓洗鍊一遍。

先天二重天第一步就是要點燃本命真火,當初武凌天是依靠地心火點燃了自身真氣,如今他想要突破先天二重天自然也不易,他體內的先天混元真氣比之前更加精純強大,至少需要天火方能助他點燃本命真火。

若是無法做到這一點,即便是他煉化了九條仙靈脈亦是無用,只是讓自身丹田多存儲一些真氣罷了,根本無法引起真氣的質變。

無奈之下,武凌天只好出關。

不過在離開之前,武凌天毫不猶豫的在小世界收刮三尺,將一些珍貴的仙藥盡數採摘,即便是靈藥也不放過,就連地底的仙石礦脈都被他光顧了一番。

原本空蕩蕩的儲物戒子變得充盈起來,他在儲物戒內開闢出了一片葯園,將靈藥都栽種了起來,為了找到合適的土壤,武凌天直接將已經乾涸的靈池內的泥土都給收颳了一遍。

靈池內的泥土可都是寶物,經過無數萬年仙靈之氣的滋養,已經成為了一種靈土,最適合種植靈藥。

望著被他毀得一塌糊塗的小世界,武凌天略微有些愧疚,可一想到裝得滿滿的儲物戒子,愧疚感瞬間消失了,他只能在心裡對他那便宜師尊說句抱歉了。

隨即意念一動,身體就消失在小世界中。

中荒域遼闊無邊,宗門皇朝林立。

在這裡似乎人人都煉體,每個人的體魄都遠遠超過了東荒,或許是因為這裡的靈氣更為濃郁的緣故。

「啊。。。。。。。」

一個人影從天而降,轟隆一聲,砸入地面,地面掀起一片塵浪,地面出現了一個人形巨坑。

一個白衣少年灰頭土臉的從地底爬了出來。

白衣少年正是離開小世界的武凌天,他沒想到小世界是開闢在虛空之中,他直接被丟了下來。

「這老傢伙太欺負人了,竟然也不告訴我小世界是開闢在虛空之中,還好我肉身強悍,不然恐怕這一摔就摔成肉泥了。」武凌天埋怨道。

在一個不知名的地界,清虛打了一個噴嚏,漫罵道:「是誰又在背後罵老頭子我了,被我知道了非得好好教訓一番不可。」

武凌天查看了一下四周,發現這裡樹木高大,且天地靈氣極為濃郁,也不知是何地。

「有妖氣。」武凌天自幼就與妖獸打交道,對於妖氣再熟悉不過,而且妖氣還不只一道,兩道,而是數十上百道妖氣,好像都是朝著他這個方向而來。

「難道我闖入了妖族大本營了不成。」武凌天可是知道妖族的大多生活在南荒,他懷疑自己來到了南荒。

不過八荒之間都相隔甚遠,想要跨域而行,即便是仙人都要飛上幾百年的時間。

妖族可謂是人族的死敵,人妖見面,必有一場殺戮。

「好久都沒有活動活動筋骨了。」武凌天也不逃走,就站在原地等著妖獸前來,若是算上沉睡的時間,他可是已經一萬年沒有好好大戰一場了,即便是與誅天一戰,那也是為了突破,並沒有放手一戰。

剎那間,武凌天被眾多妖獸包圍,有虎妖,蛇妖,狼妖,樹妖各類妖獸,加起來不下於一百隻妖獸,不過都是五階以下等級的妖獸,根本沒有一隻達到六階化形的妖獸。

「人族,你身上的肉真香,是我聞過最香的肉身,吃了你必能讓我修為大增。」其中修為達到五階妖獸的虎妖滿嘴獠牙,張口道。

「虎老大,你想吃獨食可不成。」一條蛇妖吐出猩紅的舌頭,發出如同女子一般魅惑的聲音。

武凌天面色平靜道:「你們這些妖孽真是不知死活,既然要吃我,那就看看你們是否有那副好牙口了。」

「小子,不入了我十萬大山,那就別想著活著離開了。」

「十萬大山。」武凌天搜索了一下記憶,東荒沒有什麼十萬大山,問道:「這裡可是南荒。」

「南荒乃我妖族聖地,這裡是中荒,小子,你難道不是中荒之人。」

「什麼?中荒。」

武凌天瞬間就震驚了,中荒,那可是人族修鍊聖地,是天才強者的搖籃,就相當於南荒是妖族的聖地一般,地位崇高,位於其餘七荒的中心。 面對眾妖環視,武凌天面不改色,絲毫沒有一絲懼怕的神色,這些妖獸在他眼中不過是些小嘍羅,根本不值一提。

