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且,永遠不會忘記。

“小黑,你怎麼爬到這上面來了?小心九爺爺敲你的頭。”

就在李雲剛記下那種毒藥的煉製方法的時候,楊雲兒走過來,把李雲拿起來放在了地上。

這不過是個小插曲,沒人會在意。

楊雲兒繼續和柳英紅觀看周圍的瓶罐。

而麻子老人也繼續低頭研究着毒藥。

片刻之後。

楊雲兒和麻子老人告辭,便與柳英紅走了出去。

隨後,楊雲兒帶着柳英紅繼續到處閒逛。

李雲、小白狐三個也跟在後面。

這是李雲熟悉楊家的好機會啊。

有楊雲兒領着,也不會遇見什麼事情。

只見他一邊閒逛,一邊悄悄地記下週圍的環境。

兩個小時之後,才又回到楊雲兒的家裏。

這次李雲雖然沒能完全熟悉楊家的環境,但也差不多了。

只要再走一次,他便可以完全熟悉了。

楊雲兒的屋裏。

楊雲兒和柳英紅並坐在沙發上談笑歡聲。

只見楊雲兒嘻嘻的笑聲不時的傳出來。

就這樣,不覺到了下午飯的時間,楊雲兒便要留下柳英紅吃飯。

不過,柳英紅說道:“雲兒,我爸媽他們估計在等着我回去,這頓飯我就不吃了。”

“柳姐姐,你吃了再走嘛,不要急着回去。”

楊雲兒留她。

“不了不了,我想找你吃飯,下次我再來。”

柳英紅擺手。

“這可是你說的哦,下次一定要來。”

楊雲兒說道。

“那當然了。”

柳英紅說道:“雲兒,那我走了,拜拜!”

“拜拜!”

楊雲兒對着她揮揮手。

柳英紅從沙發上站起來,轉身走了。

但,還沒有走出幾步,她忽然又轉身看着楊雲兒,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柳姐姐,你還有什麼事嗎?”

楊雲兒很聰明,看出她想說什麼,先開口說道。

“雲兒,我想起一件事來,但是不好意思向你開口。”

柳英紅神色有點遲疑。

“柳姐姐,這可不像是你,你向來有什麼就說什麼,怎麼現在反倒這樣吞吞吐吐的了?”

楊雲兒笑着說道。

“雲兒,是這樣的,我爸前幾天收到….”

柳英紅把想說的話都說了出來。

原來三天前,柳英紅的父親柳國正在家裏收到一封用鮮血寫的死亡通知書。

通知書上寫着:七天之內必會讓柳家從這個世上消失。

這柳家是個不大的小家族,只有十幾口人。

跟楊家相比,那就是個小芝麻。

柳家最強的人就是柳國正,才超凡一階。

這樣弱小的家族,收到那種死亡通知書,自然是寢食難安。

實際上,今天柳英紅來找楊雲兒,是想讓她幫忙的。

因爲楊雲兒是她認識的人中,最有能力能解決這件事情的人。

之前也是她不好意思向楊雲兒開口,所以直到現在才提出這件事情來。

“死亡通知書?”

楊雲兒沒想到會這樣,她看着柳英紅說道:“柳姐姐,你知道是什麼人要殺你們柳家嗎?” “不知道。”

聽了楊雲兒的話,柳英紅搖搖頭,道:“死亡通知書上只有那些字,並沒有署名。”

“那會不會是你們柳家的某個仇家?”

楊雲兒想了想,說道。

“這就更不知道了。我柳家雖小,但也經營各種生意,你也知道,生意場上難免會有得罪人的時候,哪裏知道是誰要滅我柳家呢?”

柳英紅搖了搖頭。

“柳姐姐說的也對,你放心,我會幫你的。”

楊雲兒也是夠姐妹,想都沒想,就答應幫柳英紅。

“謝謝你,雲兒。”

天才庶女:王爺,我不嫁 柳英紅笑着說道。

“我們之間哪裏還用這麼客氣。”

楊雲兒說道:“你在這裏等我一會,我去見我爸。”

這件事情,她個人自然無法幫柳英紅解決。

只能去求她那個家主爸爸。

楊家的正中心,有一座很有古韻的建築,四面臨水傍橋,風景宜人。

它是這羣房屋裏面最大的一棟建築,鶴立雞羣,很有歷史色彩。

這裏正是楊家家主楊天心的居所。

楊雲兒暢通無阻的走進了楊天心的練功房。

此時,楊天心正在練功,見自家小女兒來了,便睜開雙眼,笑道:“雲兒,你怎麼來我這裏了?”

“爸,我想見你還不能來嘛?”

楊雲兒說着,撲進了楊天心的懷裏。

楊天心摟着她,笑着颳了刮她的鼻尖,笑道:“你這個丫頭平時就知道貪玩,什麼時候想起過我來了。”

“爸,看你說的,我可是時時刻刻想着你呢。”

楊雲兒說着,撒嬌似的在楊天心懷裏蹭了蹭。

“得了吧,我還不知道你這小丫頭的心思,說吧,你這次來找我有什麼事?”

楊天心一副看穿她的樣子,看着她。

“沒事,我就是專門來看看你的。”

楊雲兒笑道。

“真的?”

楊天心一瞬不瞬的看着她,楊雲兒被看的有點心虛,自己先嘻嘻的笑了笑,然後才說道:“其實吧,我這次來找你,確實有那麼一點點小事,不過真的,我主要還是來看你的。”

“哈哈….”

見她那副心虛的樣子,楊天心忍不住哈哈大笑。

“爸,你太討厭了,你再笑,我以後就不理你了。”

楊雲兒跳出楊天心的懷抱,鼓起腮幫子,氣鼓鼓的看着他。

楊天心是楊家的家主,實力如何就不用多說了。

在整個江南基地市,甚至整個華夏帝國,他也算得上是一個大人物。

敢這麼跟他說話的人,估計也就楊雲兒一個。

“好,好,爸不笑就是了。”

楊天心忍着笑,說道:“說吧,你那一點點小事到底是什麼事?”

“我有個好姐妹叫柳英紅,你以前也見過幾次的,她….”

楊雲兒把柳英紅的事情說了出來。

“爸,我想讓你幫幫我的好姐妹,也幫幫柳家。”

楊雲兒最後說道。

楊天心聽完後斂去了笑容,他神色頗爲嚴肅,道:“雲兒,我楊家雖然在這江南基地市裏有點勢力,但不是想幫誰就能幫誰的,這件事情恕我無法答應你。”

“爸,爲什麼?”

楊雲兒不明白,她覺得這不過是件小事情而已,只要楊天心隨便派幾個族人去柳家,便可以解決此事。

她不理解楊天心爲什麼要拒絕這種小事情。

“雲兒,爸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是不是在想這只不過是件小事情,爸隨便派幾個人過去就可以解決是吧?”

楊天心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