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和怨靈的那番對抗,他讓王劍和蒼冥血鴉都受益巨大,幾乎都吃撐了。

王劍中劍晨的靈魂能量得到了一個極大的提升,蒼冥血鴉也讓充沛的死靈能量大大滋潤了自身。

絕滅屍地這黑暗的土地,乃是由無數的屍體堆積而成的,呈現著一個個小山包的樣子。

在這特殊的環境中,屍體並不會完全腐化,還有血肉化成了地面。不時有森森白骨從地面上冒出來,那些都是人類的骸骨。

誰也想不通,這無邊無盡的屍骨,到底都是誰的?又為何會全部堆積在絕滅屍地中?

這裡骯髒而陰冷,潮濕而封閉。行走在其中,一種幽森恐怖的感覺油然冒出來。

惡臭無比的氣息回蕩在周圍空間中,令人聞之作嘔。

「吱呀!吱呀!」

蒼冥血鴉激動的叫著,全身組織都在興奮著。因為這絕滅屍地中的氣息,帶給它前所未有的熟悉感覺。

絕滅屍地中也充滿了死靈氣息,雖然比不上冥河,但是已非常可觀了。

蒼冥血鴉,本來就是為死亡而生。死靈能量不僅能滋養它的身體,還能滋養它的靈魂。

跟在鹿羽身邊這麼多時間,被鹿羽教化感染,它早已不排斥吸收死靈能量。

這個時候吸收死靈能量,只是為了以後更加光明的活著!

蒼冥血鴉圍在鹿羽的身邊飛舞著,貪婪的吸食著這片屍地中的能量。

鹿羽則是緩步行走在屍地中,踩在這黑暗的土地上,他的腳步不斷發出著「嗤嗤」的聲音。

鹿羽看著這黑暗的土地,這昏暗的天空,眼中閃過一抹複雜的神色。

萬年前,他曾踏足這裡,為了探尋絕滅屍地最深處的那個終極的秘密。

最深處的那個終極秘密,造就了絕滅屍地這片恐怖的天地。也造成了人族歷史上的一個最為醜惡的交易。

在絕滅屍地前,多少人族低下了自己的頭顱,拋棄了自己的自尊。

所有的驕傲和榮耀都不再,只有內心深處那最為骯髒和怯懦的東西暴露出來……

很多時候,鹿羽都覺得絕滅屍地是一塊照妖鏡,照出了人性中最為醜陋的一面。

在這片黑暗的土地中,生長出了一些特殊的天材地寶,主要是以一種鬼面草為主。

這種鬼面草生長的非常的大,雖是一草,卻有如人臂大小。鬼面草不僅有著詭異的氣息,還生長著詭異的容貌。

在草面上有著許多奇特的紋路,這些奇特的紋路似乎是一個鬼面。所以也有了鬼面草的稱呼。

鬼面草,乃是死靈的能量孕育多年而生成的,雖是詭異不假,但是裡面是也蘊含著非常強大的能量。

鬼面草乃是當之無愧的天材地寶,而且是非常珍貴的那種。

除了鬼面草之外,鹿羽還看到了冥靈花。

冥靈花就更是死靈能量的巔峰存在了。這種冥靈花世上很少能生長出來。

在冥河中冥靈花是生長最多的,不過在絕滅屍地中也能偶爾見到一兩株。

偶爾能見到一兩株冥靈花,對於蒼冥血鴉來說,都足夠的驚喜了。

這絕滅屍地中的死靈氣息再濃郁,也比不上冥靈花對它的誘惑。

靠著吸食冥靈花,它是能夠最大限度的恢復自身的。

也不需要鹿羽去指揮,蒼冥血鴉直接就在周圍尋找著冥靈花,叼取下來,直接啃噬。

後面響起了一片追殺之聲,卻是單月人尊等十二強者,正舍了生死舟,在地面上追了上來。

他們剛還和怨靈大戰一場,還來不及休息片刻,便就瘋狂追來,只是為了殺鹿羽。

雖然剛才一戰讓他們消耗很大,但他們的實力都還在,他們仍舊是青冰域的巔峰強者。

十二強者聯手的力量非同小可,這般圍殺上來。無窮無盡的威脅,正朝著鹿羽籠罩。

但是鹿羽卻像是沒事人一樣,似乎根本沒有意識到身後的追殺,仍舊是緩步行走在屍地中。

就連蒼冥血鴉放棄了搜尋冥靈花,而飛回來給鹿羽助陣,都讓鹿羽拒絕了。

「大人!他們十二個高手正朝著你追來呢!」劍晨也有些沉不住氣了,他焦急的提醒著鹿羽。

鹿羽淡淡的說道:「放心吧,他們不敢動手的。」 「不敢動手?為什麼?」

劍晨非常的不解,就鹿羽現在這種情況來說,周圍沒有什麼天險來阻攔,也沒有其他的幫手。

而十二強者聯手威勢滔天,肆無忌憚,怎麼就不會出手呢。

「鹿羽怎麼無動於衷?」

後面追來的眾人,從鹿羽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種深深的詭異。

按照常理來說,鹿羽就算是不跑,那也是回頭過來和他們對陣,何以這般無動於衷的樣子?