「殺了他,我已經忍不住要吃他身上的肉了。」虎妖對武凌天可是垂涎欲滴,雙眼冒著興奮的光芒。

冷婚甜愛 武凌天冷笑道:「就你這孽畜叫囂得最厲害,一直嚷嚷著要吃我,我先拿你開刀。」

武凌天正想試試誅天九劍的威力,他修鍊出的五道本命劍氣還沒有見血,五道青紅黃白黑劍氣懸浮在他身體四周,五道劍氣直接朝著虎妖絞殺過去。

虎妖堂堂五階中期妖獸,在面對五道劍氣時根本沒有絲毫反抗之力,直接被劍氣絞殺,鮮血,內臟撒滿一地,看著就讓人作嘔。

「此子兇殘,我們一起上。」

眾妖都被武凌天這一手給震懾了一下,可武凌天身上似乎有什麼寶物對它們有著巨大的吸引力,根本無法抗拒,妖獸本就戾氣極重,掠奪,殺戮是它們的本能。

群妖一擁而上,各種不一的本命神通朝武凌天攻去。

人族中也有覺醒本命神通之輩,不過那種人皆是萬中無一的絕世天才,都擁有特殊體質。

妖族也算是得天獨厚了,天生就具備神通。

「五行逆亂。」

武凌天不僅修鍊出了本命劍氣,更是學會了誅天九劍第一劍,五行逆亂,武凌天以五道本命劍氣為引,勾連天地五行之力,方圓百里內的五行之力都被調動,凝聚成無數五行劍氣。

「殺。」武凌天神色平靜,眼中充滿了冷漠,對於妖獸,他根本不會手下留情。

五行劍氣如雨一般落下。

啊。。。。。。。

凄厲的慘叫聲不斷響起,蛇妖被劍氣斬中七寸,又被一道劍氣洞穿頭顱,那張妖艷的人形面孔目露猙獰。

鮮血與碎肉混合一起,染紅了大地。

武凌天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神色十分平靜,好像這場殺戮盛宴與他無關,他就是一個旁觀者。

可恰恰相反,這場殺戮盛宴正是處於他手。

片刻之間,上百妖獸慘死在武凌天的五行劍氣之下,誅天九劍露出了它應有的鋒芒。

武凌天收回五道本命劍氣,因為他調動了方圓百里內的五行之力,導致方圓百里內的花草樹木枯萎,沒有一段時間難以恢復。

在武凌天離開不久,兩男一女來到了此地,發現了此地的慘狀。

白衣女子看到地面上的鮮血和碎肉,忍不住嘔吐起來。

其中一名青衣男子皺眉道:「好兇殘的手段,這簡直就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

「這些妖獸修為雖然都不是很高,最高恐怕也就五階妖獸,能夠輕易將上百妖獸擊殺,即便是那些蛻凡六重天的千古小巨頭也難以做到,此人修為恐怕不會低於蛻凡八重天。」另外一名青衣男子分析道。

白衣女子憤慨道:「這人也太殘忍了,恐怕絕非正道中人,一定是魔道中人。」

三人中似乎以青衣男子為首,青衣男子道:「不管此人是正道還是魔道,妖族都是我人族大敵,不必為此介懷,十萬大山兇險萬分,我們必須儘快離開此地。」

十萬大山綿延億萬里,其中隱藏著許多可怕的東西。

武凌天一路西行,不論走到哪裡,都會有妖獸追擊他,他殺了一波又一波,殺之不盡。

「這些妖獸都是屬狗的嗎?難道它們都發現了我身上的九葉輪迴草不成。」武凌天知道,他身上能夠吸引妖獸的寶物恐怕也就只有儲物戒中的那批靈藥,仙藥以及絕世神葯九葉輪迴草了,可這些妖獸根本不可能發現這些,讓他想不明白。

突然,虛空一暗,一隻巨大的青鵬飛過武凌天頭頂。

這隻青鵬似乎也是為了武凌天而來,一雙巨大的利爪凌空朝武凌天抓去。

武凌天身影一閃,避開了青鵬的攻擊,與青鵬對立而視,道:「你為何攻擊我。」

青鵬開口道:「你身上的血肉太香了,數百裡外都能夠聞到你身上的那股肉香,吃了你,我定然可以覺醒體內的金翅大鵬血脈。」

「我的肉很香。」武凌天似乎想到了之前遇到的那群妖獸,它們也都說他身上的肉很香,吃了他就能夠突破修為,或者是覺醒血脈之力。

這讓武凌天有些哭笑不得,他什麼時候成了唐僧了,吃了他的肉就能夠長生不老。

武凌天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先天混沌青蓮道體,他的肉身乃是青蓮所化,蘊含著造化大道,體內的血也是先天神血。