莫非鹿羽在暗中使什麼手段?

忽然意識到這個東西,眾人都不由停止了腳步。

沒有人敢小覷鹿羽。

要知道鹿羽可是弄死過薛霸炎,搞垮過雲霄殿的人,絕非是尋常之輩。

鹿羽肯定是有著什麼詭異的手段!

而最先靠近鹿羽的人,無疑將承受鹿羽的詭異手段打擊,到時候可就做了犧牲了。

主要是目前處在絕滅屍地這個特殊的環境,在這麼詭異的地方,誰人能不小心再三。

這絕滅屍地中總歸是有著很多他們難以預防的危險。

而他們一停步,忽然就注意到了屍地中的天材地寶。

鬼面草深深的吸引了大家。

鬼面草中蘊藏的強大氣息,任誰都感應到了。

在這絕滅屍地中,雖是有著很多詭異的事情,還有諸多的風險,但是也蘊藏著許多的寶貝!

他們前來絕滅屍地,也正是沖著這點來的。

如果不是覬覦著血靈河盡頭是塊神秘的寶地,誰又肯冒那麼大的生命危險前來呢。

林成風率先就朝著一株鬼面草奔去了。

「這鬼面草定然能讓我吸收到很大一部分的能量。」林成風的眼睛大亮。

隨著林成風這率先的奪取鬼面草,其他人頓時就坐視不了了,紛紛也跟著去搜尋周圍的鬼面草奪取。

玄遠刀王、單月人尊、雲蕭殿主三人仇恨的看了鹿羽的背影一眼,又相視看了一眼,也最終還是選擇去奪取鬼面草。

他們的想法很簡單,他們中誰先去殺鹿羽的話,不一定殺的了鹿羽,而且很有可能著了鹿羽的道。

他們哪怕是多耽誤一點時間,那都划不來。其他人可都在大肆搜尋著絕滅屍地中的天材地寶,他們要是落後一下,那可就錯失很多了。

九死一生來到絕滅屍地,豈能沒有什麼收穫。

嘩!

巨星養成攻略 不需要多說什麼,所有人都分散開來,優先奪取天材地寶,只恐落後於人。

而鹿羽這個和他們叫嚷著非殺不可的人,反而沒人願意花精力去關注了。

自始自終,鹿羽都是緩步行走在屍地中,沒有任何的變動。

十二強者追來了又散開,對他來說,就像是浮雲一般。

劍晨驚嘆的說道:「大人,你真是神了,他們還真的不敢對你動手。」

鹿羽深深的說道:「劍晨,你該看到最本質的東西,他們追殺我,動力未必很足。在利益的誘惑面前,給他們的弟子報仇不報仇,其實並不重要了。這就是人性。」

劍晨獃獃的說道:「大人正是看中了他們的內心,所以有恃無恐。」

鹿羽緩緩說道:「在絕滅屍地的深處,你將見識到真正的人性最為醜陋的一面。」

「絕滅屍地的深處有什麼?」

劍晨內心充滿了好奇,他可以感受到,在屍地的深處有著很可怕的存在。

這個時候,忽然見得遠處有兩隊人馬在快速的衝來,每支隊伍都有著數千人。

他們看到了這裡潛入來奪寶的人,都是駭然變色。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還有外人能踏足到絕滅屍地中。

先前他們得到動靜,還有些不敢相信,如今親眼看到了外人,內心中都升起一種說不出的惶急。

他們是世代守衛在這裡的種族,他們一方崇拜著太陽,一方以月亮作為圖騰。

正是戰日族和暗月族的人!

鹿羽一眼就看到了暗月族的人,為首的人正是千雅夫人。

之前他前往勝天宗,讓千雅夫人先回來。這沒相隔多長時間,倒是就在絕滅屍地中相見了。

戰日族的隊伍中,蔡舟等幾位長老也是熟悉面孔,不過這次可不是幾位長老領頭。

真正領頭的人乃是一位後期尊主,這人一頭紅髮有如烈火一般,相貌粗狂而身材魁梧,那雙目中似乎燃燒著熊熊的火焰。

不用多說,這人自然是戰日族的烈夫族長無疑。

在青冰域,烈夫族長也有著非常崇高的地位,都說他的實力似乎還隱隱超過玄遠刀王一線。

當年,玄遠刀王曾萬里拜訪戰日族,和戰日族有過一段時間的交往。

在這段交往之後,玄遠刀王對外人只說了兩個人。 一笙有喜 畫春光 一個是蔡舟,一個是烈夫族長。

在提到蔡舟時,玄遠刀王曾像長輩誇讚著自己的弟子一般,誇獎著蔡舟刀法天賦了得。

而在提到烈夫族長時,玄遠刀王則是一臉的崇敬之意,表示自己要勝烈夫族長,除非刀法通神。

戰日族和暗月族都是世代鎮守在荒蕪山谷中,守衛著絕滅屍地。這是他們兩族的使命,不許任何外人踏足到絕滅屍地中。

荒蕪山谷乃是絕滅屍地的唯一門戶,他們卻沒想到,這次不經過他們荒蕪山谷,卻有這麼多的強者已是潛伏到了絕滅屍地。

這是他們難以容許的。

從他們的藤山老祖和華文老祖那一代起,他們的使命就是默默的守護著絕滅屍地,不許任何人前來觸碰這裡的屍體。

「住手!都給我住手!不可摘取絕滅屍地中的天材地寶!速速從絕滅屍地中出去!」

戰日族和暗月族的人都是奮力的叫吼著,神情如出一轍。

別看他們兩族之間經常鬥爭,但是在守衛絕滅屍地上,卻是有著相同的使命,有著高度的一致。

兩族中有人很快認出了玄遠刀王、單月人尊、雲蕭殿主、海無言等巔峰強者的身份。

但是他們仍舊是奮力的喝止著。

不管是誰,都不能在他們絕滅屍地搶奪天材地寶!

戰日族眾人在烈夫族長的帶領下,率先去阻止,但是這十二強者都是巔峰存在,豈是那麼好阻止的。 就比如玄遠刀王,雖然說和烈夫族長有點交情,但是在這個奪寶的關鍵時候,豈能聽由烈夫族長阻止。

場面顯得非常的混亂。

「公子!」

千雅夫人帶著暗月族的人,率先擁向了鹿羽。

在看到鹿羽的身影時,千雅夫人整個人都似乎充滿了光澤,她的眸子中嬌媚無比。

「公子爺!」

暗月族其他人也都對鹿羽充滿了尊敬,並且在季飛等長老的帶領下,都以「公子爺」來稱呼著鹿羽。

這些族人中就算是沒有跟著千雅夫人去十萬雪山,見過鹿羽的風姿。但是也都聽說過鹿羽的光輝事迹了。知道鹿羽不是外人,乃是他們暗月族的「姑爺」。

「夫人,我們又見面了。」

鹿羽走上前兩步,直接將千雅夫人擁入懷中。

弄得千雅夫人「嚶呀」一聲,滿面羞紅,連忙從鹿羽的懷中掙脫開來。

千雅夫人嬌媚似水的看了鹿羽一眼,說道:「公子真信人也,果然來找我了。」

說實話,自和鹿羽分別之後,她內心之中一直忐忑不安,總是擔心鹿羽會永遠離開她身邊。這些日子,向來從容優雅的她,也有些寢食難安了,夢中想到的,總是鹿羽那霸道的身影。

這次鹿羽忽然出現在她的面前,對她來說是一個驚喜。

鹿羽拉著千雅夫人的手,微微一笑,說道:「既然答應了夫人的事,自不會爽約。這絕滅屍地,我是一定要來的。夫人,你最近還好嗎?可曾思念我?」

千雅夫人嬌羞的說道:「公子不要和我開玩笑了。在分別的這段日子,我倒是真的擔心公子前往勝天宗的安危。」

「勝天宗何足道哉,我現在不是站在你的面前了嗎。沒看到他們勝天宗幾位護法都在這裡嗎,卻也拿我沒有任何辦法。」 我的奶爸人生 鹿羽淡淡的說道。

他可還沒和千雅夫人說薛霸炎的事情,要是千雅夫人知道連勝天宗宗主都死在他手裡,那肯定更為震驚了。

千雅夫人掃視了場面一眼,正色說道:「對了,公子,你們是如何潛入到絕滅屍地的。我們鎮守在荒蕪山谷,從來沒有見過你們從荒蕪山谷經過。只是聽到這裡傳來動靜,才知道有人來到絕滅屍地。」

鹿羽淡淡的說道:「絕滅屍地絕非只有荒蕪山谷一條道路,經過萬年的演化,它還誕生了一條血靈河,直接聯通著外界。他們正是追擊著我,從血靈河一路前來的。」

「噢?血靈河?」

Leave A Comment