他的體質雖然已經被他師尊遮掩起來,外人難以發現他的體質,可這些妖獸,靈獸或者是異獸都是獸類,對血液極其敏感,定然是發現了他體內的血液能夠幫助它們增長修為,所以才這般窮追不捨。

武凌天苦笑道:「沒想到我還成了香餑餑了,誰都想咬上一口。」

眼前這隻青鵬不是修的妖道,而是獸道,其血脈高貴,擁有超級神獸金翅大鵬的血脈,可不是一般的妖獸,靈獸可比的。

「人族小子,乖乖的讓我吃了你吧!」青鵬囂張道,好像能被它吃是武凌天的一種榮幸,亦或者是它根本就沒有將武凌天放在眼裡,在它眼中,武凌天就是它口中之食。

可武凌天比它更囂張,道:「今天看誰吃了誰!」

青鵬聽到武凌天竟然反過來要吃它,頓時就怒了,張口噴出一道可怕的青色光束,這道光束具有極強的攻伐之力,有著兩千多牛的可怕巨力。

青鵬雖然只是五階後期靈獸,可擁有超級神獸金翅大鵬的血脈,哪怕血脈還未覺醒,可實力依然遠超同級的妖獸,一般的六階妖獸恐怕都不是它的對手。

武凌天面對這種實力強大的靈獸,也不藏拙,直接動用不滅武體,顯露出九丈金身,太極真意扭轉之下形成一道太極圖,形成了絕對防禦,青色光束無法攻破太極圖的防禦。

「小鳥,就這點實力可是吃不了我的,那就只有等著被我宰了吃了。」 這個王爺命太硬,得盤! 武凌天刺激青鵬,青鵬勃然不怒,被一個實力弱小的人族嘲諷,是對它最大的侮辱。

一雙足以撕裂虛空的利爪朝武凌天抓去,速度之快,即便是武凌天的風之真意都沒能避開,直接被青鵬抓住雙肩,利爪刺穿了他的肉身,武凌天如今的肉身雖然不過金剛不壞體初成,還不到小成境界,肉身不過堪比下品寶器,自然難以抵擋青鵬那雙堪比極品寶器的利爪了。

青鵬試圖將武凌天撕碎,武凌天直接打出一掌,二十道掌印匯聚而成的金色巨龍朝青鵬腹部攻去。

青鵬龐大的身軀被轟飛,武凌天趁機脫困,直接施展誅天九劍進行攻伐,五道五色劍氣朝著青鵬攻去。

青鵬的速度無與倫比,哪怕是武凌天引以為傲的誅天九劍都難以傷到它。

青鵬的羽翼切割而來,武凌天避之不及,只能動用青蓮護體,三品青蓮包裹身軀,青鵬的羽翼堪比極品寶器,可也難以破開武凌天護體青蓮的絕對防禦,這可是造化青蓮的能力之一。

即便擋住了這一擊,可青鵬那一擊帶來的可怕力量卻是將武凌天轟飛出了數里之外,直接砸入了一座巨峰的山體之中。

青鵬更是霸道,直接用龐大的羽翼將山峰攔腰切斷。

武凌天一邊控制著五道本命劍氣對青鵬進行攻伐,一邊施展各種武學進行攻伐,可謂是一心二用。

tw.95zongcai.com/zc/61468 青鵬面對武凌天不間斷的攻伐,也只能靠著速度閃避。

「師兄,快看。」一個白衣女子驚呼一聲。

其餘兩人自然也發現了武凌天與青鵬的大戰,可見到武凌天那九丈身軀時,臉上都露出了驚容。

「周師兄,他怎麼會有這般高大的身軀,難道此人修鍊了巨人神通不成。」

「此人修為不高,不過蛻凡一重天後期境界,可卻能夠與五階後期的青鵬戰鬥,恐怕是隱藏了修為,如若我沒有猜錯,此人應該就是之前殺死那群妖獸之人。」周姓男子沉穩道。

白衣女子瞬間對武凌天就產生了不滿,道:「原來他就是那個兇殘的人,我看他定不是正道中人。」

「余師妹,不可妄言。」周姓男子道。

「周師兄,我說了又如何?難道我們還怕他不成。」白衣女子嬌聲道。

周姓男子搖了搖頭,也不在多說什麼,目光看向了武凌天與青鵬的戰鬥。

「痛快。」武凌天大喝一聲,戰意凜然,一拳擊中青鵬的腹部,青鵬龐大的身軀被一拳轟飛,青鵬的羽翼一掃,將去凌天掃飛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